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星球大战】Shadow of Kyber《凯伯水晶之案·上》(双警探AU,灵车漂移,中篇)

by prophet

配对:Anakin Skywalker/Obi-Wan Kenobi

分级:NC-17

警告:粗口与剧情。开开的点梗:穿围裙的安纳金。假装是小甜饼。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属于达斯米奇和卢卡斯


(正文)

  让我们开始一路卧槽



***

  “姓名。”

  “安纳金·天行者。”

  “你呢?”

  “欧比旺·肯诺比。”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

  “拜托,已经是第三次见到你了,希瑞,这套能他妈的省省吗?”

  安纳金跨坐在木椅上,手枕着黑色的椅子背,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他的领带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白色的条纹衬衫的领口大敞着,就差露出一整片小麦色的胸膛告诉大家性感美男四个字是怎么写的了。

  欧比旺嗤笑了一声,翘着他的腿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气派地活似他正躺进一个沙发。安纳金转过头看向他,阴阳怪气地说,“如果你有意见,就最好他妈的说出来。”

  希瑞啪地一声合上手里的笔记本:“不能。因为云杜局长正等着我的评估结果。而这是正常心里咨询的开始。”

  “我可不觉得这很正常。”安纳金嘀咕说,他假笑着看向一言不发的欧比旺,“你说呢,搭档?”

  “把你的爪子挪开,搭档。”

  “那是我的手!”

  “别吵了!”希瑞大声说,“如果你们还想回到岗位,继续办案,最好乖乖地听我的话。”

  这个威胁特别有用,两人齐齐闭了嘴。安纳金挤出一个甜蜜的笑容:“当然,我们是洛杉矶警局的最佳拍档,是不是呢,欧比旺?”

  “当然,”欧比旺用力拍着安纳金的肩膀,生怕别人看不见他的臂力,“我们关系很好,铁哥们。”

  “关系好到才上任七天你们就被局长送来我这儿了三次。”

  “噢,”欧比旺发出不那么具有诚意的叹息,他抬手梳过自己半长的金发。“一点不足为提的磨合嘛,而且我们的新小组破案效率全组第一。”

  “造成的损失费用也是整个凶杀案组第一,”希瑞毫不留情地讽刺道,“好了,这个就是你们这一次必须完成的咨询,现在,拿起你们的笔和这张表格。”

  安纳金抬起下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像变戏法一样露出夸张的目瞪口呆表情。

  “认真的?希瑞?夫妻婚姻咨询?”他拿笔戳着纸头。

  “好多对警探搭档都做过这个。”希瑞面不改色地看着他,抬起手把金色短发撩到耳后。“只是一个传统。”

  “我们是在拍电影吗?”欧比旺接口。“我以为只有好莱坞这么干,夫妻、婚姻?”他轻飘飘的语调冒出的词一个比一个更夸张讽刺。

  “有问题去找云杜局长。”

  希瑞这一歪头抬眉就让对面没了声音,她敲敲笔记本,命令道:“读下去。”

  “我简直不能相信,”安纳金大叫起来,他瞪着希瑞,“一,每天听对方叙述行程,二,分享一日中一件有趣的事。噢,我们他妈原来是穿一条裤子的中学生,欧比,我今天拉了下玛丽的头发她哭了哟。”

  “哪个玛丽?”欧比旺眼睛也不抬,语调里充满纯粹的好奇,“如果是法医鉴定组的那个,你没戏,她喜欢金发有胡子的帅哥。如果是三楼人口失踪组的,你也没戏,因为她已经嫁了个有钱医生。”

  “噢你怎么知道?”

  “猜猜?”

  “我猜那个帅哥是你,老男人?”

  “推理正确,警探,”欧比旺并没让自己的露齿一笑多么沾沾自喜,但他很有把握那表情足够欠揍。希瑞咳嗽了一声,欧比旺转过头就看到她正瞪着他们,于是欧比旺大声朗读起手里的表格来:“三,为对方制作一顿晚餐,四,参加一次双人集体活动。我们参加的集体活动够多了,我猜,”欧比旺摊手,“我们泡在一起的时间比我睡觉的都长。”

  “你们泡在一起的时间越长,云杜局长睡觉的时间就越短。”

  “哈,原来你还负责治疗失眠。希瑞博士。”

  “一点小把戏,”希瑞说,她露出甜蜜又森冷的微笑,“你们今天的家庭作业是一到三。”

  ****

  “告诉我你不会炸掉厨房。”欧比旺说。安纳金于是这么告诉他:“我不会炸掉厨房,”他在欧比旺松口气之前加了一句,“因为做饭的是你。”

  欧比旺盯着他一秒钟,突然转过头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安纳金立刻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嘿!”他大叫道,“你干嘛去?”

  “去写遗书。”

  “你不会做饭?”重新做回驾驶座的安纳金问欧比旺,他开出了停车场,语调里含着一丝不可思议和惊奇的快活,“你竟然一点点菜也不会烧?”

  “闭嘴,安纳金,”欧比旺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揉着太阳穴,“好好开你的老爷车。”

  “这是辆雪弗莱,”安纳金说,“我猜你连厨房都没有?你有吗?”

  欧比旺干脆转过头去看向窗外,安纳金耸耸肩,“那就去我家了。”他哼着歌,明知乡村摇滚能让欧比旺不堪其扰。他们绝对是天然死敌,因为欧比旺喜欢歌剧,他爱摇滚。古典和现代音乐,天生对头。

  “超市大采购啦,小甜心。”安纳金大声说,一边猛的踩下油门让车子呼啸起来。

  当欧比旺站在蔬菜区的时候,他决定保持沉默。安纳金兴冲冲地在冰柜前挑来挑去,手里捧着两盒他不知名的蔬菜。“而你是大厨?”欧比旺刚刚进大门时讽刺他,听了一路的AC/DC让他觉得耳朵快聋了。

  “我爱做饭,”安纳金说,拿了辆手推车。“而且会做饭很加分哦。”

  欧比旺撇撇嘴,暗自决定象征性完成任务后,晚上回去加一顿夜宵。

  等到了肉食区的时候欧比旺干脆靠在推车上,直到一个姑娘来搭讪,他刚说完嗨还没介绍自己,安纳金就跑过来问:“晚上吃牛肋骨还是羊排?”

  “你们是……?”金发姑娘露出惊奇的神色。

  “夫妻咨询的一个家庭作业。”安纳金快活地说,得到了答案的他又溜回了冰柜边。

  “对,”欧比旺转过头,立刻解释,“我们是工作搭档。”

  “办公室恋情?”姑娘快言快语地插了嘴。

  “哦,不。”欧比旺打消她的误会,“好莱坞常见的,《警探双雄》你看过吗?”

  “他是挺帅的,我是说,你的伴侣。”(partener既是伴侣也是搭档)

  “不怎么称心的搭档……”等欧比旺觉察出已经陷入歧途的她的另一层意思时候,补救已晚。

  安纳金拎着袋子走回家的路上笑地格外开心。欧比旺懒洋洋地跟在后面,他知道越表现出恼怒,他的混账搭档就会越幸灾乐祸。

  安纳金站到了桌子前,穿上了围裙,指挥欧比旺去洗菜。“真他妈挺像夫妻的。”欧比旺冷不丁说,于是安纳金差点滑倒在地。

  他弯了弯嘴角。

  一报还一报,他向来很有原则。

  欣赏安纳金的厨艺是一码事,但他有更重要的事。

  “天杀的你来帮帮忙!”安纳金举着勺子在炉子前大叫,他守着三个锅,一个正在煮汤。欧比旺躺在沙发里玩着手机,不断穿出一阵阵叮咚声,“没空。”

  “刷推特比一切都重要?”安纳金转过身,脸色狰狞地问。

  欧比旺眼神也没分过来一个,“好了叫我,大厨。”

  “哇哦,让我看看这是什么?”安纳金坐在堆满了菜盘的餐桌前,打开手机对屏幕朗读起来,“真男人不一定要会做菜,只要帅?”他盯着那张推特的配图,“这是我的背影吗?”

  欧比旺端详着满桌的佳肴,慢条斯理开着一瓶红酒的橡木塞,“别紧张,你穿小熊围裙还是挺正的。”

  “可那是粉色的,”安纳金抬起头怒视他,“未经允许侵犯肖像权是犯法的!哦——”他哀嚎起来,“莱雅也点了赞。”

  “五十三个赞,”欧比旺打开了瓶子,得意一笑。“帕德梅、奥加纳、阿索卡都点了赞。”

  “你出卖我!”

  “夫妻咨询。”欧比旺提醒他,他举起勺子尝了口汤,“嗯,烧的不错。”

  “你明知道他们都加了你的号。”安纳金拒绝上他转移话题的钩,还在纠结推特的事。

  欧比旺挥挥手,但可口的晚餐还没吃几口,突然安纳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盯着那个正在震动的苹果手机,嘀咕着:“我有种不详的预感。”对面的欧比旺已经放下了刀叉,擦擦嘴,坐正在了位子上。

  “天行者,”安纳金接起了电话自报家门。

  ***

  “很诡异的事情,”安纳金和欧比旺一下车,阿索卡就迎了上来说,“一家四口被害,没有触发警报,没有闯入迹象,大门和后门都没有打开。”

  欧比旺问:“谁报的警?”

  “我们只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

  安纳金指挥守在白色屋子前的两个警官去拦上隔离带,一边带上手套,朝欧比旺走过来,“被害人在哪儿?昆兰和普罗孔医生什么时候来?”

  “都在路上了,”阿索卡说,“你们的烛光晚餐如何?”

  “不是烛光晚餐。”

  “安纳金厨艺不错。”欧比旺说,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这一个礼拜以来足够安纳金摸清他新搭档的小心眼,他深吸了口气,故意漠不关心地扯开话题:“带我们去现场。”

  阿索卡耸耸肩,带着两个人走进大门,“做好一点点心理准备。”她提醒道,但入目的客厅仍然让他们两个人吃了一惊。

  “清晰的颈动脉溅射痕迹,”欧比旺在装修精巧的房间里行走起来,米色的地毯已经被染成了深红色,他端详着地毯上大片的血迹,又走到坐在沙发上的一家四口旁,检查着几人颈部的深深刀口,“一刀毙命,四次都是这样。每一个刀法都干净利落,几乎没有区别,凶手很熟悉人体结构,或许是惯犯。而且,他们是后来被移动到沙发上。”

  “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安纳金问。

  “男性是麦克斯·沙里尔,四十八岁,在UCLA担任教授。三位女性分别是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他妻子叫艾玛·沙里尔,女儿叫莉莉和露西娅,莉莉十三岁,露西娅十岁。”

  欧比旺站起来:“如果是入室抢劫或激情杀人没必要移动尸体,这起凶杀案另有隐情。”

  安纳金皱起眉头,“沙里尔教授的研究领域是什么?”

  “材料科学新能源方向。”阿索卡说,“我们需要联系他的同事。”

  “事实上,这个场景让我似曾相识。”安纳金突然说,“你们还记得内华达的案子吗?”

  “你不能凭直觉破案。”欧比旺说,但他也皱起了眉头。

  “看看书房里有私人物品吗,文件、电脑?全都带走。”安纳金对阿索卡说,转头看向刚到这儿匆匆走进大门的法医,“普罗孔医生,这儿都是你的了。”

  ****

  “两起案件的共同点是什么?”

  “相似的被害手法,颈大动脉割断。从简洁的刀口痕迹判断,不是普通的迪宝家用刀,刀口非常锋利、刀刃长度适中,比手术刀要大。让我推测的话,我认为是军用刀。这点与内华达那一起案件相同。”

  “不同点呢?”

  “被害人没有联系。”安纳金代而回答,他抬起头看向欧比旺。站在尸体旁边的法医普罗孔点了点头,摘下自己的手套。

  “这是一位大学教授,但内华达的被害人是一家平民。”早晨会议桌边坐满了人,安纳金解释,并把普罗孔博士给出的验尸报告发给大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沙里尔教授与鲁克一家被害的案子有关。他们没有亲属关系,也没有任何通讯交往记录。”

  “一个月前被害的鲁克夫妇都在一家叫杰达的通讯手机工厂担任装配工,墨西哥移民,菩提·鲁克是他们的儿子,货车运输司机。”坐在门口的地方检察署的杜库探员说。

  “没有指纹,但我们判断很可能是同一个凶手,或许是一伙,另外谢谢你跨州把案卷调过来,杜库探员。”

  “会不会是随机挑选的连环杀人犯?”昆兰提出一个观点,“就像汉尼拔那样。”

  “少看点电视剧,”欧比旺嘲讽他,“我们知道这个凶手从内华达逃窜到了加利福尼亚。”

  昆兰斜了他一眼:“你不是刚从拉斯维加斯过来吗,有没有听说什么小道消息?”

  “是,除了管理醉汉和亡命赌徒以及拯救一个又一个跳楼之人。拉斯维加斯是最安全的梦幻之地。”

  “安全到自杀率年年创高?”

  “自杀而不是谋杀,不是吗?”欧比旺轻松反驳安纳金。

  “在沙里尔教授的两台电脑里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资料,”阿索卡打断他们的斗嘴,“数据都被清空了,并且我们发现了这个。他们朝硬盘里注射了硫酸。不仅如此,书房也丢失了几乎所有的资料。”

  大家盯着桌上的针孔注射器。“无论他们在找什么,这无疑是导致一家四口惨死的原因。”

  “我们今天上午就去UCLA,杜库给我们拿来了搜查令。”安纳金和欧比旺对视一眼,站了起来。

  ***

  “办公室昨天夜里就被翻地底朝天。”安纳金朝电话喊着。欧比旺正在不远处和一个女助理攀谈。

  “太令人震惊了。”

  “你已经知道消息了?”欧比旺抓住了这一点。

  “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些人拍到了警车和封锁线的照。”她解释。

  “别紧张,只是我们警方已经封锁了消息,”他嘟哝着:“互联网时代没秘密。”

  “沙里尔教授是个很好的人,我们所有的学生都很敬重他。如果他被害了,我想不出是谁。”

  “有没有学术仇敌之类的?比如新能源、新材料的专利纠纷?”

  “据我所知没有。”

  “他有亲近的朋友吗?会与之共享问题的同事?”

  “沙里尔教授和大多数材料系教授的关系都不错,当然他最欣赏的专家,如果你问的是这个,是他以前的一个学生盖伦厄索,在加州理工。”

  “问出了什么吗?”安纳金打完电话过来问欧比旺,欧比旺合上本子摇摇头。“他是个老好人。”

  “我刚打电话去申请调监控录像了,但不要抱希望。”

  沙里尔教授所住街区的监控录像正好在那一周坏掉了,不出所料,UCLA的楼层监控录像在昨夜也坏了。

  “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那就要追查到底。”安纳金站在会议室里朝趴在台子上大伙鼓劲。“我不相信他没有留下任何马脚,我们只需要耐心。”

  “来顿午餐,大厨。”欧比旺揉着眼睛说。

  安纳金踹了他一脚,欧比旺说:“我想吃鱼肉。”

  “有线索了,”阿索卡突然推开门走进来,激动地捧着一台电脑,“莉莉沙里尔的笔记本没有被清空,很明显凶手没想到沙里尔用了他女儿的电脑,技术部门得到了这个。”

  放映到雪白墙壁上的是一张复杂的层状结构网格图。

  “这他妈是什么?”昆兰问他的搭档。

  “技术部门发邮件给了几个大学的教授,”阿索卡回答他,“他们说是一种罕见的物质晶体结构图,还在咨询化学专业的相关教授。”

  “矿物质?新材料?”

  “菩提·鲁克是哪家货运公司的?运输的是什么?”欧比旺突然问。

  ****

  “别告诉我我们还要心理咨询,”安纳金对朝两人走过来的希瑞博士怪叫着。

  “听着,我们忙地脚不沾地呢。”

  欧比旺坐在他的老位子里,舒舒服服地翘起腿,拍拍肚子:“我喜欢烤鱼,新鲜的鳕鱼拯救世界。”

  希瑞翻着自己的黑封皮本子:“你们的家庭作业完成地怎么样了?”

  “第一,我们一大早就一直呆在一起。第二,刚刚我们才从会议室出来,第三,安纳金的鳕鱼刚刚拯救世界最帅警探的胃。”

  “博士,你介不介意我也问你个问题?”安纳金说。

  希瑞博士摊手示意他提问。

  “你那本笔记本是空白的吧?”

  希瑞啪地合上本子,甜蜜一笑:“我是你们的心理医生,不是反过来。所以,你们家庭作业只完成了第三项?”

  “前两项我们也做完了。”安纳金试图蒙混过关。

  “工作上的事不能算在生活趣事里,呆在一起也不是交流行程,”希瑞说,“我会延期再给你们三天时间。”

  “暴君!”

  “三天,甜心。”希瑞说,把手里的一叠文件甩地哗啦哗啦响,“否则我就不知道该往上面填什么了。”

  “你听见她说什么了吗?”安纳金走向会议室朝欧比旺抱怨,他作着尖细的怪腔,“工作上的事不算有趣的小事,哦,简直让我想到老妈。还什么我希望你们真正交流,搭档信任是建立在交流上的。所以我们在闹变扭吗,我的女孩?”

  “鳕鱼真好吃,”欧比旺答非所问,“你可以当面叫她老妈,老兄。还有我晚上想吃羊肋骨。”

  “我他妈是你的搭档,不是你的管家。”

  “五分熟。”

  安纳金没踢到他,推开门就看到会议室内阿索卡和昆兰正站在投影仪前。

  “凯伯水晶?”安纳金读出了墙上大写的字。

  “某种罕见的珍惜矿脉,只有非洲还是大洋洲什么海岛地方有。”昆兰转过头解释,他叉着腰,一手端着咖啡杯

  “是东北非。”阿索卡纠正他。安纳金拿起了桌子上新出现的一个厚厚卷宗。

  她说:“三个月前,天能公司汇报了一起他们的凯伯水晶仓库被盗的案件。”

  “哪个天能公司?”欧比旺坐了下来问。

  “一家能源巨头公司,开发新材料和能源的。而且,沿着你上次的思路,猜猜我们发现了什么?菩提·鲁克工作的那个伊杜运输公司,正是往返在内华达天能公司的一个制造厂和加州之间。”

  “沙里尔教授也是研究材料的。”安纳金若有所思。

  “你指他或许参与了水晶被盗?”

  “不,我认为他发现了一个秘密,而这和凯伯水晶有关。”安纳金否认了欧比旺的猜测。

  “这年头真怪,什么杀人的理由都有。说不定将来还会遇到为推特杀人,”昆兰说,“我真想知道,他妈的这个凯伯水晶是什么玩意儿。”

  ****

  “为什么要我们去?”欧比旺不满地问,双手撑着桌面,“你明知道我和安纳金身上正担着两起非常严重的跨洲谋杀案。”

  云杜靠在椅子上,神色不为所动:“帕尔帕廷部长只是来警局做一次访问,安纳金和他熟识。你们接待更好。”

  “嘿,别牵扯进我呀。”

  “我才不在乎熟识与否,”欧比旺挑衅地眯起眼睛,“我没有兴趣参与招待长官的活动,我拒绝。”

  “这是个命令,警探。”

  “伙计,没人能拒绝云杜局长,”安纳金拍拍欧比旺的胸膛,按了一下咖啡机的按钮。

  “你怎么会认识司法部长?”欧比旺从手里的文件抬起头来问。

  “小时候的邻居,”安纳金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局长?我第一次看到人这么和他杠。”

  “少来,你抬杠的次数比我多。”

  “反正我不喜欢他,”安纳金端起马克杯喝了口,看了一眼表,“晚上七点了,吃饭吗?”

  “五分熟的肋排,”欧比旺眼睛一亮,重复他的要求,“上好的新西兰小羔羊。”

  “闭嘴!”安纳金嫌弃地看了眼他的肚子,把西装甩到了肩膀上,“只有意大利面,有意见的话你来完成这个家庭作业。”

  “你烤过头了一点。”欧比旺满足地放下叉子,开始挑剔地寻刺。

  “要求真高啊,美食家。”安纳金说,欧比旺身边的手机忽然又响了一下。

  “你这次没拍我做饭吧?你最好没有,他妈的你有没有?”安纳金怀疑地问。

  “我只拍了羊排。”欧比旺举起手。

  安纳金迅速吃掉叉子里的东西,打开手机推特,“等不及要开动啦。开动?Really?……节制一点?阿索卡说节制一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帕德梅说吃饱好上路?”

  欧比旺不在意的说:“姑娘们喜欢小八卦而已。”

  “我觉得她不是在说你胖。”

  “我当然不胖!”

  “那她们到底是在说什么?”安纳金放下手机,不满地戳着盘子,“我总觉得你在瞒着我什么。”

  “来猜猜呀。”



(未完)

评论(6)
热度(11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