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第三劫 【元始X通天】第一章

第一章 紫霄囚通天


  通天身临虚空,面色发红,浑身上下带着一丝狼狈。一贯高束的发冠也被打散,黑发披散着。他著着华贵锦衣道袍,眼中露出难见的恼恨:“老聃,元始,你们未免欺人太甚!”

  在他对面,老子端坐在青牛之上,袍袂微扬,淡漠的神色并未变过,只是瞧准时机给了通天重重一击,青色的扁拐抚过通天额角。他的语调不急不缓,温润如玉一般说道:“师弟,你莫再执迷不悟。”

  通天见老子竟击了自己面皮,丝毫往日的情面也不顾及。他更感到远远对峙观战的两位西方准圣眼中似嘲似讽,忍不住怒极反笑。纵使圣人,也尚有七分为人的气息。通天固然向来心境如冰,但此刻却无端生出一丝悲凉。

  “师兄所言甚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开口道,“通天,莫再执迷,须知天道之道,自有其数。”

  “自有其数!”通天冷笑,周身杀气四溢,四柄诛、戮、陷、绝之剑也似感应到主人的森然之气,竟一下子脱去了镇压它们之人的禁锢。原先结成三才之阵镇压诛仙剑阵的阐教十二金仙,乍然因身下阵法被破,一时间经脉灵气逆转,竟纷纷仰天吐出一口心头之血。

  “凭何我截教诸人便须上榜?这天道大劫,本就是自行其事之说。元始,莫用天道来欺压我!”

  通天的声音溢满怒气与寒意,在空中久久回荡着。

  元始闻言,黑瞳中竟闪过一丝奇怪的情绪。只见通天祭起飞到他身旁的四剑,剑锋上隐隐缠绕起可怖的锋芒气息,竟似是要对准场外诸教弟子。“不可!”老子与元始不由同时喝道。只见通天一向冷漠的脸上闪过了一份杀戮之狠辣,“元始!要我教上榜,那你阐教也须榜上有名!”

  说来也好笑,三清本乃盘古一气所化,亲如兄弟,一同经历龙凤初劫、巫妖二劫,然而在这封神三劫之时,一贯冷情的通天竟是被二位师兄因自身教派气运而算计,在碧游宫落得被四圣围攻的下场。

  西方那两位准圣准提道人与接引道人二人,本就为图那劫后预演中的西方大胜之局,此刻自然不会去前助落入下风的通天。封神伊始,鸿钧便告知几位圣人要铸封神榜,诛仙承劫,而截教眼下,便是大难临头了。

  只见诛仙四剑飞回到通天手中,两人面露凝重,一个手提七宝妙树,一个也不落后祭起法器,径直将各自护在了光罩之中。

  饶是老子、元始同为圣人,也不敢去接通天四剑。更何况此刻通天怒极,想必是要不顾圣人之道而下手干预天道。二人情急之下,老子心念一动,头顶的玄黄玲珑塔溢出一丝玄黄之气守护四周。元始也不敢怠慢,一挥元始幡,手指伸出向四周急点,只见阐教十二金仙与他四周即刻浮上一层薄薄的光罩。

  这一刻,老子也顾不得一旁另有算计的西方二圣,取出手中的一张小图,只见上面绘着阴阳鱼,正是先天至宝两仪阴阳图,周身缭绕着混沌之息,不断自旋转的两仪中散发而出,他竟是打算向通天下手了。

  眼看着诛仙四剑将发在即,局势一触即发,只听见虚空中一道清越威严之音落下:“灵宝胡闹!还不快收了此剑!”

  通天教主闻言回头一望,只见一紫衣道人自虚空而踏下,身姿空灵,仙乐环绕,正是道祖鸿钧。鸿钧口中虽是命令,实则一挥衣袖之际已令得通天强行收起剑阵。这般直截了当,丝毫没有顾忌的行为,却使得瞬间被迫逆行功法的通天浑身气血一涩,险些吐出血来。

  鸿钧冷漠得对四周纷纷朝他低身行礼之人点了点头,心中暗道通天也是胡闹,竟想要毁了着盘古开辟,自己化道守护的洪荒。他也不理会老子、元始的欲言又止,以及一旁西方二准圣的恭敬神色,径直将通天带走去了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宫中,空中只留下冷冷一句:“尔等自成气运。”

  众人神色微闪,鸿钧虽是将通天教主带走,免去一场浩劫,那四柄诛仙剑却是留在了场中。看着这洪荒第一杀器,阐教众人眼中不由露出一丝火辣之色,元始也向四剑疾驰而去。

  鸿钧将通天带至紫霄宫中,看着昔日最为神色傲然,冷漠无情的通天竟如此狼狈,不由微叹一口气,到底生出几分师徒情谊。通天毕竟也是盘古三清之一,何况几个量劫以来,鸿钧也算了解三清的禀性。不知是要多大的因果,竟能让通天难得动情如斯。

  “灵宝,你可知你错在何处?”鸿钧坐在紫霄宫正殿的莲台之上,淡淡发问,嗓音清稳之极。

  通天抬头,布满戾气的双眸渐渐淡了下去,恢复了一般的古井无波,倒教人暗叫一声可惜。通天一生道法无情,少有动情之时。未曾想那怒意配上这番清俊的容貌竟这般令人动容,乌玉般的眼中泛着光彩,竟好似最美之景,教人移不开眼。

  通天闻得师尊将自己的本名都已叫出,不免有些涩然。他也未回答鸿钧的话,却是抬手一算。只见他面色微微一动,一丝若有所思闪过眼中。

  鸿钧并未动怒,只淡淡再问:“灵宝,你可知你错在何处?”

  丝丝功德凝聚的道香在紫霄宫中燃气,通天微微低头,眼睫微垂,沉默不语,心中却是为那西方二准圣狠狠记上一笔。经此一役,他也算看开。想来,自己两位神通广大的师兄不可能不知道那二准圣动的手脚,却也放任所为,独独瞒过了自己一人。纵然他们是为了将计就计,顺应天道,也未免让人心寒。然而说到底,情谊比不上功德也是常事,只是通天心中未免冷笑,竟然情薄如斯。万仙来朝,万仙来朝,哼……

  鸿钧见通天未回话,知他已是想通,便淡淡道:“你既执迷不悟,不知悔改。那便在紫霄别殿中禁闭去罢。何时想明白了,何时再出来便是。”

  通天闻言,只是任鸿钧禁锢了自己的修为。说到底,他逆天行事是他不对,欲毁洪荒更是错上加错,纵使是因为受了那二圣算计,也终是他之大过。是他错了……

  只是可笑,自己取截教之名,本取“截那四九所余一丝生机”之意,如今却落得这般下场。


评论(2)
热度(266)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