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读书笔记《谷山笔麈》卷一二

*明朝-于慎行-笔记《谷山笔麈》

*随读随想,吐槽极多。

*于东阿是翰林大佬,后来担任礼部尚书,但因为乡试案同时得罪申时行和王锡爵,被按在外朝不得入内阁。于是干脆辞官回家。


宋高宗山陵,朝议以世祖为号,尤袤驳之,谓:光武以长沙王后,布衣崛起,不与哀、平相继,称祖无嫌;太上中兴,实继徽宗正统,以子代父,非光武比。乃称高宗。以子继父,不当称祖,诚万世断案,而嘉靖上成祖庙号,无以是告者,岂未深考与?抑知而不敢也?

仆按:解答了我一个疑惑,一直在想为啥南宋开国皇帝不称为祖,原来是这个缘故。顺带又黑了一把嘉靖皇帝把太宗改成成祖。想到一个笑话,朱元璋在地府里抽朱棣的脸:我让你成祖、让你成祖……我觉得朱棣应该暴打嘉靖……


古今规制大略相仿。自汉以来,奏事得请辄报曰「可」,即今之「是」也。江左诏书画「诺」,唐时画「闻」,即今之「知道」也,其称「奉圣旨」,则自宋然矣。

仆按:长知识,以前只知道秦嗨汉诺战国唯,原来明朝也是“唯唯诺诺”的


国朝文武大臣皆乘马,自景泰以后,三品文臣例许用轿,勋戚一品,惟年老宠优者方敢陈请,他不许也。

仆按:被很多电视剧骗了!明朝不是所有人都能坐轿子的。也就是必须是侍郎以上。


元时,宰相拜住言:「朝廷虽设起居注,所录皆臣下闻奏事目,上之言动,宜悉书之,以付史馆。」可见起居之废,肇自胜国,上下之隔久矣。观通鉴续编所记元人事实,与今实录规格不甚相远,以此知本朝实录,乃国初馆阁诸公沿袭元人之法而成,所以远不及古,良可慨也。

仆按:很有意思,因为起居注是翰林官值的,所以这个意思是,起居注和实录记载的侧重点不同


孝庙既生,顶上有数寸许无发,盖药所中也。

仆按:所以孝宗可能是秃顶?XDDD


一日,从二三同列入观西苑,见空地柱础台阶皆为瓦砾。问之,则隆庆改元,将世庙所建离宫大半拆毁故也。予怛然伤之,以为当时柄国之臣,轻损旧迹,非臣子之义。

仆按:西苑在嘉靖去世后就被废了,但于东阿认为,不论是非,一皆刊削,此非道也。确实如此啊,拆拆补补你当刷GDP啊。


隆庆中,阁学新郑高公拱正王金之狱,其议与此暗合,虽其指在于矛盾华亭,加以大罪,而其言则大体所关,不可易也。然赵氏绝成帝之祀,方士损世庙之名,于法又不可不诛。若直为君父隐过而不讨其贼,则世之可讳而不敢发,有甚于此者矣。


仆按:传闻王金献上丹药秘方,导致嘉靖死了。而高拱处理方士王金案,是很有政治手腕的。于东阿在这里把它和赵飞燕亡国联系在一起。按照道理,却实该诛,但是亲亲相隐,又要避讳。此间可见大臣之体。


上曰:「此在崇文街坊卖,银二三钱可买许多,何必用如许?」乃以银三钱,即买两盒以入。上曰:「此需百金耶?」

仆按:穆宗想吃驴肠,底下人报百金,穆宗戳穿西洋镜说,明明只要两三钱,何须百金。可见穆宗也蛮可爱的。


嘉靖初年大礼之议,至于发言盈庭,死者接踵,兹乃至两宫之礼,无一人词组者,可见士气人心日以委靡。

仆按:讨论两宫太后一并尊称的时候,张居正同意冯保这么做了,但是于东阿认为,这是不对的,当时小皇帝年轻,但凡张居正肯刚一下,说不定就不会违背礼法了。

但实际上,恐怕完全不是于东阿想的那样。尤其和大礼仪一比较,明显就是皇帝在进化,臣子也在进化。相同的套路不会上第二次当了。说白了这件事就是站队问题,“你是听朕的,还是听谁的?”看看谁站在朕这边而已。于是张居正表示:当然是站在你这里啦。

可见小皇帝虽然年幼,但这点政治手腕还是懂的。


十一

国朝家法极严,上诣两宫朝,皆设席座前,起居叩头,跽而受茶,迄不敢坐。实时内宴上座,上坐东阁,中宫坐西阁,每一奏酒,上自执爵,中宫持樽,长跽而献,仍各退入东西阁,再奏,又出,以至九奏,传两宫起,上与中宫仍跪请留。

仆按:长知识。这是大宴的九爵之礼啊。以及提到宴席上所奏的文章,都是翰林写的。2333翰林们真可怜,天天写贺表。


十二

甲戌,上一日御讲毕,语辅臣曰:「昨日禁中花盛开,侍母后赏宴甚欢。」盖指慈宁宫也。辅臣奏曰:「仁圣太后处多时寂寞,惟上念之。」

仆按:即万历二年,顺带吐槽天干地支的年号太难记了。应该是日讲。当时日讲官大约有申时行,于东阿应该在左近?但是辅臣肯定是指张居正。果然传闻张居正几乎每日都要参加皇帝的学习,是真的。


十三

上一日御文华殿,语辅臣曰:「先帝雅好珠玉,朕思此物,饥不可食,寒不可衣,好之何用?」居正等奏:「圣谕甚善。第恐有妃后时不免要用。」上曰:「亦不用也。」时圣龄十有一岁。

仆按:感慨一下万历也有不贪财好货的时候,╮(╯▽╰)╭……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日后你就知道珠玉的好了。

于慎行是因为修《穆宗实录》后被提拔为修撰然后值日讲的,《穆宗实录》正在万历二年书成,所以恐怕这些他都亲眼所见。


十四

一日,同二三讲臣入视,见窗下一几,几上设少许书籍,又一二玉盆,盆中养小金鱼寸许,上所玩弄也。西壁一几,几上笔砚无甚珍异,笔皆市中所买,上贴笔匠杨彦章名楮,皆折简,一如士人所用。其朴如此。

仆按:万历开始是真的贤君。哎。看得我想买金鱼。


十五

江陵相君柄政,上眷顾殊绝,古今无两。每日御讲筵,讲臣出就直庐,平漏,相君以侍书入,在文华后殿东偏张一小幄,相君、司礼侍立,造膝密语,于此见之,上顾相君有所欲语,正字即避走,出殿门,少刻,闻语止乃入。一日,江陵在直庐感病,上御文华后阁,亲调椒汤,使使赐之。又盛暑御讲,上先就相君立处,令内使摇扇殿角,试其凉暄;隆冬进讲,以毡一片铺丹地,上恐相君立处寒也。

仆按:万张一万吨大糖。我死了。说悄悄话要有人避开,相对促膝而坐。亲手调汤给人喝,妈蛋,我死于过甜。


十六【重磅炸弹!!】

一日,谓相君曰:「朕欲为先生书『太岳』二字。」相君曰:「主臣不敢。」上乃已。

仆按:我是谁我在哪里天呐啊啊啊啊!让我学土拨鼠叫…

我觉得万历已经偷偷练过了的,给太岳赐太岳,我的妈呀,这太甜了。


十七

丙子,殿读张公位及行补入讲幄。一日,上顾相君曰:「新讲官二人尚未赐与大字。」相君曰:「惟上乘暇挥洒。」

仆按:所以其实小皇帝写字,张太岳也没有骂他呀。2333

以及我上面算错了看来。于慎行是和张位一起,万历四年(丙子年)补入日讲官的。而万历二年的日讲官有:学士丁士美,宫坊何洛文、陈经邦、许国、学士申时行及翰撰王家屏也。后来陈经邦担任礼部尚书,许国、申时行入阁。


十八

万历丙子,内阁奏设起居之职,以日讲六人日直起居。

仆按:没错,确实是万历才开始恢复唐朝起居注的。


十九

丙子,上于宫中检得成祖四骏图以赐相君。四骏者,成祖用兵所乘也。相君为题跋奏之,上悦,赐金。已又检成祖驺虞手卷一幅赐相君,相君藏之内阁。

仆按:我大本命的东西到了我二本命手里吗?羡慕不来。话说万历怎么总是吧好东西给你家相爷啊。


二十

一日,讲官进讲论语,至「色,勃如也」,读作入声,主上读作「背」字,江陵从旁厉声曰:「当作『勃』字!」上为之悚然而惊,同列相顾失色。及考注释,读作去声者是也。盖宫中内侍伴读,俱依注释,不敢更易,而儒臣取平日顺口字面,以为无疑,不及详考,故反差耳。此一字不足深辨,独记江陵震主之威,有参乘之萌而不自觉也。

仆按:啧啧,赫赫有名的一段了。大家都忘了这字到底该念啥,但都记得太岳凶巴巴的样子。哎,此时祸根就埋下了看来。


二十一

内中因有传于上云:太后令冯珰向阁中取霍光传入览。上心以此大恨。再踰年,江陵遂死,冯逐而张族矣。此后,太后惮上威灵,不复有所谕,辅导诸臣,亦不敢极力匡维,而初政渐不克终矣。

仆按:啧啧。这里于东阿的看法,是张太岳小题大做。皇帝不过是喝醉了割了人头发。张太岳却替他把罪己诏都拟好了,又被太后这么一搅,直接惹怒皇帝。

我觉得他说的或许有道理,但更深入想想,张太岳会不知道如何和稀泥吗?这时候已经万历七年了,明显张太岳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但为什么他有更委婉的方法却不用?我推测原因很明显:他要推行自己的考成法和一条鞭法,必须让自己权威高于皇帝,所以他故意的,那小皇帝立威。这也是悲哀。


二十二

万历庚辰,文华殿西入内角门柱础,有「天下太平」四字,拭之不灭。江陵以为瑞也,请上临观。上见之不怿,曰:「此伪也。」因考宋史:绍兴十六年,庆州民家朽柱有文,曰:「天下太平」。秦桧大喜,乞付史馆,以饰和议之非。古今诈饰,往往暗合如此。然江陵倘曾考宋事,必不为此。

仆按:狂笑,于慎行吐槽说,太岳你书看的少。拍龙屁拍到了腿上吧。以及,真的是疯狂黑祥瑞啊。前面进献白燕,已经被吐槽了一顿,还说连冯保都骂你让你不要给小皇帝献这些没用的东西,玩物丧志。你好意思吗。

以及往深里想,祥瑞自古以来就是试探用的东西。所以这里太岳试探出了自己的答案吗?他知道皇帝对他的不满已经无法抑制了吗?



(一二卷整理完,其实精彩很多,大家自己去看啊)

   三·四卷见此

评论(15)
热度(4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