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2【棋魂|方绪X白川|ABO】

12

 

      “请问,这里是围达网吗?”

     围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六楼前台处,负责接待的小姑娘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穿着裘皮大衣,约五十岁的高瘦女人正站在身前,双手交叠,她有一头浅灰色的短发,看上去极有气质。接待小姐连忙站起来说:“对,这里是围达,请问您是?”她羡慕得看了眼她左手戴着的一只漂亮的蓝宝石戒指,在心里赞叹了声。

     女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张保养的很好的脸庞,她温和地说:“我找你们老板,方绪。”

     “请问您有预约吗?方总今天——”前台小姐正对她解释着。

     “妈?”方绪刚巧刚走到练棋大厅门口,隔着一层玻璃门,远远地见到这一幕,连忙快步走来,推开玻璃门。

     听见他的话,前台的小姐吃了一惊,不由看向客人。只见她见到方绪,急忙往前几步,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伸出右手紧紧地攀住了方绪的手臂。又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圈儿,目中一红道:“方绪——”

     练棋大厅中一众人的目光纷纷让门口这出意外吸引了过来。方绪连忙扶住她的手肘,问道:“妈,你怎么来了?”

     “我不担心你吗?这么多天都见不到……电话也不打……”方母低声埋怨了几句,又道:“进去说吧。” 便由方绪扶着,替她拉开玻璃门。进门穿过亮堂明净的大厅时,许多人都忍不住偷偷端详着他们母子,这可是方绪的家人第一次出现在公司里。

     方绪边走边对她解释道:“这是战队的围棋手练棋的地方。”他小心观察着她的神色,见她正望着四周环境微微点头,心头才松了口气。

     到了办公室里,方绪让母亲上坐下,又站起来,迅速给她倒了杯水。只见她坐在沙发上,环视了圈四周,目光又落到面前茶几上正摊开的《俞晓暘棋谱大全》上:“这是?”

     “啊!”方绪连忙把它和边上的《围棋发阳论》都统统收了起来,还有功能饮料的罐头,和一根躺椅上堆着的毛毯。“我刚在看的棋谱。”他解释了句,扔掉垃圾,拍了拍手,却忽然听见她在背后叹了口气,说:“小绪,妈和你实话吧……其实你爸已经后悔了,你们父子俩和好吧。”

     方绪尴尬笑了笑,在母亲对面的凳子上落座,低着头唯唯诺诺点了点。

     “那件Omega的事,温莎找我们来道歉了。我想,你也是成年人了。父子哪有隔夜仇,哪天……你把人领回家来看看。总不能今年过年,真不回来吃年夜饭了吧?”方母说着,看了他一眼。

     其实她和方永建私下里讨论过,为什么方绪会突如其来得一个Omega标记结婚,还瞒着家里。思来想去,难道是不小心弄出了人命?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能让方绪为了她一声不吭和家里对着干,到底还是有些手段的,哪怕是个狐狸精,他们也捏着鼻子认了。

     “妈,您说什么——”方绪的脸不禁有些红,他坐在沙发里,像是回到了过去母亲跟前被一眼戳穿谎言的小男孩,他否认道:“什么Omega的事儿。”

     “这有什么好遮掩的,”就见方母急了,声音也大了些,“AO结合是天定姻缘!老天都认了,我和你爸有什么好不认的。何况你都二十八了,我和你爹也是急着想抱孙子——”

     “……妈,你小声点儿。”方绪涨红了脸,下意识回头去看了眼敞开的办公室门。只听见隔壁的练棋大厅里好像变得安静。这就是开放性办公环境的坏处,他第一次觉得头疼得想道,眼下也不知道他们听没听到。

 

 

     不远处的棋盘边,周思远看见对面的队友正瞪着眼,对自己无声做着口型:

     “绪哥——Omega?”

     他也一样茫然,摇着头。转头看向边上方绪的师弟俞亮,却见他正面无表情地站着,盯着跟前棋盘上的棋形,似乎是副心无旁骛的模样。周思远却眼睁睁看着他把黑子放进了劫里,“啪”得一声。

     “俞亮……”他小声喊了声,看对方猛得回过神来,“你不能下这里。” 这是个连初级学者都不会犯的错误。

      “师兄…有omega了?”周思远看见他皱着眉,一脸匪夷所思得自言自语。

     俞亮在队里,一直冷静得像是机器人,加上他确实是实力最强,又是方绪的师弟,又是俞晓旸的儿子,一连串头衔下来,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可现在,周思远忽然觉得他和自己弟弟一样怪可爱的。他扑哧一笑,撺掇道:“俞亮,你不是和绪哥熟吗?一会儿你去问问呀。”

 

     方绪母亲离开的时候,练棋大厅里围达战队的几人好似已经恢复正常,正热火朝天得讨论着棋局。见她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又纷纷热情喊了几声“伯母,慢走”。看上去方母对这片朝气蓬勃的景色似乎还挺满意,她尤其多看了俞亮一眼:“你是俞晓旸老师的儿子?”她和善得问。

     俞亮猜到她的意思,无非是担忧自己父亲和方绪师徒之间闹僵了的事儿。所以他客套得笑了笑,认真说:“阿姨好,我是俞亮。这些日子,师兄一直在照顾我。”就见她脸上顿时一松,灿烂得笑道:“那就好。年轻有为啊,我们方绪还要你们几个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

     方绪一路送到了楼下,看她坐进司机开来的车里离开,又抽了支烟,才回到楼上。俞亮等他回到办公室后,才走过去敲了敲门:

     “师兄。”只见方绪坐在办公桌后,双目放空,像是在沉思。俞亮不由走到方绪桌子边,忽然说:“恭喜你啊——”

     “什么?”方绪一愣,接着脸上一红,苦笑起来。果然让俞亮他们都听到了。他站起来,抓了抓头发,说:“小亮,其实这个吧……”

     “我能问问,对方是谁吗?”俞亮见他支支吾吾,不觉打断单刀直入问道。方绪看去,他清澈的眼睛里明显只是好奇。

     他的脸上不由悄悄得爬上些许红晕,白川的名字绕在嘴边,他也很想说出来。但方绪记得答应过白川,不会对任何人说出他的身份。虽然那天医院让温莎撞破是个意外,但她好歹也有些分寸,没有透露白川的名字给他父母……就是不知道这还能瞒多久?毕竟纸是从来包不住火的……

     就像眼下他被俞亮逼问着,恐怕全围达网的人都知道了。方绪吸了口气,忽然从桌边拿起包,又从衣架上拿起大衣外套,他对俞亮胡乱解释说:“我出去一趟……去趟少年宫……”

     俞亮一愣,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了,姿态像是几分狼狈得落荒而逃,不由有几分困惑。又想:他是不是听到了少年宫?

 

 

     “这一步呢,黑子应该下在八之十三。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教室的后门忽然让人推开了,白川看去,只见方绪从后门钻了进来。教室里其他的孩子,都转头去看向他。“你来干什么?”白川不禁问,走下讲台。

     “没什么,你先上课。”方绪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置坐下,笑着说。

     白川回到讲台上,但让方绪的目光远远盯着,还是有那么几分奇怪。就像台下的那么多双眼睛,忽然却有些刺眼,让他不那么自在。尤其,眼下他和方绪之间的关系和以往都不一样。白川感到胸口止不住得变热,他又说了几句,就让教室里的学生开始两两对弈。果然,话音一落,他就看见最后的几个孩子拿着围棋本,找方绪签名去了。

     “还是一样的爱显摆,”白川忍不住想。走到他身边咳了一声。方绪乐颠颠给他们签完名,见白川抱着手臂盯着他,不由小声讪讪说:“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没地儿去了。”

     “你不在围达呆着吗?”白川压低声音问他。

     “围达呆不住……”方绪想到队员那几人探照灯似的好奇目光,就有些头疼。放在以往,谁会在意他的私生活啊,就好像Alpha标记了一个Omega有什么奇怪似的。但是,一想到白川,这件事儿就似乎完全不一样了——就像是它在方绪的心里止不住成了头等大事,越过了一切事务的重要等级。

     白川大约是见他真有什么难言之隐,叮嘱了句道:“那你别给我捣乱。”就转身去监督起了学生们,方绪也站起来,跟在他身边,亦步亦趋。“章雪,你注意下这块的棋,”白川刚说完,就听见方绪似模似样补上一句:“……没错,再下去就胀牯牛,全死了。”

     “…说了别给我捣乱,”白川斜过头来瞪了他眼。方绪顿时举起双手,后退一步道:“听你的。”只是他一转回身子,便见方绪又贴了过来。

     小孩们好奇的眼神在他们的身上打了个转儿。

 

     “说吧,什么事儿?”

     回到办公室,白川把教案和茶杯搁在台子上。方绪却故作潇洒得一笑,歇坐在他的桌上,“怎么?没事儿就不能来找你了?”

     白川听了一嗤:“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在想什么?你是说了上半句话,我就知道下半句,足可称……”

     “足可谓是心有灵犀啊!”方绪抢过话头。

     “我是想说,什么吐不出象牙来。”

     “哎!你差不多的得了。”方绪埋怨着拍了他一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今天回家吃晚饭吗?”

     白川把脸一板道:“你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搁那儿绕弯子啊,有话快说。”

     方绪抿了下唇,不说之前他们明确约定过,绝不会对外曝光白川的身份,接触了这么多天以来,他也早就知道,白川把隐瞒自己是Omega这件事看得多重要。其实,白川有这点现实考量也没错,起码方绪从没听过围棋界的职业棋手里,有哪个是Omega的。虽说,新中国建立“破四旧”以来,不再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高调得抛头露面,还是难免在社会上惹来些许闲话。

     但是……

     “你就打算这样瞒一辈子?”方绪像是犹豫了好久才轻声问。可一问出口,他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在他心中盘旋好久了。只见白川一愣。他又一咬牙,干脆道:“我父母想见你,你愿意见他们吗?”

     说完,方绪低下头,胸膛里的心跳砰砰,几分不敢去看白川的神色。

 

 

     跨年前夕时光才刚从兰因寺回来,正按着妈妈的吩咐,拿了点年货来看望白川。穿过这条熟悉的少年宫走廊,他颇有几分感慨。这些路过他身边的小豆芽,未来有几个会和他一样执着走在围棋职业道路上?刚到白川办公室门口,忽然听见里头说:“……你愿不愿意去见我父母?”

     “白老师——”时光大咧咧地推开门,就看见办公桌上坐着的方绪,和边上的白川两个忽然同时跳起来。“时光?”白川转过椅子看见他,脸上还有点红。

     时光惊讶道:“绪哥?你也在?”他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的褚嬴,果然看见对方眼中冒出一阵“棋逢对手”模式兴奋无比的光芒,不由一个激灵。

     他连忙丢下手中的礼品袋说:“白老师,新年了,我来看看你。”

     “坐吧。”白川走了过来,想把他拉到到沙发边上,时光却连摇摇头,摆手后退了步,灿烂一笑道:“没事儿,你和绪哥先聊。我走了——等定段结束了,一定再来找您!”

     再不走褚嬴就要开始喋喋不休、哭着喊着“和方绪下一盘”了。

 

     “我是真没办法!”时光走到楼道底下,对身边的空气大声说,“马上定段赛了。现在和方绪对局了,被他发现了怎么办?我还是帮你回去,在围达网上约战,好不好?”

     “他都拒绝了多少次了……”飘在空中的南梁棋圣颇为懊丧,秀气的眉毛都耸了下来,像是很不甘心。

     “他是拒绝了我们八次,等我回家,就提交第九次。他拒绝我一百次,我就提交一百零一次,”时光晃悠着脑袋,对他保证道,“褚大人,你放心,我总会让他和你下上一局的。”说着,蹦下最后一节楼梯。

 

     安抚了棋圣,时光不由又念起刚刚在门外听到的“见父母”,他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时光也知道听墙角挺不对的,但是这股好奇却像个小猫爪挠,在他的心底反复盘旋。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他把脑子里他认识的和方绪熟悉的人都念叨了一遍,一个人名忽然冒出在脑海里。

     他忍不住拿起小灵通,给俞亮发了条信息:“你知道白川和方绪老师的关系吗?”

     刚发出短信,时光又想俞亮近来从没搭理过自己,估计这条也一样是石沉大海,加上眼下的职业定段赛迫在眉睫。转念间,他就把这件事儿丢到了脑后。

 

 

     俞亮正在客厅倒水,忽然感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掏出来一看是时光发来的短信,读着读着,忽然一震,呆在原地,完全没意识到桌子上的玻璃杯已经溢满,漫了出来。

     白川……对!今天他问方绪Omega的事,他吞吞吐吐的,落荒而逃前,正好是说要去少年宫。

     难道?……方绪的结合伴侣是白川老师?!

     “……小亮!你怎么回事?”妈妈苏明娴正从楼梯上走下来,见到西餐桌上一大滩水,连忙拿了块抹布走过来。俞亮被她一喊,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放下冷水壶。他刚想说:“妈——”转念一想,或许母亲也不知道这种私人的事。加上他父亲俞晓旸把方绪逐出门外后,关于方绪这两个字就成了餐桌上的禁忌。这事儿,还是明天去问方绪好。




---


名侦探俞亮上线啦!


与父母的正式见面(尬会)在下一次更新!

评论(31)
热度(835)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