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封神】第三劫 【元始X通天】【补二三章】

第二章 元始访师弟

  通天默默收起青萍剑,拭去额角微汗,径直向院后的一处泉水走去。说来也巧,鸿钧虽然给了自己几位弟子赐宝,只有独独通天得到的全是剑。从证道法器青萍剑,到诛仙四剑,竟无一样防守之器。

  如今通天被师尊夺去了那洪荒第一杀器诛仙四剑,又被禁了修为,便干脆日日在这三十三天外的紫霄宫中练起剑道。青萍剑乃是他的证道法器,也是“先天至宝”之一。虽不及诛仙四剑杀伐之厚,却是通天祭炼最久的法器,自然也最为熟悉。

  通天褪去衣衫,跳入池中,微微感受着灵力动荡的池水,他看着水中那一张清俊的倒影,不由出神。他虽然习惯与金冠玉衣,尊其凛然的自己模样,如今见到这张熟悉的,却染上一丝脱尘之气的脸庞,未免有些感慨。然而通天毕竟心性寂冷,也未说什么,只是穿上紫霄宫道童定时送来的衣服,也不管披散的湿发,径直向室内走去。

  鸿钧除了命令道童每日送来衣衫与一些灵果之外,便令他们不得打扰其中之人。通天日日在宫中练剑,竟也忘了年月。说来好笑,自己的两位师兄自上次一役,便再无影踪。通天自然不会向鸿钧询问封神之劫的结果,神出鬼没的鸿钧自也不会主动说出什么。每日通天也就是冥思、练剑,一时间也过得极为舒畅。

  不知想到什么,懒散躺在榻上上的通天难得微微一笑,却让径直踏入门来的元始晃了晃眼。遥想昔日,通天最喜欢的不过把那头如墨长发一丝不落束起,再配上那张冷峻如冰的容颜,教人不敢亲近。未曾想他粗衣披发,竟化去了眉角的冷意,显得一丝慵懒。

  通天眼中的笑意在见到元始进门之时不由褪去,闪了闪,他也未起身,只淡淡道:“师兄好兴致。”

  元始似未看见他的不敬,浑不在意得坐在榻侧,“师弟好久不见。”他温和的开口,似乎这句话演练了千百遍。

  通天微阖上眼,半晌方才睁开,依旧是一片冷意:“的确久未相见,不知师兄近来可好。”

  元始似乎并未见到眼前之人刻意敛去的一切情感,仿佛两人仍是同处山上的师兄弟一般,仔细得为通天拢上领口。“自是无碍。”他用一贯不变的语气说道,固然温润,却只让通天没来由感到一阵冷意。通天自是知晓,元始前来看自己,那便表示此事已揭过,只是……情谊终归不复从前,大约也就极淡如水。

  通天自然未曾见到元始眼中深不可测的波澜,与在他之前忍耐的闭眼刹那,露出的一丝别样心思。元始帮通天整理衣物,慢条斯理开口:“师弟如何?”

  “每日练剑,倒也快活。”通天干脆闭上眼,任由元始不知何处取了块布来擦拭自己的头发。他身无法力,自然无法让发丝直接脱去水,每日沐浴完毕也就让它自然干去。元始看着身侧丝发散乱的师弟,忽然就不免想起劫中那个有些狼狈,髻散怒目的身影,只是未曾想过那般摄人心魄的容颜竟如此触手可及。

  元始的手不由拂过通天的发丝,已干的黑发温顺而带着凉意,他的手渐渐上移,触到通天的面颊,眼中百转千回。

  通天不由得睁开眼,一瞬间落入了上方相对的深沉双眸中,他如同呆愣,又如同默许。却见元始再次低下头,用自己的双眸锁住通天清冷的眼睛,微凉如水的触感让通天一时间无法反应,震惊之极却也闭不上眼。

  元始向来是三清中最为深沉之人。通天自化形以来,三清之息各自炼化后,就再也未得知过二师兄的心思……只是几个量劫以来至今,元始怎会起了这般的心思?但一时间通天又觉得理所当然,仿佛这本该是如此一般。

  通天乃先天注定的圣人,不知情之所谓何物。他修习无情之道,也未曾想过三分为圣的圣人,竟有如此魔障。通天自是知道眼前之人心底那份情愫有多深沉,深沉到自己竟丝毫不知如何应对。

  通天再次出声,却已沙哑,他冷凝道:“我此刻无法反抗。”

  元始未再看他,伏身将他禁锢。“我知晓。”他开口。

  通天也未说什么别的话,半晌方语:“我若恢复法力,定当杀你。”

  元始抬头,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眼中愈发波澜迭起,“我等着。”他慢慢说,却又毫不容情。

  “你已动心,灵宝。”元始又道:“灵宝,睁眼看我。”通天失神睁眼,黑眸中不复淡漠寂冷,元始看着他,竟越看越入神。“我早就想着,你若为我露出这般情绪当是如何。”

  通天忍不住想着,元始究竟何时起了这样的心思?同为三清,他们的渊源通天自是最为清楚不过。虽说三清本是同源化来,但元始这样的做法却远远不是简简单单的吸引二字所能讲得清楚的。这是魔障,通天很清楚,元始并不是想要简简单单的得到自己,而是想彻彻底底得占为己有,或许连同自己的心。圣人圣人,毕竟七分为圣,三分为人……

  “善矣,这是魔障。”通天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说出口,他不由抬眼,元始眼中除了一些情感,还有更多无法触碰的东西。通天不想知道那是什么,他再次闭上眼。

  “我定会杀你。”他只重复道,轻轻地。


评论(8)
热度(241)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