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侠盗一号】尘星落定When Stardust Fall·1(Krennic/Galen Erso)

尘星落定When Stardust Fall

by prophet

配对:奥森·克伦尼克/盖伦·厄索(斜线有意义)

一句话简介:They kiss and have sex but not because of love, which Krennic believes unnecessary and Erso found an already past luxury. 他们亲吻、做爱,但这一切都不是因为爱,至少克伦尼克认为他不需要,而厄索认为他已失去了爱的能力。



前言

  All stellar populations in universe begin from the stardust.

  一切星系来自于宇宙尘埃——天文学导论



第一章

  白光突然亮起了,把这个狭长黑暗的房间完全照亮。在金属桌边坐着的男人身材高大、肤色苍白,他的双手锁在了桌子一边正中央的禁锢器里,因为突如其来的亮光佝偻成了一团。当克伦尼克中校走进房间的时候,率先注意到的并非狭小的椅子上囚犯拘束的坐姿,而是那张慢慢抬起,冷漠又困惑的脸。

  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在盖伦·厄索眼中出现,但他的视线还没有完全习惯光亮。

  而奥森·克伦尼克发现,光照下那双深色的眼睛正盯着他的方向,它们被审讯室周围墙壁建筑的银白金属映照,仿佛染上了一丝冰冷的浅碧。

  “我听说你改变了想法?”他坐在了厄索对面,双手交错放在桌上,像是叠成一座塔。他仔细端详着厄索布满脸庞的胡须与憔悴神色,任由对方的目光缓缓停留在他的身上。

  厄索沉默地看着他,像是一块岩石,打定了主意不松口。

  克伦尼克摊开双手,自知方才粗糙的激将从不会引来厄索的反驳,“如你所愿,我正在此。说一些吧,盖伦。”

  几个呼吸的沉默后,厄索开口了。

  “她在那儿,克伦尼克?”他轻微的语音在房间里不容错辨。

  “我已经埋葬了她,给了她一个体面的墓园,”克伦尼克告诉他,“即使她试图谋杀一个帝国军官,还犯下叛国罪。你知道我并不总是那么讨厌她的,我很重视交情,就像现在。”

  克伦尼克很高兴厄索终于开始说话。

  “你把她葬在了哪儿?”

  克伦尼克露出为难的神色:“我不确定即使我告诉你,你能不能过去——”

  “在哪儿?”

  “一颗卫星的某个地方,在我们中途停留补充燃料的时候。”

  克伦尼克漫不经心的回答让厄索猛地抬动了一下手,却被手铐的链子牢牢地束缚在了桌子上。而克伦尼克甚至没有动一下。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成功激起厄索的反应,至少目前来看,运作良好。

  塔金总督警告他,帝国不需要一根无用的木头,帝国要的是杰出科学家。他最好让他的冒险有所收获。想起塔金总督那口轻柔语调下埋藏的截然相反的残酷,克伦尼克的心中就难抑地生出一种愤怒。

  “抵抗是无用的,”克伦尼克劝说他。“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厄索没有回答,消瘦脸上的憔悴似因伤痛而愈发深刻。克伦尼克早就习惯了厄索这样一副如同一头机器的模样,但他是最杰出的工程师,当然有办法撬动一颗螺丝钉,让整个机械轰然倒塌。

  “——如果你先前所说的“她”是莱拉。”

  厄索的脸色变得空白,这场拷问如克伦尼克料想中的一样持久。但一样难以忍受。气压像灰蒙蒙的墙压着他的喉管,克伦尼克抬手松了松紧贴着颈项的高竖领口。厄索曾经在瓦利星上被关押了一年,而这一年中分裂主义都没有成功说服他为他们工作。克伦尼克很清楚厄索固执的性格能带来多么大的麻烦。

  他没必要重复分裂主义的那些话,厄索当时不会为之所动,如今仍然一样。但如今完全不同。

  “这里的环境可不能供你研究水晶。盖伦,当初由我们一起开创的事业,正等我们去完成,你不想看到它的最后成果吗?揭开自然的奥秘,去前往人类从未涉足的巅峰领域,我知道这一直以来是你的信仰。”

  无论他说什么,厄索只是沉默地凝视着空气。克伦尼克仿佛觉得自己是房间中唯一的活人。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找到,无尽的资源,或者是,”克伦尼克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那样一个女人。”

  “我不需要!”厄索快速反驳道,他的情绪一瞬间掀起了波动,他在心底默念,没有人可以代替莱拉。“不要?那你需要什么呢?”克伦尼克快速地转换语调,他抓住了那个突破口,步步紧逼,感兴趣地盯着他。“或许她对你也不是那么重要。”

  厄索撒了谎:“她是我的妻子,但是感情对我从不重要。”他知道克伦尼克真的会找到一个和莱拉长得很像的女人。他不确定那时候自己还能否保持冷静,而不被仇恨的汹涌潮水击溃堤坝。

  克伦尼克站起来叹息:“感情往往是一个弱点,盖伦,我从来不知道为什么你要结婚。”他走过桌子,绕道厄索身后,“你没有变得软弱令我很高兴。”

  他的声音变得像幽灵,厄索认为这是一种情报部门的审讯手段,就如同两人都没提到的另一个名字琴厄索一样。

  克伦尼克一向很擅长操纵人心的谈话,但他从不知道讷于言行的厄索如果愿意,也能够玩地极其出色。而厄索很清楚这是他在这场谈话中唯一的优势,那就是克伦尼克不知道他已经变成了一个人。是女儿琴和妻子让他发觉自己的血肉之躯中有着一颗凡人的心,有欲望,有爱,因此也有恨。

  而询问琴的踪迹的欲望正灼烧着他的喉咙口。

  琴,他的星尘。

  厄索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不让一个字蹦出口中。不会有结果的,这场较量中他能从克伦尼克那里得到的回应只有谎言。因为如果克伦尼克真的找到了琴,抓住了她,一定会立刻用他女儿的生命来逼迫他就范。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厄索头脑中很清楚这一点。

  “我们为你组建了一支团队。”恍惚中他听见克伦尼克的声音,如一柄利箭把他猛地射回现实的土壤。琴幼小的脸庞在眼前迅速消散。

  “我们有银河系最优秀的科学家与工程师,比如拉塞特·米利奥博士,维莱克·奥诺平博士……你一定很熟悉他们的研究领域。”

  “或许。”厄索的一颗心从喉咙口沉了下去。

  “一些老同事,盖伦,你和他们在应用科学院打过交道,”克伦尼克无声无息地站到了他的背后,他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右手落上厄索的肩膀,令厄索僵硬在了椅子里。

  “我的记忆不如从前。”

  他很清楚克伦尼克会用什么办法来邀请这些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们为他工作,他操纵他们的方法正如他现在所施展的法术一样,而克伦尼克的把戏总能成功。他会用谎言瞒骗,或是威胁来引诱,不会有别的情况。他狡猾地像是一条毒蛇。想到自己将变成下一个战利品,下一个奥诺平和米利奥博士,厄索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正掀起恐惧与狂怒。

  克伦尼克搭在他肩头的手掌仿佛突然变得重若千斤,不容人忽视其中的危险力量。

  “你要做的事情其实和以前一样,我在帮助你。”

  “我不想听谎言。”(Enough lies)

  “我说的是真的,”克伦尼克轻蔑地撇了撇头,“你从来没有看清过你研究成果的真正潜力,而我在帮你实现它。”

  克伦尼克不能理解厄索总是试图反抗他的每一句话,而拒绝去理解他的立场。如果厄索能换一个角度,或许会发现一切根本不同。

  “你是指用它造武器。”

  “银河系需要和平。”克伦尼克说,“无数生命需要从战火中脱身,他们经受不起更多的折磨。而你能帮助他们的安定生活出一分力。成为帝国的英雄,科学的里程碑,为历史铭记,得到鲜花、掌声和名望。只要你需要,你能得到一切。”

  厄索没有再回答他,但他紧紧抿住的薄唇和坐姿明确显露出拒绝。

  克伦尼克被他漠然的抗拒姿态激怒了,他猛地抓住了厄索的头发,一把拉下他的脑袋。他弯下腰胁迫地凑到那张被迫仰起的脸庞前,厄索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放大,深刻的眼眶和棱角分明的脸庞全都隐藏在克伦尼克高大的阴影下。

  “你究竟需要什么呢?”厄索听见他问,语调里隐约含着一丝困惑。

  克伦尼克凝视着他,在这一刻他们眼睛间的距离非常地近,近到克伦尼克可以感受到厄索落在他脸庞上的薄薄呼吸。

  厄索觉得那锐利的蓝色眼睛仿佛刺穿了他的喉咙,他几乎觉得自己再一次地被克伦尼克识破了内心的渴望。

  就在被这双冷酷的眼睛凝视的几秒钟,厄索发现他心中拉穆星球的地貌正飞速褪去。那四年的宁静生活消失在空气里,而渐渐失色的绿影中央完整地冒出了一片荒芜的空白。现在他眼前正站着那个罪魁祸首,一个他无论如何都逃避不开的人。

  克伦尼克似乎又轻声重复了一遍,你究竟想要什么?

  下一秒克伦尼克松开了厄索,大步走回桌边。难以忍受的安静一下子笼罩了房间,克伦尼克坐回了对面的椅子。他低下头,垂着眼,解下自己的黑色手套,用一条灰色的方巾软布轻拭着掌心。厄索急促地深呼吸,他不确定刚刚克伦尼克究竟看穿了什么,但他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假如克伦尼克真正看到了他的渴望,厄索就彻底输了。他还能反抗的依仗,就是克伦尼克仍需要他。仇恨在支撑着他的行动,但厄索头一次看清,里面还混杂着更复杂的欲望。

  克伦尼克重新戴上了手套,他抬起头,迎上厄索僵硬胶水般的视线,“你已经知道了我们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终于变得不带感情。就像一首令人心疲力竭的枯燥交响曲,那些冗长的前奏终于结束,厄索听到了这个信号,现在正片才刚刚开始。

  克伦尼克在他眼前打开了一台科塔公司最新制造的便捷型全息投影仪,一个直径大约一英尺的蓝色的圆球全息影像漂浮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方。

  审讯室的灯光突然发出一阵滋啦啦的声响,伴随着闪烁的荧光,克伦尼克命令他们关掉了一切的监控存档器,让以下的对话不被任何形式存为记录。

  这之前克伦尼克从未亲自给厄索亲眼展现过它的面目,蓝光的球型全息影像没有旋转,而是安静地悬浮在空中。一层一层细密复杂的工程网状结构沿着球心从里到外规划而出,只有最中央留着一大片拳头大小的空白区域。它如同一个柔弱的酣睡婴儿,表面上根本读不出任何危险的信号。

  “这是我们的工程。”

  “我们的?”

  克伦尼克忽略了厄索讽刺的颤抖声音,“这是银河系有史以来第一个深空战斗空间站,塔金总督为其命名为死星计划。”

  他着迷地了它一眼,介绍里带着隐隐的骄傲与得意。这座太空战斗堡垒在吉诺吉斯人原本的粗糙原图上已经改进了许多,拥有非常详细的工程细节。厄索逃亡的这几年中,克伦尼克并未完全停滞不前,他召集了好几只能源和防御的科学家队伍,日夜不息的工程设计所取得的进展相当可观。

  “但在这一切之上,我们需要你回来工作,盖伦。”克伦尼克朝圆球的中央轻轻一点,“它的心由凯博水晶构成。”

  没有厄索这个水晶能源专家来完成能量武器化的部分,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凯博水晶是唯一可能给这个庞大的战斗空间站提供驱动能量的材料,因此,厄索的工作是整个超级武器项目的核心。

  克伦尼克留给他足够的思考时间。隔着蓝光,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厄索。他注意到厄索正专注仔细地检查着模型,或许厄索本人还没有意识到,他眼中闪烁着蓝色的、和以前一样的为未知所着迷的那丝求知光芒。

  克伦尼克很早就看透了他特殊朋友身上的这个弱点,比起人事、荣耀、欢愉或成就,知识对厄索有着远远不可抵挡的诱惑。

  “盖伦,你是凯博水晶的权威。”克伦尼克说:“没有人比你更优秀。而你却把才华白白浪费在四年的务农上。这几年里,你有没有怀念过你的数据与实验室、纯粹的研究?你不想念凯博水晶吗?”

  “从来没有。”厄索继续说谎,但克伦尼克先一步从他言不由衷的脸上读出了真相。

  他只需要再加上一把火。

  为此克伦尼克后退了一步,热切忽然从他脸上像冰雪一样消散:“你知道,即使损失你,我们也能够成功。”

  厄索默默地盯着全息影像,克伦尼克的慢条斯理的吹嘘之中,在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张清晰的支网脉络,标注着庞大工程不可胜数的一个个细节。他已经看出了好几个可供修改的设计。但随着思考他的心中渐渐变得冰凉。冷汗不知不觉地从背后沁了出来。

  要全力完成这项死星计划,如果没有他的协助,只会需要十到十五年,而如果他参与其中、全力以赴就能够将时间缩短更多。

  克伦尼克无心的话突然给他打开了一扇通向恐怖的窗户,厄索意识到诚如克伦尼克索说,他并非不可或缺。克伦尼克已经拥有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资源,厄索原以为他的不合作就能杜绝恶魔降临,但他想错了。

  一个人不可能阻止什么。

  就像是有人在胸口给了他重重的一拳,虚弱与绝望蚕食了厄索的胸膛。如果和克伦尼克的对抗不可能阻止这个恐怖的战争机器降临人间,那他的抗拒能带来什么?

  “你真的想放弃掉那些吗,盖伦?”

  克伦尼克的话伴随着嗡嗡声传进厄索的耳朵。厄索险些丧失掉最后的防线,他试图一如既往地用沉默面对来自外界的胁迫,如果克伦尼克仍然认为他很重要,他不能够失去这个优势。复仇的火焰在他的心中高涨,但火堆下的燃料一下子被彻底抽空,莱拉和琴的脸庞在空中消散了。他的眼前是克伦尼克蓝色锐利的双眼。

  厄索紧紧地攥着拳头,但他意识到他握住的只有空气。

  在这场缠斗中,克伦尼克已经感到极度疲惫。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见厄索问,“你有水晶吗?”

  克伦尼克抬起头,这是厄索被关押在这里的这么多天里第一次提出的要求。无论他说什么,厄索都拒绝给出正面的回复。帝国的政策,科学的前景,他用尽了威胁与讨好的办法,但厄索宛如一块岩石一样固执地维持沉默。

  他厌倦了当一个坏人的角色,“你会死的,”克伦尼克一遍遍重复地告诉他,“如果你不转变想法,帝国会因叛国罪而处置你。而死亡能为你带来什么呢?”

  但就在最冷不丁的时候,厄索做出了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他向他要了一颗水晶。克伦尼克觉得这或许是一个的突破,他这几日来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精神上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盯了厄索消瘦的脸庞几秒。他会有办法让这个小小的突破彻底撕开。

  厄索得到了他要的一颗凯博水晶,是克伦尼克这些年来一直留在身边的一颗收藏品。它不是来自麦戈托星与艾恩星球,或是克里斯朵夫斯星系的矿场,又或是杰达星的圣殿,它是从一个绝地武士的光剑中取出来的。当克伦尼克把他放到厄索手心里的时候,他注意到那张脸上显露着一种克伦尼克完全陌生的神色。

  “我希望你能转变你的态度,盖伦。”他柔声细语说出冰冷警告。

  厄索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相信原力,厄索想,在昏暗的封闭密室中,他凝视着透明的凯博水晶上的一行小小的花纹,莱拉一直这么告诉他。相信原力。

  克伦尼克警告的尾音缠绕在耳边,凯博水晶似乎在厄索的指尖变得滚烫。

  但他只相信自己。


(未完)



注:1.拉塞特·米利奥博士Rasett Milio,维莱克·奥诺平博士Vlex Onopin,设定集中伊杜星上的科学官,分别负责高能和超级激光研究团队,后来被克总突突掉的“中科院院士”爷爷们。

2.麦戈托星、艾恩星、克里斯朵夫斯星系,Mygecto, Ilnm , Christophisis, 《催化剂》和《塔金》里出现的三个凯伯水晶矿脉坐标。


其他:写的很慢,欢迎抽打。某些部分出于大家理解的原因会走sy,昨天去看了最后一场侠盗一号,背熟了所有台词,那么,本文献给它落幕吧

以及:感谢我家最美无敌的Susie帮我beta

评论(6)
热度(66)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