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8【棋魂|方绪X白川|ABO】

18



      “最近是不是要打名人战预选赛了?”

      周思远和许宁生一走进会议室练棋大厅,边说着,打开大灯。却看见俞亮已经坐在了窗边台桌前,就着洒落的晨光,认真得看着一盘棋。“哟,俞亮,怎么来这么早啊?”

俞亮抬起头,打招呼道:“早。”他正看着最新出的2005年LP杯中父亲俞晓旸对高昌镐的棋谱。

      上一轮俞亮参加的头衔战里,棋圣战中他输给了方绪,止步于八强,今年的名人战是他第一次报名参加。其实,作为一个新初段能打进八强,去年的俞亮就已经是教人侧目。今年围乙联赛中连胜的记录,更是让人惊艳,棋坛上还有些人猜测,他会不会突破“石佛”创下的连胜24场记录。

      周思远和他寒暄几句,笑着说道:“听说绪哥最近状态也在回升。俞亮,你们师兄弟可别提前遇上了。”

      俞亮微笑了下,却带着股凛然的锐意:“遇到师兄,我也不会留手,我会全⼒应战的。”

      就和当年初出茅庐与赵冰封对阵时一样,他俊秀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稚嫩。

      方绪正好一手提着他的包和大衣走进来,插嘴问道:“哟,什么全⼒应战啊?”周思远瞥了窗边的俞亮一眼,笑着道:“我们在说名人头衔战的事儿。俞老师的名人头衔已经十三连霸了,不知道今年能不能卫冕啊。”

      俞亮的眼神越过人群看去,见方绪脸上笑容微敛,几分郑重道:“这个嘛,多说无益,还是盘上见真招。小亮,思远,你们也要加油啊!明天的围乙,拿出我们围达的水平来。”

       “好。”几人纷纷一点头。

 

      方绪又笑着叮嘱了几句。但走进了办公室,他脸上笑容就收了。

      最近参加的几个国内赛事,结果都不错,农心拉面杯和天元战都打进了半决赛。中韩围棋对抗赛打进了第四轮,最后惜败于曹哲瀚。他正竭尽全力得,向那些抱着质疑的人证明,他能当好一个棋手的同时,还能做好事业。但是在心底,他知道他有个埋藏的心结并没有解开,而在缓缓得拉扯着心脏。

      他坐到沙发边,摸了摸那本桑原的《围棋发阳论》。其实,自打那次惨败之后,俞晓旸已经分析给他过了,他的状态下滑不完全是棋力的缘故,倒不如说是心态进了个死循环——越输棋,越变得不愿意去争。

      但是棋道,本乃是争之道。不求胜,便是一败涂地。

      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一流棋士之间棋力之差是微不足道的,胜负的关键,通常无可避免地有偶然因素的参杂,取决于精神上的修养,也就是所谓的状态。

      他从十三岁打到二十二岁的升段赛,每年的一场都没输过,太顺了,像是神明附体,给他一路开绿灯。于是,那些中国棋坛所寄予的厚望,就像滚雪球越积越大,变作灰色沉积岩石层层压在身上,最后要么用失望把他压垮,或者是他破却负重,破茧腾飞。

      这块西西弗斯的石头压在他心上已经八年了。八年——他想,就因为没拿到冠军、没拿到头衔,他饱受质疑和讽刺。八年里他并非如外界猜测的那样不务正业,留恋酒局、应酬而在花天酒地里麻醉自我。实际上,他没有一天、没有一刻不是在想着下棋。开车的途中、望着江面抽烟发呆的片刻、深夜睡前盯着的天花板,空气里总会浮现出一道妙手或棋局,默复盘是他们这行最基本的技能。而他有多爱围棋,就有多痛恨围棋,因为它们变成了血管里的一部分——他甚至摆脱不了它。

      输的时候太难受了,赢的时候又像乘着掌声变作飞鸟,翱翔于世界。

      如果爱是一种毒瘾,莅临峰顶的荣耀又只属于一两个人。那他有什么理由站在这根独木桥边说放弃?胜利的滋味本就足以让人成瘾,何况,中国一共才只有二十七个九段,四五百个职业棋手。围棋的棋盘太小了,尺寸方圆而已,却装满了密密匝匝的世界。荣耀、胜利、痛苦、未来,让他无路可逃。

      方绪攥起左手拳头,坐在沙发边,拾起黑色的棋子,“啪”一声落在右上角星位处——

      只可迎战而上。

 

 

 

 

      老牌劲旅之所以被称为老牌,是有理由的。稳字怎么写?蹂谷聚也,不急不稳啊……这盘除了一台下的还行,勉强胜三目半,其余三个发挥也太差了……是啊,围达的短暂神话是时候被终结了。

      白川从电脑前转开头,捏了捏鼻梁,拿起玻璃水壶旋开盖子,喝了一口凉茶。手表上的时间告诉他马上又要上课了,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还是忍不住,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给了方绪。

      对面很安静,听上去不像在赛场。但是,他手边电脑上的围达的论坛上已经炸锅了,白川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些忽然钻出的冷嘲热讽上移开。他们就像是鼹鼠,之前一直被胜利的战绩压着蠢蠢欲动,眼下终于找到机会破土而出。

       “方绪,我看了你们今天的比赛。”

       “师兄……”

       “你的压力不要太大。”白川抿唇说,他看了眼窗帘外头午后的阳光,微微眯起眼睛,“也别让那几个队员压力太大。输了一场,围达的积分还是前三,照样能冲甲。你当领队的,带头调整好心理。晚上我给你煮排骨雪藕汤吃。”

       “我想吃丁莲芳的千张包。”方绪顿了下,压低了声音说。

       “好,我去上课了。”白川无声一笑,挂了电话,拿起衣服走出办公室,看见几个小孩从跟前飞奔进教室,差点撞到他。他走进中级班,先说起了刚公布的新苗杯的预选赛名单。只见池乐亮晶晶的眼睛,聚精会神看着他。上课时候他却有点心不在焉,像是胃里有些打结,忍不住摸了下肚子,下课中间休息时候,又溜回办公室,吃了颗胃药。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大概是墨菲定律。但偏偏围棋赛场上是用实力和成绩说话的。输了,就是无话可说。

      本身贵云酒业就是从围甲上一轮掉下来的强队,这次又签了个韩国的棋手做外援。招式打法一换新,围达对战的几个人就乱了手脚。最后,只有俞亮一个人下到官子赢了,其余三个都被逼得是中盘认输。但乙级联赛毕竟是团体赛,一人的输赢并没有用。

 

      俞亮陪着周思远几个人站在会议室里,就像四只小鸡似的低着头。方绪仿佛能看见一股阴云笼罩在上空,把本就黑白冷淡装饰风格的衬托得更惨淡了些,简直像西伯利亚古拉格里的空气。他点了支烟,看见俞亮微微躲了下烟味。进来后他就已经关上了会议室的门,也没人敢来打扰。

      且不说方绪本身就是个争议人物,光从贵云酒业经理人的得意脸上,他也能知道今天一结束,舆论风向又会变成什么样——朝前不朝后,人说白了,都是这样。

       “绪哥,对不起。”周思远带着他们说。

       “你们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方绪勉强笑着,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说:“都坐。胜败乃兵家常事!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话不要去听,都是事后诸葛亮。现在就在这里给我复盘,各自检讨一下。但是我说清楚,下一次,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明白没有?”

       “是,绪哥,我们都懂的。”周思远几人看上去更内疚了。他们拉开椅子,各自坐在会议室的棋边边上,方绪陪他们复盘到了晚上六点。过程中,就明显注意到了几人的优缺点。

      周思远性格沉稳,序盘的布局阶段较为平稳,但在第42手粘出现方向错误,结果让黑棋在中央和右路形成厚势。

      许宁是队里唯一的小胖子,性子细腻,惯下慢棋,中盘战斗中误入那位韩国棋手的陷阱,先打入了右下白空,结果就遭到猛攻。

      棋如人,人如棋,正是如此。

 

 

      而俞亮……方绪的目光转了一圈,落到他师弟的脸上。俞亮就像方绪看到过剔透的玲珑玉棋子。或许是打小师承俞晓旸,之后又在韩国棋院打磨六年的缘故,他的风格被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既有毫不犹豫的锋利和尖锐,但也有大师门下的飘逸优美。

      如果说棋盘是战场,那俞亮就把他的利刃步步紧逼得架在敌手的脖颈上,但却又没放弃出手时大局的美感。方绪几次三番劝过他别太早追求中和之道,那是吴清源级别的大宗师追求的,眼下不该好高骛远,从而顾此失彼,反而被人利用。

      但是俞亮却说:“我知道,师兄,但我不想放弃。”

      方绪知道他会这么说,他太了解俞亮了,有时候说是自信,倒不如说是偏执。但在围棋这一行,从来就只有偏执狂才能赢。

 

 

 

       “围达确实应该补充点新鲜血液了。”方绪站在阳台里,夹着支烟对白川说,看他把洗衣机里甩干的衣服晾在晾衣架上。

       “你抽烟离这远点儿,去客厅里。”白川赶了他一下,免得烟味沾染在衣服上。方绪把烟头掐进一个水杯里。白川瞥了他眼,把手里的衬衫的衣架挂上栏杆,道:“方绪,你也别太消沉。加上这一场,我们一共也就输了三场。冲甲还有机会。”

       “我知道,师兄。”方绪低着头说,没注意到他说的是“我们。”

       “哎我说,你给我支棱点儿,堂堂男子汉,别一副垂头丧脑的样子。”

       “我知道,”方绪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来,扑哧一笑,“我就是心里有那么点不痛快。”

       “得了吧,我看你是赢多了,偶尔一回受挫就玻璃心发作了。”白川一嗤。“早受点挫也好,这论抗压素质,我比你有经验的多。”

      他的棋路比方绪可坎坷多了,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方绪大天才,火箭附体。白川打到二十二岁职业五段后,大大小小的比赛不知道输过多少回。去教书,也有一部分是看淡了输赢的缘故。这心态一不合适,下一秒,人就彻底不在赛场上了。

      他摇了摇头,把空脸盆放回洗衣机上,走进客厅,正好听见电视上在回放赵本山的小品:“男人哪能遇到点坎坷,要死要活的?”

 

      方绪跟着他走进来,站在他身边靠着墙,忽然说:

       “师兄,我决定了,明天我就去把合同给时光。”

       “怎么态度转变这么快啊?之前还不情不愿的。”白川挑起眉毛。

       “哎,这不是发现,听你的总没错啊,白老师……以后家里,都听老师您的。”

      白川不理会他的戏谑,反道:“你这话我可先录下来。”

       “那……时光我也答应签了,冲甲眼看也要成功了,我可不可以提前要个奖励?”方绪忽然凑过头来问。白川脸一热,忍不住看向落地窗帘上的倒影,只见他渐渐靠近,接着双手轻柔搬住了他的肩膀。气息温热得落在脸庞上:“我可不可以请你也回到围达?”

      白川的脸忽然腾得全红了。整个人在原地像是冒起了沸腾的泡泡,和厨房煮锅里的排骨雪藕一样也熟了。

 

 

 

 

       “方老师,”时光一紧张就会忍不住鼓着脸,咖啡厅里穿着红蓝运动服的他显得更像条可爱的河豚鱼了,就差脑袋上冒出烟。

       “不用喊我方老师,你就和小亮一样,叫我师兄好了。”方绪笑着道,他想起白川似乎和时光关系不错,念了句爱屋及乌,不由更热切了些。“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

       “都考虑好了,师兄,谢谢你对我的认可。”

      方绪微笑了下,暗想他们师生俩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之前他刚把一份合同交给白川,他也说要考虑考虑。方绪暗笑这又不是婚前协议,还考虑什么,他给白川的可是股份转让合同,含着28%股权,那样白川回来就算是大股东了。不过时光犹豫的倒不算久,至少今天就松口了,小脸上的笑容就像一只快乐的蜂鸟。

      他关注时光已经很久了,但是就和所有人一样,这孩子身上也有各种各样缺点。方绪可以说在他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一些影子,一样的太有主见。但时光又像个谜团,八年前他有多惊才绝艳,两年前就有多令人失望。方绪不喜欢藏着太多秘密的人,尽管他很喜欢解密这件事。

       “先不说认可。如果你和小亮在一个队,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吧?”

      时光一愣,打开合同的手慢了些:“师兄是什么意思?”

       “我就直说吧,“方绪把钢笔递给他,看见时光眨着黑亮的眼睛,望过来。 “我已经签了穆青春。你们都是新初段,水平高下也很清楚。既然是队友,日后你和小亮他们就无法在同一个比赛里同台对战,甚至能否上场也不一定,这是坏处。围达的一台,只有一个。哪怕以后,你和俞亮一样强,我也变不出两个一台给你们。”

      方绪开玩笑得打个比方,摊开了手,“当然说句心里话吧。你如果只顾着追逐他,把他当目标,那你会永远得慢他一步的。”

       “你是什么意思?”飘在空气里的褚嬴生气了,“你凭什么说,小光会永远慢他一步?”

      二台、三台都没关系,时光在心底说,他很珍惜这个机会,甚至有点不顾一切地抓住救命稻草:“没事,不上场也没关系。”

       “目前我确实不可能让你直接上场。”方绪说,一些话必须先交代清楚。就见时光点点头,拔出钢笔盖。“我会先安排你在队里当陪练。实话说,我觉得你还有一个更大的作用。就是当好起爆剂……”

       “什么叫起爆剂?”时光干巴巴得问,他突然觉得胃里有点冷,有点想干呕。

       “就是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

 


---

要揍揍绪哥/编剧/导演,别打我——


以及,白老师误会啦!哈哈哈哈哈哈


绪啊,这次是真的回家要跪搓衣板了



吐槽一下。我和人讨论到,方绪在电视剧里签丢小光的对话显得像智商下线了似的,所以试着铺垫了下。但还是一样很惨烈,由此可见这种车祸剧情本身就是坑爹啊。。。其实让时光去另一只队挺合理的。

接下来我要放飞了,不一定完全按照剧来了。不过虐绪哥是必然的,当我圆梦=补充完他们幕后的故事吧~

我发现了,我欠了好多番外,这文快成非典型ABO了,等写完了补几顿大餐

评论(48)
热度(653)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