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鸠占鹊巢【张申双王】

《鸠占鹊巢》

警告:狗血ooc训诫修罗场,歪曲史向天雷。这是个廷杖级别的警告!

配对:主线双王、张申,暗线申王、徐高暗示。

其他: @于可远的谷山笔   @笙雾居士 点梗展开,完整协和,A见评。

此文是我的湖笔自己写的,绝对不是我写的,元美不承认的!


(正文)


      自从太仓城里搬出到南园边的昙阳观里住下后,王世贞总喊着小腹下三寸处隐约疼,一日慌张去找王锡爵。王锡爵正在房里同王五的女婿交代家事,王世贞见有外人在,顿时欲言又止,弱柳扶...

 

【江陵十日谈·第五日】一份御史调查报告【张居正】

《一份御史调查报告》by prophet


臣云:按本案事理巨大,需人勘合,你好生着实回答。本官秉公直报,上呈御览。


马某称是。


马某自述: 

     我赶赴江陵县的日子,本是个晴天。阳春三月已尽了,五月桃花柳絮纷飞。邱大人带着旨意,从官船上走下,我就提着铁镣跟在他背后。锦衣卫的铁镣历来是兵部武库司特制的,往上追溯,匠人的手艺祖祖辈辈一股脑儿可推源至五百年前,据说北宋东京城就用这种铁镣来封住地道口下作乱的贱民。我不信这武库司人的满口牛皮,他们也不信我锦衣卫街道房的狡猾。一口一个“本兵”,甚是高人一等。我冷笑着,一口...

 

【高张申】微瑕(一发完)

《微瑕》

配对:高拱/张居正,张居正/申时行

其他:靠lof抽风,懒得重发。直接合并一发完。1.5万字中篇 @达吉雅娜  存档见评。建议配乐《无心害你》


(正文)


君子小过,则白玉之微瑕。——魏征



       那人在树荫下等他,张居正走去,见他正拿柄蒲扇摇着,额头细细密密的汗,说:“今日真热。”张居正怪他道:“即是热,中玄公怎么不去屋里等?” 高拱说:“我知你历来怕屋里闷,六月暑热,给你带了些西梅蜜饯来。”说着自袖子...

 

【二贞】芝兰(下)

芝兰

配对:胡宗宪/赵贞吉

其他:全文见群。上见此 芝兰(上)


(下)


  却说这胡宗宪钻入扯来的锦被下,外人见不着里头玄机,但见得赵贞吉“啊”一声轻呼,进而宛转轻吟,玉额泛粉,薄汗涔涔。只是赵贞吉惊觉回神后,又面皮薄怕教人听了去,便侧头收了一手来掩口,仰脖腾转间,若一只玉亭彤鹤。只是先时尚能压了几声,冷不防教人触及了要命处,一时失神狼狈出得声来,轻道:“使不得!”

  胡宗宪厮混宦场这么多年,自然明白这些正话反说的套子:使不得便是使得,要不得便是要得。见人丢盔弃甲,哪不知战场上乘胜追击的道理。便只安心施展,摸准关窍,一味穷追包合。敌弱我攻,敌进我退。...


 

十日谈·第二【张居正/王世贞】

抱团鼓舞十日谈。第二日轮到我讲故事啦~魔性小短篇

指定配对:张居正/王世贞(我的马甲)


(正文)

狡兔三窟,捉兔是门手艺活。 


      王世贞此人好捉,也不好捉。你使个诱饵他便上来了,但张居正真要捉他,着实费了翻力气。他是在刑部门口堵住的他。白日里翰林院中,几个同僚望见张居正,皆笑:“叔大你来啦?”张居正不理他们,只见几人面带正经问候完,眼里却偷泄出笑意。背后听他们起哄道:“这回是自严来的?还是高来的?”张居正自顾自坐下,面上悄悄染赤,一人又道:“说不得是徐家。”张居正忍不住,回头道:...

 

想看一个魔鬼脑洞。穿越成吴三桂,崇祯十七年,二话不说,弃山海关,回北京城,抢了崇祯就跑。

…说时迟,那时快,一剑震碎老歪脖子树。。。

跑到南京,拿着曹阿瞒剧本不香吗。题目就叫做《太师吴三桂》。

开局先杀一批逼逼的文官,再py交易买通一批逼逼的文官。挟天子以令众…众都督。

不混个“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怎么称得上是南明大奸臣!

总之,闯王守国门,义军死社稷。

连题目我都想好了:第一章【抢个皇帝】 第二章【战略撤退南京】第三章【谁支持,谁反对】第四章【紫金山会议】。。。

 @于可远的谷山笔  吴三桂强抢崇祯,许愿各太太动笔!

 

【二贞】芝兰(上)

芝兰

配对:胡宗宪/赵贞吉

其他:明史记载,嘉靖二十九年庚戌之变,赵贞吉反对严嵩,被迫孤身一骑入营,后廷杖四十,贬出京。这里提前让孟静出徽州通判。(俺终于找到二贞的正确打开方式啦!@清风拂山岗. @六心居罐头 


(正文)


      赵贞吉初来乍到徽州的时候,全府上下、大小官员颇乱糟糟的,消息飞一般在府台里传开了,佐贰官间议论纷纷,齐聚在大厅里假装在赏玩手中的徽墨,道:“是罗大师新出的冰墨。”边上的人叹道:“不愧是献给相府的。好墨!”说罢眼神一对,又心领神会一笑。...


 

寻找申时行——苏州二日游记

      此次去苏州两天,主要是为了申时行,拜访了与这位明朝状元宰相相关的十个地点,大家可按此攻略走。

      申时行,曾姓徐,秀眉目(长得帅),明嘉靖四十一年状元(学习好)。万历六年入阁,十一年成为大明首辅,为相九载(会做官)。谥文定。王世贞还八卦过他狎邪游。

      闲话不多说,上图:


      坐高铁到苏州站。下来4号线直达察院场...

 

珍珑【申时行/张四维】【明朝】

by prophet

配对:申时行/张四维

其他:写了好多凤泉s.m,这次换申攻啦,捂鼻血逃 @凉入画屏秋缈缈 


(正文)


  暖风徐徐拂过枝头的翠衣,湖面泛起的水汽漫入京城干燥的空气。皂衣小厮低着头在前面引着申时行,很快走到了亭子边,曲桥飞虹尽处,便望见一块“洗心”的草书提匾。荷花池开着正艳,远远的,只见亭子中央有个玄修道袍的人影孤坐,自己和自己打着棋谱。

  申时行让人下去,端了端袖子,走过去:“凤磐公。”

  张四维抬起头来看向他,消瘦修长的右手中正执着一枚白子。眉目微蹙,依稀刀刻着沉默寡言。

  申时行于他身侧空着的蒲团坐下了,望一眼棋谱,...

 

申时行与徐家考(史料)

*买了本园林卷子,附录有《申时行与苏州徐氏家族渊源考》,加上我杂七杂八看到的史料总结如下:


      申时行在嘉靖四十一年中状元时候,还叫徐时行。隆庆年间,皇帝下诏高官大臣如果有名字登记错的可以改姓。于是从阁老李本(吕本)、到申时行等三十一人都上奏,成功改姓归宗。


1.江南四大名园,留园的主人徐泰时(修造了慈宁宫和万历的定陵),被称为和“申时行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徐泰时当初是为申时行修了留园,后来为申拒绝,原因可能是怕引来万历的猜忌,重蹈张居正覆辙。而另一座更有名的拙政园,曾经有个主人也是直塘徐氏的后人徐...

 

神女【昙阳子】【明朝】【BG】

《神女》

by prophet

其他:大致是一个情感障碍患者,李太好坏 @凉入画屏秋缈缈 逼我发的15551,昨天神女史料见此

预警:魔鬼剧情!冷漠文笔


绍兴某生密捐千金,以女归之…或胁以无端,女吐实曰「我太仓王相国女也」。

——《枣林杂俎》


昙阳子本名叫王焘贞,可她自小便不喜欢别人喊她的名字,谁喊便生气,转过头去冷冷不理人。只有少数几人如爹娘乳嬷,才能喊她的小名。嬷嬷曾无意提道:“这孩子生来厌怪,像非此世间人的,且谁会厌自家的名字呢?那不是和厌自己一般么?”这话传入朱氏耳里,严厉处置了顿,怕坏着闺誉。但太仓南园里的私言蜚语却仍是暗中弥散...

 

雪夜【申时行/张居正】

《雪夜》 by prophet

配对:申时行/张居正

其他:克制叙事的练笔短篇,嘉靖四十五年

  

(正文)

  

  申时行微微眯起眼,仔细将手指紧握的刻刀一转一削,勾出玉印上成型的最后一笔。忽而房门开了,他连忙伸手一掩,将台上的东西拢入袖子里。抬头来,却见是翰林院中属僚,对他笑笑,说:“修撰大人,光学士喊你去后堂。”申时行起身谢过他,走到廊中时,觉察到正谈话的同僚望过来,眼神里几分耐人寻味。

  申时行朝他们拱手,对方也回礼,他路过时听到有人说:张学士果真看中这徐汝默。

  这话飘过耳畔时,申时行脸上的微笑纹丝不动,一贯如沐春风,只摸了摸袖中藏在袋里的玉印。同僚见他如此,也...

 

【明朝】飞语【正剧向】

《飞语》by prophet

*写个有意思的政斗
 


…至作谤书悬之两长安通道,谓:居正且反。 

                                    ——《嘉靖以来首辅传》


(正文)...

 

【明朝】渺小事【王世贞】

《渺小事》,本文又名《江陵》

by prophet

警告:病弱元美,意识流,有道不明的爱恨情仇。主线杨继盛/王世贞,支线双王,高张,隐王张


(正文)


      「江陵。」


      写下此二字的时候他是有些许犹豫的,苍白的手指执笔勾起最后一点。近些时日王世贞瘦骨嶙峋得像个弇山上的魃鬼,连王锡爵见到他时都骇了一跳。但纸字上的风骨仍是未改,教人心折的飞扬。他搁下笔,看见盘坐于对面的人施手来抬起纸张,细长的眼睛徐徐看向他,不似...

 

王世贞墓神道碑-王锡爵

亲自句读+校对了一下喜鹊写给王世贞的神道碑。发现:1.“江陵耳目之好”居然是喜鹊八卦的;2.有陆炳黑料;3.喜鹊女儿给王世贞批算“卦尽八八者”还说竟验,这是官方盖章元美八卦吗?4.最后,我自暴自弃接受了和王锡爵结庐同居的事实,并且开始为双王感动悄然落泪


太子少保刑部尚書鳳洲王公世貞神道碑

王锡爵


       肃皇帝时,海内文学知名之士葢人自标帜云,而吾友凤洲王公最后起实,以异才博学,横绝一世。每有撰造,率揽汉魏六朝、三唐作者之奇而出之,而其地望之高,游道之广,声力气义,能鼓舞翕张海内之豪俊以死,名于其一家...

 

东楼艳史【十三】【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 第四回 | 第五回 | 第六回 | 第七回 | 第八回 | 第九回 | 第十回 | 第十一回 | 第十二回

外篇 | 番外1庆严堂记


第十三回 徐存斋燮理弄阴阳 玉郎君解羞戏冰火

    ...

 

东楼艳史【番外·庆严堂记】【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番外一

庆严堂记


万历癸未年,余入京赴会试,时江陵没,宫中有欲穷之罪者,其子回籍守制,悉变卖家产,以求于大裆。余父自其家仆处购得别院宅一,名曰庆严堂。闻其故事,恻然长慨,嘱余记之。


夫庆者,福也,严者,密也。庆严堂,概取自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修身严行,以效后世子孙意。堂名乃江陵手题。然则,闻其仆云,此宅乃二十载先购之于嘉靖分宜相处,分宜子大符,小名庆也,盖纪其名耶?不知故事。

宅地处城南,陋巷其外,陶然其中,颇有见隐于大朝,结庐于人境之乐。堂前后三间,西有小园,园中槐树粗人抱许,院角潇湘竹,修雅天成,冶情其趣。其秋用蟹...

 

片段【张居正】

*一些车片段

#大魔王攻


1.

……气的冲上去,拿起桌子上的砚台就砸人。幸好游七带着几个家丁冲了进来,抓着他的手臂往后拉,砚台才落到了地上。险险阻住。

躲避不及的张居正身上被溅了些墨汁,脸色一沉,冷笑道:“上都上过了,此时装什么贞洁烈女。昨日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不亦婉转叫着师相。勾人缠腿的不肯松。今儿起来闹些个甚么变扭。”

这话一入耳,人头脑一昏,险些气得晕了去。想起昨日先教人灌醉,又让人使了强不说。分明狠命做的他只声儿都不剩,呜咽求饶的。不料在这人口中,竟颠倒黑白成了自家死缠着不放。

“好,好你个张江陵。”竟颤抖得话也说不顺,又悲又怒一倒仰。


却不知他眉目张扬着怒气,脸...

 

【明朝】江南的雨【申时行】

其他:随太的哭的稀里哗啦,太岳怎么能没人爱!奋笔疾书,写给你的短篇  @随机数 


江南的雨

by prophet


       江南的雨,是一年里最纾缓的时候。苏东坡说,一蓑烟雨后,可任平生。白居易也说,红叶青苔地,凉风暮雨天。于是申时行自休休堂的小窗望去,小巷石缝长起了青苔,屋檐高展,雨丝打在下人不久前刚漆红的门钉和青石阶上。园中太湖石堆起的假山边,两三潇湘竹在雨里细碎摇摆。申时行并非好竹,可他多少习惯了,总觉得该有一方尺寸天地的绿竹,时时能望得见。...


 

囹圄【大明王朝1566】

《囹圄》by prophet

配对:张居正/严世蕃

简介:高翰文明白了,此间是一张网,要么趁早抽身,要么越陷越深。

预警:虐,正剧向(忘了打预警) @不食 


(正文)


山下花明水上曛,一桡青翰破霞文。

越人但爱风流客,绣被何须属鄂君。

——[唐] 陆龟蒙


1


        高翰文等在茶楼里,身着蓝青麟花曳撒长褂,前倾身谨慎坐着。张居正推门进来,施施然坐下,端起茶碗,一句话还没说,满堂气氛却仿佛已经尽数为他握在掌心。...


 

【海嘉】片段【大明王朝1566】

by prophet

配对:海瑞/嘉靖


  初进玉熙宫的时候海瑞是有些惴惴的,饶是他一向傲骨清风,眼下见着光滑如镜的金砖地面,巍峨森严的御宇楼台,仍不免觉得敬畏。忽而风一起,自旁侧未关的殿门吹入,卷起漫天帏帐,海瑞不知怎么,轻轻打了颤。却见吕芳在殿宇尽头迎上来,海瑞朝那一身蟒袍、圣眷正浓的掌印大太监微微躬身。还未出言行礼,却忽听里头一震低沉的御音响起。“海瑞来了么?”

  吕芳顾不上他,连忙转身对殿宇深处跪下身道:“回主子,海大人来了。”

  海瑞忽觉得有片刻安静得心惊肉跳,转而那低低的御音又响起了:“着他进来吧。”

  吕芳转过头来,脸上的恭敬已变做熟稔不温不火的微笑,低声道:...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