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绍述十二时辰|辰时】声色【章惇X曾布】

其他:惇布,无脑ooc,给带我进这对cp的某人


      章惇甚少见到曾子宣如此勃然大怒的模样,好生吃了一惊。实则,不止是章惇,便连高堂端坐年纪虽轻却历经风浪的官家也是平生头一回见。众人宛如群鸦侧目而视,只见堪堪才伸出半只脚的蔡卞似乎又想缩了回去,张了张嘴,抬起双手又放下,才道:“唉,国家大事,二位且款曲商量,休要御前失礼。”


      但怒目圆睁、宛若雷公的曾布毫不领情,他暴怒道:“那依右丞言该是如何?”蔡卞瘦削的肩膀又缩了几分,见着眼前人像是被压迫终日...

 

无期【吕惠卿X王安石】

《无期》by prophet


王安石在江宁可曾听过雨?一场一场的飘渺烟雨,可曾让他回忆过东京的岁月点滴?

吕惠卿很想问,答案却只在空中飘荡,空荡而无形。安石未耄,何至忘废如此?


分明是他二人一字字共同修订的《三经新义》,这么多年朝夕相处,他知道经义学术在王安石心中的分量,知道那一字一笔落下的是他一生的心血。王安石因那场迟迟未至的大雨贬出东京时,是吕惠卿差人,把每一篇刚编完的新义,千里迢迢泊去江宁,送与评定。但凡丁点不妥,都必加点篡,改到他如意为止。几年风雨,日日不辍。那一字一句,他又怎敢动上分毫?


可王安石大发雷霆的事,却一...

 

【章苏】苏东坡探案(中aka番外)

前文:


4


(节选)


“还是雏?”章惇薄唇微启,低哑的嗓音似笑非笑得吐露道。

苏轼一瞬间很想砸烂他的脸,偏偏却窘得连耳根都红了。他险些以为章惇是要吻上来,幸而俩人没有假戏真做,不然苏轼现在或许已经彻底成了吴语中的熟虾红蟹。他撇头去,侧耳静听了一会众人走远的脚步声,一边让心跳渐渐从急促平复下来,接着转过头来,压低嗓音确认道:“章惇?”

章惇皱了皱眉,眉间染的蓝梅花钿浅浅的,几乎让苏轼脱口而出:薰衣理鬓夜不眠。他忽然觉得章惇修过的细眉十分好看,只听见他说:“叫我子厚。”

“子厚兄,”苏轼忍了忍,最终忍无可忍:“能否把手拿开些,你的镯子硌人。”

方才章惇为...

 

他们的时代(一)【扭宋宇宙,新党群像】

其他:看文前请充分确保你的节操和历史知识都已经丢掉了!

防雷预警配对:蔡京→王安石/吕惠卿,章惇/曾布,之后有徽宗/蔡京

【OOC预警】【作者没受蔡京贿赂】



(一)


      “你是蔡四?”


      那双眼睛瞥过来的时候,蔡京只觉得浑身有些紧绷。几乎是下意识的挺了挺脊背,就仿佛他的全部意义都吊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听过太多王安石的事迹了,传闻里他是赵子都一般的干吏,却也是董仲舒一样的圣人,可听得越多,他心里却越是惴惴不安。王安石许是发觉了他的紧张,一...

 

【义普】不可说【隐胤普】

其他:主要是义普,暗示胤普大三角

警告:重发。OOC流水账,政黑,本人史盲实锤(不用骂不用挂,已经自跳金明池了)


    第一节  


  差人把那金匮盒放进宫里的时候,赵普正在隔着十几堵墙外的地方喝茶,阔别多年回到汴京,以至于连门客和匆匆来拜谒的百官都变得陌生。十年为相,他的旧故门生遍天下,眼下一归来,又纷纷得好似重新自地里长了出来。

  席上其乐融融,赵普与学生闲聊间,说起了冯道:“老夫倒是想起冯长乐的一个笑话。一回他让门客讲解道德经,对方不敢直言主人的名...

 

【南宋】梅花韩【宋宁宗赵扩/韩侂胄】

《梅花韩》by prophet

其他:韩小小小玉的地摊文学,艳史警告!1.6w字魔性狗血OOC


      梅花香自苦寒来

             ——朱熹《增广贤文》


1


  当今皇后李彩凤那女人就是个妖怪。这是临安城里人尽皆知的秘密,她残暴狠辣,斩下宫女的手,虐杀妃子,还生生逼疯了自己的丈夫。弄得朝廷上下,乌烟瘴气。以至于太上皇殡天后,疯疯癫癫的皇帝不知道什么缘故就是躲在宫里不见大...

 

关于蔡卞十四岁中进士(虚岁)

有人来问我蔡卞年龄的问题。我采纳的是《蔡京蔡卞与北宋晚期政局研究》一书,第35页,第一章第五节,专门考证了《对蔡卞十三岁中进士的释疑》,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蔡卞完全有可能在十三岁中进士

作者在这一节中,考证了大量宋朝年少进士的神童,从十二岁到十四岁都有,比如晏殊就是十四岁赐进士。咸平三年,邵焕是十三岁考中进士科及第。感兴趣的大家可以直接去阅读原文:

[图片]


关于这个问题,主要集中在:蔡卞究竟是否出生于1058年——这应该是家谱记载,广泛被各地采信。

也有人根据上面的《曲洧》八卦录里,说他比蔡京小两岁,反推他出生于1048年,而莆田官网上认为他出生于1049年。这样的话,他就是二十...

 

【宋朝】汴京的茶【二蔡、王安石】

《汴京的茶》 by prophet

其他:美人如花隔云端,皮下蛇蝎骨


  南人是不可以为相的。

  大约是一百年前,艺祖在朝堂上金口玉言,落下了这句话,之后又刻石于政事堂中。这铁律直到“瘿相”王钦若的横空出世,才被打破。而眼下,又是一个王姓宰相的时代。


  这不见得是个糟糕的时代,若只看汴京城的人来去往,货椟舟集,大约会觉得繁华如云。若是望向北,会觉得地旱野哭,兵役甚苦;望向西,又好似整兵待戈;望向南,分明是鱼米之乡,物困人穷。往上看,是年轻力壮的天子,往下看,是赤字臃肿的朝廷。着实令人眼花缭乱,而疑窦横生。

  是好,还是坏?这样辩论...

 

【宋朝】泥雪(宋钦宗,纯正剧)

《泥雪》by prophet

其他:终于来写钦宗了。正剧。史实错误在我


  这不是一种报复,比起报复,这更像是一种宣告。左班都知到龙德宫进门宣旨时,声音捏的细细的,他道:“官家今日要来,赐字一副。” 太上皇赵佶看了他一眼,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怎生不是梁师成来?”

  那左班都知低头不答,只冲他行一礼退去了。

  “益发没有规矩了。” 赵佶说,露出几分沉沉的薄怒。

  傍晚,赵桓到龙德宫里来看他的时候,太上皇赵佶刚坐功毕,不急不缓睁开眼来。他的脸上甚至带着一种心安理得的泰然。仿佛几乎被软禁,与外界断绝关系,一言一行皆受控的,并非...

 

【章苏】苏东坡探案(上)

《苏东坡探案》by prophet

配对:章惇X苏轼。

*尝试新文风


1  

  

  嘉祐元年的整个夏季,开封城都浸淫在豪雨之中。朝廷上下无不为雨涝所患,皇帝为此忧心忡忡,连日的大雨冲垮了太社、太稷的祭坛,身为天子,他不得不引天灾为己过,广求直言,甚至破天荒下诏双日不临朝,以花费更多的时间祭祀天地、祈求雨停。首次出蜀来京应试的苏轼,是人生中第一次经历这般滂渤大雨。暴雨不仅淹没了阡陌交通的街道,更几乎要冲垮他所寓居的试馆。幸而,到六月底,雨戛然而止。

  这日,他自廊道中走至街畔栏杆旁,不禁叹息道:

  “蔡河中夜决,横浸国南方。车马无复见,纷纷操伐郎。新秋忽已晴,九...

 

【北宋】知己

*记一个梦


帝姬初次来明道宫,是陪着刘贵妃一同登的山门。道观里正主持一场公开法事,虽是见了这副半明示的玉珞仪仗一路开来,竟不避不闪。她瞧见百姓围坐簇拥的中央,是一个羽冠的道士,嘴里正发出鹤唳般的呜啊叫声,手脚舞蹈,于高台上轻盈跳跃着,奇异又骇人。那声音,好似无端的有一股凉气,窜入人天顶。

刘贵妃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却也与众人一般,捏着眼、伸长脖子往中央看。帝姬一同好奇望着,心下藏着一半嗤。只见四周有绸缎的士绅,有一身麻布的贫民,却都一般无二得安静坐地,如痴如醉得听着,好似神圣道祖场下的弟子。

不知为何,那诡秘仙音,无端教人烦躁而神游。突兀里,她想起昨夜震怒的皇帝,那跌落在地上...

 

伶瘾

伶瘾 by prophet

其他:蔡狐狸·站街梗!蔡京,字元长~


      东京城里最有名的伶人,若说唱功得好,都道是信陵坊的长君,只是也都惋惜:因他脸上生了块胎记,紫艳艳的遮住半张面容。便终登不得大台雅堂。

      长君约是熙丰年间出没于汴京勾坊里的,凭歌技教人屡屡瞩目,闻说还曾被邀到樊楼上唱过一曲。或许也有些客人,不怕那骇人的胎记,猎奇得寻觅一番巫山。只是近几年,却不曾听闻他的行踪,好似销声匿迹了。...


 

圆缺【章惇/苏轼】

圆缺 by prophet

配对:章惇/苏轼(无差)

其他:和 @达吉雅娜 交换的if线前脑洞。前情提要,这个世界的章惇在梅山打仗就年纪轻轻死了


(正文)

      那往往是月光正盈满地的夜里,苏轼才回忆起他的故人。

      一轮清亮的张弦月挂于窄窗外的西空,因牢房面西,日日夜夜,便只有夕阳和月色从游虱涸血中翩翩造访。御史台狱中的哀嚎如光影,惊醒他失去血色的苍白面颊,如一场南柯的梦,一场反复追忆的轮回。如此漫长,漫长得像是侵...

 

【宋朝】燕语(寇准/丁谓)

燕语 by prophet

配对:寇准/丁谓

其他:骤来灵感的短篇。给安利我这对妖相cp的闻闻! @达吉雅娜 


(正文)

      鹤相第一次见他,便多看了他的眉目几眼。后来这一夜宫变,他带着融融烛火般暖意的微笑,却拂不去夜雾彻骨的冷,走到殿前来,问:“杨制诏,这是你写的么?”太子监国夺位的诏书丢在人的脚边,杨亿低着头,突然耸起肩,坐地号啕大哭。

     丁谓愣了片刻,最后哑然失笑,“我不会杀你。”他反而安慰似握住他的肩膀,贴心...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