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爱情不是魔法【方绪X白川】

#30岁魔法师梗,卡文了,来发小甜饼吧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生活,就是巨大的荒芜,偶尔夹杂在少许荒唐的闹剧间。

7月2日,是白川的29岁364天。他如往常一样早起后给自己磨了点豆浆,接着换上西装领带,出门去担任新一赛季围甲比赛的裁判。

自打和方绪的围达队一拍两散后,他又恢复了少年宫——家——围棋比赛裁判桌的枯燥人生。

他是有听说过他们冲甲成功,正高歌猛进,但这些,和他这个前任教练有什么关系?

公交车里的空调开的正冷,白川看过对阵表,今天遇不上方绪。他们的比赛在明天。

至于明天,再随便找个理由,换去另一个战队的区域避开就行了。

不对视、不搭话、不主动。这三步策略,是白川总结对方绪的最佳应对。

 

但他没料到,上天在他30岁生日的早晨,会给他送来一出天大的惊喜。

 

 

2

白川今天起晚了,不巧赶上了早高峰。早上起来,打开手机,依旧是寥寥几条短信,来自母亲、老师和同门师弟们的“生日快乐”祝福。

“又长了一岁,”他想,而立之年,却仍旧一事无成。

正在排队上公交功夫,身后的人忽然贴得他紧了些,白川好似听见耳边忽然传来“挤不挤得上啊”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只见那个男的莫名其妙看了他眼。

“看我干什么?”又是那个声音飘在耳畔。但是白川很清楚,没人开口。

或许是幻觉,他想。挤上了车,一个中学生忽然把手碰到了他的手边,“作业做不完啊”。

白川盯着他紧闭的唇,忽然一股恐慌浮上心头。

“什么傻X老板。”

“他为什么不回我电话……”

“完了要迟到了……”

白川赶在公交车到了下一站停稳的第一秒,像吓疯了似得大声喊道:“下车。”接着疯狂得挤出了人群,耳边又听到一阵“干嘛踩我、有什么毛病”,之类的抱怨。

 

他惊魂未定的看了眼离去的公交车,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烧了?

不应该啊……

正想着,看见一辆空着的出租车路过,白川连忙招手。再不抓紧时间,比赛就要迟到了。

 

3

围甲举办的绿地酒店门口,白川一下车,就看见熟人许厚五段冲自己打了招呼。“白老师。”

他下意识微笑着伸手握去,却听见接触的刹那,许厚的心声响起了:“今天好热……”

白川吓得迅速甩掉了他的手。

许厚:“?”

他慌忙扯谎道:“静电,静电……”

二人尴尬一笑,往酒店大堂的电梯走去。路上许厚抱怨说:“时光他今天又没来。白老师,你要不要上门劝劝他……”

“我前天也去过了。这样,我再去一趟。”白川也知道时光最近像是遇到些魔怔了,突然喊着不下棋。

正等电梯功夫,白川忽然听见一阵人声走来,他转过去,居然是他目前为止,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眼前。

 

方绪九段,人间宠儿,几天前刚拿了名人头衔。英俊潇洒得穿着件条纹衬衫,麾下还有只风头正劲的围棋队。

 

和白川没有一丁点共同的人生之处,除了小时候拜的一个启蒙老师学过棋,还有性别之外。

 

“许厚,白川……”方绪似乎想叫他师兄,忍住了,彬彬有礼地笑了笑。

白川相当客套的笑了下,就转头看向他身后跟着的其他队员。丝毫没有伸出握手的想法。

“电梯来了,要不要一起上?”许厚问。

在白川能找到理由拒绝之前,方绪说:“好。”

 

他暗道:倒霉。这就是为什么他被迫和他曾经的师弟,后来分道扬镳的合伙人挤进电梯的缘故。

方绪还站在了他的身边。

 

比赛在四楼,电梯在两楼餐厅停下的时候,又挤进来了一拨人。白川的后背不得不靠到方绪身上,觉察到那股贴身的热意,有几分尴尬。

但紧接着,他像是听到方绪的声音:“终于见到他了……”

白川一愣,见到谁?

方绪的幻觉声音又冒了出来:“……穿着白衬衣还很配他。”

白川在内心说:都是幻觉。但他忍不住听了下去。又悄悄打量起电梯里穿着白衬衣的几人。

“好挤……他的脖子上有点睡印,好可爱,想摸摸。”

他忍不住低下头遮掩表情,难不成方绪这是喜欢上电梯里哪个棋手了?

这可是个大八卦,足以给体坛毒舌投稿的那种。

“可惜,他应该一点不想看到我吧……”

电梯到了四楼。“叮”得停了下来。

白川与方绪并肩擦过时,听到最后一句话:“我喜欢师兄……可是……”

 

 

4

白川冲进厕所,拉下衬衫领口,果然看到右耳朵下方睡觉时候,床上的硬枕留下的印子。

一股恐慌和震惊交加的情绪在他大脑里尖叫起来:

一、他能靠触觉听到别人的心声。

二、方绪喜欢一个人……这个人白川也认识,就在镜子里瞪着他。

 

 

……方绪“或许”喜欢他,白川很不情愿、近乎茫然地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像是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


方绪什么时候变弯了??

 

不,比起这个,他宁可相信自己发烧了,烧出了幻觉。

 

 

 

5

这就是为什么,白川在比赛的时候,都忍不住朝围达队方向看去的缘故。

他暗自做比较:

方绪这种人,女朋友从来没断过,肯定不缺床伴。怎么会喜欢他这个单身大龄青年?

方绪要事业有事业,要前途有前途。而白川,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围棋班老师,没有了职业围棋前景。

方绪喜欢炫酷新潮的东西,白川把他们归结为“虚名妄欲”。而他则甘为孺子牛,默默栽培桃李。

 

——总之,没可能的。白川对自己说,方绪这种人,怎么看都不像可能会喜欢上自己的!……一定是错觉。

他忽然看见方绪的眼神看来,对他远远笑了笑。白川却绷着脸转开了。

 

 

6

午餐休息的时候,白川正在收拾他手里的棋谱资料表,却听见一个声音,那个他正在思考的主人公,突然传来:“师兄——”

白川吓得哗啦啦把东西全摔倒了地上。

“啊!”他懊恼喊了声。

方绪连忙蹲下来:“对不起,吓到你了。我来整吧。”

 

白川一声不吭蹲下身,努力不去看向对方,告诉自己“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他都幻想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儿了……”

方绪的手不慎碰到了他的指尖,他听见那声音又来了:“太傻了,本来只想打个招呼,结果闹出了这么大的……”

白川垂着眼,默默捡起纸。他正要赶紧收拾完,站起来逃走,方绪却把又一叠纸张递给他,透过碰触的指尖,白川又读到了点。

 

“他也一定和其他人一样,觉得我想逼死老师吧……”

 

白川稍稍一愣,看见方绪低着头的脸有些沉静,只是蒙头整理东西,他又听见方绪的声音。

“……只是想帮他忙。请午饭赔罪估计也是强人所难……”

 

方绪抬起头来:“给。”白川愣愣从他手里接过最后的纸,见他对自己笑了下,低声说:“实在是很抱歉。”

“没事儿。”白川脱口而出。陡然意识到这是他今天对方绪说的第一句话。

“你午餐……”

“我们裁判组有自己安排了。”白川又飞速说。

 

只见方绪只好歉意笑了笑,道:“好吧。”他移开眼睛,白川从没有那么直观的发现,其实方绪有点不敢和他对视,神色里有几分不自然的忐忑。

活脱脱一个暗恋者。

天啊,他想,这不是幻觉。

 

 

 

7

比赛结束时,作为围达战队的主将俞亮赢了他的这盘棋,站了起来。白川正好路过,听见他忽然开口打招呼说:“白老师,好久不见——”

白川停下脚步,看向这位围棋的新起之秀,友善一笑。

“俞亮啊,这局下的不错。” 

白川没犯糊涂,无论如何,他和方绪间的恩怨算不到他师弟的头上。何况俞亮一向又懂礼貌又乖巧。

见他伸出手,白川犹豫了下,还是握了上去。

果然听见了声音:“……师兄那事,白川大概也误会了……”

他松开了俞亮的手,几分古怪。

 

他是听说,几日前俞晓旸和方绪五番棋决战的最后一场,方绪没有申请延期。

因而,刚出医院就上赛场的俞晓旸投子认输,宣布退役后,方绪就被认为是“弑师复仇”。

冷血,这是白川听到的许多评价。“这社会虽然残忍但是真实”,他也听到人说。

 

“白老师,您最近怎么样?”

“啊?”白川回过神,“还行……不知道俞老师身体如何?”

“我爸他恢复的很好,”俞亮说,忽然欲言又止,“白老师,其实之前的比赛,外面说的太离谱了。”

他解释道:“不延期比赛,其实是我爸的意思。”


“是吗?”白川一顿,莫名得松了口气,心里陡然浮出“果然如此”的念头。

其实他也知道,虽然方绪一直是个混蛋,但就冲他当年护着俞亮,不惜卖了他白川和一整只队的态度,他就不可能对姓俞的那一家人,做出什么忘恩负义的事儿。

 

但这不代表他会改变对方绪的态度。

 

……哪怕他喜欢你。一个声音忽然钻了出来。

白川迅速掐灭:对,哪怕如此。

 

“师兄他压力挺大的。”俞亮又说,“这几天总有记者来骚扰……”

“小亮——”突然,传来方绪远远的声音,他身边站着几个棋手,他正对俞亮打着招呼。

“去吧。”白川说。

 

 

8

像是约好了似的,俞亮刚被叫走。围达队第三台的穆青春又围了过来。

“白老师?”

 

白川叹了口气。他就该知道,自他担任围甲裁判以来,上天又偏生给方绪开“心想事成”的绿灯,让他的围棋队冲入甲级联赛,早晚就会有这么一天,让他陷入围追堵截的境地。

 

“什么事儿?”白川真不想和他握手,一是不想窥探隐私。二来,方圆市下围棋的学生,几乎小时候都在他兴趣班上过课。穆青春在这么多人里,都算得上是最调皮捣蛋的那批。

就见穆青春微笑了下,道:“今天方圆建投的比赛,我怎么没看到时光?”

 “我也没看到他。” 白川一想起突然玩消失的时光,就有点头疼,一两个都不省心啊。

“从端午节之后他就没来了。这都好几天了。” 

“这样啊,”穆青春若有所思。“其实我是帮人问的。”说着微笑了下,凑过来一副哥俩好模样拍了拍白川的肩膀。   

在他来得及阻止前,那声音就传来了:“果然,绪哥来找白川了……呵呵……”

 

白川:“……”

你“呵呵”是什么意思?

 

 

9

“你说的这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桌子对面的杨海问,透过镜片看向白川。 

“不是我。”白川矢口否认。

“好吧,总结一下。”杨海耸耸肩,“你有一个棋手朋友,最近忽然发现,之前和他闹翻的合伙人,其实是个基佬。而且喜欢他。”

白川低着头搅拌他的咖啡:“对啊。他真的特别苦恼。”

“这种烂桃花,不理他不就完事儿了,”杨海一嗤,“会苦恼,根本还是有点意思吧?”

“你在胡说什么?”白川恼道。

杨海挑了挑眉:“这么激动干嘛?”

白川脸不由涨红了:“我说了,那个合伙人的人品和性格真的很烂!为人轻浮、毫无原则,做事随心所欲、没有责任感……”

“这人怎么越听越耳熟?”杨海掏着耳朵,见他一噎。他忽然一笑,把双手放在桌上问:“我认识吗?”

白川:“……”

杨海“呵”笑了声,他拍了拍白川的手背:“作为好兄弟,我能给你的唯一建议,就是:别睬他。他不说,你不做。”

白川却听见他的心声说:“……不会是方绪吧?啧……”

 

“……啊!!!”

为什么所有人都能猜出来?!!

 

 

 

 

10

白川自认适应能力良好,没多久他就习惯了。

怕人群,就早起晚走,不至于赶上高峰期。

付钱的时候,主动放到台子上。尽量去超市,避免手指的接触。

可他还是无法避免听到“心声”。

少年宫的钢琴男老师:“马上结婚纪念日了送什么?好烦恼啊……”

“你看永生花怎么样。”白川问。对方莫名其妙转过头来:“什么?”

白川说:“我说你有没有听过,最近流行的一种永生花。”

 

但饶是如此,也有一些不那么和谐的……

“太烦了,每天都要做i 实在是太累了。”这个是教舞蹈的老师。

……秀死快

 

“白老师倒是看上去很年轻,还没对象,不知道能不能约他一个晚上?”这个是小提琴老师。

……不用了谢谢!

 

“白川不会是同吧,长得还挺秀气的,会是0还是1。”这个是写生课女老师。

……不是!真的真的不是!

 

他只是没谈过恋爱而已。至于吗?

 

还有更奇怪的:“最近写了个文,原型参考了白老师还有他一个开跑车的朋友,渣攻人妻受什么,希望白老师别知道……”

 

……你最好永远别让我发现你的账号!!

 

 

 

 

11

明确了什么人需要绕道而走后,白川发现,接触的形形色色人类越多,他居然就越开始怀念没有魔法的日子。


无尽信息能带来的只有烦恼。比如,杨海开始短信骚扰他“你的那个朋友的合伙人事件如何了?”

“不如何。”他暴躁回复了他。却想起方绪那句话。

 

“我喜欢师兄,但是……”

 

不是说他没有喜欢过别人。只是白川的少年里,充斥着围棋。等青年了,又充满了下围棋的孩子。那个朦胧身影在他说出口前,已经变淡,他甚至已经想不起名字对应的脸庞。

现在想来,他为数不多的空余时间永远都会被方绪占满。

不是约出去吃一些无聊的高级餐厅,就是向他兜售些稀奇古怪的主意。


但是,当白川浏览着围达网的论坛,他无法避免想到……或许方绪天生就该是天生的宠儿。他那些稀奇古怪的主意,有时候也确实让他给做成了。

 

 

12

“喂,小亮?”秦美正急匆匆打电话,路过超市门口,冷不防在门上撞到了一人,她“啊”了一声,又低头焦急得看着手机,“手机怎么没电了。”

“秦美?”被她撞到的白川“咦”了声。

“白老师?”她像是忽然看到了白川,惊喜了一刻,有几分欲言又止。

恰好拥挤道路上的一个行人又把她撞了一下,她的手臂不由和白川的擦在了一起。白川就听见她的心声说:“方绪让人围在酒店大厅了!…赶紧喊人……”

白川一愣。

 

他突然一松手,提着的两个塑料袋落在地上,问:“方绪在什么比赛?”

秦美猝不及防,下意识回答:“不是比赛,一个舜丰大酒店的媒体会,就在马路那边……”

“那个,白老师,您能借我下手机吗?白老师?——”

 

 

13

白川深吸口气,奔跑间想,他绝不是去帮方绪的。

只是这几天他难得又登陆了围达的论坛,用户人数让他吃了一惊。

看见上面热火朝天的讨论,还有许许多多的对局。他点开了初学者板块。

一件事,方绪终于做到了:他让更多的人喜欢围棋。

 

就算是他为自己道德标准所做的一丁点好人好事儿,和方绪无关。

 


14

方绪看见他非常吃惊。“师兄,你怎么来了?”白川抓着他的手往酒店外拖,听见那心声说:“……我又拖累他了。”

“钥匙。”白川说。

又听见一阵声音:“……不想被他看到这种尴尬场面……”

方绪被挤着问:“什么?”

“车钥匙!”白川重复了句,松开他的手肘。

看见方绪终于反应过来,从包里把一串钥匙递给他。在接触他手指的一瞬间,他又听见声音说:“……师兄他太好了,我……”

白川把他推进了副驾驶门。

 

 


“我以为,全世界最看不起我的人,结果却是唯一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人。”

凉亭下,方绪哑然失笑,他抬起眼,有点期冀的看着白川。

白川沉默了片刻,方绪一见,转而微笑了下。“谢谢你,师兄。”他走到身畔说,“走吧。”说着,拍了拍白川的脊背。

白川却听见他的心声说:“……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喜欢你啊……”

 

白川:“……”忽然有点后悔怎么办。

 




(未完)


---


白老师超级可爱的!



以及疯狂安利这部日剧,姐妹们快去看啊啊啊啊!


评论(60)
热度(607)
  1. 共3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