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归巢 15【棋魂|方绪X白川|ABO】

15

 

      “……欢迎收听FM121.2。体坛毒舌,为您带来最新的体坛资讯。听众朋友们大家晚上五点好,这春天,又到了万物复苏交配的时节。咱们今天就来聊到一个体坛的新八卦了。哎,真是劲爆新闻啊:

     ——A追B为哪般?围棋棋手方绪九段,又换口味了?

     三天前,那是好一出当众表白、死缠烂打的大戏啊,真教人不敢恭维。棋坛的脸都被他丢光了。有个听众朋友也在现场看到了,那可真是我去啊!

     你别说,被方绪看上也够一言难尽的。他什么样的人品,我们能不知道吗?据说这个被追的Beta还是个人民教师,人家大好青春,奉献给讲坛,要栽培桃李啊。好端端给方绪这么一整,啧——你说,他是不是被逐出师门后,脑子丢了,下限也丢了?

     这俞晓旸名人还真是有先见之明,换我我可忍不了和这种人相处,更别说同处一个屋檐之下……”

     来,正好有热心观众来电了。让我们听听:

 

     方绪听到广播开头的时候原本正在开车,他几乎是立刻脚下一踩,跑车“吱——”一声划过街道猛地停在路边。那些恶毒的攻击,就像是往他胸膛中的水里丢了生石灰,怒气刹那间就四处横生,沸腾起来。他掏出手机旋开盖子,却因为夜色里拨号太快,接连拨错了两次,好容易才打了进去,就听见对面的女主持人说:“喂,您好。”

     “我是方绪!”

     体坛毒舌的演播厅好似安静了一瞬。方绪可不管她们,他几乎是气急败坏了:“能不能别挑拨我和我师兄的感情?啊?我要是去不了民政局,绝对投诉你们!我告诉你!!”

     他刚吼完,手机中的忽然杂音闪了起来,耳边的广播说:“喂,喂?怎么信号断了?”方绪继续不管不顾,冲电话喊道:“白川是我恋人。你们不要胡说八道!喂——”

     他拿开手机,看见电话早挂断了,不由紧紧咬住后齿,恼怒地“哎”了声。显然,体坛毒舌那儿没听到后半段话。但是光前半段也够劲爆的了。只见主持人继续说:“居然还是同门师兄弟?方绪不是俞门大弟子吗,哪来的师兄?哎,不说他了,省的下一回又被请来喝茶,哈哈哈哈哈……”在他们刻意做出的怪腔调里,方绪伸手捂住额头,仰靠在驾驶座位上。

     体坛毒舌每次都专挑着他出丑,大肆嘲讽,两家间已经是积怨已久,堪称水火不容。它们就像是牙尖嘴利的三角吊眼大马哈鱼,张着可笑的大嘴,换夺人眼球的收听率。方绪本就够厌恶他们的,但白川这件事再拿去娱乐开玩笑,真的太过了。

 

     他想起两天前那场一时冲动,懊悔和面赤就海浪般的泛滥上来。手机突然嗡嗡一响,方绪点开一看消息: “新年到了,我看你倒是给所有人准备了个大惊喜啊。”收到杨海的短信,让方绪更恼了。这人就是个挑事精,明明是云南出生的,性格却一点也不单纯朴实,反倒贼地精,偏偏他和白川关系还很好,两人间一直保持联系。

     想到白川,方绪又有点头疼,手臂撑着驾驶盘,冬天黑的早,五点多已经是夜色迷蒙,冰冷的狂风在窗户外嘶吼着,恰似他的心情。

 

     那天他说完话,就见白川一声不吭低头走了。他顾不上众人目光,连忙跑上楼梯,一路到白川的办公室,一推开门,果然看见白川在里面等他。方绪把门锁在背后关上,就听白川啪地把教材摔在桌子上,转过身来,脸上通红:

     “你疯了吗?这是什么地方,啊?!方绪,大庭广众之下你给我——”

      “事出紧急,你不能怪我!” 方绪辩解道,白川又不肯在电话里听他解释,又不给他反应,才把他逼成这样失态的。“今天外头乱七八糟传的东西多难听,你是不知道,我就是关心则乱。”他试图走过去拉白川的手求和,却被他避开,就像小羊轻巧躲避开猎犬。

     “你是说什么挡箭牌、替罪羊那些?”白川歪过头道,“我师弟孙讶木早打电话问过我了。”

     “你知道了?”方绪吃了一惊。

     “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儿多了去了。”白川嗤了声。

     “白川,这你可过分了啊。”方绪忍不住叉起腰,吞咽了下,瞪眼看他,他顿时觉得自己像被蒙在鼓里背叛了, “这一出都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为你,我们早就去民政局登记了!”

     “为了我?!”白川也火了,这就是强词夺理, “方绪,这么多年,你果然还是老样子。你口口声声说你爱我,尊重我。你所谓的爱我就是欺骗我,把我骗过去见你父母——”

     “你怎么还在说那事儿,不是都翻篇了吗?而且,你们早晚不都是要见面的?”方绪不明白他哪里做错了。

     “翻不翻篇、见不见,那也是我的选择!方绪,你都这么大个人了,你……”

     “师兄,别生我气,我错了。”方绪连忙抓住他的手臂,靠近一步恳求道:“我真的爱你——”

     “你压根就不懂什么是爱情……”白川恼怒地吼道。

     “我是不懂爱情,但我懂爱你啊。”

      方绪小声辩解着,把他推在了橱柜上。白川就和个闷葫芦似的,往好了说是稳重,往坏了说是让他不安。方绪心里的挫败感止不住冒在了信息素里,缠绕上来。“你别给我来这套——”白川忍不住抵抗着,但是他的Omega信息素已经欢呼雀跃、背叛了主人的表象,从身体里冒了出来,和那股灼热融为一体。白川腿脚发软,所以才让方绪抓住破绽,得了逞。

     “师兄……”方绪咬住他的嘴唇,“白川。”

     “方绪……”白川想说注意场合,或者忘掉场合,干脆利落地与他的灼热阳光彻底融合。他在理性和欲寓望里权衡挣扎,天啊,要是让人听到了怎么办。越恐惧、越刺激。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催产素混为一体,电流般以光速跃迁而过,一样刺激着大脑的神经元。

     方绪捧着他的脸庞,拉的更近了点:“你从来没叫我师弟……别总叫我方绪,换一个称呼……”白川的心头好像有个紫色的小精灵在踮脚跳芭蕾舞,“……叫我老公怎么样?”

     白川让他正一折腾,话都快说不利索,只觉得头皮发麻。整个人像丢在水里打转儿,浑身衣服都让大雨浸地湿漉漉的。Alpha的气味在房间里炸开了,像热带的风吹过甜得发蜜的香味。他眼前只望到一片日光灯白色的光晕,还有办公室里一排排的奖杯。事后,白川就一言不发把方绪推开了。

 

     从那天开始,他就开始不肯回短信,也很少接电话,就算接通了,也是个冷冷淡淡的回答。“不用了,你去忙吧。”方绪可没指望听到这些。

     其实,方绪大概能猜到他生气的原因,他也承认把人推在门上做是有点过分。但白川那时候拼命忍着不发出声音,像只蝴蝶一样挣扎的模样,也是毕生难忘的回忆。估计这事儿玷污了他心中的神圣性,是太出格了。方绪对他在短信里保证,他绝对不会和第三人提起,会成为白川和他心底的秘密。

     但是,那天晚上,白川却伸手挡住了他的吻,然后把他关出卧室。

     “师兄,白川?你听我说——”方绪撑着门框敲门。

     “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白川闷闷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方绪也有些恼意,他又不是没脾气,在他看来白川是有点儿无理取闹,但是他也怕真惹怒了他的Omega。于是到头来,居然都变成了他受罪。

     “行,都是我的错。”他说,几分郁闷得坐在沙发上,想找点酒喝,结果发现白川家的冰箱里,只有那又酸又涩的橙汁。他一口气咕咚喝了大半杯,才觉得胸膛里的火气浇下去了点,但是整张嘴里却酸的不行。他又拿起茶几上的牛奶糖剥开吃了口。

     第二天,方绪推掉了午餐应酬,带着花在中山公园边上的餐厅等着,幸好白川还是接电话来了,但整顿饭就是他一个人在低声下气地解释、恳求。白川却依然不肯张开心扉,晚上自然也没有给方绪开门。他受不了继续睡沙发了,只好半夜里回到自己空空荡荡的房子里。

     今天,这才是第三天,方绪就受不了了。爱情就只是折磨人,方绪想,甚至影响了他的工作效率。围达的反应只让人觉得抓到了痛脚,关于AB和他的Omega的猜测谣言,无法阻拦地在各种途径地下传开来,甚至都传到了人在北京的杨海耳朵里。

     而体坛毒舌的广播无疑是火上浇油,戳中了他内心的软肋。

 

     他看向车玻璃边上那个随着阳光摇摆的大笑兔子摆件。白川为什么会说这东西像他?方绪不禁自言自语。这甚至挺幼稚的,他想,白川也是,“幼稚!”

     只是点开短信,方绪翻了翻,依旧不见白川回复……总不能让他真去开发布会道歉吧?思来想去,他始终不敢再去少年宫找人,那样真是断绝退路、不留情面了。也不知道白川会怎么和他同事们说?方绪想,大概会说这一切都是误会,可他们明明都结合了。

     其实或许是他的错,步子迈得太快,以至于忘掉了正常的恋爱到婚姻的徐徐途径。果然闪婚这事儿后遗无穷,他真的处理不来。懊丧间,方绪的眼前屡屡浮现起白川一次次日常做菜时候的模样。那点浅笑挂在他的Omega的嘴角。其实白川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怪可爱的。一个念头顿时划过了他的脑海:他得主动出击赔罪,不能这么让局面僵持下去了。

 

      白川拿钥匙打开门前,碰巧见到邻居回来,那是个离婚的男律师,平日里很忙总是要出差,家里女儿刚上小学,跟着妈妈,偶尔才回来住。他就对白川点点头,说了句:“要过年了”,白川回答他:“鸡年快乐啊”。一推开门,白川就闻到一阵油烟香气。方绪正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他的火还开着。招呼了声:“白川?”

     白川呆了一会儿,他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门了。却听方绪边把头缩了回去边道:“你回来了?”白川轻轻搁下手里提着的拎包,动作有几分轻手轻脚,换上拖鞋走到厨房边上。却看见方绪围着围裙,居然在灶台的砧板上切土豆。边上的水池里还泡着一条鲜杀的鱼。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大少爷下厨?白川忍不住想着。但他出口问道:“你这是哪一出啊?”

     “你坐啊,师兄,今天我隆重赔礼道歉,晚饭我来做。”方绪说完,左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搁下刀子,又弯下腰去翻边上那本他刚从书店买的食谱。

     “方绪……”白川有那么一阵觉得心里一处被击中了,以至于他觉得穿着白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的方绪居然很顺眼,甚至有几分可爱。“怎么了,”方绪戴着金丝框眼镜转过头来。白川一下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不能说就下意识喊他声,却听方绪一扬下巴道:“你坐着看会儿电视吧。”

     白川呆在客厅里,在沙发上坐下,点开了遥控器。或许是大开的空调让寒冬腊月的屋子里变得很暖。就听方绪隔着咕咕沸水声和油烟机问他:“白川,这个食谱上的少许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点儿。”白川说,他调到了东方台,正在放新闻节目的回顾。“一点儿是多少?”方绪又拿着书问,吐槽道,“这可真是太不精确了啊。”

     “凭感觉加吧。”白川抱着手臂,假装漫不经心地说。其实主持人说的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他的余光悄悄飘向左侧,心里一直紧张,生怕他的厨房炸了。

     其实,这么多天他气早就消了,就是拉不太下脸来。他又想看看方绪会怎么做,又做到什么程度。实话实说,吊着方绪,还怪有意思的。看他买花买卡片甚至买摆件,白川一一收下了,又摆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想到穿过走廊时,同事又好奇又欲言又止的眼神,就忍不住好笑。这场冷战到了最后关头,就成了俩人互比着谁先主动迈过这个坎。现在想想,他还觉得自己有点怪,就像不再那么理性,牵肠挂肚得总想着一个人。难道他是真和方绪说的那样吃醋了?

 

 

     “这是西湖醋鱼,这是糖醋排骨。”方绪在饭桌上搁下两道菜。

     “你是来寒碜我的吧?”白川恼了点儿,听出弦外之音。

     “哪里能啊,房玄龄的贤妻。”方绪嘟哝了句,说着又急急忙忙端着碗汤来了。“还有酸菜粉丝汤。齐了!”

     “你够了啊。”白川坐在椅子上瞪了他眼,再火上浇油他就出门左转了。

     “消消气。”方绪拍了拍他的手臂,露出讨好的笑容。他摘掉围裙,坐在他对面伸了个懒腰,“哎哟。”这可真不容易。方绪第一次觉得做饭也是挺有意思的,关键是有成就感。他拿起筷子,邀请道:“尝尝。”白川挑着眉毛,夹起鱼肉吃了口。凭良心说,真的不算多好吃。但他也没打击他,反而咽了下去。

     “你煮饭了没有?”他随口问。

     方绪一愣,接着下意识,转过头望向厨房角落电饭锅的方向一眼,回头来就露出尴尬的神色:“……忘了。”白川忍不住叹了口气:“就知道。”他就知道,但是,没饭就没饭吧。见方旭脸红懊恼的模样,他只道:“先喝点汤吧。”

 

 

     “我想明白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什么事情都要沟通。”吃得差不多半饱了,白川忽然开口道。

     这话他考虑挺久了,只见方绪正在往嘴里塞排骨,犹豫了半天还是没吃下去,他搁下筷子。

     “师兄,你的意思是?”方绪有点谨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坐直了身子。两人中间的桌上还留下一小半的残羹。

     白川叹了口气:“我们是……伴侣了对吧。”他忍住了说婚姻这个词,脸上有点热,深吸了口气。

     方绪点头道:“如果你愿意——”

     “别插嘴,听我说完。”白川打断了他。而且什么叫他愿意,都标记了还能撤回吗?他的语气一稍微严厉点儿,方绪就退缩了,举起双手像学生似的乖乖听老师说话。白川却有点忘词儿了:“总之,伴侣,这是个新的阶段……和朋友、和恋人都不太一样。所以我想,我是说……我们应该都作出改变。”

     什么改变?他看见方绪的眼睛里在问。

     他道:“你得学会告诉我,把一切都分享出来。”

     “那你也要信任我。”方绪低声回答他,牢牢地回视他的眼睛。既像在试探,又像是气氛和时间都凝固了。过去三十年里,他们都没有试过这种走心的事儿,从小出来下棋打比赛,都是一人独自扛习惯了,确实也是有点困难。“我怕你不同意…”,“我怕你会不喜欢我了”。这念头说出口了傻得要命,但是在心底却那么自然。

     畏惧是正常的,但爱情、婚姻和性是不一样的东西,短短时间,他要学的太多。把自己床铺的另一半托付给别人是一场冒险。而婚姻,就是两个人试图一起,把这个冒险之旅一路开向死亡的终点。

     当白川心里浮现出他要和这人踏上命定之旅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我想试一试。”白川忍着脸上淡淡的热意,忽而想起来那天方绪第一次告白时候对他说的话。难道他就这么了解彼此?……他也不是就被一顿饭收买了,再说了这菜做的还不太好吃。而是透过方绪愿意为他下厨做饭这事儿,他忽然看到了另一个……新的可能。



 


---

冬天容易上火,大家吃点斋


杨海八段,是原著里一个很有意思的角色,预言了阿法狗战胜人类



小剧场:

时光(正在专心定段考试):没空,勿cue

白川的师弟们/孙讶木:??!!俞门方绪果然不是好东西!

杨海:方绪啊,你也有今天!



评论(42)
热度(80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