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东楼艳史【五】【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 第四回

外篇


第五回 分宜执笞棒打鸯鸳 江陵纵笔鲤跃龙门


  却说严世蕃战战兢兢立在门口,以往那嚣张气焰却全然不敢摆出分毫来。原来他虽称是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惧他老子三分。眼下见严嵩端坐大堂,四周几位健壮家仆肃立在侧,又见他们手提小棒大杖,心下便是一哆嗦。再看府中向来不断的丝竹花月,却丁点不闻;堂内四季承摆常换的珠光灿宝,更无影无踪。只见一座森...

 

【明朝】读书笔记《谷山笔麈》卷五

*明-于慎行-笔记《谷山笔麈》

上篇在此:卷一·二卷三·四

*卷之五  臣品,你们懂得,全都是各种八卦和黑料

*含严徐,海瑞,翰林院阁老们等


人臣之望有三:有德望,有才望,有清望。然近世,若御史大夫德平葛端肃公所谓德望,若太宰蒲坂杨襄毅公所谓才望,若大宗伯华亭陆文定公所谓清望。

仆按:明明是在夸人家,为什么从于慎行口中说出来,就有种在黑人家的感觉😂

分别是:葛守礼(户部尚书),杨博(兵部),陆树声(就是拉着徐阶不让他跳湖的)

小阁老曾经夸过:“尝谓天下才、惟己与陆炳、杨博为三。” 小阁老您这蜜汁自信我就不吐槽...

 

东楼艳史【四】【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 第三回

外篇


第四回  误打误撞世蕃传情 半推半就太岳入港


  却说世蕃在院中踱步良久,心下越想越如乱麻,次日却不敢回城东偏宅里去见居正,左思右想,一大早便差人去把那吴世卿叫来。吴世卿做的这段媒来,本只是有心逢迎他,却不料清晨里遭罪,被人自美人温柔怀中拉出,心下也是叫苦不迭。对姬妾叹道:“夜班敲窗声,不料非贾岛,原是追债来!”

  却不敢怠慢,眼下赶到西风院中,推门而入见严世蕃...

 

东楼艳史【三】【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0517修文

(正文)

第一回 | 第二回

外篇


第三回 太岳初登门邀文会 东楼巧瞒天宴鸿门


  且不说一点孤灯下,张郎正沉吟帖笔,斟字酌句。但这厢夜夜笙歌处,严世蕃却又同他那狐朋狗友共坐一堂。但见他头戴红缨冠,身着青绸褂,两边却各自有一双玉软温香丽姝替他捶背揉肩,好不逍遥!恰此时,正有一仆役褐袍短谒,扣门而入,立于堂中对二人细细道来。严世蕃听罢,一拍大腿,笑道:“吴兄,果然还是你有办法。”

  但看他对过西厢上座的,不是吴世卿这厮,却又是谁?...

 

东楼艳史【二】【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

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正文)

第一回 | 外篇



第二回 吴世卿毒计害良人  张居正书斋遇严郎


  却说严世蕃自那日惊鸿一面后,心中便对那书生念念不忘。外出同几人吃酒的二三日里,也长吁短叹,心不在焉。便连当红花魁小楼夜娘这日替他斟酒时,竟也平白无故挨了一顿挂落,独自坐在一边抹泪。边上人见此是好不尴尬,既心疼佳人垂泪,暗骂东楼不懂怜香惜玉,又见他这般失魂模样,不免心生好奇。当下赵文华试探地道:“世兄,近些日子来吃酒时,可着实好没些意思。”

  严世蕃觑...

 

【代发】【太岳东楼】外篇

东楼艳史·外篇

by 庶保令名李石麓

其他:代友人发  @庶保令名李石麓,我哭着为大佬献上膝盖。太可爱了!


前情提要:严嵩叫世蕃拟一道贺表来,张居正见他绞尽脑汁看不过去,以为是国子监作业,遂捉刀替他作了一篇。谁知次日瞧见这篇《贺瑞雪表》下署着“严嵩”的名字,当下大怒:好你个东楼,原来你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骗我文章?


(正文)

    且说张居正和东楼断交后,在湖广会馆攻读功课几日,悔意渐渐上来了。那日,居正寻思:东楼兄虽抄袭我论文,平时待我倒极是极殷勤的,常言道:“核心论文容易发,知音一个也难求。”我不...

 

东楼艳史【一】【太岳东楼】

《东楼艳史》

by prophet

配对:太岳/东楼

简介:一见钟情小阁老


*0516修文


第一回  张举人巧言戏恶霸  严公子醉居西风院


  万里江山悲客,茫茫宇宙千秋。众生颠倒不自由,曲榭覆倾朱柳。    有时旧梦浑成鹿,无限泪赋新愁。大江空自向东流,笑饮金樽燕酒。...


 

明末三十题【大明王朝1566】

*一句话 *替身梗开头 *大明NTR现场


by prophet


高翰文很像当年的张居正。


张居正抬起眼睛的时候,严世蕃已经转过头去了。


徐阶一直在等,直到严嵩握住了他的手,他才发现已经不需要了。


芸娘不知道,张三丰的血经其实是杨金水自己的。


芸娘没有告诉过高翰文,她的广陵散以前一直弹的是对的。


胡宗宪其实知道,赵贞吉从来没有收到过徐阶说不允许借粮的书信。


张居正告诉申时行,你有些让我想起了故人。


李春芳说,时行,你不要事事都学徐华亭。


赵贞吉问海瑞,胡汝贞已经死了,你还要怎么样呢。...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