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9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九章 师生间的第一道简讯


  “你看清楚那是谁了吗?”

  

  “没有,只有一个黑影。安布罗修让我来帮忙拿一些蜂蜜和黄油,我们仔仔细细检查了仓库的每一寸,什么都没发现,就好像他从没有出现过。”

  

  伴随着二人的谈话声音和夹杂着踩下楼梯的嘎吱声,一个穿着绣满星星的紫色长袍,头戴尖帽,脚踏着带跟龙皮靴的巫师,出现在了蜂蜜公爵的地下室门口。他举起魔杖大声念道:“火光满地。”一瞬间,从他的魔杖尖喷出一道巨大的火星,化作萤火虫般飞溅四处,将整个暗沉沉的地下室都照耀得敞亮起来,也映亮了他半月形镜片后,一双湛蓝的眼睛。

  

  他若有所思问向身边提着灯笼的灰袍巫师:“店铺中有什么东西少了吗?”

  

  “什么也没少,阿不思。店员说地下室和一楼店里没缺任何东西,不过就是丢了一些巧克力蛙的巫师卡,估计是被几个学生不小心碰到了地上不见了。”

  

  他身边的灰袍巫师高高举起了灯笼,又一摊左手。他看上去和阿不思·邓布利多年纪相仿,连长相也有些相似,一双红眉毛像火焰一样倒翘着,像在额头燃烧,整个人看上去像怒气冲冲的公牛。他有几分暴躁地环视了一圈地下室,又说:“阿不思,我请你来看看,就是因为我直觉不对劲——或许这条密道暴露了。”

  

  “巫师的直觉是十分灵验宝贵的。”邓布利多赞同地点点头,二人径直走向角落的一处地板边。要仔细观察,才能发觉一道很难分辨的活板门,“看来这个秘密或许已不那么隐秘了,让我们来检查一下。”

  

  他的双手灵巧地在空中拨了拨,就像是在弹一个竖琴的弦,右手中的那根魔杖造型古怪,比起其他人的魔杖都要长上一节。邓布利多大声念起一句身边人从没听过的长长的复杂魔法:“溯源显踪。”

  

  地上突然刮起一阵狂风,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阿不福斯下意识倒退了两步,再睁开眼,只见地上的灰尘被扫地一干二净,他哥哥站在前方。如水一般清澈的空中,突然出现了莹莹的波光,就好似水面一般波澜涌动着,折射出许多魔法痕迹的颜色。接着,像是时空被人回溯了般,这些斑斓波光宛如活了似的鱼儿掠动起来。“只要有魔法波动出现过,就会留下印迹。啊——瞧——”邓布利多正说着,魔杖尖突然稳稳得指向跟前。

  

  只见那些荡漾的波光齐齐汇聚在了活板门附近,原地浮现出一个闪着红光的六芒星阵。“哈!”阿不福斯盯着它叫了一声。炼金阵的表面一瞬间流淌过极其复杂的如尼文字,看得人眼睛直发晕,接着这些符文又迅速隐匿不见,只留下地上的那个六芒星图案泛着微弱的红光。

  

  “一个非常精妙的远程警戒阵法。”邓布利多的魔杖尖就像挑起丝弦一般,凭空挑起了其中一根对角的红色光线,正要挑断它,破掉炼金阵。忽然,他停住了手,突兀地微笑起来:“有意思。看来我们这位不速之客还是个炼金大师。难怪……阿芒多曾考虑过黑魔法防御课的席位……”

  

  “你是什么意思?”阿不福斯粗鲁地打断哥哥模糊不清的喃喃自语,有几分不耐烦地追问道,“不要兜圈子,阿不思。我不喜欢绕着草丛敲木棒。”

  

  邓布利多脸上顿时有几分无奈,他知道阿不福斯除了对决斗之外一切事都毫无兴趣,更不用提炼金研究了。

  

  他伸手向下轻轻一压魔杖,只见位于活板门上的泛着红光的炼金阵浮了起来,停在了半空中。随着他又连挥了几下魔杖,念着串长长的如尼文咒语,红色的六芒星突然凭空拆分成了两个一上一下重叠的阵法。而这个复杂的三维炼金图案中央,正浮动着六个精巧的水银符文。

  

  仿佛预知到了身边人的疑惑,他解释道:“这是一个空间基点坐标,非常巧妙地被藏在了阵法里。通常被用在,比如霍格莫德车站的幻影移形区上——它能让任何一个没先前来过这里的人也可以幻影移形。看来,我们需要另一条秘密地道了。”

  

  他抬起头,湛蓝的眼睛看向弟弟。

  

  “——或许是他来了。”

  

  “谁?”

  

  “一位年轻人,”邓布利多收起那根魔杖,叠起手掌,任由那个阵法恢复原样,再度从地面上暗淡彻底消失,说道,“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你看了最近的预言家日报国际版了吗?一个神秘的黑巫师出现在了新大陆。”

  

  阿不福斯敏锐注意到他面容上的高深莫测,但笑意却已经无影无踪。凭借对哥哥的熟悉,他立刻就知道邓布利多已掌握了一些证据,但却没有分享的意思。又是这样!永远的神神秘秘!阿不福斯绷着下巴,走近了一步,盯着邓布利多逼问道:“告诉我一个名字。阿不思,你不能让所有人都蒙在黑暗里,像猪牛一样供你驱使。”

  

  邓布利多和他对视片刻,才轻轻点了下头说:“我本意是为了霍格莫德村好,何况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在魔法部立脚。(“一个名字。”阿不福斯坚持着。)但如果你坚持要知道——他抛弃过不少名字。他曾经是我的一个学生。但据我所知他最近喜欢被人称呼的名字,叫做伏地魔大人。”

  

  怒气冲冲的阿不福斯明显僵硬了下,双眉抽动着皱了起来:“是他?那个斯莱特林?”他情不自禁瞪大了双眼,目光几乎有些过于锐利,大声地争论道:“如果是「那个」巫师的继承者,阿不思,如果是,管好你的学生!——巫师界不需要一个新的黑魔王了。”

  

  “当然,”只安静了片刻,邓布利多便笑了下,眼神闪烁着,“阿不福斯,我会保护霍格沃兹的。”

  

  ----

  

  远藏在一片郁郁葱葱树林和傍晚的青沉暮色间的一座英国庄园二楼,书房之中,里德尔正在奋笔疾书。他手中的羽毛笔忽然一停,几乎是下意识抽出紫杉木魔杖——他觉察到自己的符文被触动了。

  

  他缓缓挑起眉毛,从椅子上直起身来,是谁这么快就使用了霍格沃兹的密道?还是说有人发现了什么?

  

  他快速地朝上一扬魔杖,如流水一般在空中连点,又丢出了六个炼金符文。它们漂浮在了书房中央的半空中,旋绕成一圈,组成了一个和此刻地下室里一模一样的炼金阵,接着又上下浮现出两个泛着红光的六芒星。

  

  就仿佛是霍格莫德那个魔法阵的翻版。

  

  当初,里德尔制作了两套共十二个炼金符文。这是他某次研究那两只“消失柜”的实验中的副产品,颇类似于“量子纠缠”的原理。

  

  这两个神奇的阵法,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同步传输彼此的变化,哪怕一丝一毫都洞若观火,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还正想着,未来或许可以凭此开发出高级传送阵、或者手机简讯之类的新炼金术,代替那些糟糕麻烦的猫头鹰邮政系统。


         里德尔的口中念了一句“溯源显踪”,只见两个六芒星的表面,顿时浮现出无数如尼文字,仿佛沸腾般滚动着。他划动着魔杖,一心二用地快速查探起霍格莫德的法阵里的一切变化。

  

  他的紫杉木魔杖忽然微微一顿。

  

  只见一条红色的对角线里,突兀地浮现出些许模糊的银色痕迹。

  

  “啊,”里德尔抿起唇角,果然有了一些东西,会是什么?他朝那丝魔法痕迹根源追溯而去,光芒顿时迅速变换着,最终那团白光在他的眼前形成了一道闪耀的清晰银色字迹——

  

  「请保留这个秘密。」

  

  里德尔几乎是心惊肉跳地看着那行斜瘦的圈圈叠绕的花体字,本能般地,迅速甩出了几个不可饶恕咒。却发现它们统统打了个空,恶咒的光芒穿透了空中无害的炼金阵,落到对面的墙壁地面上。

  

  邓布利多!他居然修改了他的阵法,在他的阵基之上,留下了一行信息。

  

  里德尔一瞬间想要摧毁这个炼金阵,却生生忍住了这种过激反应,和转瞬即逝的惊愕失措。

  

  不愧是邓布利多校长!他转而在心底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么短短几天就摸透了他的新炼金阵。倘如没有阵营问题,两个本世纪最伟大的炼金术士能合作研究,将是多么愉快美妙、激发灵感的盛事。可惜……

  

  尽管没有点名,但师生兼为敌多年,邓布利多熟悉他的魔法痕迹,就好像他熟悉邓布利多的炼金作品。哪怕没有真正地确认身份,也已经是足够的怀疑。当然,还有相应的震慑。

  

  眠龙果然勿扰啊。


  每一个巫师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虽然里德尔竭力否认自己的目标是成为邪恶的黑魔王,但他没法洗掉的却是黑魔王本身的属性点——那就是他用以基础的炼金术,都是黑魔法体系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试探。

  

  里德尔闭了闭眼睛,心跳渐渐恢复正常。冷静下来后,他却丝毫没有去管被恶咒的火花所伤漆黑一团的地面墙角,而是慢慢坐回了椅子上,下意识在手掌中敲击着魔杖。

  

  比起貌似无害的俏皮话,他感受到的是邓布利多的浓浓警告。

    

  实则在几天前,意外为人发现的那一瞬间,里德尔就做好了最坏打算,无非是暴露了警戒阵法,导致这步暗棋作废。

  

  但是他也没想到,猪头酒吧的老板会仅仅因为一个怀疑,就去找上邓布利多。

  

  ——或许外界谣传的兄弟二人阋墙,翻脸老死不休的传闻,并不准确。

  

  而这次交锋的结果,无疑是邓布利多略略赢了一筹。

  

  或许邓布利多会更加防备他。而里德尔则也确认了猪头酒吧那位果然是“凤凰社”的骨干。

  

  ——说的好像之前邓布利多就不忌惮汤姆似的。

  

  里德尔抽搐了下嘴角,想起堪称和善的学生生涯,和某个熊熊燃烧的橱柜,给某一儿童本就漆黑心中留下的心理阴影。

  

  假如还能再黑一点的话。

  

  总之,目前而论,似乎也没有什么实际损失。至少邓布利多没有拆掉他的炼金阵。或许是想做研究。但里德尔毫不怀疑,一旦这时候有人幻影移形过去,一定会傻傻撞上邓布利多设下的天罗地网。

  

  他无声地吐了口气,当然,这也意味着那根密道邓布利多的人恐怕也不会使用了——谁也不知道黑魔王是不是还藏了些什么。这绝对不是个值得冒的细微风险。

  

  算是一轮双方暗中角力的博弈。

  

  话说回来,里德尔盯着那行空中校长的银色圆圈花体字,这算不算巫师界的第一道魔法同步通讯?

  

  暮色里,面色苍白宛如蜡像的里德尔扯回思绪,自嘲地一弯嘴角,在面前的羊皮纸上打了个勾,又画了个大大的叉号,力道几乎穿透了纸。叉号下是方才写下的花体字“霍格沃兹”,他不无遗憾得想着:

  

  看来,在他和邓布利多解决信任危机之前,城堡的藏书,暂时依旧是望洋兴叹了……


  

  “在我们的讨论之下,沃普尔吉斯基金会的董事划分,将参考按照霍格沃兹校董名额,进行合理的分配,Lord。”阿布拉科萨斯的灰蓝眼睛抬起,从茶几另一侧递过来一份法律文件,扬起下巴示意道。


  他带着悦耳动听的嗓音变得几分轻松,忽然带起一丝嘲讽,说:“魔法部部长这几日病休,没有什么疑问,法务司就通过了注册。但不得不说,利奇部长那天的作为确实是耸人听闻了些——”


  “绝非一个绅士所为。”

  

  二人坐在书房中熊熊燃烧的壁炉前,距离傍晚的魔法界无人知晓、却意义重大的第一道简讯事件,也不过过去了一次日落的时间。

  

  里德尔快速将羊皮纸翻了一遍,心底一嗤,想起预言家日报上陷入“暴露癖”丑闻之中,据说当众果体探戈舞的诺比·利奇部长。在马尔福那双仿佛透明冰冷的灰蓝眼睛注视下,他不置一词,反倒看向他手中捏着的另一份羊皮纸,偏头问:“还有什么,阿布?”

  

  “您还记得那位我们曾讨论过的普林斯家的小问题吗?”


  马尔福敲了敲蛇杖,把羊皮纸放在桌几上,推了过来。他交叉起放在腿上的手指,壁炉的火焰沿着他的脸庞轮廓勾勒出些许光晕,语调沉沉地说:“我不得不再次承认,那个普林斯已经无药可救。”

  

  里德尔瞥了他一眼面容上的恼怒,马尔福这是装腔作势,还是果真有所触怒?

  

  “自她明确的抵触(指折断魔杖)后,我迫不得已派去了专业人士。”马尔福好像不情愿提起那个“麻瓜”字眼,就仿佛是种毒药,情愿用其他字眼代替,他一撇唇角,“而她据宣称不再使用魔法,却在最近生生毒哑了好所几个派去的仆人。要不是利奇部长最近让魔法部陷入一团糟——这事绝对会登上头条。”

  

  他深吸了口气,把右手中的蛇杖一挥,仿佛压着怒气般道:“请原谅我的困惑不解,我看不出有再接触除名者的必要。”

  

  里德尔任由他表演,翻开羊皮纸文件,才发现里面夹着是典型的麻瓜打字机产出的报告——毫无疑问,来自马尔福老爷联系的麻瓜雇佣兵。他的目光掠过一行行“毒性不明”,“深度昏迷”,“圣伊丽莎白医院治疗”的字眼,落到了一行羽毛笔的手写字迹上——

  

  小巫师魔力暴动。

  

  他抬起眼睛,看见马尔福接触到他的目光后下意识地微微后仰了些,这才慢慢开口说:“我关注她不仅是因为普林斯家族。诚然,纯血的二十八圣族之一应该掌控在我们手里。但是正如我说过的,黑魔王不需要失败。”

  

  刹那间,阿布拉科萨斯有了不好的预感。

  

  里德尔站了起来,把羊皮纸丢在桌上:“我相信你认识路,阿布。”

  

  “Lord——”马尔福还要争辩一句,却在里德尔的目光中闭上了嘴。他看见里德尔伸出手,面露无奈,却走近一步,握住了黑魔王的手臂,接着大喊了一声:“幻影移形。”

  

  马尔福果然暗中来过这里。

  

  被人带着幻影移形不是一种好体验。里德尔忍着恶心和眩晕感渐渐消失,看向眼前潮湿且散发着怪臭的河流,河流畔是一排排挨得极紧的砖房,路灯下,空洞洞的窗户毫无生气,泥泞雪花堆在路边的杂草里。蜘蛛尾巷位于科克沃斯的郊区——换而言之,是废弃的工业贫民窟。里德尔看到老马尔福往身上甩了几个清理隔离咒语。

  

  瞧这熟练的架势,想起马尔福当年被他引来麻瓜界时一脸嫌恶的模样,里德尔再度提醒自己,毒蛇的话语无一可信。

  

  “就在此处,Lord。”

  

  马尔福微微转身,在前方带路,隐晦地瞥了身后人一眼。黑魔王任由他带着幻影移形,这份试探结果所折射出的重重信任,几乎令人砰然心动。

  

  “Lord,值得庆幸的是,是我而不是布莱克、或者罗齐尔在处理这件事。”马尔福边走,边慢吞吞得说,带着一丝讽刺。

  

  里德尔瞧了他一眼,布莱克疯癫,罗齐尔残忍,唯独马尔福精明。

  

  他当然不见的是对麻瓜稍微好点,更准确来说,在马尔福这个种族主义者眼里,所有的非纯血生命都像是低一等的草履虫,根本懒得施舍眼神。十分平等地极不平等,不是吗?

  

  诚然,换做后两位食死徒,他或许早就看到的是艾琳·普林斯还有她儿子混血王子躺在地上的尸体。但是,是什么让马尔福认为黑魔王真的改邪归正,变得纯良可欺了?

  

  里德尔冷冷道:“我今天的心情并不十分好,阿布拉科萨斯。”

  

  马尔福屏息了一瞬,瞥过那杖尖的闪烁红光,垂下眼匆匆解释道:“我为我的失控道歉,Lord。这不是一个愉快的地方,我也无法免俗让过去的挫败和愤怒压过了理智。”


  里德尔一言不发的迈步超前走去。

  

  马尔福连忙转回身。在里德尔看不见的地方,昏暗之中的他慢慢勾了下唇角。

  

  二人像两团阴影在夜色里穿梭,街道非常狭窄,不过四五英尺宽。一旁散发着肮脏臭气和污染雾气的河流边,脏乱垃圾成堆,杂草丛生,只有老鼠在其中窜着。透过一排排左侧破旧的砖房,建筑窗户近地能望到邻居的人家,隔音也极差,不断有传来呜咽的哭闹喊叫,好像狐狸在深夜啼叫。须臾,马尔福的脚步停留在最后一栋房子处,它至少有两层高。

  

  里德尔抬起头,听见马尔福在身侧轻蔑地说:“就在这里。简直是个麻瓜的垃圾堆。”

  

  


评论(6)
热度(13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