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3【棋魂|方绪X白川|ABO】

13

 

      “见父母,是吧?”白川挑起眉毛,打量着方绪,有那么一阵,方绪几乎觉得他被那锐利的目光看穿了。

     “是,马上过年了,他们想请你来家里吃顿年夜饭……”方绪说,逐渐变得支支吾吾,如果能和孙悟空一样土遁逃走,他绝对会从人跟前消失的。但他在心里也有点小小的期盼,白川是不肯告诉外人,但他的父母也不算是什么外人吧……

     “是温莎说的吧?”他忽然听见白川道。方绪一愣,抬起头,白川的脸上露着无奈,道:“是她告密,对他们把我的身份说破了?”

     方绪几乎是顷刻就反应过来这个误会,但紧接着他又意识到这也是天赐良机。他非但没有替温莎澄清,反而默认似得垂下脑袋。反正,温莎在白川心里留下的印象很差。而且,白川从不愿意对外展现出他们的关系……哪怕方绪不在意,但潜意识里仍有几分不安。如果,能将计就计将师兄骗进家门……

     “我再考虑考虑吧。”大概是见吊着他够久了,白川勉强松了点口风。只见方绪顿时松了口气,又迅速笑容灿烂活力四射起来。

     这么多年下来,方绪自然早已摸透了白川的性子,只要撬开一丁点儿缝,总有水磨功夫成功的时候。他捞起一边架子上挂着的白川的羽绒服,道:“来,我伺候你——”说着,却趁着白川伸手套衣服的时候突然低下头,飞快得亲在他脸颊上。

     “你呀,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白川恼他,脸上却染着红晕,没阻拦他偷到一个吻。

 

     “爸——”方绪一看电话,立刻走到客厅的落地窗户下,压低了声音。

     厨房里白川正忙活着,他今天拉着白川来了他住的房子里,这套“婚房”,时至今日才算名副其实了。白川也没戳穿他的小心思。前几天,第一次来的时候,白川好好地把两层楼和地下室做了一通大扫除,俩人累到晚上什么都没做就睡着了。

     “周日是吧?您说个时间吧。”方绪知道下午和母亲谈完,他父亲一定会打电话来。其实这顿饭与其说是他们想见白川,倒不如说是找个借口,让父子重修旧好。他瞄着厨房,看见白川从煤气灶边转过身,把炒完的菜放到身后的导台上,正看过来。方绪冲他露齿一笑,眨眨眼。见白川抿唇微笑,转回身子。

     “好,我知道了。”他挂掉了电话。

     “师兄,今天晚餐好丰盛啊!”方绪走到中餐桌边,从酒柜里拿来瓶加拿大冰酒和两个玻璃杯,搁到圆桌上,白川正放好碗筷,看他倒酒,下意识说:“等等——”但方绪道:“这是冰酒,甜的,不醉,就喝一点儿。”白川顿了下,也没好阻拦。只见方绪坐下后,提起酒杯,道:“来。”便和他轻轻一碰。

     白川闻了闻酒香,闻出阵草莓味。他道:“我怎么不知道有需要庆祝的?”却就着玻璃杯喝了一口。

     “不是庆祝,是气氛。再说了,天天和你在一起,那就是天天都值得庆祝的。”方绪那话历来是一套套的,白川早生免疫,心里却难免一甜。就见他拿着筷子,对准了几盘菜里的红烧肉。

     “尝尝。”白川说,他显然也为自己的手艺颇为满意。“加冰糖,少葱段,对吧?……干嘛看着我?”

     “师兄,你真好。”方绪说着,却夹了块肉到他的碗里。

     “你现在才知道?晚了。”白川又端起杯子喝了口冰酒,酸酸甜甜的,比之前方绪开过的那些莫名其贵的名酒都要好喝。就听身边的人连声道“这个好吃” 。白川想,方绪又骗他,这酒也不是不醉。他扶着额头,转头看向餐厅窗户外的花园,今夜一轮月亮高挂,皎洁得正圆。

 

 

 

     “绪哥,早啊——”

     方绪走进围达网,就听大家都纷纷打着招呼,一进办公室,却见俞亮已经满脸严肃地站在他桌子前。上一次方绪看到他这模样,还是在新秀赛对战赵冰封的时候。俞亮主动关上了门,接着郑重地问:“师兄,你是不是和白川老师结合了?”

     “……小亮,你还没放弃啊。”方绪坐在台子后面,放下包。过了一晚上他也做好了心里准备,不再像昨天那样猝不及防。

     “可是,白川老师难道不是个Beta吗?”

     对俞亮那显而易见的困惑,方绪报以意味深长的微笑。既然白川说“考虑考虑”,那在方绪的耳朵里基本等于“八字有了一撇”。何况俞亮是自己猜到的,也不算他犯规。他干脆来个既不否认,也不肯定。只见俞亮果然自己悟出了什么“真相”,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喃喃道:“原来如此……”

     方绪双手扶着椅柄,对他一笑,说:“这事儿呢……别说是我说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有机会,帮帮师兄。”就见俞亮郑重地点了点头,出门去了。方绪琢磨了一会儿,嘴角不知不觉地露出个笑来。

 

 

     “吃饭是今天晚上,六点半,就在舜丰大酒店二楼88包厢。”周日早上,方绪忽然对白川说,就见白川正在门口换掉拖鞋,穿上皮鞋,险些单脚没支棱住,摔在地上。“……不过呢,我买了晚上《生死腾格里》的电影票,你要不想去,我们就去看电影。”

     “什么电影?”白川从那蓝莹莹的鱼缸后探出头来看他,皱起眉头问:“不去的话可以退票吗?”

     方绪问道:“你答应和我去吃饭?”

     “我是在说电影的事儿。”白川矢口否认,他觉得胸中的心跳有点快。他大概只在小时候学棋的时候才见到过方绪的父母,遥远的印象里,就是那种精致到脚的富贵人家,客气但也疏离。

     眼下猝不及防被告知夜里就要和他们见面,还是以儿婿的身份,就像是从天而降一个巨碑,活生生地砸在眼前向他解释“婚姻”是什么——白川开始发怵,他甩掉那个念头——关于婚姻是见家长、是养育孩子、负担责任,还有越过争执、仇恨却仍然包容和相爱。他确实没准备好。但是谁会在这样的事情前准备好?

     “电影的事儿你不用操心了,”方绪保证道,“到时候什么安排就听你的。实在不行,我把票给小亮他们。”

 

 

     “你确定?”六点来少年宫楼下接他的方绪忍不住问。副驾驶上,白川正拉着安全带的手一顿,反问道:“不是你要我去见的吗?你这人可有意思,要不想去别去了。”

     “不是,我也不确定啊。”方绪到这时候又开始打退堂鼓了,他边说边把车子掉头,“我摸不准你的想法。”

     “我看你也摸不准自己的想法。”

     方绪咬了咬唇,白川说的没错。他其实又期盼白川与父母相见,但又同时恐惧着。毕竟,他父母看到白川会怎么想?他们会喜欢他吗?如果不喜欢他该怎么办。……方绪当然会选择自己的命定伴侣,但他真不希望这件事会演变成家庭的战场。他打开了车上的收音机,白川看了他眼,听着音响里传出市交通台的播报,不由也抱起双臂,侧过头各自怀着一肚子心思看向窗户外。霓虹灯沿着飞速倒退的道路两侧闪烁着,明天就是腊八节了,还有几天是方绪的生日,再往后是春节。等方绪在酒店门口停好了车,他才把乱七八糟的思绪收拢回来。

     下车时候,方绪拿出两个礼物袋子递给他:“待会儿给我父母。”白川一愣,他真忘了伴手礼的事儿,还亏得方绪考虑地周到。方绪又替他理了理围巾,忽然凑近来握住手。他的手很暖,也有些紧张的出汗,却低声说:“一会儿实在不行,我们就先溜了。”

 

     让酒店的小姐引入88号包厢,白川一进门就见到一张装修古典的中式圆桌,吊灯下方是缓缓旋转的冷菜,只摆了四把椅子。包厢的落地窗外是波光粼粼的江景。一对夫妻正在窗户边,灰短发的女人围着丝巾,侧坐在明式长椅上,男方拿着一个佳能单反给她在拍照,听到人声,他们双双转过头来。方永建不禁问:“小绪,这是——”

     白川下意识把头垂了点头,他后悔了,几乎就要拔腿离开,方绪介绍说:“爸妈,这是白川。”这一刻,白川只觉得心吊到了嗓子眼。

     却见场中静了会儿。 “啊……是和你小时候学棋的那个孩子?” 他父亲方永建的记忆一直很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白川的名字。方绪连忙抢过话头,道:“对,就是我师兄。”

     “哦,过来坐吧,”方永建拿着单反客客气气得笑着道,“不过,你带他来是——?”

     白川在门口处愣住了,明显方绪父母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谁。而他居然就傻乎乎地认为自己已经暴露了身份,跑来见面。他看向身前的方绪,只见他侧着身,开口道:“师兄现在是少年宫围棋老师,还是市棋院裁判组的,经常担任大型比赛的裁判。他是职业五段。”

     方绪噼里啪啦介绍了一大堆,白川早就发现了,他一紧张就会开始胡言乱语。

     还是方母反应得快,她几分犹豫得问,“你和方绪是……?”她暗暗想着:难道那位神秘的Omega今天还不肯来,居然让方绪拉着他师兄来凑场子?

     “我和师兄……”方绪忽然卡壳了,“我和白川……”

     白川忍不住了,他说:“我和方绪是结合伴侣。”

     方永建和他妻子的脸色变得有些空白,空气像是凝固了。是有点懵啊,白川在心里道。毕竟,他和一般父母所预料的一位“温柔贤惠、门当户对”的儿媳可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眼下,他们就好似双双束手束脚得被丢到冰天雪地的湖里,要么让尴尬溺死,要么让寒风冻死。就在方绪也后悔了,快要“提前开溜”的时候。方永建夫妻忽然却双双点了下头。“哦——哦,”方永建忍不住尴尬地低头笑着,他放下手里的相机,主动走过来,与白川握住手,“是啊,我和郦莲都没想到。”

     ……没想到,白川想,他也没想到……

     方永建抿着唇握着他的手,端详着白川,却想,真的够意外的。他们一直以为是方绪之前那一串野妖精似的女朋友里某个Omega算计来个奉子成婚,也在心里打好了底,准备战斗,没想到居然是个模样正经的人民教师。

     他注意到白川拎着的两个黑色盒子:“啊,这是——你还给我们带了礼物?”

     白川忙把袋子递给他:“是新年礼物。”就像是甩掉烫手的山芋。“是什么啊?”方永建当场就打开了袋子,方绪见白川立刻望向自己,像是才回过神来,说:“是我和白川一起给你和妈买的,两个小的按摩仪。”

     “有心了,坐吧,”方永建笑着接过袋子,对他们吩咐。白川却觉得他的目光好似忽然变得犀利,在他身上打了个转。

 

     他几分如临大敌坐下,直觉告诉他,这顿饭,绝对不是为了吃饭。方绪看来也明白了,他有点懊悔和紧张地转过头来看了他眼。“上菜吧,”方绪父亲吩咐道。“你们喝什么?要来点白酒?”

     “方绪他戒酒了。”白川推辞道。只见方绪一声不吭,默默把酒杯推了回去。夫妻二人不由对视一眼。

     “橙汁吧,” 方绪出口道,他在心里祈祷白川别生气。

     白川的左边是方绪,右边是方绪的母亲郦莲,他只觉得自己被夹在了中央,颇有几分三堂会审感。其实白川上回碰巧听到过方绪的父亲打电话来骂他,没想到今天在父母面前,方绪居然一声不吭。其实方母还算温柔,问的问题大多也是“哪里人?父母做什么的?”白川一一回答:“本市人,父亲原来是西大生物教授,因病早逝了,母亲是高中退休老师。”只见她眼里似乎若有所思,突然问:“那你和方绪怎么认识的?”

     “妈,我和师兄不是从小就认识了。”方绪插嘴道。

     “你可从来没在家里提过他,” 郦莲道。白川不由问:“哦?”

     方绪连忙急着道:“我怎么没提过,我不是说过之前办围达网的时候请到了一个合伙人的吗?”

     “你那个围达网怎么样了?”方永建忽然问。像是突然丢了块冰,方绪心一沉,忐忑看了白川一眼,却见他淡定地喝橙汁,显然不准备施以援手。他说:“还成,最近几场比赛都赢了。爸,您是不是打算——”

     “不,我不会投资一分钱的,说到做到。”方永建说。场上的气氛又跌了一丁点。“你什么时候说服了俞晓旸,再来说服我。”

     “好了……今天好不容易吃顿饭,你们父子就别吵了。” 郦莲劝道,看了眼白川。只见他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帮方绪半空的杯子里倒了杯橙汁。

 

 

     方永建在回家的路上的车里不由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坐在他身边的郦莲道:“你先说你觉得怎么样?”

     “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方永建忽然笑起来,“我看他也不是为小绪的钱,也不图名。就是不知为何,我感觉小绪在他跟前乖地不得了。”

     “AO标记到底和我们正常的不一样。再说了,谁管谁还不一定呢。” 郦莲想到什么,忽然莞尔一笑,“倒是你,吃饭吃到一半非要拍照。看把俩孩子吓得。”

     方永建不由反问道:“我的摄影水平不好吗?而且,特地带了单反不就是为了拍照嘛。我就觉得白川这种稳重的刚好,最好能把方绪这种混世魔王,给他管一管。我实在是受够他胡闹了!”

     “说来也怪,我问他们怎么在一起的,怎么他俩就一声不吭了呢?小绪还净给我打岔。你也是,莫名其妙扮黑脸,提那个围达网干什么,小绪又给你气到了……”

     “我这是给他压力。他不是要飞吗?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啊……”

 

 

     坐进轿车副驾驶里,白川一直垂着眼,安静地出奇。方绪一坐进来,就说:“师兄,对不起。”

     “你那儿错了?你没做错什么呀。”白川平平淡淡地道。方绪却知道白川这是真一肚子闷气了。这顿饭确实不痛快,他说:“那咱们还去看电影吗?”

     白川让他气笑了:“现在都九点了,还有电影吗?”

     “……有午夜场。”

      “方绪啊方绪……”白川反复念了他的名字,忽然又叹了口气,像是满腔的话都消散了。“回家吧。”他带着点恼火,又有几分难言明的无奈,想:他怎么就栽在这么个人手里了。

 




---


请喊我亲妈!!!


下一更,是当众表白~(bushi


评论(55)
热度(851)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