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流年不利【张申双沈】

配对:张居正/申时行,沈鲤/沈一贯

警告:修罗场NTR,短打  @凉入画屏秋缈缈 


      沈一贯匆匆自屋外踉跄离开,掩面本欲回史厅。方至门外,却听得厅内一阵同僚谈笑声,陡做添了丝胸中繁乱,益发心绪难平。便一跺脚,转头去,欲寻一僻静处,自伤自哀。走走停停间,想至方才见到火堂中,申时行教张居正执手,低眉一吻。不觉胸中一酸,口中反复呢喃道:“光学士……”却到底不敢喊出那人名字,只能以官位聊相称。


      到底自古以来,这名讳二字...

 

斫琴【张居正/冯保,无差】

《斫琴》 by prophet

配对:张居正/冯保

其他:正剧短脑洞,一发完。


*


被一阵脚步打断的时候,冯保正在斫琴,边上搁着副长卷的画。白烟漂浮于帘中,浓郁如云。权倾中外的大太监就着素色道袍,坐于正中,清清瘦瘦的,好似个域外道仙。多年来,他仍是一头乌发,似是岁月不曾留下多少痕迹。

管家徐爵引着张大受进了书房,却眼尖得瞧见那副《清明上河图》的提拔:“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兼掌御用监事司礼监太监。”祖宗规矩,历来司礼监掌印不掌厂。同提督东厂的,大明上下,也只有眼前这位双林先生了。

“徐爵,”冯保见他来,却不放下抱着的梧桐木,“许久不曾晒画,今日教你也一饱眼福,...

 

【张居正】祭清明《冷清》

《冷清》

*短篇


那不过是一个仲春,阳光半埋在窗纸里。申时行一夜未睡好,模糊惊醒片刻,见的是帘外昏暗的曦光。天微微亮。

有一股躁动意乱生于心田,让他湿漉漉汗醒,他分明知道那是什么。


我还活着,他想。

可他已死了。


人的死,不仅是肉躯没去。而是如割草芟除尽,一点点,自他留下的最亲近的记忆起。连带他的功业,他的新政,他的言语,一件件敲碎击溃。这是份剔骨的精细工作,历来善于做这个的,是坐在庙堂上精打细算的官家。

直至他的一切,都剥落碎地,踩于脚底。仿佛空中日月洒落斑驳碎离的白光,飘飘逸逸得,穿过紫禁城。然后,踏去新的一日。


路过熟悉的左顺门,申时行目光停留片刻,他...

 

【万张】君父(下)

《君父》by prophet

配对:万历朱翊钧/张居正

简介:自小的身世流言,让万历恨他……

警告:俄狄浦斯的腌黄瓜宇宙,狗血虐坑爹!忘了说,配曲王菲《暗涌》


(正文)

中 



      几分痛彻,几分仓皇的吻,似于两瓣唇融化出一片厉火,幽冷浇至漫体遍指。朱翊钧蛮狠得解衣撕袍,如于旷野追逐,玉带掉落到金砖上,发出清脆的相击。接着滚落至殿深尽头的,是亵衣领口的珍珠。他甚至忘却了乾清宫中的旁人,耳边亦不曾听见一声惊骇,于是,只留下这宫殿之后三十年里,...

 

【万张】君父(中)

《君父》by prophet

配对:万历朱翊钧/张居正

简介:自小的身世流言,让万历恨他……

警告:俄狄浦斯的腌黄瓜宇宙,狗血虐坑爹!


(正文)

中 


      三个月功夫由张居正自湖广打个来回,并不算太快,只是一道道出自中宫的旨意,分明催的急。空气燥热若朱翊钧胸腔中欲腾飞的鸟儿,只因那人不在,便生出些许自由。檐下,他听着内阁“三千里伴食中书”的笑话,忍不住一哂。客用见他微笑,又添油加醋说了些情状。朱翊钧由他喋喋,不减面上笑意,唇角却无端端漫出一丝薄寡。忽而冯保进来道:“万岁爷,小张先生求见。...

 

【万张】君父(上)

《君父》by prophet

配对:万历朱翊钧/张居正

简介:自小的身世流言,让万历恨他……

警告:俄狄浦斯的腌黄瓜宇宙,狗血虐坑爹!不要误入!是李太的魔鬼脑洞 @凉入画屏秋缈缈 ,我激情打了下,先发4k字


(正文)


      这夜深而无云,空有几声惊雷,划过乾清宫屋檐上的兽吻。

     因少时听过的一道荒诞流言,让他恨上了那人。说那玉容凛冽的张首辅,实则私下并不检点,与慈宁宫有染。朱翊钧初听时震怒,脸涨得通红,统统杖毙了...

 

东楼艳史【十六】【太岳东楼】

明清话本风《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 第四回 | 第五回 | 第六回 | 第七回 | 第八回 | 第九回 | 第十回 | 第十一回 | 第十二回 | 第十三回 | 第十四回 | 第十五回

外篇 | ...

 

【明朝】瑞雪【海瑞与张居正】

《瑞雪》by prophet

其他:本文又名我脑补的1587:海瑞与张居正。正剧。

#修了一遍


【万历十年冬】


      松江府这日下雪。这几日秋冬不知怎么,只是干冷。好容易落得一场瑞雪来,徐阶于家中坐着,恰见窗含飘絮、无花只有寒。若往昔他须得腹中作些诗,备在金銮殿上吟诵一阵。可那些日子都已过去了,只有作诗的潜意识冲动仍在。“我老了,”他想,骤然,管家徐成匆匆进来,脸色灰白。徐阶手颤颤得抬起来,只听他一句话:“人死了。”他没听清,耳朵隆隆响,那人又说了一遍。...


 

爱慕【戚继光、谭纶、张居正】

《爱慕》by prophet

配对:戚继光/谭纶/张居正

其他:三个单箭头。十日谈·第三日。


(正文)


      他曾试过用长剑挑起孤灯。那是浙江的海边。宁波东海浪急汹涌,每每过了几个月的渔季,便不再适合出航。海的孤夜是寂寞的,唯独沙滩在月色里闪着几乎看不见的光芒。那时候,戚继光一人在海边舞剑,白虹如惊涛汹涌,须臾拍至谭纶跟前。剑尖精准无二,挑去了人手里提着的灯笼。

     “子理,”戚继光笑道。自剑上提起那莹莹灯笼,交还回去。...


 

东楼艳史【十五】【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 第四回 | 第五回 | 第六回 | 第七回 | 第八回 | 第九回 | 第十回 | 第十一回 | 第十二回 | 第十三回 | 第十四回

外篇 | 番外·庆严堂记


第十...

 

东楼艳史【十四】【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 第四回 | 第五回 | 第六回 | 第七回 |第八回 | 第九回 | 第十回 | 第十一回 | 第十二回 | 第十三回

外篇 | 番外·庆严堂记


第十四回 绮绮窗闺戏风弄雨 ...

 

【明朝】鸠占鹊巢【张申双王】

《鸠占鹊巢》

警告:狗血ooc训诫修罗场,歪曲史向天雷。这是个廷杖级别的警告!

配对:主线双王、张申,暗线申王、徐高暗示。

其他: @于可远的谷山笔   @笙雾居士 点梗展开,完整协和,A见评。

此文是我的湖笔自己写的,绝对不是我写的,元美不承认的!


(正文)


      自从太仓城里搬出到南园边的昙阳观里住下后,王世贞总喊着小腹下三寸处隐约疼,一日慌张去找王锡爵。王锡爵正在房里同王五的女婿交代家事,王世贞见有外人在,顿时欲言又止,弱柳扶...

 

【江陵十日谈·第五日】一份御史调查报告【张居正】

《一份御史调查报告》by prophet


臣云:按本案事理巨大,需人勘合,你好生着实回答。本官秉公直报,上呈御览。


马某称是。


马某自述: 

     我赶赴江陵县的日子,本是个晴天。阳春三月已尽了,五月桃花柳絮纷飞。邱大人带着旨意,从官船上走下,我就提着铁镣跟在他背后。锦衣卫的铁镣历来是兵部武库司特制的,往上追溯,匠人的手艺祖祖辈辈一股脑儿可推源至五百年前,据说北宋东京城就用这种铁镣来封住地道口下作乱的贱民。我不信这武库司人的满口牛皮,他们也不信我锦衣卫街道房的狡猾。一口一个“本兵”,甚是高人一等。我冷笑着,一口...

 

【高张申】微瑕(一发完)

《微瑕》

配对:高拱/张居正,张居正/申时行

其他:靠lof抽风,懒得重发。直接合并一发完。1.5万字中篇 @达吉雅娜  存档见评。建议配乐《无心害你》


(正文)


君子小过,则白玉之微瑕。——魏征



       那人在树荫下等他,张居正走去,见他正拿柄蒲扇摇着,额头细细密密的汗,说:“今日真热。”张居正怪他道:“即是热,中玄公怎么不去屋里等?” 高拱说:“我知你历来怕屋里闷,六月暑热,给你带了些西梅蜜饯来。”说着自袖子...

 

十日谈·第二【张居正/王世贞】

抱团鼓舞十日谈。第二日轮到我讲故事啦~魔性小短篇

指定配对:张居正/王世贞(我的马甲)


(正文)

狡兔三窟,捉兔是门手艺活。 


      王世贞此人好捉,也不好捉。你使个诱饵他便上来了,但张居正真要捉他,着实费了翻力气。他是在刑部门口堵住的他。白日里翰林院中,几个同僚望见张居正,皆笑:“叔大你来啦?”张居正不理他们,只见几人面带正经问候完,眼里却偷泄出笑意。背后听他们起哄道:“这回是自严来的?还是高来的?”张居正自顾自坐下,面上悄悄染赤,一人又道:“说不得是徐家。”张居正忍不住,回头道:...

 

神女【昙阳子】【明朝】【BG】

《神女》

by prophet

其他:大致是一个情感障碍患者,李太好坏 @凉入画屏秋缈缈 逼我发的15551,昨天神女史料见此

预警:魔鬼剧情!冷漠文笔


绍兴某生密捐千金,以女归之…或胁以无端,女吐实曰「我太仓王相国女也」。

——《枣林杂俎》


昙阳子本名叫王焘贞,可她自小便不喜欢别人喊她的名字,谁喊便生气,转过头去冷冷不理人。只有少数几人如爹娘乳嬷,才能喊她的小名。嬷嬷曾无意提道:“这孩子生来厌怪,像非此世间人的,且谁会厌自家的名字呢?那不是和厌自己一般么?”这话传入朱氏耳里,严厉处置了顿,怕坏着闺誉。但太仓南园里的私言蜚语却仍是暗中弥散...

 

雪夜【申时行/张居正】

《雪夜》 by prophet

配对:申时行/张居正

其他:克制叙事的练笔短篇,嘉靖四十五年

  

(正文)

  

  申时行微微眯起眼,仔细将手指紧握的刻刀一转一削,勾出玉印上成型的最后一笔。忽而房门开了,他连忙伸手一掩,将台上的东西拢入袖子里。抬头来,却见是翰林院中属僚,对他笑笑,说:“修撰大人,光学士喊你去后堂。”申时行起身谢过他,走到廊中时,觉察到正谈话的同僚望过来,眼神里几分耐人寻味。

  申时行朝他们拱手,对方也回礼,他路过时听到有人说:张学士果真看中这徐汝默。

  这话飘过耳畔时,申时行脸上的微笑纹丝不动,一贯如沐春风,只摸了摸袖中藏在袋里的玉印。同僚见他如此,也...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