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太岳东楼】翰林风月图跋

#东楼艳史·番外解禁

#屏了一次,再试试


翰林风月图跋


  看官,按说这春宵苦短,去夜苦长。古今往来要修阴阳洞玄,登人间至乐,皆有法宝相助。如唐之有《春宵秘戏图》,宋之有《熙陵幸三十六宫》,今则有唐伯虎之《花阵六奇》,真堪风流一绝。但这风月之物,自然也有上、中、下品之别。若玉|蒲团、竞春卷之流乃下品,流俗街巷,刻印版梓,寻常见之。至若中品,则入大户氏族之家,金匮秘敛,不以示人。唯上品宝鉴,盖以供奉大内禁中,非权豪之家,更不敢藏。这东楼所取来一画,自非凡品,正乃上上之品。展图,但见画上题跋云:


  今之所谓翰林风月者,盖起欧阳文忠公有句云:翰林风月三千首。王荆公应道:吏部文章八百篇。宋元以后,俗常则以词解与宋初时有别,如“契兄弟”、“广东事物”者,今闽中专指男子龙|阳分桃事也。然则观此图,似此说大不然。

  此图名《翰林风月》,乃唐代大家周昉秘作。建采神绘,曾入崇宁内府,前有崇宁题识印款。珍藏不以示人。后有蔡京题尾,果堪一品。小字傅彩温润,人物古雅糜趣,信为一等稀珍。至云贯通一道为学士,不知何典?当必有说,以俟知者。


  二人阅毕,东楼不由心生捉弄意,笑道:“你这翰林,如何可解这篇首贯一学士语?”太岳斜他一眼,笑道:“自有得解。”东楼不觉好奇,催问道:“且说说。”却见太岳以手指画,盖图中第一式,名为“弄秋色”者,道:“夫子云:格物致知,知从行来。既我是翰林,你要解得风月,不若你我一一而试,自知其所云道也。”说着,已探手狎捉东楼双股。东楼早已面赤心动,嗔他一眼,却淫思泛滥。盖他先自府中偷觅得此图,拿来与那冤家看,自是存的品鉴书画,双|修共乐之意。

  当下二人不顾西风漫庭,白昼十分,竟竟折脚抬股,抱|臀凑合。太岳依寻图中人姿态,教东楼卧倒银床,芙蓉仰面,却提枪而入。但见翠帏罗幕下,人画相印,砧杵捣衣阵阵,水声不停。江起潮落,丢神弃思,更是连呼爽利。十余回合后,太岳与他便又做第二式,唤名“镜空悬”者。盖东楼身依高桌,一足高悬,教人绑|缚,一脚空荡,由太岳吊取,东楼不由“啊呀”出声,盖此招式甚险,好似坠而无依,仿佛流萤旅雁,不觉泪满面衫。

  太岳听他求饶,更不餍足。大战十余回,便又更做第三式,唤做“飞鸟啼”,盖东楼仰卧,捉股自提,太岳取一太极铃来,先投石问路。东楼但觉铃动震体,谷道春生,飞去飞来,难以捉摸,一时只听断续求饶,余音绕梁。太岳趁此便提枪入战,顶斗间似鸳鸯飞驰,碧树摇烟,正道不尽明月秋风意。二人魂颠仙瑶,气喘吁吁,乐不知北,东楼连呼爽利,道:“今方知风月意。”太岳倾而笑曰:“然风月正无边也。”说罢,又与东楼行第四式,唤做“捣关山”。盖教东楼匍匐春|凳,却取玉郎君来,探入一二,东楼先已教他开|苞一阵,出入间渍渍有水声,便按势郎凑近自动。太岳依图所云,取来果盆,剥去葡萄外衣,取一二烂熟者,潜投桃源洞,尽数中入,一时间若冰火相交,东楼不由蹙眉柔颜,啼道:“且住。”太岳却道:“非住,且吃住。”兴致忽起,却教东楼夹尾去取烫酒来。东楼自不能行,太岳便替他取来,浇于二人臀|股枪上,正做一番果酒淋柱。二人取杯对饮,复破洞而入,但听碾捣声屡屡不觉,口鼻酒香遍地,好一番迷心失智,旖风旎月。

  其余又有共一十八式,复名:牵星牛、摘秋霜、盈巫峡、吊山井、凌霄竹、媚幽岩、摇嶰谷、卷珠帘、浴华清、勾碧水,倒吹花等。盖风月图中历历所画,翰林一一所做,不漫漫而书。但道行毕,二人果通翰林风月事,自此多欲多情,饵药不断,诚信哉!

  事毕,又于图上添二诗,云:


  罗绮弦歌盈盈笑,春来秋色几时休。

  苏合宝幄弄云雨,天上人间一时酬。


  又云:

  搜奇得汉里,擅美以淇澳。

  碎影日摇金,素心谐止足。

  宛转学桃源,千岩媚幽独。

  既追六逸踪,亦企七贤麓。



  皆取笔书于金粉湖宣上,题时,所用一十五式云“同心结”者。故字起势雄逸,恰如龙跳天堑,虎卧凤阙,惊蛇游鸾。



其他:

第二首为申时行诗歌截搭

评论(28)
热度(176)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