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Star Wars】Frequency 10(黑洞频率梗,卢克救爸)

Frequency

   by prophet

        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 01-02

 第三章+第四章 03-04

 第五章+第六章 05-06

 第七章+第八章 07-08

 第九章 09

简介:卢克找爸/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爸爸


*完结倒计时


  10


  “这就是帝国最顶尖的武器——深空战斗空间站,指挥官大人,我很高兴能欢迎您驾临来此。”


  卢克正和一个身材瘦高的红发男子站在向内倾斜的指挥舰巨大玻璃窗前。他凝视着正渐渐靠近舰船的那座庞然大物。这颗人工星球埋藏在深空的黑暗里,仿佛遮蔽了整个视野。他们已被它的引力场捕获。而塔金总督时刻都注意卢克的神色,但只找到一片冰冷。


  卢克按需说道:“陛下很关心先前发生的叛乱。” 


  塔金收回目光,微微一颔首:“工程兵团承担了叛乱的全部责任,之后他们自作主张,想要补救,但还没有能为带来陛下结果,相关人员便在战斗中全都不幸阵亡。”


  卢克无动于衷,无论过去与现在,他对于帝国权利斗争一向漠不关心。


  而且此时占据他心神的是另一件事。已经六个标准小时过去,安纳金的改变为何仍然为到来?卢克对安纳金的担忧紧绷着他的心弦,这一次,他们能否成功?


  恒星的光芒将这个战斗空间站照耀,亮起一道新月般的弧线。卢克所乘坐的是帝国总督塔金的主列舰,正向被他称为‘死星’的秘密武器的赤道缓缓驶去。卢克竭力维持着平静,但是胸膛中仿佛有一把火焰在燃烧。直到他跟随塔金穿过钢铁星球的内部,走向指挥室。


  在没有得到杀死帕尔帕廷的机会之前,一切轻举妄动都要避免。


  路过的无数帝国军人朝他行礼,帝国的军装颜色刺痛了他。但是,除了塔金,没有人敢直视卢克的眼睛,这给卢克一种奇异的感觉。那股跃雀在体内的蠢蠢欲动让他知道,这是权利——力量的滋味。但对此卢克谈不上喜欢,他此刻更想念家里的蓝牛奶,和故乡星球上乱糟糟的风沙味道。


  这虽也是一颗星球,卢克却只从原力中读到冰冷和来自黑暗的浓重阴影。


  “先前测试中的火力威力如何?”卢克轻声提问道。


  “斯加里夫数据库卫星已经从星图中彻底消失。”塔金以他特有的那种腔调说。


  卢克的脚步顿了一下,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浮上心头。一个内环的卫星于一夜间蒸发,变为了宇宙碎片。接着他猛然意识到塔金想要做什么,他脚踩的金属大地之下,明明是一个行星歼灭杀手。“塔金总督,能否请您告诉我接下来空间跳跃的地点?”卢克撇过眼去,瞧见塔金的眼睛里似乎闪耀着火焰,就和他头发一样深红,“奥德朗星系。”塔金想要去毁灭莱娅奥加纳的故乡。


  卢克看见对方薄薄的嘴角飞快地拉了一下,似乎是一抹奇异微笑。但他不觉得任何好笑,恰恰相反地一股窒息和震怒涌上心头。光剑的赤红烈焰闪回胸膛,黑暗面原力的无形力量充斥手掌,但塔金仍然毫无所觉。


  叛军在雅雯四号卫星,但首次向银河系宣告帝国的强威慑武器,却选择了一个反对党参议员所在的平民星球。


  不可轻举妄动。但滔滔怒意仍然延伸出去,从他的胸膛四肢,散入原力,释放你的愤怒。卢克听见安纳金和尤达大师的声音在耳畔徘徊。


  “为何不直接前往雅雯四号?”他试图据理力争。奥德朗是无辜的。


  “指挥官大人,很抱歉陛下赐予我本次行动的全部权利。”塔金声音里有傲慢和洋洋自得,“何况有证据表明奥德朗星系,以及它所交好的几个星系,都沦为了窝藏叛逆分子的罪犯。他们绝非无辜,而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叛国重罪。对此应当以儆效尤。”


  卢克盯着他,帕尔帕廷的闪电和安静的奥德朗星球在他视野里旋转。二则一,没有试试。他转过身去,从喉咙口僵硬地挤出这句话:“不要让陛下失望。”卢克想遏制住从心底泛上来的恶心的感觉,为他刚刚作出的那个抉择。但那股鲜血的气息如同幽灵,穿过坚实的铁墙,徘徊而来。他在百亿人和帕尔帕廷里选择了后者,这是为了拯救银河系,卢克告诉自己。绝地会怎么做?但这对与减轻负罪感毫无增益。


  那些奥德朗上完全不知将要发生什么的无辜生命,或许在歌唱、或许在欢呼、或许痛苦,或许悲伤,而他对此无能为力。


  我是为什么而来?卢克轻声说,地面微微一抖,透过原力他觉察到进入了超空间跳跃。


  上百亿人将彻底失去生命,失去文明存在的痕迹。他像放弃掉这张戳破了洞的纸片一样,放弃了拯救他们的希望。而余下的银河系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我不能够。绝地会怎么做?


  但帕尔帕廷——他答应过尤达大师,去刺杀帕尔帕廷,机会永远只会有一次。


  坐入密室之中,卢克凝视着银白色的舱顶,这淹没了他。他开始自责,如果没有这一切就好了,他想着,如果没有与安纳金的通话,或许他仍然在塔图因上坐着晒沙子,而奥德朗的居民仍然能好好活着。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他正坐在杀人凶器上,踩着冰冷的地面,成为一名大屠杀的共犯。但这种自怨自艾毫无道理,更毫无用处,卢克也很清楚,他只是用妄图它来发泄那种无能为力——


  如果他杀了塔金,帕尔帕廷会警觉,而且,谁知道帝国是否有第二个死星?这无济于事。


  逻辑正确。卢克努力说服自己,他需要冷静,我是为此而来的。我只为刺杀帕尔帕廷而来。为了复仇。而为了杀死西斯大帝,他可以做一切事情,甚至包括对黑暗面妥协。曾经的我会这样做吗?绝地会这样做吗?


  塔金请求接入,卢克睁开空空荡荡的眼睛:“……奥德朗已经……即将前往雅雯四号,按照计划,需要您出手帮忙抓住莱娅·奥加纳。”


  卢克不去看那片寂静深空。绝地会怎么做?


  塔金点头后就消失了,但那个错误被永远留在空中。他怎么能说的如此轻飘飘地?他是一个野兽。卢克发出一阵低吼,或者是悲鸣,他猛地紧紧抓住那个小型全息仪,直到原力将它变成碎片。他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卢克感到暴怒在胸膛里浮起,滚烫,鲜热。不要被黑暗面掌握。他不会杀死那个无辜的人——你已经杀了很多。帝国想要得到奥加纳以公开处刑。如果要反抗,他会选择一种光明的方式——想想对奥德朗人做了什么?


  卢克意识到,安纳金是对的,他已经融入了黑暗面。


  唯一的希望在安纳金哪里。


  “圣殿里是否有回到光明面的可能方法?”他昨日问,但绝地安纳金的回答击碎了他:“希望渺茫。”


  在一根漆黑的金属船柱倒影里,卢克看到他的眼睛悄悄地变成了金色,额角光剑的疼痛又回来了。


  他闭上眼投入冥想。穿越过原力,穿越过一层屏障,紧接着他看到了更多的世界。充斥着炽烈的激情,冰下流淌着的河水,这是原力,卢克想,没有鸟语花香、万物流转,不是尤达大师给他看的那些生命,是恒星的爆发与衰亡,越过黑暗,越过光芒,越过元素和激动。是一片寂静。


  没有激情,只有平静。他想,没有平静,只有激情。两者皆无。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影子。


  卢克困惑着那是什么,他想去拨动它,但紧接着他就恍然:那是自己。


  身下稍微晃动了片刻,卢克意识到那片黑暗阴影抵达了雅雯四号。


  “莱娅·奥加纳,贝尔·奥加纳之女,帝国元年出生。故乡奥德朗,人类,身高:155厘米。有许多证据表明其与反叛组织联系,并且……罪名:叛国。”


  他做了什么……


  卢克抬起头注视着小小舷窗,外层大气与船体剧烈摩擦的金黄点燃了夜空,而那个蓝色的美丽少女的影像在全息投影仪上飘荡。或许是因为他们相似的年龄,卢克有种奇怪的同病相怜。但包裹在这片绝望的阴影,他却感到自己渐渐清醒。


  就在坠落的某一瞬间,忽然他的大脑中央如闪电般划过一道刺痛,紧接着是恐怖的穿越一切的疼痛,如响应链一般层层叠叠炸开,毫不停歇,一层接着一层,直到痛觉几乎失灵。


  卢克觉得脑袋要裂开,五彩缤纷的色块晃动。他快要失明——为这疼痛、为这模糊——和坠落的失重感。


  在一片剧烈的光亮里,他看见安纳金对他微笑。


  卢克猛然睁大眼睛,刺痛仍然在大脑里徘徊,但他竭力拾起那道回忆碎片,飘渺的一道女歌声轻柔响起,伴随着嗡嗡耳鸣。安纳金有一头深色的金发,蓝色的眼睛满含笑意。有一瞬间他失去了反应,那是种攥住心脏的幸福,他看见安纳金交给了他第一把光剑。我们赢了。但跃雀地记忆模糊片刻便消失了,透过泪水,他模糊看到眼前是一片倾斜的玻璃和复杂的驾驶仪表盘,刺耳的警报在耳边炸裂。赤红色的地面与小小的建筑浮现在眼前,紧接着,卢克的心猛然沉了下去。


  阴影重新笼罩,我们没有彻底胜利。


  安纳金逝于新共和国10年。达斯·泰伦纳斯*与分裂分子发动了66号令。什么是66号令?卢克闭上眼睛,因为他看见记忆中的那个欧比旺满含泪水,是我们所遗漏掉的东西。卢克,到我这儿来。而那股坠落感再度包裹了他,因为得到而后失去。


  这已足够,这已足够,在梦里看到安纳金的触碰已然足够。


  于是卢克拥抱了原力,它不再温暖。它冰冰冷冷的,如同听见雪花落在草地上的声音。


  卢克深吸一口气,抹掉脸庞上的泪水,接着握住了这台陌生飞船驾驶台上的操纵杆,向上提起以免自己径直撞向大地。他小声对自己说。这足够好了,他已很满意。


  停机坪上,卢克从X-wing战斗机上跳落下来,而眼前,一位故人迎面朝他走来。


  

注释:*Darth Tyranus,杜库伯爵,谨防大家把他都忘了。

这次说的有点多:

其实犹豫过是否要让卢克和塔金暴露冲突,然后他强行命令塔金跳过奥德朗,直接去雅雯四号。或许年轻的充满希望的卢克会如此命令。但是,正如前文所言,卢克陷入自我怀疑:他觉得即使他什么都不做,安纳金也足以改变一切。直到奥德朗的消失残忍地让他意识到,他究竟犯下了什么错误。

简单来说,卢克走极端了。现在,我们要让他重新找回迷失的自我。

PS,如果大家觉得不应该这么写,或者ooc了,那都是我的错误。请告知我,我会再斟酌一下剧情。我仍然处于犹豫中。因为卢克是继承了安纳金的偏执?

旧正史中,卢克称为帕尔帕廷徒弟投奔黑暗面之后,险些迷失。直到莱娅将他唤回。

顺带大揭秘,之所以之前安纳金一直堕入黑暗,是因为他听到了妻子难产。而他已经暗自将“保证卢克”或者作为最高目标,因此,为了保证卢克或者,他掉入了黑暗面——而不是卢克和年轻的小安妮认为的西斯大帝诱惑。



评论(1)
热度(6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