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7【棋魂|方绪X白川|ABO】

17 

 

 

      时光定段赛一结束,就让一好一坏两个消息砸晕了。一是沈一朗和他争最后一个出线名额落败,连带庆功宴也吃的不痛快。席上他差点对出言不逊的田敏则发火,可是等回到招待所,最难受的却是他自己。趁着醉意,时光本来想对沈一朗没脸没皮地撒个娇求和,却被对方冰冷地推开了。隔了那么多天,这事儿时光一回忆起来,还是觉得丢脸。

     “这世界上,本来就是赢了才能有一切,”他说,“褚嬴,你说对不对?”

     褚嬴眼睁睁看自家孩子难过了这么多天,心肠何忍,主动宽慰他道:“小光,别瞎想,专心骑车,你要撞树了哎!”

     早知他内心敏感的性格,定段赛中就不该加那些刺激,褚嬴反思自觉也有错。小时候拿冠军,就看不得陌生的对手大哭,何况眼下是他交到最知心的朋友之一。赤子冰心下棋是好,有时候反坏事儿。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疙瘩能解开。

     可惜,人际关系非棋圣所长,否则,他也不至于沦落至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了。

     两人怏怏相伴,时光忽然慌忙单手把着自行车龙头,一手捂嘴说:“你别难过了,我不想在自行车上吐。”

     却听褚嬴声音从空中传来说:“小光,那我想一人静静,”呜呜地哽咽一阵,竟消失了。

     时光憋了会儿气,最终叹了出来。

 

     这另一件事儿,就是白川了。时光抬头,转着自行车把手,拐进了眼前挂着青少年宫铜牌的门里。几家欢喜几家愁啊!他真没想到三个月不见,白川老师居然有了恋人。虽然AB恋不那么常见,但不走寻常路的地下秘密恋情惨遭无良媒体曝光,这类新闻,还是很博叛逆期少年们的唏嘘共情的,何况对方还是鼎鼎大名的棋坛风流Alpha。

     光是弈江湖道场里,就已经传过三个版本了,比大老师的身世还夸张,时光这才发现,他同学里有一半都是白川那儿上的启蒙课。

 

     正想着,他转过走廊,迎面就看到一人正从办公室里出来。

     “俞亮?!”

     时光脸上的笑就僵硬了片刻,一瞬间想起电梯边上岳智挑拨离间的那些话。

     俞亮猝不及防见到他,不由愣在原地,眉毛一掀:“时光,你怎么来了?”

     时光从他皱起眉目里,兀自读出惊异。

     “你能来我不能来?”他反问,一阵气哼哼地,想:你这是不欢迎我啊。他又偷看着俞亮变幻的神色,暗暗揣测着:按理说,他赢了岳智,那就是俞亮承认的对手。也不知道这人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你之前发给我的短信,你还记得吗?”俞亮却没头没脑问。

     “哪条?”

     “就是问白老师和方绪师兄的关系,”俞亮说,害得他差点闯了大祸。却见时光没来由紧张地长出了一口气,哦了声。俞亮暗觉奇怪,但是话到嘴边就变了:“你以后,不要随便问别人这种事儿。”

     “我也就问你啊!”时光一恼,嘴都嘟起来了,“俞亮你什么意思?”

     俞亮正色道:“这会引发别人的误会。你就算知道了白川老师是Omega,也不要到处乱讲。”

     时光瞪圆了眼睛:“什么?”

 

 

     一脸浑浑沌沌地敲门进来的时候,时光看见白川在把玩台子上两个崭新的红色俄罗斯套娃。“哟,真好看。”他忍不住出口夸道,却努力克制着表情,用种发现新大陆的目光,又带点怕被发现的克制,悄悄端详着白川。

     他满脑子还是俞亮那句“白川老师是Omega”……门口俞亮低声又无奈地劝导了一阵,还想拉着他长篇大论、嘱咐一番对O的性别尊重之类,但是时光真没听进去多少。眼下,他内心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大一个Beta老师,就变成了Omega呢?

     白川抬头道:“时光啊,坐。”他的脸上很红润,气色很好,随手就把俞亮送来的摆件放到一旁。只见时光提着满满一大袋芸豆搁在了台子上,说是“谢师礼”。

     ——没有白川就没有方绪的推荐信,没有推荐信就没有机会进道场,没有道场就没有他的现在。算下来这都是白川的功劳。时光很想抱抱他的Omega老师,天知道这么多年他经历了什么。

     白川打开袋子,抓了把芸豆在手里,听时光信口胡诌着芸豆煲汤熬粥、养颜养生之类的话。到现在为止,白川已经收过各种稀奇古怪的新年礼物了,有送小沙漏、新日历和扇面画的,连温莎都寄给他一套按摩中心充值消费卡。

     方绪则送了点玫瑰精油,白川有理由怀疑那粉色包装怎么看都是夜间使用的——总之是不怀好心。

 

     “来,这是⽼师给你的。”他从边上拿来个准备好的袋子,递过去套《高阶死活题》。

     这是昨晚他逛书店时候买的。他语重心长地嘱咐道:“定上段只是你迈出去的第⼀步,学⽆止境,等你拿了职业冠军,老师再送你一套现代围棋大全——”

     时光听见“职业”焉了点儿,忍不住和他抱怨起来最新遭遇的困境。像是在白川面前,他才能放下负担,噼里啪啦把那些烦恼统统倾诉出来。

     大半个月了,还没有职业队来签约,他有几分难过地问:“⼩组第六就这么差吗? ”。就像个委屈的孩子在撒娇。白川安慰了几句,又道:“不要胡思乱想,你的成长我是看在眼里的。哪有人一年冲段就成功的,你都快成传奇了。”

     “真的吗?”时光期盼地问。

     白川见他这反应,笑了下摸了摸他的头:“我在课上还拿你做例子呢。不过,你现在是职业棋手了,需要跟人多多交流。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参加林厉老师的研讨会。”

     “林厉老师?”时光闻言愣了下,神奇地反问道,“白老师,你怎么知道的?” 洪河昨天才邀请过他。

     “我是林老师的学生。”白川显然理解错了他的意思,反而解释了自己提携学生的动机:“老师他一向喜欢指点后辈,看到你一定喜欢。回头啊,我把地址给你……”

     “那您认识洪河吗?”却听时光直截了当问,“他是我一个道场的好朋友。”

     “哦,你们认识?”

     白川不由稀奇了分。这次定段赛后,林厉喜滋滋地收了个新徒弟,上周把他正式介绍给了他们,是个高大活络又挺热心肠的年轻小伙子,他们都挺喜欢这个小师弟的。不过啊,怎么时光和所有人都认识?他暗自想着。

 

     “何止认识,我和洪河一起住呢——”时光说完,又想起签队的事儿,生出愁肠百结。但是,白川已经帮他太多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去请求他。

     说起来,之前考道场时候,白川居然帮他请到方绪九段当推荐人,这个恩情他还没还呢。洪河一直说他迟钝,看来是真没错。那时候他居然以为是白川通过其他人来帮忙,现在看来,就很有意思了……

     不会从那时候,他们就暗中好上了吧……

     想到方绪,时光就念起门口遇到的俞亮,哼了声,也不知道他最后那句“以后会常见,不要再这么不上心”,是什么意思。是赛场上吗?

 

 

 

     “怎么了?”方绪从《天下围棋》杂志边抬起头问,看见白川挂了电话,站在几排巨大的鱼缸间。搁在鱼缸中“咕咕”作响的黑色氧气泵冒着泡,红莲灯鱼、荷兰凤凰、孔雀鱼等,分门别类得在各自玻璃缸的水草间,恣意得游来游去。

     下班后,他就陪白川来花鸟市场边上的这家店里买点新鱼苗。方绪对养鱼一窍不通,但不妨碍他在边上捣乱,又说起养鱼“三天换次水”的笑话。这个店老板也认识白川,乐滋滋递给他们一份杂志,总算让他安静了。

     方绪就坐在售卖的一把渔夫折叠椅上,看看里面刊登的高昌镐对曹哲瀚的最新棋谱,还有一份粉色气息的特别报道《双璧联合,中韩第一对围棋夫妻婚礼》——公布了4月17日即将在汉城举行的权孝真和乐亮的结婚喜讯,并邀请了俞晓暘、曹明勋等中韩一辈的棋界前辈前往观礼。

     他的指尖在印刷品上粉色的梦幻丝带的标题上打了个转儿,忽然看向白川,他正一脸苦恼。

     “就是许厚给我回一个电话。”白川回答着他,侧过头指着身边一个玻璃钢里的红绿灯鱼对老板说,“这几条给我来一些。”

     他忽然想到:方绪那儿不是有只职业队吗?不由转头望去,只见方绪合起杂志,站到了身边,揽住了他的肩膀。他身上传来股温柔的气味。

     方绪满肚子都是围棋夫妻“结婚”的事儿,像有只粉色的蝴蝶在心间飞舞,忍不住畅想起那一天白川是配蓝领带好看还是红领带。

     或者,他适合白西装吗?

     “方绪,我问你啊……”冷不防被白川喊回神,方绪眨了下眼,却见他又迟疑了片刻。

     毕竟,白川已经说了那么多回“不管围达的事儿”,总不能这时候食言自肥,于是,他又把话语又咽了回去问:“……你们队最近不是有一场重磅级的比赛?”

     “啊,是,”方绪说,掩饰自己方才的胡思乱想,手指点着身边玻璃里的一条黄黑条纹的小丑鱼,“我看这条不错……我打听了,对面还挺厉害的,胜率很高,到现在也只输过三场。”

 

     围乙打到最后几轮,战斗已趋紧白热化。

     贵云酒业和围达GC的积分咬得很近,却提前撞上了。就看马上举行的对战中,谁赢谁输,网上已经沸沸扬扬关注起来。如果围达赢了,那就是板上钉钉,冲甲稳了。但如果输了……就可能还得再拿几盘,积分上也会有点危险。但最关键的,却是对士气的损害。

     “那你不上点心。”白川不由担忧起来。

     “哎,知道,我盯着他们呢。”方绪说,“不过就是客观来说,咱们队里实力还有不足之处。”他也承认了这个问题。他准备签几个新人来。

 

     不知不觉,围达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白川提着塑料水袋里装的几条孔雀鱼,还有方绪看中的那条小丑鱼,把他们放入家中的鱼缸,看见对面方绪蓝莹莹的脸庞,笑着对他说:“师兄,你看他们相处的多好啊。”

     或许,是时候正视围达的实力了。

     这是他亲手选拔带出的队伍,白川不可能没有感情,就像时光七年前给他拿回第一个冠军,他的学生本身也是他延续的一部分。

     教育事业意味着默默无闻,现在培训机构里都是业余五段的老师,哪里会有职业五段的棋手纡尊降贵,去负责青少年启蒙。方绪恼过他,杨海也不赞同,林厉也劝过,师门朋友都有各式各样的说法……就像是个“北大的学生去养猪”,方绪这比喻够难听,但确实生动形象。

     但从白川的心底,他就是觉得,在七年前被韩国压的喘不过气来的中国棋坛,望着那片“失败、又失败”的隆冬阴云……他觉得,争胜,不光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也在未来。

     那双稚嫩的手放下围棋子的时候,当一个个孩子从吃子打劫学到争地,学到布局定式,然后进军道场的时候……他忽然明白“引路人”是有意义的。他的启蒙老师在《超越自我》一书里,曾经为中国围棋惨败日本而痛心疾首。但白川却希望他也能透过那些清澈的眼睛,听见那些哗哗的耳边潮声。

     在未来——

     他在心底发过誓,总有一天,他会发掘出更多有天赋的苗子,哪怕不是教出一个世界冠军,只是让更多人喜爱围棋,那便完成了他的意义。

 

 

     不过,方绪好像一直不算很关照时光。他还吐槽过白川的教育理念,振振有词地说“有教无类”,那也是在“孔子收了好多腊肉束修当学费”的前提下。白川懒得理会他强词夺理,但是到了夜里看电视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不住:“围达GC最近是不是要召新人了?”

     方绪挑着眉毛往过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最近定段赛,有了好多新初段——”

     “你不会也是替时光来问的吧?”方绪忽然猜道,只见白川一脸被说中了的震惊模样。

     他不由一乐,眼睛一转道:“有意思。小亮前几天也哭着喊着要我签时光。”他凑来压低声音问,“他就这么大魔力,让你们都当说客啊?”

     “你别又看走眼了。”白川努力后仰着,摆脱他的气息辩解道,“我只是说一说,不干涉你。”显然指的是他放跑俞亮的前车之鉴。

     方绪笑出了声,靠倒在他的胸口道:“我发现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不高啊,都不如一个十六岁的小孩。”

     “去,吃什么飞醋。”白川推开他的脑袋,摁了下手里的遥控器换了个台。

 

 

     电脑之前,白川想起孙讶木私下里一直给他传递的围乙联赛积分记录表。从俞亮加入后就一直维持着连胜,如果照这个势头下去,围乙联赛的22支队伍里,围达GC冲到最前没有问题,甚至可能夺冠。但是,偏偏却提前遇到了强劲的敌人贵云酒业。

     遇强则强,这是强者的自信与风采。但是围达也有弱点:它是一支新生的力量,他的根基还不稳,甚至很多局中,对手是为他们势头先声所夺。

     白川翻着那些棋谱的时候,也在围达网论坛版块的博客上做批注,他的博客叫“寸心海纳”,认证是职业五段。

      “三天后的龙争虎斗,您看好哪一边?” 有人问。

     “围达。”白川敲下两个字的回复,犹豫片刻,发送了出去,看着签名栏写着「方寸之心,如海之纳百川也」。

     一切像熬过了艰苦冬天,终于融化了冰雪,迎来了春日的灿烂朝阳。方绪以最直接的方式证明了:坚持是有意义的。但这样新生的胜利很危险,就像悬崖上的铁索桥。白川能看见他笑容背后,潜藏的那些阴影。

     他怕输。

     他们已经不年轻了,不像少年人,跌倒在歧途还能爬起来。他不敢想象这胜利,一旦夭折,带来的打击会样巨大。

     方绪亲手给他们带来了希望,他对采访里,反复提到的围棋年轻一代“新的浪潮”。而白川等人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坚定不移地相信他,把他也视作信仰。

 

 

 

     周三下午,林厉九段家里又久违地热闹起来。

     洪河这回拖着时光一起带来了,介绍给了他的几位师兄。孙讶木乐呵呵道:“时光吧,白师兄和我们说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和那个俞亮一样,一年冲段成功,好样的!”

      “这可对了,咱们这位可是俞亮克星呐!” 洪河笑着一推他手肘,毫无压力地卖队友。

     时光脸上一红,但拗不过几人惊奇“哇哦”和八卦的眼神,只好顺着好兄弟的话语说:“我一定会打败俞亮的。”

     和白川一起刚从书房走来的林厉听到这句话,顿时在几人背后道:“好!”时光让他吓了一跳,脸腾得红了。兵荒马乱一阵,各自找位置坐下后,却听他说:

     “下棋就要有争之心。不然还没下呢,就输了,对不对?不要怕输,输了一盘,就十盘赢回来。”

 

     林厉让白川和孙讶木摆出的是前几天曹哲瀚和“石佛”高昌镐的三番棋对局,曹哲瀚人送外号“曹折镐”,从去年到今年2月,一对上高昌镐,就能让他折戟,二人战绩是10胜4负,赵冰封直吐槽是“曹毒”!

     时光很少看韩国棋手的棋,眼下在热闹的讨论氛围里,不知不觉沉浸起来。他要从前辈身上学到的太多了。

     韩国流又叫死缠流,一分一地、一寸一尺都要争,争得昏天黑地,绝不求饶。这或许是褚嬴说的,他所缺乏的东西,是一种千磨万砺而出、成熟无畏的心态。

     他转过头去悄悄看了眼一样认真沉浸于学习中的南梁棋圣,忽然微笑了下,想:这样的感觉真好。

 

     讨论完对局后,林厉打发了洪河时光去花园里帮林灿干活。支走了两个未成年,他对剩下几人说:“好了,说完正事儿,也有点其他话题我们聊聊,”他忽然看向白川:“你和那方绪怎么回事?”

     “老师,”白川有点尴尬,“您也听说了?”他脸上止不住热了,这几天确实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只是他还没对师门坦白。白川不自在地转头张望了下,就看见边上的孙讶木、祝都几个师弟在偷笑:“我小时候和他一起拜过陈道做启蒙老师,不过那太早了。”

     白川努力想岔开话题,但显然林厉几人没有被轻松打岔掉。

     “咳,老师,反正方绪也被驱逐出俞晓旸门外了。”孙讶木来打圆场道,一张脸上却笑得像朵花儿似的,“师兄这也不算是暗通俞门。”

      “要我说大师兄好样的。” 祝都连忙跟上,开始表演二人相声,“对敌人,就要分而化之,川哥厉害啊。”几人听了顿时嘻嘻哈哈起来,白川让他们没正经地一顿调侃,恨不能钻下地里去。

     “都给我正经!”林厉重重咳了声,扇子在桌子上竖起来。

     几人顿时控制住表情,纷纷故作严肃起来,竖起了耳朵。

     “我呢也不是反对,”林厉坐着说,“处对象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就是我听说这个方绪的风评不怎么好。白川,你要当心点啊。”

     “我心里有数,老师。”白川连忙对着他指过来的扇子,点了点头。

     “有数还不够,”林厉却诶了声,颇为语重心长地教导道,“这情场如战场。你得有术。战术的术。白川啊,师徒这么多年,实话说,我一直拿你当我亲儿子,要真有什么委屈……我看孙讶木应该懂很多,你问他支招。”

     “老师!不带您这样卖徒弟的,我哪有方绪段位高啊?”孙讶木顿时叫起来,大家哄堂大笑,他就是个活宝,绰号叫孙悟空。“……不过啊,到时候师兄一通电话,我保证叫几个人把他套麻袋里,嘿嘿……”

     “得了吧你,看你猴似的。”林厉嫌了句。“这一轮名人战预选赛又要开始了,你们给我收收心!”





---


稍微注解一下:

1.2005年4月17日,汉城举行的婚礼是韩国女棋手权孝贞和中国棋手岳亮的

2.高昌镐 = 李昌镐(和高永夏一起改姓了)

   曹哲瀚 = 崔哲瀚(和曹明勋一起改姓了)

3.《超越自我》是陈祖德老师的书,化用为陈道,我私设他是白川绪哥的启蒙老师

……搜资料太痛苦了……



生病了昨天没更,QAQ

求个评论~


#下一章和本章的主题都是“信仰”#

 


评论(51)
热度(76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