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霍格沃兹教师休息室 02

by  prophet

01

配对:乱七八糟应有尽有,坚持GGAD不动摇。一句话简介:另类的哈利波特同人。

无责任简介:惯于看戏脑洞强大的弗立维,针锋相对妙语连珠的麦格,内心丰富擅长冷笑话的斯内普,被欺压地老顽童校长……这里是霍格沃兹教师休息室,这里是一个隐匿在无数“同人”世界之外的小舞台。


02


  “「他」是谁?”


  斯内普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回答,那就是“不知道”。在这个教师休息室里人人都很憎恶“他”,但不幸的是时至今日,在经历了无数次时空回溯后,“他”的身份乃至存在形式都仍是未知数,连个模糊的影子都抓不住。这种强烈的挫败感几乎击垮了几位博学的巫师,即便他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渐渐增加,但独独对于“他”却仍没有一星半点的进展,连个开辟的入手点都没有!


  邓布利多甚至指出,那个所谓的“他”是否是一个人类依旧未知,因此,在获得任何已知的信息前,作出无端猜测是毫无必要的。无论那是梅林、或者是神灵、或者是魔法,或者是某种奇怪的智慧生物,他们统统不知道。I don't do hypothesis!来自一个麻瓜天才艾萨克牛顿的话被贴在了休息室的一角,针尖儿大的字,要很仔细看才能瞧见那瘦长的圈圈绕圈圈的字体究竟写了什么。


  而之所以叫“他”也不过是因为这群巫师都认为,只有梅林那个层次的力量才能做到这种颠覆性的宇宙渗透。


  但是,天底下毕竟没有人能自愿接受被失去控制地摆布,所以这一小群各个领域的大师级研究者们呆滞迷茫失落了一阵后就开始磨牙切切,本着三个臭皮匠的原则琢磨起了破解的方法,魔法阵魔咒魔药炼金术,甚至连黑魔法……不知道是不是波特的刺激,斯内普觉醒之后更发了狠。任何事物都应该有一些规律,所以自从意识到这个存在以来,所有人都在找办法摆脱“他”!或者说世界意志,或者说某种诡异的必然发生的因果律,可惜连此方面的进展也是步履维艰。破解世界的难题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尽管收效甚微,觉醒者们倒是一次次多了起来——不过,颇为微妙的是,所有的觉醒者都是霍格沃兹的教授。


  “这是世界意志的作用吗?”


  斯内普蘸蘸墨水在羊皮纸上写下这句话,传递给校长。这个老滑头总算肯露出一点点严肃的思考神色了。他们没办法口述交流,尤其令人震惊的是,当面对非觉醒者时,他们像是被施展了“禁言魔法”或者“赤胆忠心咒”一样,关于这一主题任何方面的话语到了嘴边就强行消失了,一个字也冒不出来。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斯内普总算是明白老校长的那句话了。


  “难道我们只能等他们自己觉醒吗?”斯内普写下第二句话。


  老校长叹了口气,点点头,接着又露出神秘的微笑:“会有办法的。”


  的确有,最初在获知自己正处于一个剧本或者小说之类的被预先规划好某些时间点的行为的世界里时,几位巫师们最惧怕的不是别的,而是他们身处的不是一个真正的“规则世界”,而是一个可以被操控的“想象世界”……他们害怕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是可以被那个“他”的意志随意更改的,一切都像一个虚假的梦境,而这将带来绝望恐怖的后果。


  举个例子,弗利维扔出一枚硬币,它落在桌上呈出上下面的概率都是一半一半,他松开手,此刻手里的杯子必然会在重力吸引下落地摔碎,而红茶四溅,他发出尖叫从椅子上跳起来……这些概率论与引力场和神经反应都遵循着一点,那就是必然规则。但假如“他”设计来操控世界的不是必然规则,而是可以被干涉如梦境一样不可测的随意规则,那就完蛋了——他们将绝对不可能钻规则的空子,也绝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有效信息来改变现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一旦“他”察觉到巫师们在钻空子,“他”就能干涉规则去更改它,“他”能让每一次落下的硬币都是正面,这样就从四面八方杜绝这种钻空子的可能。他们将成为碗中虫豸……但幸好实际恰恰相反。这个可能性的排除让所有人大松了一口气,被弗利维高兴地称为“基本要义”。观察大量的经历世界后,他们渐渐摸索出了一点:那就是无论由于什么缘故他们不断地时空旅行,世界是依存于“必然规则”的!


  既然有规则,那么他们就可以利用它!


  从一开始的“不能说话”,到如今这个甚至于从来不会被任何“他”的作品记录只属于觉醒者们的教师休息室——他们成功地找到了办法。*会有未来吗?没有人问出这个问题,但现在也不需要回答了。只有弱者才会自怜自哀,而强者永远只坚信奋斗的命运。这批巫师中的佼佼者更是如此。


  这就是为什么斯内普在照本宣科地念完那些“必然情节”后还能怒气冲冲地走进休息室喝茶的原因。虽然这个现实令人愤怒和挫败,但起码没彻彻底底令人绝望。


  “哦,西弗勒斯,米涅娃,还有弗利维教授,你们都在啊。”是邓布利多快乐的声音。


  他又像个鬼魂一样穿墙而入,每次看他这么进来,大家都觉得毛毛的,难道校长就不知道有门这种通道吗?


  “哦,西弗勒斯,你要体会一个老人偶尔的童趣。”邓布利多这样回答道。


  斯内普冷哼一声,魔杖点了点台子,浮现出一本《新奇魔药学》杂志。麦格教授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算作打过了招呼,而弗利维邀请校长在桌边坐下后,看着校长金丝边眼镜上闪过的白光,不知怎么,他不禁又伤春悲秋地怀念性地想起那最初来的一路的探索生涯,唉……人老了啊……


  是在基本要义确立后,考虑到当时不能透露哪怕一丁点词,因此打擦边球的任务就开始了。邓布利多那个神秘的微笑总是时不时地会浮现眼前,斯内普常一边切着材料,一边脸色不自觉地快意起来,手上的银刀咔擦咔擦,仿佛他在切掉的是那张可恶的卖关子般的笑容。根据邓布利多提供的分析,那些被“强制性控制”的时刻,就是“他”作用的时刻,而其他的时刻,则是“自然规则”作用的时刻。简单来说,弗利维补充,那些所谓芨芨草一样中了夺魂咒的“强制控制”的时刻就是出现在小说里的片段,而其余的时刻是作者未提及的所有时间段。


  “所以我们确定我们在小说里?”斯内普阴沉着脸写下疑问。


  弗利维点点头,接过羽毛笔,“事实上,不止一本。如果把每一次在四年级结束后回溯时光算作两个世界的分割点,我和校长的回忆都显示,已经至少有了五十六个已经经历的世界。其中有一些是我记得的,有一些是他记得的。阿不思,不得不说你的记忆里真不错啊,以你这个年龄。”


  邓布利多对这个夸奖颇为沾沾自喜,玩着胡子上的蝴蝶结,斯内普额头冒出了一个青筋。


  “加上你的世界,应该还能补充更多。”弗利维指出。


  斯内普点点头,写下:“很好!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追捕'他'!”超大的字符在羊皮纸上画出重重的墨印,在半夜昏暗的灯光下,三张巫师的脸庞显得阴森恐怖,像极了麻瓜传说的那些鬼故事。


  弗利维和邓布利多对视一眼,无奈地想,还是别告诉斯内普一件事了。弗利维看着斗志高昂的同事,头一次感到一种莫名的古怪轻松。不管是哪个世界里,他都记得眼神空洞行尸走肉般阴暗强大的魔药教授,即使在教职工休息室里也不像其他老师一样,会摘下在学生面前的面具露出成年人的真实感情,一起喝杯啤酒唱唱歌,弹一弹竖琴。斯内普多好的人啊,弗利维抹抹眼角,那个孤僻少年斯莱特林的样子又冒出回忆的角落,所以,他这样毒蛇吐信的样子实在是太少见了!大多都是在波特面前才有的(这就是大家纵容波特被欺压的真相吗?对不起小哈你的锅还够吗)而且,他和老校长的猜测非常沉重,他们害怕斯内普接受不了。


  后来证明斯内普其实挺活泼的就接受了。


  这个猜测就是他们无法真正地追捕到“他”。那一个个怪诞的世界经历下来,至少有一件事是他们发现并绝对不变的,那就是四年级时间倒流前的时候大家的结局都或多或少“变好了”。无论在这些恋爱世界里被配对在一起的是波特和斯内普(很多)、波特和德拉克(也很多)、罗恩和德拉克(不少)、小天狼星和卢平(很多)、小天狼星和斯内普(这个很惊悚,因为每次不得不拉开两个打着打着亲上去的人,以免斯内普在这之后毁掉休息室的全部茶具)等等奇怪的同性关系,还是赫敏和德拉克(很多)、赫敏和斯内普(说真的学院禁止师生恋)、陌生学生和哈利、陌生教授和斯内普等等的异性配对,而在这些基础之上的最后“大家一起阳光快乐幸福生活”的结果却往往大同小异。这是相当耐人寻味的。没有理由证明“他”是一个暖心肠的好人,会追求美好结局的只有那些哭哭啼啼的小女生才对。


  小声说,这里弗利维着重同情一下斯内普,根据统计,他和哈利波特在这一点上共享了几乎相同的最高概率,几乎平均每两个世界就要被倒霉一趟落入“他”的魔爪和奇怪的人或彼此配在一起。唉,多不容易呀,躲在密道里按照预先联络观测斯内普陷入大脑封闭术然后被“他”控制着面对一个个可怕的追求者,记录数据的时候他和旁边的校长都忍不住发出感慨!


  斯内普牺牲太大了!连色相和贞操都没保住!


  “对了,西弗勒斯,我听说这次魔药课上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专擅于那壶不开提哪壶咒的校长。


  “……你的教子还好吗?”


  斯内普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他不是我的'教子'!”他咬牙切齿地想起那个和波特一样擅长惹事生非的马尔福,不知道为什么十个世界里有九个他会得到“德拉克马尔福教父”这个既不光荣又不美妙的头衔,而在他仅有的少年时代回忆里根本没有某个狡猾学长卢修斯马尔福的任何邀请!为什么?!!他很想吐血问问那个和巨怪一样白痴地设计出这些情节的“他”,他到底有哪一点值得被一个纯血至上的黑巫师盯上称为他们的亲人了?(第一,教授你地位高啊,你是霍格沃兹的教授。第二,你可是邓布利多亲自担保的食死徒,万一…马尔福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第三,你洗洗头其实…嗯…)


  “我听说马尔福下课后很担心地去了医疗翼?波特先生刚巧正在那儿吧?”麦格插话了。


  一想起那双“灰蓝眼睛浮现出担忧的神色,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教室另一头,正在挨训的波特,却没有觉察到在他转过眼低下头的时候,对方抬起头来看向他”这种让他胃痛的场景,斯内普不经抽搐了一下嘴角。“他们的确在那儿。”他干巴巴地说,露出假笑,“或许,如果您劳驾动动脚,还能亲眼目睹一副,嗯,相当感人的画面。”


  怪不得庞弗雷夫人也不在,弗利维恍然大悟,原来是医疗室来客了。看到语调圆滑斯文假笑的斯内普,弗利维忽然就回忆起那次告诉斯内普猜测的场景。


  那一次是他们刚刚结束一个世界,然后时光瞬间倒回到了波特一年级的开学晚宴。宴会后斯内普不得不在休息室接待了一个“撒娇打滚”的绿眼睛救世主。“你不会抛弃我的对不对,即使我进了格莱芬多?”哈利满怀希望地说,斯内普干巴巴地转述给休息室的几位同僚。“不会的。”对眼前的小崽子他只有叹了口气。


  “西弗你最好了!”“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这回的怒气是真的。


  “可我不想叫你先生,”波特撇嘴,多可爱的孩子啊,麦格教授插话感慨,斯内普瞪视,“我也不想叫你父亲……虽然你是我的养父……我想叫你西弗,好不好?”


  绿眼睛充满希望地看着他。那一瞬间和某个……见鬼的,那一瞬间斯内普被波特那句“养父”一杆子雷翻了!他指天发誓没有任何关于收养小崽子的记忆,而且邓布利多也绝不会让一个食死徒单身汉来当保父!邓布利多露出想说什么的和善笑容,斯内普眯起眼睛,如果你敢说你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哼哼,于是邓布利多说:西弗勒斯,渴吗?来点茶?………


  兵荒马乱了一阵后几人坐定,邓布利多用魔杖点了点短了一截胡子系好了蝴蝶结,接着咳嗽了一声说:“你有没有考虑过一种可能,西弗勒斯,那就是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唯一的,还有其他的宇宙?”


(未完待续)


胡言乱语:捉虫什么的等写完吧,其实主要是脑洞有趣,等想吐槽的都完了就结束了,作者超喜欢无限恐怖,欢迎提供点子,欢迎敲打

评论(3)
热度(6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