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封神】第三劫 【元始X通天】【下】


第三劫 by prophet


【中(4-6章)】



第七章 二圣至碧游

  通天心念微动,踏出首阳山的刹那,便觉得心中警示横生,错乱得几乎无法分辨。通天只一哂,倒不知世上有如此多人要杀他。心底却无动于衷。他略略感受着血祭法宝的气息……诛仙四剑,还有千万件他的灵宝,而今在……

  “东海。”通天睁开眼,止住推演,脚下祥云浮动,仙音飘飘,腾空而起。

  碧海滔滔,东胜神洲外有十座仙山岛屿,昔日为圣人道场。通天自云上落下,迈上其中一座,只闻得鼻尖一片潮湿咸气,四周废墟之上,碧树杂草横生,木石大梁折断在地,无人打理。唯独有一块匾额教人斜斜挂在劈成两半的牌坊之上,书着“东海碧游”四字。

  碧游宫,乃他昔日的道场,而今不过成了一片墟落。想来是封神大战后,他被师尊禁闭于紫霄宫中时,却教其余四教弟子攻入碧游宫,将其中仙家宝物尽数扫荡而空,只余下门口这片残垣断壁。念起往昔徒弟千万之众,云集山门,何等得群英云集、热闹非凡!而今,最好的也不过是落个封神榜上有名,成了天庭的一个小小神职。更有些被打落六道轮回深处,永世不得超生。

  截教号称万仙来朝,圣人道场之中,有教无类。今日却落得个各个分崩离析,化作黄土云烟的下场。

  骤想及往昔岁月,饶是通天心思冷漠,也难免神伤。尤其是那七大亲传、十大外门弟子,其中三霄仙子、赵公明时常于岛上捉弄笑闹,他们手中至宝皆他一一亲手所赐,却为人谋算瓜分。而今,却只余下他孤零零一人,空荡荡一片。

  良久,只闻得一声通天的叹息。

  “碧游宫么?一切之始,一切之终。极好极好。”凌空九霄之上,元始天尊带着几人缓缓落于碧游宫残墟的山殿,自言自语道。几人四周祥云密布,天空中飘散着朵朵鲜花。只是他身下,那座原先气势宏伟的大殿,与殿前巨大的广场上空空荡荡,早已没有仙鹤瑞兽、五彩祥云。

  他身后的阐教十二金仙凌空飞起,三人各自结阵,朝四方立定,其中四人手持一柄灰色仙剑。另四人手捧葫芦,另四人捧玉如意。几人各自站定方位,却默默不语,肃容而待,好似如临大敌。

  几乎是不过片刻,只听得遥远的天边浮起一道道遁光,飞速闪烁至跟前,从中露出无数磅礴莫测的气息,见到场中杀气腾腾之景,毫无掩饰,不由忌惮停在四周。

  眼下阐教势大,空中祥云之上三花盛开,再看那面白无须、玄衣巍冠的中年人端坐于金莲上,纵然霸道得盛气凌人,却无人敢招惹,只是暗中蠢蠢欲动罢了。

  “元始师兄,”忽然有新的来者唱了声道号,元始看去,淡淡道:“原来是西方二圣。”

  准提和接引微微一笑,朗声道:“截教因果太大,尚不能尽数相结。倒是不曾料到,封神一劫,尚未完功。”

  元始天尊并不欲多语,对四周窃窃私语好似不闻不问,只是静静相侯。果真天道好轮回。昔日由通天摆下万仙阵,而今倒是元始摆下一道杀阵,只待请君入瓮了。

  忽而一人骑着青牛飘然而至,身后跟着样貌平平无奇的玄都大法师,声音却先至:“几位道友,竟是都在了。好极好极。”

  “大师兄,”几人纷纷对老子行礼,却见他一晃拂尘,停在一畔,似有冷眼旁观之态。

  见此,准提和接引对视一眼,不由放下不少心,又大声问:“但不知截教因果,眼下该由谁应劫?”

  诸人听他这般问,不由各自朝场中三清望去。只见老子依旧慈目不动,元始天尊亦不语,空中却无端端浮起一阵焦躁,大家皆是为了一事而来,白白把机会让给阐教,又怎么甘心?正待按耐不住时分,忽然听得一个声音忽然自下方传来:

  “若要有人应劫,吾乃掌教天尊,自当是我来。”

  众人一惊,目光紧紧盯去。西方二圣眼中浮起一道喜色。但见通天教主一身雪白,披发提剑,自碧游宫天梯迈步跨入场中。分明与先前华冠锦衣,一人大战四圣不同,却一般凌厉得教人不敢直视。

  通天脚下一蹬,飘然而至场中。环视一圈,心中却一凛,注意到十二金仙已默默肃立四方,显然各自结下阵法。他不由扯出一抹冷笑:“几位万仙阵上的道友,眼下纷纷都在了,重聚一堂,好极好极。”

  忽然,他遥遥得对上中央元始天尊的视线,竟险些难以移开。

  西方教几人不过是专会耍弄心机,本不足为虑,只是他眼下身处重重包围,元始与老子二人又态度暧昧。更有远处几缕极其不怀好意的目光,停留与他身上,倒成了一出围困必杀之势。不知道昔日红云老祖陨落,被夺走鸿蒙紫气,可也是这般的大场面?

  只是通天历来心高气傲,见此非但不惧,倒是大笑三声:“但不知时隔今日,各位又有甚招数,不若来做过一场,先前万仙阵,吾还不曾打够!”说罢一提剑,竟是对准场上诸人。



  第八章 圣人亦蝼蚁


  “好。”元始叹息一声,“如此便依师弟所言。”

  却见阐教十二金仙,分作四组,镇守东南西北四方,各自结小三才阵。当头的广成子、黄龙真人、姜尚、太乙,各自肃容一掐诀,自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打在一柄握在手中的灰色宝剑上。灰光刹那散尽,宝剑通体泛起惊人的赤红,散发出滔天杀气,却为其上的丝丝金缕缠绕难以挣脱。

  通天一见那四剑,眼中乍然赤红,好似浑身血液沸腾。那正是他血祭灵宝诛仙四剑,果然为阐教所得。却见十二金仙统一掐诀划手变幻,厉喝之下,脚步所行所移,通天哪里会不认识,正是赫赫有名的洪荒第一杀阵,诛仙剑阵。

  “好,好。”

  他怒极反笑,眸中牢牢盯着阵中央玄衣道袍的元始,“原来师尊早已将这阵图,传授于你!”

  元始头顶五彩祥云,脚踏三生莲花,闻言转头目不转睛盯着他,瞳中却露出一丝奇怪的色彩。只是开口一如往昔温润道:“师弟……”

  通天冷冷一笑,诛仙剑图之中,下至上古魔君、上至圣人,无不可斩。既然元始已摆出了道场,他便单剑入阵便是。要杀,便杀。

  诛戮陷绝四尊宝剑,好似觉察到天地杀气云集,发出低鸣。半空中陡然乌云密布,宝剑开锋,天地诸灵退避。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觉察到了心中剧生的危机警示,大劫将至。远处西方二圣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各自展开灵光护体。这一刹那,只见诛仙四剑上乍然泛出一道灰光,接着汇聚于阵法正中央……

  却听元始道:“师弟,你莫来了。”

  通天一愣,只见他逆运功法,浑身上下气息一变。天道好似觉察到这一变幻,猛的乌云一暗,雷劫滚滚,竟好似洪荒最深远处的震怒吼声,令四方五界尽数瑟瑟。通天才迈了一步,却发现自己竟被挡在诛仙剑阵之外,元始一挥本命真宝元始幡,定住四周,竟将他生生拦在其外。

  主持阵法的十二金仙吐出一口本命精血,落于四兵神器之上,各自面色,却变得萎靡不振起来。而那四剑斩落,雷霆怒吼的中央,一道天地毁灭的气息乍然朝一人落下。劈在他的顶上三花之上。

  元始神色淡漠,头顶三花迅速枯萎,一缕缕的鸿蒙紫气缭绕而去,他却浑不在意。通天一刹那,只觉得浑身发冷,又好似手脚俱热,血液一股脑儿冲至头顶。“元始——”他与元始天尊的鸿蒙紫气,因这些时日种种的强迫之举,早已变得混沌不清,眼下他只觉察到体内那一丝丝气息,正被人用阵法尽数置换。以他的血祭法剑、诛仙四剑为引,将杀劫导至一人体中。

  诛仙四剑再度齐齐劈下,那一人的顶上三花又残败了一些,面白无须的唇边,竟流下一道细细的血丝。

  “元始,你好算计……”通天闭上眼,只听见四周诸道人,对此骤变景象,哗然一片,“你竟然瞒过吾等,还妄图欺瞒天道!”

  既是天命死劫,便必须是圣人之死,方可收束。天道之下,圣人亦不过蝼蚁而已。只是天道五十,自留一线生机。一人生、一人死,如此而已。



第九章 一命抵一命


  以身代劫,金莲台上盘膝端坐的元始抬头看着天空,好似一如既往的凝视大道,亘古未变。于身上逐渐龟裂的道痕,完全不理不睬。刹那之间,阵中猎猎狂风卷起,细碎飞过一片片密集的剑气,竟割裂出一丝丝可怖的空间裂缝,寸寸绞杀。乾坤扭曲,宇宙变色。竟将场中组成十方杀绝、断无生还之地。

  诛仙剑上,洪荒万万年以来斩杀生灵至今所积攒的怨气,竟凝实体,一片鬼哭狼嚎之声中,尽数汇聚成一句话:杀、杀、杀!

  诛戮陷绝,四剑齐出,上可斩落圣人,下可灭万仙。然则,强行执掌剑阵的十二金仙,却各个面若纸金。见眼下一切成定局,方才各自露出悲色,广成子叹息一声:“师尊。”黄龙真人吐出一口鲜血。太乙与姜尚二人各自不语,默默耗尽法力。几人也到了油尽灯枯、摇摇欲坠之际。四周却无人敢出手,只是一片寂静,各自失色。

  谁也不曾料到,阐教于碧游宫摆下诛仙剑阵,居然却对准了他们自己。

  只见西方天地的尽头,突然亮起一道金色的细微光辉,破云开雾,却令众人心下一紧,好似心悬到了喉咙口。此乃圣人坠落的未来五彩神光,神光的尽头,是一轮鸿蒙紫气环绕的高悬烈日。

  那是元始天尊的道果,诸因之元,诸果之始。因果无尽,则不生不灭。

  天地洪荒十大杀阵,唯独斩灭因果的,只有诛仙剑阵。

  可元始要欺瞒天道、以身代劫,终究漏算了一事。通天教主只身不语,忽然抬起手中的青萍剑。此时,几乎所有人都不再注意他,只有骑着青牛的老子觉察至他的举动,眉头一皱道:“通天!”

  通天仿佛视若罔闻,手上提起青萍剑出鞘一挑,却有一股气势徐徐浮来,后势如铺天盖地、徐徐不绝,这一剑,便与那诛仙剑阵里毁天灭地的气势相抗。

  “元始,你算尽天机,妄图欺瞒众神。却终究漏却一事,”通天抬起头,墨发飞扬,目瞩阵法中央,衣衫胜雪,竟成了一道无法移开眼的夺目光辉:

  “吾乃道门三清,六圣之一,上清灵宝天尊。”

  老子见此叹息一声,扁拐一打,骑着青牛徐徐向前,落在阵法高处不远,却面对四周各方。他神色慈悲,唱了句道号:“吾乃道门三清之首,太清道德天尊。今日吾师弟在此渡劫,了却大因果。谁也不得向前一步。”

  阵法边缘处,封锁乾坤的元始幡,正对上通天教主的冲霄剑气,黑幡竟生生一顿,幡上三十六道风铃无风颤动。灵宝护主,毕竟乃本性,只听通天喝道:“让路。”

  元始幡眼下觉知元始天尊的生死攸关之刻,不觉于空中踟蹰片刻。通天乘机一闪,轻而易举得跃入了剑阵。

  “师叔!”十二金仙一并慌乱起来。却只见诛仙剑阵中无穷无尽的怨气、杀气、煞气,仿佛坠入油锅的一滴水,刹那翻滚沸腾,朝通天涌去。他却平平无奇得挥舞起一剑,又一剑,生生破出一条道路。

  一道道空间隙缝密布网罗,交织而来,通天却不闻不问,任由其划过身躯,于寸寸肉身之上,割出累累伤痕,又由鸿蒙紫气,顷刻修复如初。

  那诛仙四剑,毕竟是他执掌万万年的大杀器,血祭一体,又岂是阐教那十二金仙费尽心思、勉强催动所能抗衡。

  只见通天下脚玄妙,步步踏于阵门之处,不过片刻,咫尺乾坤,便闯至大阵中央。只是,越靠近阵中央,却觉得身负重钧,好似一股难以形容的大恐怖锁定了他。无数因果在眼前飞溯,教通天一剑斩破,却缕缕再生,恰如艰难行走于荆棘丛生之间。

  天道斩不尽,因果亦斩不尽,师弟,又是何苦?

  元始天尊低头看他,他的道冠已经被劈成两半,颊上划过一道血痕,鸿蒙紫气再也无法凝聚修复,而是四处弥散,眼下须臾便将彻底兵解。他动容道:“师弟,你迟了。”天道无情,因果需了,便须大杀劫席卷,圣人不死,此劫不终,他又何苦再入阵,一片心思不过白白做废……也罢。

  到底通天从不曾与他同心,诸念诸妄,亦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赌注是生死,或天地寂灭。唯独一人,他要他生。

  通天与他之间尚且有几步之遥,可是咫尺乾坤,莫过于此。元始神色无悲无喜,心知陨落再即,只是心中忽得浮起那么一丝不甘,目中却一眨不眨,凝视着通天,下意识朝他缓缓伸出手,堪堪停在半空。

  通天却猛然一展手,双手的云袖早已被四周卷起的剑意斩得残破,他一咬舌尖,吐出一口本命精血,落于半空,化作四颗血珠,刹那飞向四剑,又一手掐诀,一手高卷青萍剑,剑尖于划过巨大的一道弧线,喝道:“起。”

  原本压制十二金仙突然齐齐吐血后退一步,仓皇四顾。只见空中的四柄仙剑陡然僵了一瞬,剑上所绑的金丝,竟寸寸碎裂。无人来得及阻拦,只见通天的双目骤然化作金色,脚下浮起五彩云光,一踏半空,法力竟然刹那恢复,只一步,便赶至元始的跟前。

  狂风骤卷,黑云滚滚。不知多少浓厚的乌云深处又是一道惊雷。通天却探出一手,握住空中元始探出的右手,只见这一刹那,空中划过一道巨雷,于所有人耳边炸响。

  二圣人正盘膝对坐,一黑一白,于滔天杀气之中,不动如钟,恰似太极中的两个极心。元始身上不断溢散的鸿蒙紫气,仿佛找到归宿,刹那滚滚朝通天涌去。通天身子一抖,却觉得一丝可怖的天地杀劫寻着那回归的鸿蒙紫气气息,朝他重重压下,口中不由生生溢出一道血,头顶漂浮的鼎盛三花中一瓣花瓣,难以抵挡的碎裂开来。

  他身上灼灼生机,却如流水般自二人握手之处,朝元始那已破碎的肉身涌入,疯狂修补。一时间,四周天道混乱,仿佛回归最初的洪荒。远处的金光中,毁灭与重建彼此交替,竟缩涨僵持不下,成了轮回。天机好似觉察蒙骗,益发震怒,二人身上的鸿蒙紫气,竟纷纷开始溢散。四周的空中见此,刹那紧张起来,老子“哼”了一声,一个小巧三十三层宝塔,突然浮现于高空,溢散出一丝古老的玄黄气息。

  恰在此时,元始身子颤了颤,好似恢复了些许力量,竟然缓缓回握住了通天的手。

  圣人圣人,毕竟有三分为人。

  “孽徒。”陡然自空中至高处,飘落下一道叹息。

  



(完……)



其实是因为作者拒绝写小结局了(理直气壮

前两章是五年前写的,所以真的好早啊

求评论15551 我知道这又是一个绝世冷坑




劫难安可消·彩蛋:

  鸿钧气了个半死,把三清二人吊打了一顿

  最后紫霄宫会议一致决定,由可怜的阐教,帮师父收拾因果。

  元始天尊:“师尊养了你们这么多年……”是时候割韭菜了。

  广成子:淦!我就知道,所有事情都会落到我这个大徒弟头上。



评论(11)
热度(238)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