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张居正中秋十二时辰·申正】空樽

上一棒 @兰台公子 ;下一棒 @千峰一色  

《空樽》by prophet

配对:张申张大三角


  皎白的新月移过文渊阁黑瓦檐兽上,次辅从票拟奏上抬起疲惫酸涩的眼眸。萤黄的烛光照映出空荡荡的值房,他的耳畔像还能听见白日隔壁值房传来的细碎交谈。一想起那声音便令他浅笑。他搁下笔,忽然无比思念城东的江南小园林中递来的一盏暖茶。寒意在空中游荡,像是夜宴上舞女的薄纱,廊中的孔子圣像远远朝他微笑。次辅抬头看向对面,南侧那一间值房也没有关上门,空荡荡的,只有灰尘像蚍蜉在窗轩流淌下的月光中追逐。

  

  “元辅还会回南值房吗?”...

 

【辽金夏元十二时辰·卯时】双陆

配对:完颜宗翰(粘罕)X高庆裔X耶律大石


      “左元帅实不知晓,这个辽人他诸事无所不会,排兵布阵,弯弓盘马,诗书春秋,便是双陆象棋,也甚精通,”婆卢火眯着眼睛笑道,“样貌也白净俊秀。狼主见了,欢喜的紧,说是赐来军中。”

      完颜粘罕“哦”了一声,同他并辔而行。一扬马鞭问:“如此人才,你舍得献给我?不送去斡离不那里?”

      婆卢火一听便哈哈笑,二人正到了帐外...

 

【all彻all】汉武秘事【第一回】

#作者无节操,lsp速来,洁党勿入

#西汉话本小说家言

 

第一回 王娡选秀惊太子 新皇登基逐释之


        却说大汉太宗孝文皇帝前元年间,关中槐里商贾王仲家生了一女,名娡,生时霞光满屋,香气腾云,远望宛如神女,乡里皆以为异。其母臧氏本是槐里美人,王仲自长女生后,更恩爱有惜,视若掌上明珠。然则好景不长,父仲因行商于山东时,道遇贼亡。家中得报后,如五雷轰顶,留下堂中孤儿寡母,戚戚惨然,哭声震天。...


 

【棣徐】棠棣之华

棠棣之华

by prophet

注:朱棣和徐氏的青梅竹马之恋,收录在基友的《天下永乐》里,详戳 @天命颍川 

 这里设定徐氏叫徐思棠。


 (正文)

  “你这棠,是甘棠之棠,还是杜棠之棠?”

  自入春后,书堂里的夫子们开始教他们诗经小雅篇目以来,朱棣便忍不住偷偷觑左畔的那一道身影。实则非他朱小四开始起的头,原最先是朱二、朱三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混世魔王,每每回头来挤眉弄眼,小手指指朱棣,又挑眉指指那面色白净的徐家娘子。朱棣拿书遮着赤红的脸,偷偷看她一眼,依旧垂着秀眉细细读书,仿佛对满堂的暗潮...

 

无祷(下)【岳飞】

(下)


中兴大业,一以委卿。


岳飞举起酒坛猛地喝了一口烈酒,任由酒水溅落衣衫,盯着桌案上暗淡烛光下一字排开的触目金字朱牌。自洪州醉酒,他将赵秉渊打了一顿,险些闹出人命后,便戒了酒,再也不曾沾过,直至今夜。


这本是朱仙镇的镇民夹道送来的庆功酒,可如今还有何功可贺?


“……一以委卿。”


“哈哈!”岳飞抬手捂着眼睛大笑起来,任凭烈酒呛入喉咙中,须臾又猛烈咳嗽起来。“庸主,奸臣!”他喃喃地道,摇着头,“朝廷了不得也,官家又不修德。”是天要亡其也!天要亡之。


昔日的夜谈寝阁,倾心相托;昔日的十年之许,遥望中原,那些的姿态与期望此刻已一经摔得粉碎。到底只是惺惺作态!...

 

无祷(上)【岳飞】

无祷

*友人找我约的稿,岳飞单人向,历史正剧


(上)


鎏金字迹在鲜红的朱漆木板上已是干涸,岳飞只看了一眼,那戴着貂蝉冠的天使便板着脸站去了一侧。元帅厅内静得和一根针落地可闻似的,只听那宦官阴柔冷漠的声音道:“金牌已下,岳飞听令。”岳飞低头行礼道:“臣接旨。”


此次北伐节节攀胜,这是朝廷头一回发了金牌来。先时,官家亲口许的中兴大业一以委卿,不料全军方才驻跸朱仙镇,夜里便又等来了一道“宋金议和,着尔岳飞速速班师回朝”的圣旨。二三日前,七月十八日,岳飞已是回了一封奏札,说“金虏屡败,机不可失”,劝朝廷上下万万不可撤军班师。不曾想到,...

 

【绍述十二时辰|辰时】声色【章惇X曾布】

其他:惇布,无脑ooc,给带我进这对cp的某人


      章惇甚少见到曾子宣如此勃然大怒的模样,好生吃了一惊。实则,不止是章惇,便连高堂端坐年纪虽轻却历经风浪的官家也是平生头一回见。众人宛如群鸦侧目而视,只见堪堪才伸出半只脚的蔡卞似乎又想缩了回去,张了张嘴,抬起双手又放下,才道:“唉,国家大事,二位且款曲商量,休要御前失礼。”


      但怒目圆睁、宛若雷公的曾布毫不领情,他暴怒道:“那依右丞言该是如何?”蔡卞瘦削的肩膀又缩了几分,见着眼前人像是被压迫终日...

 

飘(双金时代)【金泳三X金大中】1

飘,又名《双金时代》

1960年的夏天,金大中在木浦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男人。

警告:DJ生子

无责任版:若干年后,东桥洞某人士对记者评价金泳三和金大中两位前大统领的感情为恨爱交织,他们就像“针和线”。

之前在隔壁贴过一点开头,继续写完了第一章。6k


第一章 


1960年的夏天,对金大中而言可能是最残酷冰冷的夏天。妻子葬礼之后,他搭着两个孩子年幼的肩膀对着檀香炉怔怔发呆,弘一和弘业瘦的像两根竹竿。为了竞选这一次的国会民议员,他卖掉了家产、几乎赌上一切,没想到却失去了生命中最爱的人。眼下,他什么都不剩下了,只有两只雏鸟茫然依偎着他。好不容...

 

【荣棣】甘霖

《甘霖》

by prophet

配对:杨荣/朱棣。给基友合志写的文,略删减。


(正文)


  大雨。


  那是瓢泼得像墨滴一样,黑云几乎压过城头的大雨,仿佛将人心惶惶也压碎了。才六月,在从福建来到京城之前,杨荣一生中都不曾见过这般大的雨。雨滴击落瓦片,却仿佛击碎了人心,噼啪落在树叶竹林、蓑衣藤甲上,却压不过嘈杂慌乱的喊叫,它们仿佛是从人心里发出来的,在呐喊着狂呼着,天塌了。兵临城下,这从天而降的大雨分明是城外披着黑甲的北军,乌云是风中摇曳的旗帜,闪电般越过天际的白光是他们手中闪过剑刃兵戈,咆哮如龙的雷电是他们口中的战鼓呼号。一整夜的雨之后,道路一片泥泞,充满凌乱的脚步。杨荣...

 

【唐朝】沉香亭【李隆基BG】

《沉香亭》

by prophet

*约稿,7.6k,李隆基BG。感谢 @莎乐美 


(正文)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清平调》李白


  初秋深凉,这些夜里,大唐圣人总难睡得安稳,便时常怔怔望着兴庆宫外的龙池发呆。高力士若问起,他便道:是在看池畔的沉香亭。贵妃心下只道是近来用的苏合香不佳,悄悄得遣人去宫外问杨钊。须臾,便传出了杨国忠要“沉香为阁”、斗香盛宴的风语。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长安的世风大多这般。与杨国忠事事相争的右相亦...

 

寿太岳张公序【张居正】

#搞了个张居正生日同人会《并明》的寿序~


《寿太岳张公序》


近来有慕大明宰辅张太岳者,逢其寿诞又至,老少咸聚于此堂,且颂且祷。今汇编一册,谓之并明。嘱余序之。余战惧兢悚、惶惶强为,恐难述岳翁万分之一也。


张公名居正,号太岳,生于五月初五,少举茂才,幼学名动楚乡,弱冠登瀛洲,华亭相以玉堂之属。四十三入内阁,未及天命而已拜相,官居一品。而后操持国是,辅弼幼主,慨然以变天下法,功成十年,而太仓丰盈,天下富足。靖南倭、定北疆、束黄河、清田赋,矜矜业业,千古绝响。然张公竟以久劳殁,其岁不过五十有八,天下痛之!距今四百九十余载。


今蒙学者,无不读史。读史者,无不识张公。闻者皆曰:嗟...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十一】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11

       登门劝徐阶谏君无果,海瑞便自草《治安疏》本,二月初一这日,他别妻散仆,抬棺上奏。为黎民社稷,冒死进谏。


       一夜之间,此事轰动整个京师。...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十】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10


       张、高二家联姻不过是随口一提,这个时代大多是同乡联姻,因顾及生活习性、家族传统的缘故,很少远嫁他乡。


       倒是李幼滋与张居正早有结亲之意,婚事也有安...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八·九】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一·二】 【三】 【四·五】 【六】【七】 


8


有道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


见过张四维,张敬修回至房中,不觉更怒。


一顿饭下来,已至深夜。饶是席上张敬修不情不愿,但以他父亲这等混迹官场多年的功力,场面自不至于失控,甚至称得上宾主宜欢。


不过张四维是其乐...

 

太宰红娘记【夫差X勾践,卧薪尝胆同人】

《太宰红娘记》

#2.3w字。小沈来吧! @郁彼林 


----

春秋末年,吴王夫差九匡诸侯,成为天下霸主。

太宰伯嚭表示:对于吴越两国之间的和平,这些年来本太宰只不过是做出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题目又名,脑电波永远在状况外的太宰伯嚭(pi,第三声)

配对:夫差X勾践 


---

奸臣这个职业,至少是要兼职红娘的。


1

      我是楚人伯嚭。

     从我逃出楚国,逃亡到吴国的那...

 

楚宫传奇3【张all】

楚宫传奇

警告:狗血魔性OOC,老张后宫向。复健手感


前情提要:

“这有什么奇怪的?罗先生不知道,世上有人想争宠,自然也有人想避开。”

“满朝上下,争的就是权。就算争不得元翁的宠幸,也要得到他的宠爱。……争不到,让元翁恨你也无妨,恨你却不得不提拔你,自然是你的本事。”


第三章 高拱归来


  “吴宫绝艳楚宫腰。怯挂紫檀槽。纤纤玉笋轻捻,莺语弄春娇。

  松钿带,亸金翘。暗香飘。红牙拍碎,绛蜡烧残,月淡天高。”


  眼下正暮春时分,赵贞吉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跨过殿门,恰见一只红杏花探出枝头来,几只不知打哪儿来的乌鸦在一棵树上聒噪叫着,远远的丝竹声正传来,唱着...

 

楚宫传奇2【张all】

楚宫传奇

警告:狗血魔性OOC,老张后宫向。复健手感


前情提要:

“恐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你我不如也选个时日,各自回兴化、南充逍遥去好了。”

“太上要做的事,哪一件没办成?”沈一贯冲朱赓一笑,“他相中了赵孟静。听闻元翁同那赵贞吉其实也是有一段原委在,未必不能压住高拱一头,总好过让襄君一人独宠、权压朝纲。”


第二章  袖暗藏


  “宫里来人了!”

  罗万化坐在瀛洲厅之中正在看书,他们这些翰林在升位前,本职都是修史。近日正重修《永乐大典》,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大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是能借此博得出彩,赢得元翁瞩目,未必没有机会一跃而上枝头...

 

楚宫传奇1【张all】

楚宫传奇

警告:狗血魔性OOC,老张后宫向。复健手感


第一章 杏宫春色


  千里长安名利客,轻离轻散寻常。难禁三月好风光。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


  这日长安皇宫中,一顶轿子正教四个力士摇摇晃晃得抬过漫长的玉道,停落的时候,乐志园枝头的红杏开的正艳。自花丛黡翳的尽头,头戴着乌帽,一身宝蓝色常服的游七正走了出来,喊了声:“就停在这儿吧。”轿中端坐的一人刹那睁开眼来,定了定神,掀开帘子,慢慢踱步而出。他有双很有神的眼睛,乌黑的好似玛瑙,衬托着年轻的面容分外隽秀。游七见了,不觉眼睛一亮,又微不可见得上下打量了一番,缓缓点头,问:“你是新科选上来的——”

  “是...

 

【明朝】团月【申时行】

团月 by prophet

其他:生贺,瑶泉和他夫人的故事。写完后昨夜里梦见了老申和我一起修道下棋,很是奇妙


(正文)


      他是中秋后一日出生的,少有人知的这些事。他母亲八月十五那夜,未吃得一块团圆饼,却生生痛了一整日整夜,至天亮,便有了他的呱呱落地。他很难记得母亲的样子,只记得一双温暖的手覆盖在他生病的额头上。他是与继母相伴大的,母亲在他髻年幼时便去世了,书堂里曾嘲笑了一阵“没娘的人”,而后年岁增长,继母又是个贤惠的典型苏州小女人,便渐匿了声迹。可他祖父是过继给太爷爷的事接着...

 

抵足而眠【杨廷和/朱厚照】

*重发

配对:杨廷和/朱厚照

其他:流水文,ooc违背历史


张永被叫进了门,只见得一殿里的浮华尽数扫空,他那主子爷正惫懒躺在榻上,身后两个捶肩的人安安静静,张永眼尖,却发觉是俩陌生的宫人,不由心下吊起来。只听见朱厚照说:“张永啊,事情如何了?”

张永说:“回禀皇爷,那阉逆刘瑾的人都除了。”朱厚照皱了皱眉看了他一眼:“刘瑾在的时候你在哪里?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杨一清的事情。”张永听了,魂儿都飞了一半,吓得趴在地上:“皇爷!”

朱厚照也心知方才说的还是有些太明显了。但他冷哼了一声,挥手道:“起来吧。”

见张永战战兢兢起来,额头上都是汗。他心下不由也是一软,好歹也是伴了...

 

无期【吕惠卿X王安石】

《无期》by prophet


王安石在江宁可曾听过雨?一场一场的飘渺烟雨,可曾让他回忆过东京的岁月点滴?

吕惠卿很想问,答案却只在空中飘荡,空荡而无形。安石未耄,何至忘废如此?


分明是他二人一字字共同修订的《三经新义》,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他知道经义学术在王安石心中的分量,知道那一字一笔落下的是他一生的心血。王安石因那场迟迟未至的大雨贬出东京时,是吕惠卿差人,把每一篇刚编完的新义,千里迢迢泊去江宁,送与评定。但凡丁点不妥,都必加点篡,改到他如意为止。几年风雨,日日不辍。那一字一句,他又怎敢动上分毫?


可王安石大发雷霆的事,却一...

 

【章苏】苏东坡探案(中aka番外)

前文:


4


(节选)


“还是雏?”章惇薄唇微启,低哑的嗓音似笑非笑得吐露道。

苏轼一瞬间很想砸烂他的脸,偏偏却窘得连耳根都红了。他险些以为章惇是要吻上来,幸而俩人没有假戏真做,不然苏轼现在或许已经彻底成了吴语中的熟虾红蟹。他撇头去,侧耳静听了一会众人走远的脚步声,一边让心跳渐渐从急促平复下来,接着转过头来,压低嗓音确认道:“章惇?”

章惇皱了皱眉,眉间染的蓝梅花钿浅浅的,几乎让苏轼脱口而出:薰衣理鬓夜不眠。他忽然觉得章惇修过的细眉十分好看,只听见他说:“叫我子厚。”

“子厚兄,”苏轼忍了忍,最终忍无可忍:“能否把手拿开些,你的镯子硌人。”

方才章惇为...

 

他们的时代(一)【扭宋宇宙,新党群像】

其他:看文前请充分确保你的节操和历史知识都已经丢掉了!

防雷预警配对:蔡京→王安石/吕惠卿,章惇/曾布,之后有徽宗/蔡京

【OOC预警】【作者没受蔡京贿赂】



(一)


      “你是蔡四?”


      那双眼睛瞥过来的时候,蔡京只觉得浑身有些紧绷。几乎是下意识的挺了挺脊背,就仿佛他的全部意义都吊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听过太多王安石的事迹了,传闻里他是赵子都一般的干吏,却也是董仲舒一样的圣人,可听得越多,他心里却越是惴惴不安。王安石许是发觉了他的紧张,一...

 

【义普】不可说【隐胤普】

其他:主要是义普,暗示胤普大三角

警告:重发。OOC流水账,政黑,本人史盲实锤(不用骂不用挂,已经自跳金明池了)


    第一节  


  差人把那金匮盒放进宫里的时候,赵普正在隔着十几堵墙外的地方喝茶,阔别多年回到汴京,以至于连门客和匆匆来拜谒的百官都变得陌生。十年为相,他的旧故门生遍天下,眼下一归来,又纷纷得好似重新自地里长了出来。

  席上其乐融融,赵普与学生闲聊间,说起了冯道:“老夫倒是想起冯长乐的一个笑话。一回他让门客讲解道德经,对方不敢直言主人的名...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