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Practice makes Perfect《实践出真知》上(AO,Anakin/Obi-Wan)

Practice makes Perfect《实践出真知》同人写手梗

prophet ,首发SY,搬文

简介:写作有没有ooc,动作是不是科学,实践一下才知道

正确简介:欧比旺捉住了一个看论坛的小学徒,认识了一个大神写手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属于乔治和演员本身

(正文)



致同人作者们:

      我们的婚姻开始于一个戏剧般的童话,而我承认(但并不感激)你们的付出。尽管它的启始并不愉快,但仍不失为一场动人的爱情故事。

      但我在此提出要求:请停止创作关于我和安纳金的故事,让它成为一个银河系的秘密吧。

      注:任何有关法律的纠纷请联系绝地长老团

      你的
      肯诺比


  —————
      Bush_of_Love 发表于三天前,点击量:102947272,留言:6251839



      And how did it begin?


****

      欧比旺正急匆匆地冲过走廊,他拐过墙角,险些和迎面而来的两个小学徒撞在一起。他立刻紧紧地抱住手里厚厚一叠的报告,以免它们滑落下去。

      “…安纳金……亲吻………”

      在两个小学徒手忙脚乱地对他行礼时,欧比旺抓住了之前隐约听到的这两个模糊的词眼。

      他狐疑地注视着她们一溜烟逃走的背影,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即使他的前学徒魅力非凡,也不至于如此供人当众讨论吧。欧比旺摇摇头,继续赶向地质学的教室,把这丝疑虑抛诸脑后。

      原先负责课程的教授接到了银河系地质大会的邀请,去一个河外星系参加考察。而欧比旺肯诺比暂时被长老会派来代课,当他走进教室时,发现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嗡嗡的低语。

      “安静,”欧比旺站在圆形房间的中央,抬高了声音说。

      而这些十多岁的年轻小学徒快速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个个抬起头,欧比旺环视着安静的教室,满意于自己的威信,他在这一双双闪亮的眼睛里点了点头,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稚嫩的面孔了,自安纳金出师后,他还没物色到第二个学徒。而看着这些年幼的小学徒,欧比旺不知怎么开始思考上午尤达的劝说,或许是时候找下一个徒弟了。

      “这是你们这节课讨论所需的星球地质报告,”欧比旺说着在教室里慢慢踱步,将讲稿分发下去,“现在,打开你们的教材。”

      欧比旺手撑在台子上,注视着一个个虚拟屏幕在教室里闪现出来,圣殿引进这批电子教学的器具还没多久,但这些小学徒及其迅速地就接受了。欧比旺其实不太同意这么做,他喜欢古老的书本,而且这些联上了全息网点的电脑实在很容易供人在课堂上偷偷开小差。

      他给学生们分了组,在教室里环绕来回走着倾听他们的讨论。比如这个,欧比旺瞥了一眼被迅速关掉的一个网页,假装没有注意到,从这个年轻的女孩身边走开了。

      而在课程结束后,小学徒们轰然而散,留下欧比旺一个人收拾教室,他走下来到学徒们的座位上,将那些主人离开时没关掉的蓝色屏幕一一关上。说真的,欧比旺又关掉一个偷偷开着的游戏网页,这种无聊的打斗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他真搞不懂为什么会在年轻男孩间光速地流行起来。

      而在他走到下一个全息屏前后,欧比旺点开被缩小的网页,准备关掉它。但在页面弹出来的时候,他的视线无可避免的捕捉到了一些字眼:


          安纳金抓住了欧比旺的小腿,他倾下身,抚弄着那根长棍……


      …!!这是什么?

      欧比旺呆了片刻,又重新打开被关掉的浏览器,点开了历史纪录,在漫长的进度条加载完毕后,欧比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文字组成的界面。

      【圣殿的玫瑰之乡,欢迎光临论坛】

      欧比旺凝视着那簇拥在花朵之中的论坛标题,他忽然生出了一种不详的感受。

      而他将网页下移,接着,是标题和一些作者声明,欧比旺的视线划过「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彼此」时猛地手一抖,而他和安纳金的名字被斜线连了起来。

      疑问飘过欧比旺的脑海,斜线是什么意思?PWP又是什么意思?他下意识再往下移动光标,聚精会神地阅读起来。


***

      圣殿维修部的人有些奇怪,这几天欧比旺已经来换了第二台电脑屏幕终端。倒不是说他们怀疑了一个绝地大师,而是这种事放在天行者身上很常见,但肯诺比对机械向来不感兴趣。上一次的那个是被类似咖啡的饮料浸湿了,这一次则明显是被外力掰坏了,但当询问绝地大师时,也只得到“杯子不小心打翻了”这样的回答。

      欧比旺这几天瞧上去没什么变化,依然是冷静、温和而面带微笑。但除了去给圣殿幼徒上课之外,他几乎足不出户。

      维修部的人接受了“一些练习时的意外”这样的回答,但他狐疑着,什么样的格斗练习才会牵连到好端端放在桌子上的屏幕终端?

      真是搞不懂这些绝地武士。

      拿着新的器械回到房间,欧比旺熟练的组装好,接着躺在椅子里,用原力召唤来一袋土豆片的小零食,打开了浏览器。

      他熟练地输入了域名,接着又点击了登陆按钮,敲入自己的账号和密码。

      一如既往漫长的等待后,蓝色的屏幕渐渐被加载出来了。


          [火热][推文贴]新手必读,由CrossGalaxy整理,配对:安纳金天行者/欧比旺肯诺比。


      欧比旺决定点击进去看一看,他已经被随手去点击帖子,结果看到的两篇文吓到过两回了。一篇里,他是个女人并且和奎刚分手后嫁给了安纳金,另一篇里,他仍是个男人,却是个Omega,而安纳金是个Alpha,欧比旺开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等他看到发情期、子宫、标记之类的字眼之后,一时没忍住小小地爆发了原力。

      当然还是有正常些的东西的,几个没什么成人内容的短篇。里面的抒情风格处理地非常婉约动人,他不得不承认被打动了。

      而这个推文贴打开后,欧比旺撕开了包装纸袋,一边将小吃塞进口中,一边阅读着屏幕上的文字。


      提到AO文,首先必须推荐的是这个作者:比翼_双飞。据论坛里的人说,这位作者是男性,而他的文字非常地充满质感和张力,构架的宇宙翔实动人。他笔下的安纳金既有冲动的大男孩气质,又不失渐渐成熟的情感过渡,让人觉得仿佛真人出现在眼前。而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他的几个长篇中的欧比旺也并非一个遥远的神化形象,而是充满智慧、诙谐的活生生的人。

      而作者本人对绝地的了解,几乎让人要以为他也是一名绝地武士了。

      这是作者目前来评分最高的作品,一直位列在AOtag排名的第一位:《情非得已》。我本人非常喜欢这篇文,既不失作者一贯的大气磅礴,又充满着两位绝地武士,在爱情与戒律间的挣扎,既微妙又动人。

          ……


      欧比旺的眼睛在「仿佛真人出现在眼前」这一行字上徘徊了一下,他感到好奇,而联想到在上课时抓到的小学徒偷偷上网的事情,或许这个作者真的是一名绝地?

      反正今夜无事可做,欧比旺点开了链接。


****

      安纳金注视着欧比旺,他们的距离如此遥远,而又近在咫尺。沸腾的岩浆爆裂着,像是交响演奏的一曲乐曲,替二人的注视间染上一层悲色。

      “拜托,欧比旺,请给我一次机会。”

      而欧比旺在火光中映照的脸庞上忽的滑落下两行泪水。他抿着唇,背叛和并肩作战,温柔的亲吻和圣殿的警告交相在眼前闪烁着,试图控制着他去做出抉择。而他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带着疲惫和一丝期待的眼眸。他是他的兄弟,战友,是他的爱人,但他是黑暗面的响应者,他曾堕落过,而这给两人造成了一道永不可抹灭的伤疤。

      他能不能相信呢?
          ……


      欧比旺揉揉眼睛,在这一章《抉择》的标题上加了书签。他从未想过以他和安纳金为原型创作的文字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欧比旺不得不承认,他几乎要以为文字里的和他现实中认识的安纳金是一个人了。

      他有些怀疑起作者的身份,或许是他身边的一个熟人,但哪个绝地武士会无聊到写这种文字?

      而尽管欧比旺承认这个比翼_双飞在刻画安纳金的形象上的确非常到位,但他写的欧比旺完全就是一码事。很多场景都看得欧比旺直摇头,比如,他从来不觉得他会这么轻易地流泪,他没那么多愁善感。

      但好像很多人就是那么认为的,欧比旺往下翻到了这一章的留言区,


          KenobiLightsaber:当他哭泣的时候,我几乎与他一样流下泪水,太喜欢你的文字了

          Lec’astvi:呜这个场景令我差点在上班的时候泪流满面,为什么欧比必须面临这样的抉择呢……

          HailObikin:让一个绝地动情成这样,Ani你还质疑他不爱你吗吗吗吗吗吗!!!


      ……所以他在别人眼中就是这个形象吗?

      欧比旺疑惑地回忆了一下,他并不是这么柔软的人。事实上,他不仅心理素质极其过硬,而且欧比旺也自觉足够温和自持,他可是一位绝地大师。是什么让这个作者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欧比旺点开了作者的私信面板,发出了他的第一封私信。


          Bush_of_Love:你好,很高兴阅读你的文字。我很欣赏你笔下的天行者,但我觉得欧比旺不像本人。


      欧比旺关掉了网页,他需要进行睡眠休息了。


****

          Flight_n_Fight:你好,我很高兴收到你的私信。你是指欧比旺有些ooc吗?

          Bush_of_Love:什么是ooc?

          Flight_n_Fight:就是out of character,与本人形象不符

          Bush_of_Love:的确如此。

          Bush_of_Love:我今天看完了你的《情非得已》,我不觉得欧比旺会在戒律和爱情间挣扎地那么久。据我所知,他之前不是没有经历过爱情。

          Flight_n_Fight:愿闻其详

          [系统]Bush_of_Love发送一个文本文件,Flight_n_Fight已接受了。

          Bush_of_Love:私信打字有字数显示。就是这样

          Flight_n_Fight:我不清楚这段事,非常感谢你的补充

          Bush_of_Love:没关系,你笔下的安纳金让我很喜欢,我很乐意帮你改正下欧比旺的角色特点,如果你不感到冒犯的话

          Flight_n_Fight:不,完全不。实际上,我在描写他的时候的确感到有些茫然以及力不从心,我总觉得不够理解他

          Flight_n_Fight:他在我脑海里的形象捉摸不定,有时温柔,有时又强硬,真是难以准确把握

          Bush_of_Love:抱歉刚刚遇上了麻烦。哈,小子你知道吗,你听上去就像陷入爱河的小青年

          Flight_n_Fight:什么麻烦?你别说,我还真的为他神魂颠倒

          Bush_of_Love:工作上的事。哈哈,我倒不知道


      欧比旺把原来那行“我倒不知道我有个如此的追求者”删掉,改成了“我倒不知道欧比旺又俘获了一颗心”。

      他关上私信界面,倒在沙发里,嘴角挂着一丝微微的笑意。

      自从收到这个陌生人回复的私信开始,他们陆陆续续聊天。这些日子里足够让欧比旺明白了什么叫做slash,以及论坛的各种打分方式,他知道了如何避开那些令人尴尬的文章。而且,说实话来自比翼_双飞的回应一开始的确吓了欧比旺一跳。

      他一定是个诚恳的人,欧比旺欣赏认真对待自己作品的人,哪怕是同人作品,一丝不苟是他看重的品格。而且,比翼_双飞对安纳金的理解非常到位,就这点足以让欧比旺很乐意与他继续聊下去。

      但现在,欧比旺打开通讯器,接通了安纳金的频道,他还有一些任务要完成。

      安纳金蓝色的头像出现在欧比旺的眼前:“晚上好,欧比旺。”他笑着露出雪白的牙。

      欧比旺点了点头:“明天来一趟圣殿,绝地长老团又有任务了,是我们一起的。”


   -----2/22更新----


****

  欧比旺发现比翼_双飞的更新频率并不规律,有时候他会保持每日更新,而某些时候,比如最近这些天里,他则完全没有出现。

  从论坛的某处回复里欧比旺被普及,作者本人曾解释过,这主要是他工作的缘故。关于比翼_双飞真实身份的猜测又在欧比旺脑海里盘旋了一会儿,他会是一个绝地吗?

  但欧比旺很快打消了自己的好奇,他哑然失笑,他们不过是网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而且,探求别人的隐私是非常不礼貌的。

  而趁着安纳金呆在驾驶舱的时间,欧比旺坐在客舱的沙发上打开数据pad,三天的航程还剩下最后一天,他们就能赶到兰姆罗星系,不妨先享受会儿小娱乐。


          Flight_n_Fight:上次问你的问题,你怎么想?

      Bush_of_Love:我觉得在你说的情况下,欧比旺会选择表现出相信那个海盗,然后伺机而待

      Flight_n_Fight:喔对,「安于现实等待时机」

      Bush_of_Love:你对绝地知之甚多


  聊天面板中,最后一条信息的发送时间仍然停留在一天前,欧比旺猜测比翼_双飞或许正好被什么困住了,才一直没有回复他。

  他想了想,干脆点开了另一本评分很高的作品《荣誉时光》。文章的简介很简单:他们以灵魂相爱,而以理智遥遥对峙。

  这又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一切都结束了,安纳金意识到,他们已经完全的、彻底地迎来了最后的时刻。

  他赢了,他站在科洛桑的街头,注视着那个人影自远处渐渐走来。他比他想象地要矮小些,但或许是他的记忆欺骗了他。安纳金感受不到兴奋或激动,他的心头没有这些起伏澎湃,在暮色里长久地凝视着协调家时,他只感到一阵阵的疲惫和轻微的苦涩。

  协调家慢慢地走入了不远处联邦绝地情报中心的大门。

  安纳金知道,不是他打败了这个敌人,而是爱。是冷血的帝国间谍头子身上仍然残余的那些情感,而他回忆起十年前在纳布监狱里的那场对话。他想起化名为欧比旺肯诺比的协调家曾露出的笑容,他们的命运自那一刻就决定了,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智慧角逐终于尘埃落定,再无二话。

  阿索卡快乐地打开了他的车门,安纳金坐在了她的身边,“你成功了。”她兴奋地说。

  而安纳金露出微笑。

          ——Fin——


  欧比旺闭上眼,在脑海里又梳理了一遍这个故事。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AU的文章,这篇《荣誉时光》是一个谍战的虚构世界。除了新奇之外,他被这个故事本身深刻地吸引了。欧比旺意识到,比翼_双飞在文中探索的深度远超了他的想象,他并不是一个浅薄的人。欧比旺从文字里看到了更多,不仅是简单的罗曼蒂克的情感,徘徊在字里行间的是关乎生存、政治、信仰和挣扎的命题。

  比翼_双飞是一个优秀的作者,欧比旺开始理解对他「大神」这样的称呼,而能写出这样文字的人,一定拥有相当成熟的世界观。

  但一如既往的,他们仍有些小问题,安纳金的角色让他很有熟悉感,而欧比旺则被过度地冷血化了。欧比旺有些郁闷地挠挠头,他有表现过那么无情吗?

  只是一篇虚构的故事而已,欧比旺安慰自己。如果脱离开他自己的视角,一切就好多了。这么想着,他走进了驾驶舱。

  安纳金正在pad上输入什么,而当欧比旺靠近的时候,他注意到安纳金立刻收起了它,转过头朝他露出笑容。

  “嗨,欧比旺。”

  欧比旺坐在了另一个驾驶位上询问道:“航程怎么样?”

  安纳金伸了一个懒腰:“还有半天,等穿过这片超空间,我们就到兰姆罗星系了。”

  他又抱怨道:“真搞不懂为什么要派我们来那么远的地方,是长老会完全没事干了吗?”

  “别胡说,”欧比旺看了他一眼,“我还以为比起呆在科洛桑,你更喜欢冒冒险。”

  安纳金嘟哝着:“和你当然很好啦。”

  “什么?”欧比旺没听清他的话。

  “没什么,”安纳金大声说,“我是说,你不去休息吗?”

  欧比旺挑了挑一侧的眉毛:“我在科洛桑已经休息够了,再说了,我们之间总得有人真的读谈判合同吧。”比起被派去教小学徒,欧比旺宁可活动活动筋骨,做一些更合乎绝地大师能力的事。

  而他未注意到,身边的安纳金正侧着头看着他,眼中倒映着一丝星光。



****

  Bush_of_Love:我看到你的作者有话说了,发生了什么?

  Flight_n_Fight:没,只是心情不好

  Bush_of_Love:pat-pat

  Flight_n_Fight:哇哦,我没想到你也会用网络语

  Bush_of_Love:怎么,我看起来像个老古董吗?

  Flight_n_Fight:我可没这么说

  Bush_of_Love:喔?

  Flight_n_Fight:我只是觉得你平时说话都挺*严谨*的

  Bush_of_Love:如果只想表示字面意义就别大写啊

  Flight_n_Fight:XDDDDD

  Bush_of_Love:你看看底下的留言,啧,多少人在为你牵肠挂肚啊

  Flight_n_Fight:别用成语嘲讽我,喂

  Bush_of_Love:我没有

  Flight_n_Fight:你没有吗?

  Bush_of_Love:停止孩童游戏,男孩,到底发生了什么?

  Flight_n_Fight:没,只是和工作伙伴闹矛盾

  Bush_of_Love:啧啧,还是小孩啊

  Bush_of_Love:去道歉啊

  Flight_n_Fight:我不敢

  Bush_of_Love:所以是你的错咯。那就别理他

  Flight_n_Fight:是的。但他是我很重要的人

  Bush_of_Love:喔,他是谁?



  欧比旺等了十分钟,但比翼_双飞还没回复他,就在此时,他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

  把信息pad扔到枕头下面,欧比旺坐在床上,“请进!”

  而开门进来的是安纳金,他一脸犹豫地站在门口,眼神在欧比旺周围划来划去。

  欧比旺内心叹了口气,冲他挥挥手:“进来,坐下吧。”

  出乎他的意料,安纳金没有走向椅子,而是坐在了他的旁边。他低落的声音响起了:“对不起,欧比旺,是我冲动了。”

  “没有。”

  “我不该直接冲出去……”

  “就算你不出去,卡尔顿也会找到借口撕毁条约的,你只是提前这件事。”

  “这并不让我好受,”安纳金嘟哝着,“你一下午都在生我的气。”

  “我没有,安纳金。”欧比旺转头看了他一眼。

  安纳金的眉眼十足沮丧,令欧比旺想起他的学徒在年幼时常常露出的委屈的小表情,“你一声不吭,不和我说话。”

  “我需要重写条约,”欧比旺摊开手,“我需要思考,而和你说话可帮不上忙。”

  “所以你不是生我的气?”

  “Hmm,是有一点吧。”欧比旺承认。而他的回答令安纳金的眼神又从希望迅速萎靡下来,欧比旺不得不努力控制住笑意,补充道:“现在可没了。”

  安纳金向后躺下,倒在了他的床上,“我听说长老会要通过《绝地婚姻法》了?”

  欧比旺瞪着他:“是的,还有把你脏兮兮的身子从我床上挪开坐起来。”

  “这衣服是新的,我刚洗完澡,”安纳金舒展着他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一段记忆里的文字猛地浮现在欧比旺的眼前。「…他像一只黑豹,懒散地躺在草坪中,而那充满了力量的双目正露出笑意,彻彻底底地击中了他身边年轻的绝地…」欧比旺摇摇头,把那些关于他学徒身材的赞美之词从空中扫去。

  “行行好,安纳金,这是我的床。”

  “我知道,”安纳金说,继续赖在床上,侧过身更方便地看着欧比旺,“你们什么时候投票?”

  “消息灵通啊,我的朋友,”欧比旺说,“今年年底前别指望了。怎么,那么急,莫非是你已经意有所属了?”

  安纳金凝视着他:“是有这么个人。”

  “某个人?”欧比旺重复着。不知怎么他心头的轻松笑意和调侃消去了,他知道从情理而言,他应该为安纳金高兴,但他只感到一种轻微的窒息,令他勉强能控制住表情。

  别让那些闹着玩的虚构文字影响你,欧比旺摇了摇头,这和论坛的文章没什么关系。只是想象安纳金和一个女孩亲密并肩而行,这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接受的。他和安纳金视彼此为最亲密的挚友已多年了,而乍然间意识到将有另一个人介入他们,令欧比旺难以抑制得生出一丝怅惘茫然。

  但他总得接受,欧比旺彬彬有礼地把安纳金请出了门。他一手带大的学徒已飞离了他的羽翼,这不过是早晚要经历的一次人生变化。

  “晚安,欧比旺。”安纳金赶在门关上前一秒对他说。


    (未完)

评论(11)
热度(19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