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星球大战】Shadow of Kyber《凯伯水晶之案·中》(obikin,双警探AU)

Shadow of Kyber《凯伯水晶之案·中》

by prophet

  配对:Anakin Skywalker/Obi-Wan Kenobi

  分级:NC-17

  警告:粗口与剧情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属于达斯米奇和卢卡斯


(上) 

(中)



  ****

  “先是三个月前水晶被盗,又是一个月前伊杜的货运员一家被杀,现在是UCLA的教授被害。我总觉得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线索。”

  安纳金来到欧比旺身边,他的搭档正盯着眼前白板上被害人的照片陷入沉思。

  “你来推测一下。”

  安纳金说:“按照我的思路,这个线索就是凯伯水晶。虽然伊杜公司还没有回复我们关于他们司机的货运内容,但我感觉与水晶脱不开关系。”

  “我也是这么看的。但我们不知道哪个人物或者事件是中心。”

  安纳金想了想,伸手指着两位受害者的照片,沿着白板划出一条线:“或许是菩提把凯伯水晶的什么秘密告诉了沙利尔教授,或许是反过来。但那批水晶又跑去哪里了?我记得天能公司的仓库地址在内华达的一个荒僻沙漠里,它不会凭空蒸发的。”

  欧比旺摸着下巴上的胡渣:“今天我下午在调查被害人的联系人,包括技术部门给我的邮件来往名单。不过谷歌公司还没有回复我们的要求,我们暂时没有破译他的gmail,但是,他的工作邮箱里有不少联系人。”

  “是否有人和他讨论过水晶?”

  “我还没核对完全部的对话和联系人。”欧比旺摇头,“但他最后一封邮件是发给一个加州理工的教授的。”

  “那可是一份长长的名单。”安纳金叹气,“明天上午招待完司法部长后,我们得一个个地慢慢盘问过来。”

  “那个教授叫做盖伦·厄索,沙利尔的女助手也和我提到过这个名字,说是他以前的一个杰出学生。”

  “那就从他开始好了。”安纳金看了眼手表,“已经十二点了,你也该回去了。”

  “你先走吧。”欧比旺摇摇头,他凝视着眼前的白板,“我呆一会儿。”

  ****

  “这简直不可思议!”阿索卡大声叫着,走进门的安纳金看见他们整个房间被翻得底朝天。“发生了什么?”

  “云杜局长说让我调出沙利尔家那晚上附近几条路的监控录像,查看可疑车辆或人物。虽然我们丢失了那条街道的监控录像,但可以用旁边的交叉路上的监控判断出哪些经过的车辆停留过。”

  “好办法。”

  “但有人洗劫了专案组。”阿索卡的眼睛里有怒火在燃烧,“我昨晚刚把原盘带过来,今天它们就不翼而飞了。”

  “欧比旺呢?”安纳金忽然四处张望,他看见欧比旺正打着哈欠端着咖啡走进门,“欧比旺,你昨天几点走的?”

  “十二点三刻吧。”欧比旺瞪着眼前乱七八糟的办公室,整了整领带。“发生了什么?”

  “我听说昨天发生了一起小小的破坏事故?”帕尔帕廷举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

  “只是一些小事情,部长。”安纳金彬彬有礼地解释,他推了推身边趴在桌子上的欧比旺,小声在他耳朵边说:“注意形象!”

  欧比旺斜睨了他一眼,抬手快速地把头发梳到背后,抱着双臂坐直了身体。

  “云杜局长告诉了我你们这次的案情恶劣实属罕见,看来有必要加强警局的安全措施。”帕尔帕廷放下杯子,语调慢吞吞地说。

  他宽厚的笑容没起到多少安抚作用,欧比旺脸上仍然一片死板。

  “你真是讨厌政治家?”安纳金感慨说,“帕尔帕廷其实挺好的,你没必要这么防着他。”

  欧比旺摇着头,注视着洛杉矶市司法部长背影彻底消失,他站在门口看着乱糟糟的一楼大厅,轻声说:“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们的调查进度?”

  “什么意思?”

  “我们昨天准备去调查UCLA,凶手提前就破坏了办公室。阿索卡刚调来了监控录像,他就连夜毁坏了它。”欧比旺转过头说:“我觉得不对劲。”

  “就像被什么牵着走,”安纳金咬了咬唇,他反应很快。“凶手好像知道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还有监控,这次连警局的都作废了,谁能潜入这里?”欧比旺注视着他,安纳金从他锐利的蓝眼睛里读出了一个那个没出口的回答。

  “与其说我防备帕尔帕廷,不如说我担忧局里的任何一个人,而且部长可是外人。我来这里还没多久,安纳金,你呆在LAPD有几年了,这两天有没有谁让你觉得反常?”

  “我不相信,”安纳金摇着头,“我想不出来。”

  他突然转过头,视线在半空中凝滞了两秒:“你把我们要去拜访厄索教授写入工作日程表上了吗?”

  欧比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马上出发,”他转过身立刻朝停车场走去,“要是这个猜测成真,而那个教授又不巧知道一些什么,我们这一次必须要赶在凶手之前。”

  ****

  “他不可能每次都领先我们,警局有内鬼。”

  “但现在这还是你的一个怀疑,梅斯。我就是个心理医生,这是你的警局,这么多年来你了解他们比我深。”

  “希瑞,我的经验就是这么告诉我的,但现在我没办法开展内部调查,凯博水晶的案子是当务之急,而且人手不够。”

  “你真的要怀疑你自己的下属,梅斯?他们跟了你这么久!”

  “欧比旺是从拉斯维加斯调来的。”云杜说,“我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

  “他调过来是因为国家总署的批准,完全的正当理由,而且他和安纳金拍档的破案率非常高,正是我们需要的警察人才。”

  “因此他才是这一案的主要负责人。为什么你这么相信欧比旺?”

  “我相信欧比旺,是因为安纳金没有理由为他说谎!”希瑞大喊着,她深吸了口气,一步不让地瞪着云杜局长。“或许这个内鬼是你。或许是司法部的人,帕尔帕廷为什么今天早上跑过来?或许是检察署的人,你明知杜库和你之间的那个过节,任何一个外人都有可能把信息透露出去。”

  云杜局长摇摇头,他深色的眼睛坚定如铁:“我们必须相信我的经验,我也不想要最坏的结果。”

  “我能做些什么?”希瑞松口了,她有些疲惫地后撤了一步,“是你安排他们做咨询测试的,你想要什么结果?”

  “我觉得,或许现在就该告诉你我今天的一件有趣小事,”欧比旺转过来喘着气说,他的额头前有着块擦伤的血痕,“谨防太迟。”

  “别废话!”安纳金咬着牙瞪了他一眼,从后备箱旁又伸出头去开了两枪。

  “你打中了玻璃,”欧比旺仔细辨认着声音,“听好了,那件事情就是——”

  他裤带里的手机在对方突然回击的几枚子弹破空声音里,突然发出一道叮咚的消息提示声,安纳金抽了抽嘴角,语调嘲讽:“我反正知道今天我的是什么了,警官命在旦夕,推特不绝如缕。”

  “你早上的巧克力酱溅在了领子上,”欧比旺在安纳金耳边擦过一句话,接着猛地冲了出去。“掩护我!”

  “妈的!”追出来的安纳金愤怒地看着绝尘而去的黑色SUV,他转头问欧比旺:“告诉我你记下了他们的车牌号?”

  “SW036什么的,”欧比旺说,他喘着气,举起枪朝着地面按了按板机,但只有两声机关的轻微咔嚓声,“我没子弹了。”

  安纳金拿起电话拨通了警局:“我是天行者,立刻让阿索卡和昆兰来这个地址,不,普罗孔医生不用来,这里没有尸体,还有,帮我追查这个车牌号,”他余光看见欧比旺懊恼地踹着雪弗莱的轮胎。

  “叫一辆救护车,我们有一个目击证人。”

  “认真的?它从早上就在那儿?”安纳金竭力仰着头,通过车子内前玻璃上的后视镜看着那一点巧克力酱,就在他雪白的领子上,非常显眼,“而你和阿索卡都不提醒我?”

  “帕尔帕廷也没有提醒你,”欧比旺熟练地话题。

  “你就这样让我晃荡了一早上?!”安纳金怒视着他,“而且还当着部长丢了整个警察局的脸。”

  欧比旺耸耸肩。透过雪弗莱碎裂成蛛网的前玻璃,正好可以看到停在他们车前面的警车的蓝色灯光,阿索卡扶着一个披着深色毛毯的褐发女人进了后座位。

  “反正你现在也没什么形象了,你这车开不了了,我去坐昆兰的。”欧比旺推开副驾驶的门,拍了拍窗框留下一句,“新车我要一冷一热,两个置杯架。”

  “才不!”安纳金仍然努力地擦着那个污点,他抓着餐巾纸探头出窗户朝他吼了一句。

  他缩回头有点心疼地环视了一圈车内:“雪弗莱是最好的。”

  ****

  “今天又是什么啊医生?”安纳金对走进他们办公室的希瑞博士吹着气,“行行好,让我们先干正事。我们刚刚有一个重要线索。”

  普罗孔正在给欧比旺的额头上涂药水,安纳金推开资料坐在了办公桌上,他手臂上半贴着几条刚刚剪断的医用单面胶,它们长长地垂在半空中。

  普罗孔医生拿起其中的一条胶带把方块纱布固定在欧比旺的伤口上:“这两天你最好不要吃油炸食品。”

  “你们没吃中饭吧?”希瑞举起手里的一个大纸袋,“正好我带了点健康食品,别把我想的那么不近人情,安纳金。”

  “但你还是要来检查任务的。”

  希瑞带着他们两人走向一楼食堂旁的咖啡吧,“职责所在嘛。”one must do ones job

  “我们的职责就是尽快破案。”是欧比旺狡猾反驳。

  “目击证人也要缓冲时间,才能接受你们进一步的询问,别以为我不知道规定。”希瑞打开袋子,递给欧比旺沙拉,“很遗憾我只能把给你们买的汉堡留给自己和安纳金了。”

  欧比旺看着眼前一整盒的蔬菜好几秒,在安纳金的窃笑里抓起了塑料叉子:“好吧,医生。”

  “这又是什么?”安纳金看着推到眼前的表格。

  “受伤的是我,你可没瞎。”

  安纳金对这种程度的小讽刺视若无睹,大声朗读着:“一,写下你最爱做的事情,二,写下对方最爱做的事情……”

  “今天我们来做一份信任测试,”希瑞递给他们两支笔,“这是夫妻情感咨询的一项常规内容。”

  “……和对方在一起你觉得最快乐的回忆?等下,快乐的回忆?”安纳金的语调里夸张多过惊吓,“下一题,对方觉得快乐的回忆?”

  “我怎么觉得这不常规!”欧比旺盯着一个路过警探餐盘里的炸鸡块,转回头说。

  “二十道题,都要填完。”希瑞双手交叠放在了黑色封皮的笔记本上,“不准交流!不准偷看!”

  “我他妈可没有快乐的回忆。”安纳金转着笔,“和他我只有炸翻天的回忆。”

  “彼此彼此,”欧比旺和安纳金对了下拳头,露齿一笑,“说的好,兄弟。”

  希瑞举起一根手指朝下一点,恶狠狠地威胁道:“填表。”

  “等等我怎么知道他的事?”

  “所以这是个搭档信任测试。”希瑞又恢复了冷静。

  “首先,最爱做的事,安纳金你写了什么?”十分钟后希瑞收回表格,一道道对照着问。

  “做菜,”安纳金看向欧比旺,露出坏笑,“刷推特。”

  “泡妞,泡妞。”欧比旺懒洋洋地说。(girls and sex)

  希瑞看了眼两张纸头上明明写着的完全一模一样的回答,抽了抽嘴角,她当机立断地站起身。“我先走了,记得完成家庭作业,昆兰在后面找你们。”

  “技术部门给我们回复了,”昆兰一上来就说,“我们知道凯博水晶是怎么一回事了。而且早上我们调到了一段UCLA的录像,一个教授的车那天晚上停在楼门口,他装了车载摄像头。”

  “什么摄像头?”欧比旺惊讶地问。

  “那种四十八小时循环录像的,”昆兰说,挤了挤他的肩膀,“我也学到了新东西。”

  ****

  

  “你看清凶手了吗?”

  “一个褐色头发的人,大致六英尺高,偏瘦,”莱拉·厄索说,她捧着水杯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回忆清楚,“他闯进屋子来,带走了盖伦。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正在二楼整理笔记,我听见响声下楼,他拿着枪指着盖伦!他本来要杀我,但你们赶到了,他带走了盖伦……”

  欧比旺轻声安抚着她,安纳金等她情绪平稳下来后继续询问。“你熟悉沙里尔教授吗?”

  “他是我们的朋友,上帝啊,那个惨剧我们都吓坏了。前一天我们才刚刚见过面,沙里尔教授来我们家用晚餐。”

  安纳金和欧比旺交换了一个眼神。“沙里尔是不是给了厄索教授一些资料?”

  “他们经常一起讨论问题。”

  “什么是凯博水晶?”

  莱拉苍白的脸色变得更白了些:“那是一种武器。”

  “武器?”安纳金疑惑地问。

  “就和铀矿可以造原子弹一样,有人找到办法用它潜藏的巨大能量来研发武器。”

  “你知道具体内容吗?”欧比旺脸色非常严肃,“我们需要细节。”

  “我不熟悉技术细节,我只负责帮助整理盖伦的笔记,他们说的那些我也听不懂。”

  “你还能想起什么?”

  “他们说有人想把它的资料卖入黑市,但我只知道一个名字,叫做达斯什么的。”

  “达斯?哈根达斯吗?”安纳金抱着手臂,低声对欧比旺说,他们隔着玻璃在外面看着坐在问询屋里的莱拉·厄索,她正在阿索卡指导下填表。

  “我能肯定那不可能是一个冰淇淋。”欧比旺嗤笑了一声,“耶鲁大学的人说凯博水晶属于新能源,结构极度复杂,这个方向从来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他们还很好奇我们是从哪里得到它的结构图的。”

  “很显然有些人在做秘密的事。”

  “比如用它研发武器。”

  安纳金若有所思地说:“关于那盒被盗窃的水晶,我有了猜测,或许有人想把它卖给别人。”

  “或许是外国势力,”欧比旺耸耸肩,“俄罗斯?”

  “你怎么不猜中国?”

  阿索卡打开了门,把一叠证人保护申请的表格塞给了欧比旺。她身后的莱拉紧紧地抓住皮包,眼眶里含着泪水,“求求你们,一定要救出盖伦。”

  “我们会找到他的,”安纳金说。

  ****

  “我们自己的国家档案库里没有与UCLA录相照片吻合的嫌疑犯,所以昨晚我们又联系国际警署。”昆兰指着白墙上的投影说,“是一个国际雇佣兵,叫做格里菲斯,他在南美很多地方都犯过案子。”

  “照片让厄索夫人指认过了吗?”

  阿索卡摇摇头:“不是那个绑架厄索教授的人。”

  “所以是团伙作案?”

  “达斯是一个人名,”欧比旺回答昆兰,“我和安纳金去找厄索夫人确认了一下。在他们家里没有找到凯博水晶的资料,或许厄索比沙里尔要小心地多。”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另一个袭击者没有当场杀掉厄索。”

  “所以幕后凶手叫达斯?古里古怪的名字,”昆兰把腿翘在了桌子上,“我觉得海森堡更帅。”

  “和你说了少看电视剧。”欧比旺毫不留情地讽刺他。

  “《绝命毒师》比你的推特强多了。”

  欧比旺威胁地眯起眼睛:“你以为和昆兰联手就能打败我,安纳金?”

  “他已经和大家打成一片了。”希瑞关上了玻璃门,把一份文件递给了办公桌后的云杜局长。“他们是清白的,那个测试证明了这点。”

  “你亲自监督的他们?”云杜打开了手里的报告。

  “梅斯,有一半的夫妇之间都达不到这个合格分数,结果证明了安纳金和欧比旺信任着彼此。”

  “我要尽可能地谨慎,”云杜局长用手指敲着桌面,“局里的人我都仔细排查过了,他们没有动机,也没有时间,警探中只有欧比旺是外来的,他刚到洛杉矶的摩擦有多格格不入,你最清楚。”

  “现在他是我们中的一个了。不少夫妻还整日争吵呢,你不应该仅凭外表就觉得他们的关系差。”希瑞看着他,“你别忘了上一次的过失造成了什么。”

  “损失警探奎刚·金是我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

  “你应该看看推特,”希瑞摇摇头,“安纳金和欧比旺几乎一直呆在一起。”

  云杜抬起头,把报告收到了文件盒里:“至少现在我们的目标转了外部的人,由谁能接触到本案资料的呢?”

  “这次调查确实有人在拖我们后腿。”

  安纳金一个人站在办公桌对面,云杜局长正背对着大门口,盯着墙上LAPD的大徽章。“昨天发生的厄索事件证明了这一泄密的存在,但我不觉得是警察局内部的问题。”

  安纳金点点头:“我们接下来会非常注意保密的事项。”

  “你和欧比旺目前的调查的结果如何?”

  “厄索夫人指出了非常重要的线索,而且我们锁定了第一个嫌疑犯,发布了全境通缉。”安纳金说,“云杜局长,你是否有关于泄密的嫌疑对象?”

  云杜把一份资料推给了安纳金,命令道:“由你负责调查这件事。”

  “安纳金,”在三楼的走廊里杜库突然叫住了他,安纳金转过头就看到他穿着一如既往的深色西装。

  “杜库探员,”安纳金礼貌地点了点头,“请问有什么事吗?”

  “有一些文书的事,顺带我来跟踪另外一个案件最新进展,我听说凶手又袭击了一个加州理工的教授。”

  安纳金变得警惕起来。“幸运的是没有人伤亡。”

  “不能相信任何人,不是吗?”杜库摇着头说,他锐利的眼睛像是刺穿了安纳金,“你知道那个内部接应是谁吗?”

  安纳金摇头反问道:“你的消息挺灵通的。”

  “我只是不能忘记过去的事。”杜库这么说,他朝安纳金挥挥手,走向了另一边的会议室。

  “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什么?”安纳金回过神,就看到欧比旺在眼前正喝咖啡,“我刚从四楼回来。”

  “云杜又说了什么?”

  “云杜局长给了我杜库的资料,”安纳金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打开材料翻了翻,“还有帕尔帕廷的,当然还有别人,都是有可能接触到案件并泄密的人选。”

  对面喝完咖啡的欧比旺把手里的杯子投篮进了一个垃圾桶里。

  “他不怀疑警探内部吗?”

  “云杜局长有他自己的办法,”安纳金说,“问题是,刚刚杜库探员突然找我谈话,我觉得很可疑。”

  “别匆匆下结论,”欧比旺漫不经心的说,盯着手里的手机,又传出一阵提示音。安纳金被激怒了:“上班别刷推特。”

  欧比旺把手机举过两张办公桌:“晚餐吃这个。”

  “我不是你的厨师!”

  ****

  “你确定炒中国菜能用黄油?”

  安纳金直接把手里的木锅铲递出去,朝锅歪了歪头。“那你来。”

  欧比旺退后了一步:“要是不行就点外卖吧。”

  “我从不点外卖。”安纳金嫌弃地说,他戳了戳烤箱上的平板电脑,上头正放着一张菜谱与解说,“不就是芙蓉饭吗?哦,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下次还是吃塔可吧,”欧比旺放下筷子,把方形的外卖盒往茶几上一扔。“我已经吃了三天的蔬菜了,就算是中国菜也吃厌了。你家沙发怎么没有靠垫?”

  “我家不是五星级酒店,”安纳金翻了个白眼,“知足吧。”

  “你在生闷气?你真的在生闷气?”

  欧比旺放下手机,他跨坐到沙发的一角,紧紧地靠在安纳金蹲着的单人沙发上,手撑着头。“天啊,安纳金。”

  “胡说八道,我只是在认真吃饭。”安纳金斜睨了他一眼。

  “那我就发推特了,大厨称赞了外卖的手艺,表示有多多学习之处。”欧比旺躺在沙发上举高了手机,安纳金甩下外卖盒,“这是诽谤!不许发!”

  欧比旺朝另一边躲着安纳金伸过来的手,大笑着四处闪避,等他点了确认键,才发现两人的衣服都乱糟糟的,安纳金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天啊你加了我家的定位!”安纳金瞪着手机尖叫道。

  “忘了关了。”


(未完)



下一章开车,如果lof不行就走sy。

这个中篇很快结束的,猜猜剧情吧。预先警告看全文第一句话【】达斯是谁?谁泄密的?帕尔帕廷和杜库问题?奎刚是怎么回事?欧比旺为什么讨厌云杜?……


评论(4)
热度(9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