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十一】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11

       登门劝徐阶谏君无果,海瑞便自草《治安疏》本,二月初一这日,他别妻散仆,抬棺上奏。为黎民社稷,冒死进谏。


       一夜之间,此事轰动整个京师。...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十】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10


       张、高二家联姻不过是随口一提,这个时代大多是同乡联姻,因顾及生活习性、家族传统的缘故,很少远嫁他乡。


       倒是李幼滋与张居正早有结亲之意,婚事也有安...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八·九】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一·二】 【三】 【四·五】 【六】【七】 


8


有道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


见过张四维,张敬修回至房中,不觉更怒。


一顿饭下来,已至深夜。饶是席上张敬修不情不愿,但以他父亲这等混迹官场多年的功力,场面自不至于失控,甚至称得上宾主宜欢。


不过张四维是其乐...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七】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一·二】 【三】 【四·五】 【六】


  7

  炎炎夏日遗落在北京城绿荫层层间的蝉声里,只留下了一个尾巴。

  傍暮时分,张居正自翰林院归家,一番沃面梳洗,换了居家燕服,便穿过回廊,缓步走到张敬修的院中,走至门边,只听见一阵朗朗读书声。

  他嘴角微微一笑,推门而入,见桌边站着的长子跟着转过头来...

 

珍珑【申时行/张四维】【明朝】

by prophet

配对:申时行/张四维

其他:写了好多凤泉s.m,这次换申攻啦,捂鼻血逃 @凉入画屏秋缈缈 


(正文)


  暖风徐徐拂过枝头的翠衣,湖面泛起的水汽漫入京城干燥的空气。皂衣小厮低着头在前面引着申时行,很快走到了亭子边,曲桥飞虹尽处,便望见一块“洗心”的草书提匾。荷花池开着正艳,远远的,只见亭子中央有个玄修道袍的人影孤坐,自己和自己打着棋谱。

  申时行让人下去,端了端袖子,走过去:“凤磐公。”

  张四维抬起头来看向他,消瘦修长的右手中正执着一枚白子。眉目微蹙,依稀刀刻着沉默寡言。

  申时行于他身侧空着的蒲团坐下了,望一眼棋谱,...

 

神女【昙阳子】【明朝】【BG】

《神女》

by prophet

其他:大致是一个情感障碍患者,李太好坏 @凉入画屏秋缈缈 逼我发的15551,昨天神女史料见此

预警:魔鬼剧情!冷漠文笔


绍兴某生密捐千金,以女归之…或胁以无端,女吐实曰「我太仓王相国女也」。

——《枣林杂俎》


昙阳子本名叫王焘贞,可她自小便不喜欢别人喊她的名字,谁喊便生气,转过头去冷冷不理人。只有少数几人如爹娘乳嬷,才能喊她的小名。嬷嬷曾无意提道:“这孩子生来厌怪,像非此世间人的,且谁会厌自家的名字呢?那不是和厌自己一般么?”这话传入朱氏耳里,严厉处置了顿,怕坏着闺誉。但太仓南园里的私言蜚语却仍是暗中弥散...

 

片段【张居正】

*一些车片段

#大魔王攻


1.

……气的冲上去,拿起桌子上的砚台就砸人。幸好游七带着几个家丁冲了进来,抓着他的手臂往后拉,砚台才落到了地上。险险阻住。

躲避不及的张居正身上被溅了些墨汁,脸色一沉,冷笑道:“上都上过了,此时装什么贞洁烈女。昨日在我身下承欢的时候,不亦婉转叫着师相。勾人缠腿的不肯松。今儿起来闹些个甚么变扭。”

这话一入耳,人头脑一昏,险些气得晕了去。想起昨日先教人灌醉,又让人使了强不说。分明狠命做的他只声儿都不剩,呜咽求饶的。不料在这人口中,竟颠倒黑白成了自家死缠着不放。

“好,好你个张江陵。”竟颤抖得话也说不顺,又悲又怒一倒仰。


却不知他眉目张扬着怒气,脸...

 

【整理】张四维墓志铭-申时行

*我要开始黑老申了,点校并句读了一下申时行写给4D墓志铭,发现:1.万历管4D也叫“张先生”。2.寡妇再嫁笑话之后,老张果然怒了,提拔潘晟入阁压制老申,我还以为这是王世贞脑补的,结果老申确认并表示自己就这样倒向了4d……花心薄情苏州人!……3.张四维也差点被夺情


太师文毅凤磐张公碑铭 - 申时行


  上御极之三年,蒲阪张公以宫詹晋宗伯大学士,入参机密。又八年秉政,踰年以父封公之丧归其廬盖。上时时念公也,常顾问左右:“张少师无恙乎?何时服除?”于是朝士大夫欢传张公且复召,海内延颈而望太平曰张公且复召,然未及召而公卒。

  上闻震,悼辍一日视朝,赐祭加等为十三...

 

【明朝】一笛梅花远天寒·番外篇【BG虐】

一笛梅花远天寒·番外

by prophet

其他:之前很早写的脑洞文。最后有剧情反转。预警主线是张四维下毒支线这是同人的同人。这里的李婼儿不是那个李太!!(严正声明)

原文在此:一笛梅花远天寒,结合着看更加罗生门

配对:张居正/李婼儿;(伪)张四维/李婼儿


## 你确定要看吗?那请下滑吧。


(正文)


  2.5


  大约是暮色里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京城难得天清气朗。管事嬷嬷本嫌我是千金花魁,体娇身柔,但今日那吹笛的姐姐害了急病,一急便来问我,懂不懂昆曲。我问了调子,挽笛径直吹了出来。她眼睛便一亮,二话不说教我换上素净衣服。路上她问我...

 

【明朝】美酒【双张】

《美酒》

by prophet

配对:张居正/张四维

其他:咕咕了N久的醉驾一发完


(stay with lofter)


(开头节录)

少有人知道,张四维也能写一手艳词。但这句“桃腮柳眼争妍,六桥艳阳还若昔。”是有人眼瞧着他挥毫的,写的时候,张四维的手还粘着酒杯,雅近诗仙,潇胜柳永,半醉半醒间挥毫落笔,一气呵成。

“子维?”那人淡淡含笑的呼唤如近如远,似幻似真。

张四维望去,却想:楚人恩客,何故多情恋嚣尘。婉转着,又添了句“双鬓萧骚不似前”。却只半阙,纸笺泛着薄薄的香,半阙词下头留了个凤磐的号,却因醉意最后一字写的有些乱,恰似这一室...

 

锦绣【嘉隆万】【明朝】【正剧片段】

《锦绣》

by prophet

其他:历史正剧片段。一切剧情设定都是我虚构的,除了高拱真的有个死后过继给他的嗣子叫高务观。大概对应万历十年·十一月。

*高拱有个独子,娶了张居正的女儿张绣娘。


(正文)


夜幕莅临京师,点点孤灯染起,照亮朱红的门楣。却见深重庭院之内,树木掩映下的书房中静谧得出奇。绣着大河山川的屏风后,隐约可以见到两人的影子。一个枯坐,一个站在他身前。

“不能再犹豫了……”站着的年轻人打破了这诡异的安静。他眉目俊朗,眼下却凝聚着一股不尽的忧虑。“凤磐公,眼下必须拿出决断了。”

此人是前相河南新郑人高拱的独子,现任翰林院中的掌院学士,叫做高务观。他...

 

【明朝】暗昧【凤泉】【张申】

《暗昧》

by prophet


配对:张居正/申时行,张四维/申时行

隐:双张


(正文)


开天图画胜九州,吴中有大家善园林,京师中无人不知。张四维亦不例外,便请那工部的徐杲来修,一面因这位吴县人有“活鲁班”之称,一面则因能走工部私帐。徐杲建园时,张四维恰见一图纸,听那梓人道:“此乃我得意之作。”张四维定眼一瞧,见角落里写着“江陵七宅逾年成”,便问他什么意思,徐杲笑道:“此宅是为那相府作的,巧极工心,廊曲洞天,费一年而成。说起来,张大人倒同相爷有一点像的,便是事无巨细,皆要详察亲问,让我和一班徒弟折腾不浅啊。”

张四维知他玩笑,附...

 

【明朝】京华故梦(敬修重生,复仇)【一·二】

《京华故梦》

by prophet


配对:张敬修,张四维

简介:

大明元辅张居正死后被抄家夺谥,长子敬修于狱中受尽折磨,留下血书自尽。

再睁开眼时,却见到京城春色,繁华依旧。

旧恨犹滴血,燕台少年时。


(正文)



「有便,告知山西蒲州相公张凤盘,今张家事已完结,愿他辅佐圣明天子于亿万年也!」

黑暗。

剧痛。

北京南城,一座四合院落东厢房内的花雕木床上,躺着一个幼小的身影正不断抽颤着。只见他面色苍白,一颗颗斗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低落,紧闭双目,却听不见外界的任何声响。

他细瘦的手臂忽而蜷缩起,嘴唇颤抖,似乎想要竭力呼喊什么,却只能微弱得在床塌上挣扎。...

 

文渊阁的那一夜【凤泉】【张申】

《文渊阁的那一夜》

by prophet

配对:张四维/申时行

隐:张居正/申时行


警告:暗黑!万勿误入!


(开头)


申时行才回到文渊阁,便见自己的值房门口立着一人,手中捧着那盆花,见到申时行谄媚一笑行礼道:“三辅。”便匆匆走了,却是次辅张四维的中书舍人。申时行心下暗自一沉,推门而入,果然见那人正背手立于房中。


他转过头来,眉目阴冷,正是张四维。


将身后门阖上,他便听见张四维柔声道:“今日皇上急着传诏你去,又问了什么事?”申时行垂目道:“本没什么大事。”张四维仍面不改色,却笑道:“怎么,同元辅的事,也算不得大事?”


申时行不语,张四维走近...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