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Star Wars】Frequency 11-12【完结】(黑洞频率梗,卢克救爸)

Frequency

   by prophet

        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 01-02

 第三章+第四章 03-04

 第五章+第六章 05-06

 第七章+第八章 07-08

 第九章 09

 第十章 10

简介:卢克找爸/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爸爸



  11


  “卢克,欢迎回来。”


  卢克摘下飞行头盔,雅雯四号干燥的空气沁入耳鼻。欧比旺·克诺比站在他的眼前,一如过去那般。卢克险些将“本”的名字叫出口,这股重逢的激动霎那盖过了一切,把喜悦塞满他的胸膛里。


  “欧比旺!”


  这个欧比旺看上去更年轻些,相比与他曾在塔图因上遇上的那位流浪隐士,他留着半长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橙光,微长的金发自额前整齐地朝一边斜斜梳去,鬓角微白。


  眼前的欧比旺身上有一种生机勃勃,一种卢克曾经隐约熟悉的悠远信念。他站在那里,就像尤达大师,宛如一座灯塔。


  卢克抛下了阴影,朝前大步走去,他大笑着:“我很想念你——”你们所有人。但卢克还来不及和他好好打个招呼,一道雪白的身影蓦然自眼前飞奔而来。


  “卢克!”她喜悦地喊着,冲入卢克的怀抱里,那双深色的眼睛闪耀着动人的光芒。卢克从记忆里翻出她的名字:“莱娅!”他回应着,酸涩与激动让他浑身发抖:“我好高兴,莱娅。”


  片刻前他过少女的全息影像,但却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奥加纳家的女儿,莱娅·天行者。卢克微笑,直到亲眼相见,他发现她比世上的其他女孩都要美丽。


  莱娅朝他笑了起来,就如同在世界上闪闪发光。


  过去十八年里,即使在最好的幻想中,卢克也不敢去奢望世界上竟然还能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活着——而莱娅正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卢克感到那种来自血缘的亲密悸动,穿过空气击中了他的心脏。


  “我也想你,”莱娅说,她轻柔地在卢克脸颊边一吻,卢克的脸庞情不自禁地红了。


  这比卢克所见过、所幻想过的一切世间珍宝都要美好。没什么能比得上莱娅,他的妹妹。


  卢克心跳砰砰,他注视着莱娅充满亲情温柔的眼神,暖洋洋的感觉浮过胸膛。


  “年轻人,原力始终将你与我们联系在一起,”欧比旺不乏幽默地说,从他微笑的脸庞上卢克读到一种宁静的愉悦,“我很高兴看到你从塔图因安然归来。”


  “塔图因……是的。”


  卢克稍微愣了一下。紧接着意识到是时空又做了自我修正,莱娅挽着他的手,站在卢克的另一边,引领着三人一同走向基地中心。这是座巨大的堡垒,繁忙的人影穿梭过各个空中廊桥。卢克觉得安宁——如同归家。


  “那么,你是否找到了你所要的东西?”欧比旺轻柔地问。


  卢克点点头,通过缓缓移动的自动穿梭梯的玻璃俯瞰着基地:“我找到了。”


  欧比旺仍然活着……他找到了莱娅,他们也成功杀死了帕尔帕廷。这是极好的结局了。


  但从卢克心底,无法抑制地,浮上一些细微哀伤。


  他拨开那段少年的记忆创伤,“你的父亲死于66号令”,欧比旺从共和国五百号接走他,“莱娅在奥德朗已经安全了,”而他的母亲、安纳金和仅存的大半武士团折损在了达斯·泰伦纳斯的阴谋之中。这个噩耗让还未曾从克隆人战争、前议长叛国的重创中走出来的绝地武士团遭到再一次的打击。但这一次,却近乎毁灭。


  安纳金他们将大量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消灭帕尔帕廷与其残存的危险分子身上,因此,杜库伯爵——达斯·泰伦纳斯曾经的名字——重伤而逃之后,侥幸获得了喘息的机会。而旧共和国变为一个泥潭——接着是战火纷飞的碎片,从科洛桑的大撤退,东躲西藏,杰达保卫战,建立新共和国……


  越过与他并肩的欧比旺,卢克远远地捕捉到好几个绝地身影。卢克凝视着他们,这股欣喜如同珍贵的雨水浇灌他枯萎的灵魂之木。那些年青的绝地学徒留着辫子,陪伴在年长绝地武士身边。我想念这一切,卢克想,我珍惜这一切。我需要这一切。这儿的原力中流淌着希望。


  他看到了穿过忙碌停机坪,额间留着白色发丝的费鲁斯,还有那年轻的提列客人——她叫什么?噢,是阿索卡。曾经死于猩红光剑下的幽魂全都复生。


  “都活着真好,”卢克喃喃地说。并警告自己不要贪心。


  “你再说什么呐?”莱娅活泼一笑,他们走到战术室:“卢克,我和欧比旺有个好消息。”


  “是什么?”卢克微笑着问。


  “我们已然获悉了那个传说中的战斗空间站——死星的坐标,”莱娅说,“而且正准备部署计划……”


  在这一瞬间卢克整个人僵硬如铁,死星,这两个字就像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冷入骨髓。温暖从原力中刹那烟消云散,只余下尖锐的痛苦。


  他犯下的那个错误,他对于奥德朗生命的漠视。卢克恐惧地觉查到,那个自己是如此陌生。他究竟做了什么……而死星所象征,令他畏惧的那种恐怖,如同阴影压上了肩头。“……卢克!卢克!”卢克回过神来,发现是欧比旺在叫他,他站在他眼前,手掌轻轻贴着他的脸颊。欧比旺的眼神中似乎有了然,但卢克眨了眨眼,里面似乎全然只是关切。


  一边莱娅担忧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但卢克脑子里乱了套,他只蓦然想起那一句黑暗面的话语,爱是对它的回应。


  “你还好吗?”欧比旺快速问着。卢克眨眨眼:“或许……”但在欧比旺的目光里他放弃了撒谎,“不,我并不好。”他承认了。


  “让原力拥抱你。”是莱娅的声音。卢克惊异地看了他的妹妹一眼,温暖稍微融化了坚冰。他不再是独自一人——


  “我好多了,莱娅。但我确实有一些事需要与欧比旺克诺比大师详谈。”卢克深一口气,轻柔地拍了拍她紧握的手,他恳求着,而莱娅善解人意地眨眨眼,松开他的臂膀,“好吧,但别忘了一会儿我们都在等你。”


  卢克微笑着看着她离去,接着他转过头去,笑容消失,声音尽管轻却严肃起来:“师父——”


  “不必这么称呼我,”欧比旺眨了下眼睛,他们在观景台上停了下来,“我一直说过,这个殊荣属于安纳金,是他亲自教导训练的你。”


  骤然提起这个名字让卢克屏住呼吸,而欧比旺似乎也沉浸在了片刻的哀伤里,他说:“卢克,安纳金会为你骄傲的。”


  “或许,”卢克喃喃地说,记忆里安纳金鲜活的笑容又附上眼前,父亲短短的胡茬在亲吻年少他的脸庞时,那微微的刺痛还留在卢克的感觉中。但一切已成过往。


  “欧比旺,我犯下了一个过错。”卢克试图组织语言,他仍然找不到合适的方式将一切和盘托出。他是说,这一切听上去简直比梦境还要荒谬。“我——有那么一段时间不再属于我自己。”


  “卢克,人都会犯错。”欧比旺说,“绝地亦然,你需要面对自己的心。”


  “但我——但我无法面对。”卢克说,他望向欧比旺,试图寻找一点支撑。但欧比旺深邃的眼睛里充满平静。卢克心里一沉,沮丧了下来,他什么都不懂。


  他曾经历的那些疼痛和失败,整个银河系中,只有他一个人知晓。


  伤痕累累,并且,如此孤独。





  12


  “我辜负了——”(I failed...)


  “最伟大的老师,是失败。”欧比旺轻柔地训诫。


  卢克咽下那苦涩,他抬起手肘的时候碰到了腰上的皮质搭扣,眼角的余光里他瞥见了那个塞在里面的通讯器。一个念头忽然又在他脑海里徘徊着,而这让他深深打了个寒噤。他已经改变了那么多——或许他仍然应该去试着,或许下一次更成功。但卢克转瞬间意识到,这就像赌博,他已经上瘾。他本不可以贪求更多。


  想想过去如此多的失败——他曾经失去一切。


  卢克舔舔嘴,紧紧盯着对方:“欧比旺,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遇到过去的安纳金,你会对他说什么吗?”


  欧比旺垂下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卢克害怕他知道了,但紧接着他又迫切地希望欧比旺早就知道了真相。


  “我会告诉他错误来自吉诺基斯星球。”欧比旺看向远方,卢克追随着他的目光,从观景台上只看到了瑰丽的母星,从飘散的云海里,渐渐露出形状。“那是一个陷阱。”


  “但是一切没有如果。”卢克安静了一会儿说。


  “没有,”欧比旺同意着。


  “究竟什么是66号令?”


  欧比旺转过身来,打量着他:“看来你有太多的问题,卢克。”


  卢克竭力不在他的目光中避开,他凝视着欧比旺,神色紧绷:“从来没有人愿意谈起这个。”


  “这确实是一次失败,”欧比旺说,他眉头紧簇,“西斯大帝在死后仍然战胜了我们。”


  卢克垮下肩膀,关于帕尔帕廷的讨论让他打了一个寒噤。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黑暗的恐怖。他犹豫不定地想,或许他应该停止。欧比旺告诉他,他们曾经的胜利如此侥幸,而他不愿意——让蝴蝶效应——让他的欲望,再次毁了一切。


  欲望是黑暗面的回应。


  他必须与之对抗,卢克意识到他的莽撞,之前的疼痛又回到心底,他尝过失去一切的滋味。他轻声念着,没有激情,只有平静。


  卢克下定了决心:“欧比旺,我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原力的颤动。”


  “黑暗面的力量正变得复杂,卢克,”欧比旺表露出郑重的担忧:“我最近的冥想中已然有所感知。达斯泰伦纳斯的力量正在变强。”


  是的,而某一道阴影正站在你面前,卢克哀伤地想,他轻声说:“我曾有所耳闻,爱是对黑暗面的回应?”


  欧比旺蓦然转过头来,他端详着卢克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凌厉而责备,但他似乎望见了卢克表情下的脆弱。他缓和下来。“绝非如此。”卢克为听见他坚定的声音而震惊地抬起头,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过去很久以来——甚至我的师父,”欧比旺回答说,“也抱有过同样的偏见。但并非所有激情都是对黑暗面的回应。卢克,比如爱,比如——希望。”


  卢克瞪大眼睛,他没想到过这样的回音。霎那间,欧比旺身后的那些天际的火红云朵飘散模糊,卢克险些踉跄了一下,模糊间,他看见了两轮美丽的双子日出。


  “原谅我,欧比旺。”他颤抖地说,紧接着猛然转过身去。“我必须走了,现在就走。”


  距离上一次通话已经过去了一半阿卡尼斯区单位天,塔图因已经是清晨。路上需要十一点四个标准时,或许频率已经终止。或许安纳金已经走了!但卢克不顾一切地跳上飞船,除掉那一个信念,他的脑海中只余下一片空白:


  我能做到的。安纳金应该活着。他值得。


  但凡有一丝希望,因为光明建立在希望之上。


  卢克跃出超空间的时候,他将自己全都交给原力。而飞船如流星一般朝重力场坠落而去,沿着引力测地线朝茫茫沙海坠落。卢克感知到了它的流动,飞机贴着沙尘滑行,刮起了巨大的烈风。在距离那块石头几十尺之外,卢克跳出机舱。双子恒星已经转过了大半个天球,宁静地高悬金黄天穹。


  卢克抚摸了一下那套熟悉的灰色天行者遗产,他自腰带边掏出那台通讯器。“这里是ASKY201,ASKY201……”


  无人回音。


  卢克伫立在那里,如同一座雕塑,一座高塔。“呼叫,这里是ASKY201……安纳金,你在吗?……”


  炽热斜阳晒红了他的脊背,但卢克觉察不到冷热,通讯器滴、滴地响起。卢克等待着,心底从焦急变为迫切,或许安纳金已经走了……他去了欧比旺……历史将再也无法改变。


  “安纳金,你在哪儿?你究竟在吗?快答复我,这里是ASKY201!”


  夕阳寸寸坠落,双子日落只要五分钟。而卢克的心与天地一同渐渐昏暗下来——没有希望,没有激情,只有宁静。日落晒到了他的脸庞,卢克觉察到炽热的脸颊一片干燥。他以为自己哭泣了,但没有。


  他只想把安纳金带回来,卢克安静地想,仅此一个奢望。或许,命运不会允许如此。


  在火球接触到地平线但一刹那,卢克觉察到自己解脱了。但通讯器在手中轻微地发出一阵电流噪音,卢克一慌,他喊着:“安纳金,当心66号密令,吉诺基斯星,安纳金——我们快成功了。”


  但那一瞬间的信号闪烁仿佛只是错觉,没有丝毫的回应。卢克呆呆地看着仪器中央的半球再次恢复平静。它手里的通讯器正因为长时间使用而变得滚烫。而卢克紧紧攥住它,继续低声呼喊着,直到忽然听见轻微的刺啦一声。通讯仪器光芒消失殆尽,表面出现一道裂隙。二十多年了,它终于已寿终正寝。


  卢克握着碎片,转过头去,注意到第一抹恒星已经坠入天边,如同熔化的黄金滴入沙漠。紧接着是第二个,塔图因的双子日落如此凄美壮丽,在那一刹那,卢克完全被自然所慑服了。


  而在漫天的晚霞里,他缓缓踏上沙漠,在身后是绵长的影子。他觉察到自己如此渺小,而命运如此苍茫伟大。


  成功或失败——或黑暗光明。是否重要呢?卢克任狂风吹起,有那么一瞬间,他希望风能带他飞上天空。他希望化作沙漠——化作流淌过他的原力。因为无生命的亘古不变,而有存在的生老病死。


  卢克等待着。他在青青的暮色里回到农场圆屋前,而手中紧握紧腰间的光剑,似乎那是他唯一拥有的东西。


  我已无所畏惧,任命运狂潮,因我已无可失去。


  卢克等着那股过去已然改变的眩晕感,但一切静悄悄的。没有欧文和贝露的呼喊,没有袅袅青烟,灯火通明,也没有机器运作的轻微声音。


  卢克推开门,心底已然彻底陷落。房间黑漆漆的,似乎空无一人。


  他静静凝视着,有那么一瞬间茫然击中了他。但紧接着,突然间房间爆发出一阵阵快乐的喊声:“大惊喜!”卢克条件反射地眯起眼睛,那霎那间点亮的灯光下,房间角落里出现了无数熟悉的人影。他们大笑着,鼓着掌,有贝露、有欧文,有欧比旺、阿索卡,而一个白色的美丽身影走来握住了他的手,“卢克,生日快乐。”卢克低头温柔地亲吻着她的脸颊:“莱娅。”但他的眼睛在转过人群一圈后,牢牢地锁定了一个人。卢克觉察到他甚至激动地正在发抖。


  安纳金天行者与帕德美正站在一起,对他露出温柔的微笑。


  “生日快乐!”卢克听见谁打开了气球或香槟。而他这才发觉,他已经十九岁了。


  莱雅挽住他的手,将他拖向人群。



--------------

(完结)



大揭秘:

1.第一次通话后,安纳金堕入黑暗是因为梦见圣殿屠戮与妻子难产,他不愿意失去luke,所以发生了帕尔帕廷的闪电事件。欧比旺从穆斯塔法他的手中得到了光剑。

2.第二次通话后,安纳金不愿意堕入黑暗,但预知梦他感受到帕德梅和欧比旺都要死,同时,他还想保护帕尔帕廷,但阴差阳错,欧比旺还是死了,帕德梅也死了,而且是因为安纳金害死的。所以安纳金痛苦地堕入黑暗面,这里安纳金变成了维达。所以,卢克没有找到欧比旺,但是找到了古怪的小绿人,尤达大师。卢克从小接受了训练,是尤达大师的末代弟子。

3.第三次通话后,安纳金和圣殿秘密谋划,并准备在战争第三年时机成熟后杀死帕尔帕廷,但是被帕尔帕廷提前发动的66号令反杀了几乎全部的绝地武士。他杀死了安纳金后,追上了欧比旺和帕德梅,并且抓走了卢克:因为他意识到卢克天行者是那个西斯救世主。

4.第四次通话后,绝地武士团布局杀死了帕尔帕廷后,但被逃走的杜库引起了分裂主义战争,成为了新的sith lord。安纳金很爱护卢克,他知道他是真正的希望。自小安纳金训练卢克,但和杜库战斗的时候,66号密令的秘密被杜库知道了。决战分裂主义反杀旧共,欧比旺活了下来,带走了卢克。一部分银河系的星球加入了新共和国。

5.最后一次“通话”后,基本大圆满。

所以,真正的chosen one是anakin skywalker,但the savier是luke skywalker,父子一起帮助原力回归平衡。

卢克仍然部分活在黑暗面的阴影里,并且相信我,他能获得平衡的。

天行者家的男人啊……


第一次完结掉星战的无cp正剧,我需要翻点傻白甜抚慰心灵。


感谢各位GN的阅读与支持,欢迎抽打提意见。我继续填下一个坑去了。嘤嘤





评论(10)
热度(136)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