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解缙-朱棣】谐谑曲

Let someone love you
It can never be so late
 
*始
他独自伫立万人中央
凝视那个方向
想着峨眉这般短
而天涯已那般长
 
*柔板
他看着他进入南京血染上眉宇意气风发
他看着他写下君王死社稷满朝寂然无话
他看着他指向北方的瓦剌六军兵临城下
他看着他颁旨南洋的西下万国来朝风华
 
他忽而发现自己竟也痴了月光流离
故意写下文献大成换得他永乐大典真迹
他摹着那几个字竟也一时恍惚依稀
这般凝望是从何时开始悄然持续跳跃期冀
 
*反复
北方尘埃万丈弥漫过沙的侵袭
覆盖了阵前伫立他的铠甲耀丽
回头时他忍不住心中惊悸
一时找不到那耀眼金黄该如何自已
 
夜里他微微动笔画书
想象他嘴角弯曲的弧度
肱骨之臣很好他想
只是他更想要另一个称呼
 
「“国不可一日无朕,朕不可一日无卿。”他目光流转,含笑道。」
 
他忍不住为他的一句爱卿笑
忍不住为他的挑眉倾倒
忍不住盘算着不归的代价
忍不住思念星空下的叱咤
 
你的抱负呢?
他不由低笑我本欲瞰江山冷眼旁观
谁知遇见他
时光蔓延着交错着勾勒出明暗喑哑
 
*变奏
他明知道他此刻在作假
可他还是心跳的如鼓擂发
他明知道他往昔在作假
可他还是心痛的无以复加
 
谁为谁倾下才华
谁为谁登上宝塔
谁为谁手染血漫
再见已生死无话
 
*快板
他知道这是轮回因果任务游戏应该一笑而过恰如阳春三月往昔
他只是想会不会有一刻那眉眼能够在落在自己身上着染墨流连
然而事实告诉他在他失神刹那霏白荼靡金銮殿外雪掩尽琉璃瓦
 
「他翻着名册,修长的手指停顿一瞬,淡淡开口:"缙尤在耶?"」
 
他与他相逢在不该相逢的年纪
他与他相念在不该知晓的时机
他与他对话在不知未来的世界
他与他错过在本已注定的命里
 
*终场
于是他被领出闭塞狱房靠着桌接过酒没有月光杯也无人催独酌
他想着照剧本电影惯例似乎应该大笑但没有人看何必勾起嘴角
他又琢磨或该吟诗可惜眼前明暗有烛泪无笔执
最后拖拖拉拉酒饮半醉火热心底凉透身体一触颊皆泪水
他一时失笑想着不知不觉自己也竟饮下生死水
 
「漫天的雪地,诏狱的后门忽然打开,两个人一起抬着一个沉重的身体把他一下子抛落在雪地中。
其中胖一定的那个人骂了句:
"妈的,那么沉,不知道喝了多少水。"
略瘦的那个人拍拍衣服,没好气回道:"你没看出来,这是个醉鬼。"
两个人正了正大红的衣服,然后回到了出来的门里。身侧的一块牌子字迹繁杂,隐约可以辨认锦衣卫三字。
身后,白色连天,雪匆匆覆了一切。」
 
Let someone love you
Before it is too late


小注:偶然在电脑里翻到,才恍然已经过去了如斯岁月,然而确倾心依旧,大幸也哉?

评论(11)
热度(197)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