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东楼艳史【四】【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外篇




第四回  误打误撞世蕃传情 半推半就太岳入港


  却说世蕃在院中踱步良久,心下越想越如乱麻,次日却不敢回城东偏宅里去见居正,左思右想,一大早便差人去把那吴世卿叫来。吴世卿做的这段媒来,本只是有心逢迎他,却不料清晨里遭罪,被人自美人温柔怀中拉出,心下也是叫苦不迭。对姬妾叹道:“夜班敲窗声,不料非贾岛,原是追债来!”

  却不敢怠慢,眼下赶到西风院中,推门而入见严世蕃正坐在塌上独饮,两旁竟一个伺候的也没有,不由大惊。严世蕃见他便叫道苦也。吴世卿问道:“哥哥却苦什么?”

  但想分宜权奸正热,天子又退避西苑,虽不至敢说坐拥天下,但退一步也是权势无双。哪里有人敢捋老虎须,给他苦头吃。却见严世蕃指着他鼻子,大骂道:“却是被你害苦了!”吴世卿顿时叫屈:“何以冤枉我。”严世蕃道:“若非你出的劳神子主意,又怎么会把我陷入这般境地!如今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又不知他如何想的。却好没道理!”

  严世蕃发了顿脾气,又道:“眼下却如何是好?”吴世卿也是个有心计的,跟前遭他一顿没来由的挂落,已是心下有了三分底,又见他眉目面色,更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顿时试探道:“不若就此打住,横竖还来得及。”严世蕃一听便恼道:“先前劝我此间乐的是你,眼下如何退得?不成不成!”

  吴世卿道:“既是个把月来着实快活,怎知他不心与君同。”严世蕃却叹道:“你不知哩。我这冤家恐油盐不进。莫瞧他俊逸风流,那日里一见我便知道,他是个骨子里素要强的。”

  吴世卿便劝道:“实话同你说,哥哥眼下这样,实则是慕而不得的缘故。不如将他拿下,情思便消。”

  严世蕃听了默然半晌,吴世卿心下忐忑,却见他喝干一盅,蓦地把酒杯掷在桌上,恨道:“甚是。横竖眼下架在火上烤,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但此生我什么都能认,却万万绝没有认输的理。”

  严世蕃把心一横,便要伸出恶爪。张居正醉月醒后,却仍是懵懂不知,自厢房中沃面梳发,走到客院中,遥见亭亭玉树,却想起昨夜树下情状,不免感慨:实是放浪形骸,酒却误人!但虽不妥,人生也难得一知己。左右寻不得严世蕃,不由奇怪问伺候童子:“怎生不见东楼兄?”

  那侍童早上特意被世蕃叮嘱过,过来前还在相府里挨了顿骂,记得牢牢地,也知眼前人不好怠慢。便道:“少爷去看铺子了。嘱咐了我等好生伺候公子。”

  张居正心道:“原来如此。”又想起昨夜畅谈诗词,互探史话,便认定东楼也是个有抱负的。不觉想,若是以后,二人同朝效力,金兰相契。共肃清朝野,如孝庙李文正、谢文正公迁那般,岂非佳话!

  心下存了此念,居正便觉同世蕃日更密切,又见严世蕃亦颜色暧昧,倾心相待,心下甚喜。一日诗会上,众士子约以乐府为题,居正诗兴忽至,落笔道:


  西北有织妇,容华艳朝光,朝织锦绣段,暮成龙凤章。投杼忽长吁,惄焉中自伤。

  绵绵忆远道,悠悠恨河梁,远道不可见,泪下何浪浪!

  春风卷罗幙,明月照流黄,山川一何阻,云树一何长。

  安得随长风,翩翻来君傍,愿将云锦丝,为君补华裳。


  几位士子见了都是称好。张居正却同身侧人笑道:“东楼兄,此诗赠你。”心下却盼望二人志同道合,同舟共济,辅佐君王。严世蕃一见这首诗,不由痴了。心头是一如东风夜放花千树,喜的、欢的、乐的五彩斑斓,二似小桥流水汩汩来,如恋、如痴、如醉,思潮泛滥,竟去执居正的手。居正一愣。却见他满面红晕,道:“今日得你诗词赠我,却不知何以为报。”

  原来他心跳砰砰,却误作歪想,念着「安得随长风,翩翻来君傍」。竟把太岳一番报国之志,误读作对他情意绵长。太岳还道他情急忘形,笑道:“我心下慕你已久,只盼心与君同。”严世蕃听了,更是心旌激荡,便觉犹如无数仙花飞落,神魂不知所处。不由叹道:“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先头还暗自埋怨这人如何铁石心肠,不为所动,眼下终得回报。朱夫子真不我欺!竟是喜不自禁。

  当下淫心一动,顿生百计,却对太岳道:“好久未与君赏雪饮酒,家中几棵竹子也甚是念哉。”居正不疑有他,道:“却也是,过后几日还来叨扰兄台。”严世蕃笑道:“恐误了你会试。”太岳果真上钩,道:“与东楼相交,向来不误我事。”东楼心花怒放,便道:“何须过两日,今日堪好。”张居正不知他急色,道:“今日本要回馆去读书。也罢,过后便请府上开尊酿。”

  严世蕃心下暗喜,满心但以为张举人已入甑。当下把那首诗藏于袖中,但见颀面秀眉目,横波漾清丽,正是难耐。众士子见二人窃窃匿私语,拉拉还扯扯,却是暗笑:


  笑煞暮雪春未在,相公童生做不来。

  唱名金銮且不急,但慕龙阳傍君才。


  当下严世蕃强忍淫念,按捺色欲,一路连哄带骗,将居正带回城南偏宅中。恰逢一夜瑞雪,冰霜凝天,教人取雪煮茶,焚碳品茗。又设宴摆席,同下人道:“去定一桌席面来,只最好的。”仆人一听,了然是西风院。居正却不知,又见世蕃亲热道:“太岳,今日我实高兴,擅作主张,盼君共食同眠。”居正想:把臂同游,砥足共眠,乃世间一等风雅事。便道:“有何不可。”二人书房中赏画鉴宝良久,不久仆人便回,但见琳琅满目,蟹黄膏鱼,无所不包。居正却不知自己筷下一著千金。世藩心思更不在其上,白白来浪费一桌鲍鱼美肆。

  但见严世蕃一脸春风得意,连连劝酒,笑道:“我实知世兄素有才学,此诗欢喜得很。”张居正还道他表露心迹,与自己勉励一二,便答:“大丈夫但求一舒展胸中抱负耳!愿慕李文正东阳公。”严世蕃听了笑道:“是了,春闱将至,先贺太岳兄大魁天下,金榜题名。”张居正被他劝不过,喝了一杯,心下却也高兴。

  又听他道:“却想起一则趣闻。是李公之子的。”居正便求教一二。但听他道:“这兆先兄也是神童,文章下笔立就。偏沉迷于花柳龙阳。一日相公叹:“今日柳陌,明日花街。焚膏继晷,秀才秀才!”他却回道:“今日黄风,明日黑风。燮理阴阳,相公相公!”时人传为笑谈。”

  张居正听了眉头微皱,心下困惑,不由道:“此恐士林风闻,不足入耳。”严世蕃却暗笑,如今却还同我装正经。便道:“太岳兄,我见不然。食色性也,兆先兄方真性情人!柳陌花街事,本实平常。无论男女,两情相悦间,有何不可。”

  居正听了却闹了个大红脸,原来张居正自小家教甚严,清心自省,虽也随大流去过几回青楼楚馆,却无论如何不贯谈风月。心下埋怨想:今日严兄如何狎昵得很。

  却见严世蕃坐到他身边来,又道:“喝酒,喝酒。”张居正见他形骸放浪,又觉大有东晋之风,恐为多虑。却听严世蕃叹道:“实则不瞒你,我原是无缘科场的。”居正讶道:“却是为何?”纵是商户,改为市游籍也可登科。却见严世蕃执起他手,拉倒自己左眼前一晃,道:“此事甚憾,造物如此。天生左目见不得。”居正听了,竟忘却二人叠手交坐,动容痛惜,道:“勿恼!往后为兄定替你寻来良医。”

  严世蕃本是三分试探,嘴上虽不说,实则心下对瞽目也有分忌讳。眼下见张神童情真意切,却反笑道:“是我眼疾,如何你这般难受,到仿佛自己受了似的。”话一出口,见居正不语,方觉不妥。又见他仍是喝酒吃菜,并不以为意,先是松了口气,心下却不知为何暗恼。严世蕃却道:“今儿个也不知怎么了,总说错话。自罚一杯!”又频频拿眼神示意他。

  眼下张居正再如何不通风月,也明白了八九分。顿觉坐立不安,心下叫:“怎生严兄对我生了这般心思!”又见严世蕃虽亲昵笑晏,却未有过举,不由想:“他虽倾慕与我,却也是因真情而发,不可怪罪他。”见严世蕃举起酒杯边吃,唇红玉赤,秀目漆眉,不知为何,竟看呆了片刻。回过神来,又想:“却如东楼说的,两情相悦,如何不妥。”当下顿也有几分明了自己的心思,竟是心湖微漾。

  又见严世蕃吃酒太多,不由开口劝道:“少吃些,醉酒伤身。”便去夺他手里的酒杯,严世蕃不肯,反顺势拉住了手,低声唤道:“张郎!”

  张居正听他这般一唤,又觉双手滚烫,面上微红,竟是不再挣开。严世蕃七分醉意本就三分故作,见此心知有门,眼下便凑近道:“也不知怎么的,我这心便飞至别处去了。”张居正听了这话,不由情动春生。但心下虽动,面上仍持纠结。原来他读书同窗间虽耳闻过男风,却生平自谨,从未试过此道,不免无措。见世蕃一味倚来,只得在炕上后撤,道:“你坐直些。”

  严世蕃见他一味按耐不动,心下暗急,想道:今日明明已说动了他,如此好机会若失了但难再有,非要将他得手。当下不依不饶,不退反进。居正避无可避,又不免恐他果真摔倒,只得纵容。

      严世蕃见此心下大喜,一面猜他心思,嘴上便道:“居正,实则我从不曾行过断袖事。今日但得你一言,此心愿与你夜夜修好。”居正何时听过这般露骨的话,便面红耳赤道:“我亦不曾在此道里走过。”严世蕃见他允了,欢喜不能自已,痴望着道:“好个俊郎君。”当下于他面上亲亲一啄。(且略)


  果真一室春色,恰是:

  雨横风狂眉儿皱,云销日暖泪痕乱。

  旱地行船偏容易,为有源头活水来。

  直驾云车入洞天,拼却醉颜为卿欢。

  莫叹春宵常有限,明年花落颜色改。


  好容易从张居正那里骗脱了身,胡乱编了个理由说自己要回去看看铺子,世蕃这才狼狈从街上逃出来。

  抬头一见,日光已经快西垂,严世蕃心里便是一个咯噔,待回到相府中。

  却见严嵩夫妻果然双双坐在堂里。见他便喝到:站住!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回 分宜执笞棒打鸳鸯 江陵纵笔鲤跃龙门

其他:

1.李文正是李东阳。朱夫子是朱熹2333。朱熹和李东阳的棺材板按不住了

2.第一首诗是太岳写的哟。第二首是我魔改编的。第三首不是我写的,我会有这么污吗(被打飞),是李太写的

3.总之小阁老的故事教育我们,不要被美色所误。神童长得再好看,惹火烧身了吧

评论(51)
热度(180)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