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霍格沃兹教师休息室 01

by  prophet

配对:乱七八糟应有尽有,坚持GGAD不动摇

一句话简介:另类的哈利波特同人。基友说像苏菲的世界版本,灵感来自于这段final季里无数把我气吐血的HP同人


  01


  “好了。”


  弗立维教授用他的魔杖敲击了讲台,等着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都纷纷抬起头来,坐得端正后,他开口继续道:“那么八英寸的留堂作业,下周交。我们下课!”


  五年级的赫奇帕奇们眼睛闪亮亮的,听到最后一个词纷纷松了口气。弗立维站在他的书堆上,低下头收拾讲台,装作没有看见安静过后刹那就嘈杂起来变得乱哄哄的教室。“刚刚的魔咒我没学会。”他听见某个小獾小声说,然后他同桌的回应着,“我也是唉……”,弗立维在心里叹气,拜托两位先生,請不要在第一排这种凑近讲台的地方窃窃私语,很容易让我怀疑起自己的教学水平的。


  “呜~”是抱头痛哭声。


  弗立维揉揉额头,教室短短几分钟内就走地干干净净,像潮水一般褪去了。赫奇帕奇的学生最讲纪律,课堂很安静有秩序,决不会出现格莱芬多对上斯莱特林火星撞地球的场面,而下了课也不会像拉文克劳一样围上来不停提问甚至耽误下一个班的上课。他挥了挥魔杖,教室和开始时候几乎一样地干干净净,没有人乱吃东西,也没有恶作剧的羊皮纸的碎片或者充满研究精神的实验失败品,都不需要怎么清理收拾。多省心啊。当然,这些都是优点,缺点么……他想起了刚刚那段诚实的对话,真的,很伤为人师表的自尊的。小声说。


  弗立维决定不计较这个问题了,反正人总有长短,连最崇高的白巫师都喜欢甜腻腻的糖果和淡紫色的星星长袍,更何况是老老实实的小獾们呢。


  下午是没有课的,弗立维收起教学器具,关上教室大门,决议一如既往,远离小鬼头们去喝上一杯热腾腾的红茶。提问,霍格沃兹有什么地方是能彻彻底底远离小动物的打扰,能让人舒舒服服地休息一下的呢?教师办公室可不行,君不见某位地窖蛇王的私人领地几乎就对某几只狮子(尤其是绿眼睛的那位)不设防,有求必应室也是重灾区,弗立维更不想遇到韦斯莱家双胞胎或者打扰在空教室里探索魔法奥秘的小鹰小蛇。他朝一面墙上忽然出现的雕花大门走了进去,是每一个学校都会有的,特意只开给教授们的休息室,在他进来后那扇门就关上了,像是从未出现过似的。


  弗立维朝已经坐在圆桌旁边带着眼睛看报纸的麦格教授打过招呼:“米捏娃,你已经来啦。”说着朝窗边属于自己的一把躺椅走去。


  麦格教授抬起头来和他问候了一下,脸上带着轻松平和的微笑,长过腰的卷发披散在背后,一点也没有教室里严肃古板的样子。


  家养小精灵送上弗立维喜欢的红茶和饼干,又“扑”地一下和来时一样消失了。弗立维舒服地哼了声,躺坐在软垫子上。休息室很宽敞,几乎有整整两面墙都是书,南面还有一扇极大的落地窗,阳光正透过白色的纱帘照射进来,照的人昏昏欲睡,温暖又舒适。每一张小桌子或者茶几上都端端正正摆有新鲜的花卉,房间的一角还有通向外面阳台的门。如果想要,可以出去吹吹风,望一望魁地奇球场上挥洒汗水精力过胜的“小巨怪们”,这是某位毒蛇的评价,弗立维对此不表意见,但显然某人是站去阳台上次数最多的那一位,为了同样最频繁造访魁地奇球场的伟大的黄金男孩。“哼,邓不利多强迫我去的”这句话基本刻在他的黑脸上,见此在场的所有成年人都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哦哦哦,是是是,谁能拒绝校长大人呢?为了你的无私与不计前嫌,斯莱特林加十分!


  弗立维啜了口茶,环视四周,才察觉到斯内普和斯普特劳教授都没来,算算课表,两个人好像都才结束火星撞地球学院们的课堂,估计又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两年级的草药课估计还好,最多暗潮涌动一下,但四年级的魔药课恐怕就真的灾难连连了,想想波特男孩,再想想“坩埚杀手”隆巴顿,弗立维不由得打心眼里同情斯内普一会儿。虽然这个同情只持续了一会会儿就是了。


  说起来也很奇诡的,弗立维一直很想搞懂为什么格莱芬多和斯莱特林那么多课都要一起上。邓不利多拒绝承认是他的安排,并且举出了一张(真的是高高抬起手举起的,羊皮纸整整八英尺拖到了地上呢)五十年不变的霍格沃兹课表,对此所有人都冲他大翻白眼,哼,过去一直是这样没错,可你要是愿意接受同事投诉和每年的教学评估,难道就不能创新从我做起建设美好家园地改一改吗?不就是心里想看戏嘛。当然对此校长大人永远有罗列健全的理由:一,这是学校的传统精神,我们要继承下去。二,当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在座的诸位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要害怕,我们怎么能比以前的教授们差呢?(教授们内心想:多么恶毒的激将;愚蠢的被甜品塞满脑子的老蜜蜂;我是拉文科劳/赫奇帕奇我的学院生涯可没尽力过这么硝烟味阿)三,客观因素,斯莱特林和格莱芬多人数凑齐来正好满一趟课,小獾们聚众出行并且人数多,小鹰们独来独往而破坏力太强,所以,综合来讲,你们都懂得……


  狡辩!


  所有人都不信,但是校长大人就是有本事开开心心地继续吃他的柠檬雪宝,假装他说服了所有人。唉毕竟没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没法就霍格沃兹明明是个智能城堡可以调整教室大小这关学院人数鸟事为理由,或者继承学校传统那你怎么不继承一下别的比如校长从不嗜甜食之类的优良点的,这时候就偏偏知道变通跟进时代潮流体验学生生活才能“贴近他们的心”啦(都是原话,历历在目啊,弗立维用邓布利多的胡子发誓)等等为论据,和校长来一次据理力争。上一次试图这么干的还是来参观的魔法部长,哦不对,是前前任,黑魔王手下的……黑魔王崛起的时候,哎,二十年前了。他就委婉地问了几句,感慨了一下斯莱特林的学生时代,后来嘛,耸肩,毕竟不是谁都能扛下“我是可怜的老人记忆力差的老人需要被照顾的老人”这样的精神攻击和甜品推销外加在手里转悠转悠的老魔杖的。


  至于两个学院拆开来上课?教授们才不傻,不给我们加工资,凭什么加课时啊。


  “彭”地一声巨响打断了弗立维不知道飘散到哪里去的思绪,他转头就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走进来,后面是疑似还在摇晃的大门。说起来,每个人进来教职工休息室的密道都不一样,他是四楼楼梯旁的移动门,斯内普是两扇雕刻着神秘蛇挂饰的木门,据说是地窖来的,大都伴随着一声狠狠关门的巨响。而麦格直接从变形学教室的二楼小隔间来,魁地奇霍奇教授似乎从底层的一个空教室走进来,大家都不知道准确来说这个房间在几楼,真是个神奇的城堡啊!而至于邓布利多,他一向神出鬼没,大家都懒得管他。


  “西弗勒斯!”弗立维打过招呼。就看见麦格放下报纸,挑挑眉,对正在怒气冲冲朝自己灌家养小精灵刚刚端上来的水果冰茶的魔药教授说:“让我猜猜,隆巴顿?”


  “这群脑子与巨怪堪平动手能力低于匈牙利树蜂的……”


  “噢,”麦格和弗立维于是齐齐点头,恍然大悟,“是波特。”隆巴顿绝对没有这么高的语言艺术对待待遇。


  “哼”,斯内普继续咬牙切齿,不断耳语般呢喃着:早晚要宰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敢乱用材料把一锅好好的补血剂差点做成迷情剂的小鬼头。麦格教授提醒他,要宰了黄金男孩是不可能的,校长会来找你拼命的。斯内普一怒,那我就……弗立维滴下冷汗,能把补血剂做成迷情剂这也是神人了,波特男孩其实很有魔药天赋吧。


  “那你就什么?”麦格低下头继续翻她的《高塔与地窖》杂志。


  斯内普看了杂志封面一眼,不屑地哼了声,“我以为你知道这个玩意只是‘他’的意志作用结果,而不是应该值得任何认真对待的真实存在。”


  “我当然知道,西弗勒斯,还有,你转移话题的本领越来越高超了。”麦格教授伸手指敲敲台子,面色如常而丝毫不惧毒液,“里面一些文章还是很有意思的,要来一本吗?”


  她蓝色的眼睛像校长一样闪烁着,斯内普不动声色地远离了一点,坚定地拒绝了。“这次的Drarry篇章写的很好。”麦格教授转而问弗利维,弗利维则一如既往地欣然答应了。


  在座诸位没有人会误认为麦格口中说的那个单词是(Diary)日记什么的,因为那本女性向杂志也不是独独这次才出现的。事实上,它曾经出现过好几回。所以在一开始才有的世界观崩塌一样的惊悚过后,大家都淡定了,一次是吓人,两次是小小波动,三次就是面不改色了。其中麦格教授的心理承受能力最好,开始干脆自娱自乐,其他人也开始自暴自弃,翻阅起来。只有斯内普一个人坚定地表示出明确厌恶。对于大家的集体发疯,斯内普扭曲着脸认为黑魔王已经不算什么并且应该失业退休了,世界已经毁灭了那个美好纯洁的魔法界早已永远地消逝,一去不复返。而对此校长微笑着递出一本杂志,封面上是张明显抓拍的救世主跌进地窖蛇王怀里的照片,他手上的金色飞贼还在闪闪发光。“多么有活力的孩子啊!美好的故事,看一看,西弗勒斯?”


  那一次斯内普咆哮了。


  那期《爱与爱欲-魁地奇特刊》卖出了新高度。而对于斯内普的固执,弗利维指出这只是由于某人的名字经常会出现在刊上所以恼羞成怒,莫名其妙强制成为“创始人”的麦格则认为他不满于被波特扑倒的事实,同样莫名其妙成为“合作创始人”的庞弗雷夫人则坚持这是因为他很不满波特搂着他的时候凸显了他精瘦的腰身和“长袍下不为人知的良好身材”,而对此另一位“夕阳红板块”的常驻身影老校长则呵呵一笑,说,西弗勒斯只是害羞了。


  面对众说纷纭的评论,斯内普多次强调——对着在今年的三强争霸赛中已经复活的毁容黑魔王——邓布利多的凤凰社不堪一击,因为他的主力成员都已经疯疯癫癫,失去常识了。


  黑魔王很满意,但认为这只是他的忠心仆人对“无所不能的黑暗公爵”的惯常恭维而已。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存在!斯内普又想咆哮了,但对面是黑魔王,他没吭声。不是不敢,实在是看看那张脸……嗯……


  严格意义上是邓布利多最先发现的“他”。从头算起的话,这一切从最早是波特某个四年级的时候,也就和现在这一刻差不多的时刻。之所以说是某个,那是因为斯内普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这样的四年级了。在那个最初的四年级里,波特莫名其妙地参加了三强争霸赛,莫名其妙地复活了黑魔王,而他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是个复方药剂成瘾的食死徒,整件事像个拙劣的麻瓜故事。但一切都一般会在四年级末的某一刻戛然而止,然后突然倒回到历史中的某个时刻。大部分都是一二三四年级的时候,有的时候是更早。而就在其中的某一天,斯内普突然就模模糊糊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像是从噩梦中突然惊觉了某种暗示。他察觉到就在这一时刻,有什么东西不对劲。他的动作语言被一些未知因素强行规定,像有人在操纵他的身体一样做出种种极其不合逻辑的可怕行为。


  在摆脱这种“夺魂咒”的第一时刻他叫了邓布利多,而邓布利多的表现现在斯内普回忆起来还印象深刻。他说:“要不要来点蟑螂堆?哦,来点嘛,啊,好吧,那蜂蜜茶呢?好吧好吧,真是心急。西弗勒斯,恭喜你,你觉醒了。”


  老校长在眼睁睁看着斯内普快准狠地清理一新了他刚刚拿出来的几乎所有糖果收藏后,惨叫着拔着胸前的胡子,而西弗勒斯的魔杖尖指着他被打歪的鼻子,神色狰狞地要求他解释“什么是觉醒。”


  “仔细想想,西弗勒斯。”邓布利多说,“这件事我不能帮你,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斯内普瞪大了眼,浑身发毛地被人操控身体的感觉他再也不想经历一次了,但被邓布利多这么一讲,一些依稀模糊的记忆猛然浮现出来。不仅仅是他刚才五分钟前的行为,毕竟任凭一个波特在你的沙发上撒娇打滚而你还没有扣光格莱芬多的分数已经够可疑了,在这之前还有那次圣诞节的晚安吻和自己作为引导人接波特进入魔法界时候的那次送礼物,斯内普的脸扭曲了,梅林,谁告诉他这是谁开的玩笑,而他在当时竟然觉得一切理所当然,等等,巫师界竟然还有明目药剂这种从未听闻的配方吗?快点抄下来……


  噩梦发生在第二天斯内普发现波特是个斯莱特林的时候。


  他不能扣格莱芬多分数了……波特怎么会是斯莱特林!波特!就应该乖乖地呆在狮子窝当一个愚蠢没有大脑只要吵吵嚷嚷的小崽子!这个眼含沧桑一举一动诡异地像在演话剧(教授,这是优雅!贵族的优雅!)的崽子是哪里冒出来的,斯内普眼睛都快凸出来了。话剧……等等,这一切……他在……他就像在剧本里。


  斯内普浑身发冷精神恍惚地来到校长办公室,他问了第二个问题:“有多少人……觉醒了?”


  校长快乐地竖起手指:“三个。你,弗利维,我。”


  斯内普盯着他,意识到自己在剧本里这个尖锐的事实让他提不起劲来反驳,一切都是虚假的,一切……他的生活,命运,都是虚假的……


  “你想知道是谁吗?”校长问。


  一瞬间斯内普内心的怒火和恨意就点燃了,对,将他的生活变成一个笑话的罪魁祸首,让他的行为变成一个小丑的邪恶之徒。他的眼中出现了生机勃勃的光彩,凶狠地发问:“谁?”


  “他”,校长说,“一天前我和弗利维讨论过了,我们记住的事情不多,但我们不知道这是谁导致的,不知道是什么导致的,所以我们称之为“他”。”

(未完待续)


胡言乱语:星战loop3卡文卡成这样的结果QAQ,不会太长,设定很奇妙的鬼畜画风,作者超喜欢无限恐怖,欢迎敲打

评论(1)
热度(10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