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读书笔记《谷山笔麈》卷五

*明-于慎行-笔记《谷山笔麈》

上篇在此:卷一·二卷三·四

*卷之五  臣品,你们懂得,全都是各种八卦和黑料

*含严徐,海瑞,翰林院阁老们等


人臣之望有三:有德望,有才望,有清望。然近世,若御史大夫德平葛端肃公所谓德望,若太宰蒲坂杨襄毅公所谓才望,若大宗伯华亭陆文定公所谓清望。

仆按:明明是在夸人家,为什么从于慎行口中说出来,就有种在黑人家的感觉😂

分别是:葛守礼(户部尚书),杨博(兵部),陆树声(就是拉着徐阶不让他跳湖的)

小阁老曾经夸过:“尝谓天下才、惟己与陆炳、杨博为三。” 小阁老您这蜜汁自信我就不吐槽了。


御史大夫葛端肃公终身不置姬侍,年且五十,夫人以其老,求一姬奉之,公固不肯,夫人从臾百端,不得已一往,至则姬直侍卧内,略无羞耻,公即拂衣而出,竟不复往。夫人挈至山西,往返数年,乃召其家返之,则犹处子也。

仆按:太羞耻了。于慎行的糟糕阴阳对立法。要么承认你不行,要么你就应该纳妾。



隆庆辛未,东省迎新郎君,故事皆当用戏,御史以例备之,不敢白公,时济南相君在座,御史对相君请问,葛公面斥御史,相君曰:「是某意也。」葛公曰:「公亦不宜有此。疏吾所题,内阁所票,奈何自相矛盾。」相君不能应,遂挥妓乐以出。

仆按:查到了,这个济南人是殷士儋阁老。哎,山东人,何苦为难山东人!

(于慎行也是山东人2333 所以是老乡间互传八卦)



分宜柄国,官无大小,皆有定价,而馆职尤重。世蕃知公无所絜,第使人索松江绫子二百疋,当以翰苑予之。陆公谢曰:「本不敢希翰苑,又实无一绫,惟公所置之。」

仆按:东楼兄,你怎么堕落到雁过拔毛了2333

还有,看看人家陆树声,徐华亭,再看看你!

都是松江人,怎么人家这么清廉的。。。你呢?你呢?



汶上太宰吴介肃公岳,清操绝代,嘉靖末年为真定巡抚,见分宜虐焰,即移疾自罢,屏居南旺湖上,茅屋数间,薄田一二顷,仅给衣食,日惟默坐一室,阅禅经数卷。

分宜罢相,华亭当国,收罗海内人望,乃起公为御史中丞,报者以檄至,仆入白状,公方趺坐行气未已,仆白一二语,摇首不答,仆不敢言,出俟门外,可炷香顷,乃下床索檄观之,掷不更视

仆按:南尚书马森称其生平只见过两个廉节之士,就是吴岳和谭大初而已。




于慎行八卦到海瑞了


后迁一令,召入为户部主事,止携一奴入京,寄居一寺,出门,未尝有钥,僧入其室视之,惟故袍一领而已。

仆按:王用汲没给海瑞租房子吗😂


传闻公疏即入,世庙震怒,握其疏,绕殿而行,曰:「莫教走了!」一宫女主文书者在旁窃语曰:「彼欲为忠臣,岂肯走乎?」已而,召黄太监问之,黄曰:「此人极戾,朝臣皆恶之,无与立谈。昨此疏既上,其仆已亡去矣。」上问:「何以处之?」黄曰:「彼欲以一死成名,皇上杀之,正彼所甘心,不如置狱中,使之自毙。」上是其言,既而有旨:「此畜物有比干之心,但朕非纣也。」公在狱中三年,遇穆考登极,赦以为大理丞,已而拜都御史。

仆按:是黄锦小天使救的。。此畜物有比干之心,但朕非纣也2333




海忠介公为御史中丞,出抚苏、松,行事过于核办。传闻吴中大饥,海公欲劝借富室,先召溧阳史太仆,使出三万,太仆不得已,以三万应,海乃往请华亭相君,乞捐所有以振乡里,相君不得已,以数千畀之。又,华亭家人多至数千,有一籍记之,半系假借,海至相君第,请其籍削之,仅留数百以供役使,相君无以难也。

仆按:太狠了。海瑞怼徐阶,徐阶好绝望.jpg

徐阶: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从诏狱里保出来的吗?



万历十年,籍没冯珰,阅其簿籍,公卿大臣皆有问遗,惟无司寇严公清名,上甚重之,内中因呼为「严青天」。未几,拜太宰,盖特简也。

仆按:万历你竟然背地里拉清单。。连曹操都不如。。。



东明石公星代为司徒,欲振剔奸蠹,以清储蓄,日夜焦思,不遑洗沐。一日,与宋公侍漏同坐,欣然语曰:「今日又一快事查出,某省羡金若干,可供国用,奈何无人及此?」宋公曰:「不然。朝廷钱谷,宁可蓄而不用,不可搜索无余,且使主上知各处羡赢之数,或生侈心,不如且莫刮洗,留在彼处,终是国家之用。」

仆按:笑死我了。万历贪财好货。。。。导致户部尚书的宋曛和兵部的石星绝望脸,连没用完的公款都不敢收回来了。“莫刮洗”。太惨了!



十 【小皇帝黑化的证据!】

今上在御日久,习知人情,每见台谏条陈,即曰:「此套子也。」即有直言激切,指斥乘舆,有时全不动怒,曰:「此不过欲沽名尔,若重处之,适以成其名。」卷而封之。予尝称圣明宽度,具知情状,有当事大臣所不及者,而太宰宋公独愀然曰:「此反不是。时事得失,言官须极论,正要主上动心,宁可怒及言官,毕竟还有惊省,今若一概不理,就如痿痹之疾,全无痛痒,无药可医矣。」同列皆服其言。此后数年,百凡奏请,一切留中,即内阁密揭,亦不报闻,而上下之交日隔矣。回忆此公之言,为之三叹。


仆按:感慨一下!小皇帝是个城府很深的!

你明明知道都是套子,还拿言官事情去试探王锡爵,委屈说“朕受不了啦”,害得王锡爵回你“把他们当作禽牲”鸟叫,然后被炸毛的言官群起攻之

所以小皇帝一直在演!戏!呢!




十一

南昌有魏公者,道学名流也,为刑部侍郎时,一日早朝后至,候于千步廊下,朝退点查,掖门即闭,卤簿从王门出,渠即迎之而入,由西桥奔上,混于右班,却从桥北东趋,杂入左班,以待查点。予与张宫谕一桂同立史馆门下,遥见其状,宫谕指谓予曰:「试看道学先生。举动失朝事小,何至对万众属目之地,作此举措。」相顾而笑久之。

仆按:张一桂和于慎行也蛮八卦,站在文渊阁门口看笑话233

八卦到了魏时亮(1529年-1591年),字工甫,江西承宣布政使司南昌府南昌县人。嘉靖己未进士。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

这时候于慎行是不是在文渊阁翰林轮转入值打下手了?



十二

继续黑徐阶

嘉靖中,华亭相君为大宗伯,其同邑孙公承恩亦以大宗伯掌詹,二公对巷而居。徐公宾客甚盛,延接不暇,孙公生平寡交,退食闭门深卧而已。一日,着一布袍,负暄读书,其仆窃语曰:「同为尚书,他家车马盈门,相公第中,鬼亦不至,我曹何望?」孙公闻之,呼其仆曰:「任尔等他往,留我一人在此,教鬼负去。」其廉静如此。

仆按:笑死,鬼亦不至。仆人好毒舌2333



十三

嘉兴许君应逵为东平守,甚有循政,而为同事所中,得论调去,吏民走送,哭泣不绝。许君晚至逆旅,谓其仆曰:「为吏无所有,只落得百姓几眼泪耳。」仆叹曰:「阿爷囊中不着一钱,好将眼泪包去作人事,送亲友。」许为一拊掌。

仆按:这段好感人哦。果然最好的礼物就是人民的眼泪吗。




十四

杨巍的八卦。(除了和申时行做头发之外(不是))


海丰太宰杨公巍,天性纯孝,母夫人年百余岁,食啖犹健,杨公朝夕上食,躬尝以进,即有不乐,辄拍手歌舞,作小儿态,以娱母意。母夫人当冬月病,思食西瓜,走使四方觅致,至则不及饭含,杨公以此大痛,终身不思西瓜,暑月渴甚,但饮水而已。一日诸公会坐,左右以西瓜进,见杨公不食,询故,乃得其详,后问公门下亲识,馈送无以西瓜入门者。此亦人所难也。


仆按:不吃西瓜的杨巍,如何面对西瓜邪教教主张居正?



杨公好奇,多雅致,平生宦游所历名山,皆取其一卷石以归,久之积石成小山,闲时举酒酬石,每石一种,与酒一杯,亦自饮也。予慕其事而无石可浇,山园种菊二十余本,菊花盛开,无可共饮,独造花下,每花一种,与酒一杯,自饮一杯,凡酬二十许者,径醉矣。


仆按:太强了吧。旅游带纪念品,自古已有。相比之下我这个收集冰箱贴的弱暴了。

于慎行有样学样,开始数自己种的花,也是好可爱的233



十六

山阴大司马吴公兑,自郎署不数年开府,盖得之新郑云。吴,新郑门人也。隆庆丁卯,新郑为华亭所逐,门生故人无一敢送者,惟吴送至潞河舟中,握手垂泣而别,新郑大感

仆按:吴这就是属于烧冷灶成功了啊。接着高拱回朝,徐阶退出。局势大变。和上一卷的某位形成鲜明对比233




十七 【八卦到沈炼了!】

沈青霞炼者,浙之会稽人也,以进士任锦衣卫经历,疏劾分宜,指其十大罪,至呼为「嵩贼」。世庙大怒,徙保安为民。


仆按:说啦,严嵩是嘉靖的人。给嘉靖背锅的。


会总督杨顺、巡按御史路楷,承分宜风旨,刺炼起居,得其状,因上疏劾之,监司承两台旨,曲加文致,当炼不道论死,家属连坐为士伍。隆庆改元,链子襄上书讼  ,会华亭柄国,故与顺有郄,遂逮顺、楷下吏论死。

往顺为御史,监南直试,华亭长子入试取代,御史发其状,欲上疏论,同事御史张某即驰使先告华亭,以顺且上疏,己不能挽,华亭得预为左右。疏至,贳不尽法,于是甚德同事御史而怨顺,以为阿分宜,故抑己耳。然方为分宜所用,不得报顺也。已而有炼事,又数年,穆考即位,乃正其罪云。顺既论死在狱,少司寇洪朝选者,华亭所善客也,又阿华亭旨,困顺令死,死时五月中  ,越数日方奏,奏下,已有齐桓之惨矣。又其后数年,朝选家居,为巡抚劳堪所劾,逮系狱中,缢死,其状与顺正同。天道好还,可为明诫。


仆按:这件事牵扯了另一个大案。就是张居正的手下人劳堪,在福建当巡抚的时候,把洪朝选抓起来,关在监狱里,弄死了。这事情闹的很大。

洪呢?则把严嵩的人杨顺在监狱里弄死了。当然这也有徐阶的黑历史。于慎行是不是和徐华亭也有仇2333




十八

王司成维祯者,华州人也,以文章鸣世,学士家宗之。而为人使气强直,自南都还关中,行过河南,河南守遣吏以刺逆之,王公怒其不敬,即笞所遣吏,守大怒,闭之传舍,不发吏卒送,又不给食,下令城中,无敢卖食与客,如是三日,王公大困。大司马凤泉王公里居,闻状,请守为解,乃得去,遂忿不接宾客。至里第,华州守来谒,王公以病谢守,守语其仆,欲求一见,仆入言状,王公叱曰:「已谢,何白也?」仆不敢出报,守候良久不出,又怒而去,王公亦不知也。其后,王公往谒守,守欲辱之以求当,使门者延之入,即返闭大门,守故不出,王公久立门下,不得出入,即大骂守,守因使吏伺王公之第,捕其宗戚,因持王短长,王公亦摘守不法,皆白两台,事未竟,而王公以地震死。


仆按:我一直不知道这个太守是谁(应该是某府知府,如果是河南,八成是开封?)但是结局是王公地震而死,也太惨了八。



十九 【这段又名“大明朝丢官记录”】


隆庆辛未吉士宋儒者,险诈人也,熊敦朴者,有才而倨傲,两人积不能下。一日,诸吉士避雨朝房,守吏拒不纳,诸吉士格吏,吏走白太宰,太宰大愤,敦朴为人使气,众遂以欧吏尽归之敦朴。而儒无行义,旧为诸公所薄,及解馆,诸吉士以次授翰林、台省,儒得礼部,敦朴兵部,敦朴不能平,口语怏怏,儒以故郄思中之,尽籍其言。会有飞语敦朴欲论太宰,江陵召儒往,令以私问熊生有无论太宰状。儒谒敦朴,第谩语,不言所欲问而还,白相公云:「敦朴不独论太宰,且欲论相公。」因口占疏语数十。相公大愕,亟报太宰,驰过大司马,以相公指趣,使具疏劾之,疏成,夜叩禁门递入,旦日平明,相公入阁,票出,逐敦朴。居二日,有言敦朴枉者,相公召两人面折,则尽儒所为也。于是言官交章劾儒,儒亦补外。距两生授官方一月耳。

敦朴父南沙过者,有文名,己丑选吉士,亦授兵部,改礼部,为宗伯嵩所劾,外补,其后四十年,敦朴亦以吉士授部,为堂官所劾,若合符节,亦一奇也。

敦朴败时,南沙在京邸,太宰乃其同年,往慰南沙,且曰:「吉士之事,某殊不知,命下,为之骇汗。」南沙曰:「兄为太宰,有社稷之重,乃为一书生骇汗,何其不弘?」太宰大惭。


仆按:

刚中央党校毕业一个月就丢官,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刷新大明朝记录哇!

当时兵部尚书是大儿子坛子里2333,怪不得大司马这么听话上本【*明史:礼部主事宋儒与兵部主事熊敦朴不相能,诬敦朴欲劾居正,属尚书谭纶劾罢之。】

居正这一手太六了,自己上本自己票拟,一天之内直接下旨,说贬官就贬官。左手换右手,都不用别人的!

 @庶保令名李石麓 李太补充一个笑话:【改兵部,复左迁别驾,往辞江陵相公,相公曰:“公是我衙门内官,痛痒相关,此后仕途宜著意。”陆海曰:“老师恐未见痛。”江陵曰:“何以知之?”陆海曰:“王叔和《医诀》说:‘得有通则不痛,痛则不通。’”江陵大笑。】

所以这个笑话是关于痔疮的吗2333不忍直视好吗!!



二十 【走进大明(第一期)之翰院风云

隆庆戊辰五月,考选吉士,在金水桥南设几,北向,几上各贴姓名。一江左同年,几案当在日中,以为不便,顾见一江右同年,几案适在屧廊阴处,而身就他案闲谈,江左瞰其不在,遽走据其案,除其纸帖,以己姓名帖之。江右望见,极走还与争,江左据案不退,曰:「此吾案也。」相持久之,竟不能夺,江右但顾同事曰:「试看此作何解!」同年亦笑不能面质也。此事予亲见之。两君皆名士,同入馆选,列在词林,其后江右入相,江左官止史局。


仆按:大八卦了。考试抢座位!!

那么问题来了,江左江右,分别是谁?

隆庆二年庶吉,官至阁老,还有一个留在翰林院没有升迁。

下面,我们来参与走进大明(第一期),破解于慎行留下的千古谜团。


首先,隆庆二年这科当阁老的可疑人选:(按照入阁顺序)

王家屏 (1535年-1603年),字忠伯,号对南,谥文端,山西省大同人

赵志皋(1524年-1601年),字汝迈,号濲阳。浙江兰溪县人。

张位(1538年-1605年),字明成,号洪阳,江西南昌府新建县人。

陈于陛(1545年-1597年),字元忠,号玉垒,四川省顺庆府南充县人,

沈一贯(1531年-1617年),字肩吾,浙江鄞县人。其实是四明人。

朱赓(1535年-1608年),字少钦,号金庭,浙江绍兴府山阴县人。

于慎行(1545年-1608年),字无可,更字无垢,又字可远,号榖山,山东平阴东阿镇洪范村人


。。。太生猛了。。隆庆二年这科。。。七个阁老(一共才二十几个人)


江右。首先把浙江人划掉,赵志皋、沈一贯、朱赓去了。再把四川人、山西人去掉。于慎行也不可能。

不用想了,就是张位

那这位江左同僚又是谁呢?沉思.jpg【没有破案】




二十一 【走进大明(第二期)之翰院风云】

戊辰,馆中有盛名士,年方甚少,文采倾动一时。见一江北同年,颇相狎侮。一日,至江北几案,见异书一帙,展阅良久,辄袖之而去。江北亟呼取之,笑曰:「知兄无用此为也。」江北默然。其后少年官最不进,江北入相,以文行显。此亦足为少年轻傲者戒矣。

仆按:继续,走进大明(第二期)

江北是谁呢?往上划一下。

嗯,没错,就是王家屏。山西省大同府人


王家屏:想不到吧。


这位神童是谁呢?

经过一番仔细调查。破案了。

是李维桢,21选庶吉士,晚明文坛盟主,一生仕途不顺。

仕途不顺的原因,很简单啊,他是湖广人。(太岳隔空背锅)

湖广神童,又很得张居正的喜欢,然后你懂的。万历十年之后统统拉清单了。还替太岳上书鸣不平……最后官至南礼书。也是很惨了。



(五卷整理完)

其他:复习到一半摸会儿鱼。。。捂脸

评论(13)
热度(4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