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关于我带着钢丝系统,穿越德三这件事 01

by prophet

其他:本文又名《保卢斯救救我/拯救保卢斯》

无CP系统搞笑文。假如文中的哪句话让你不爽了,请告诉我,我再重复一遍。 

  

001 

 

我,一个钢四的资深玩家,凭借着一手鬼哭狼嚎的微操在论坛中不能说是默默无闻、只能说是小有名气。我也挑战并通关过传说中的噩梦副本之1945年3月的德国线。但和多数人不同,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我生平最喜欢玩的主线国家,是波兰。因此,我拥有一个与我的高级追求相得益彰的昵称——“平独镇露大波波”。在我的内心,我一直有个伟大朴素的梦想,相信你也知道这个梦想是什么:波兰!我的大波兰!

 

或许,是老天爷看着我这1899小时的累积游戏时间深感钦佩不已,就在我又一次昏天黑地肝游戏,饿了就点份外卖的两天两夜后,我忽然眼前一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界面冉冉升起。

 

【平独镇露大波波玩家,想真正体验游戏吗?想真正加入P社神教吗?】

 

【啥?】

 

【恭喜你!你进入了游戏空间:钢铁雄心IV之真临对决】

 

【啥!!!】

 

眼前那熟悉的经典四方形褐色游戏对话框上的英文迅速消失,转而缩小又变成了一道猛烈的强光,覆盖了整个视野,把我直刺地闭上双眼。紧接着,四肢宛如从空中突然坠落一般,天旋地转,头晕目眩。我只感到身体被一阵巨力众众抛起,接着被猛的甩在一片硬质的土地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啃泥。四周寒冷的的空气不断灌入衣领。

 

冷,好冷!我一哆嗦打了个寒颤。咳嗽着,勉强睁开眼,可耳边嗡嗡声还没褪去。我震惊的发现自己身处一处奇怪的平地中,四方被铁丝网遮住,头顶是灰蒙蒙的云,似乎被硝烟覆盖。远处还能不断听到短促的机枪声。

 

有那么一瞬间我惊呆了,正不知所措,就看到两个带着钢盔、脸上涂画,穿着原野灰制服的人朝我走来。

 

“嘿!你!不许动!”

 

在他们举着的机枪下我立刻“听懂”了德语,并快速做出了法国人交流方式——高举双手,乖巧蹲下,边喊着:“别!别开枪!”

 

恰在这时,我的耳边响起了一道没有波澜的电子声音:“玩家你好,欢迎来到钢铁雄心IV真人版,在这里,您可以体验最刺激、最真实、最劲爆的战争场面,身临其境得驾驶坦克、指挥航母、翱翔战机、改变国策!准备好了吗?新的征程开始了——本次体验的国家和时间为随机选择——”

 

“什么?等下,”我吓了一跳,但那游戏系统二话不说凝聚在了欧洲地图中央,一块最璀璨也最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波兰,地界的右侧,大约两千公里之遥的一个城市前沿。我顿时绝望地瞪大了眼睛。

 

带着军帽,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头像出现在了我操作界面的左上角。

 

【“时间:1942年11月,保卢斯率领的第六军集团军被天王星计划的苏联军队包围在斯大林格勒城下。后援断绝,弹药濒无,三十万人陷入绝路。生死存亡的时刻已到,两国的命运被摆上了历史的天平——”】

 

我不可思议长大了嘴,地图比例尺上短短的两公分,对我来说却是何其残酷的精神幻灭,我的波兰在我来得及英雄般拯救之前已经在这张红色的地图上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现在,它标记着大大的德意志。

 

【平独镇露大波波玩家,你的通关目标:拯救德国。第一阶段任务:援救保卢斯!——请开始享受游戏吧!温馨提示:本游戏为交互类游戏,你所遇到的,都是真实人物。好了,历史交到了你的手里。】

 

我只感到一股大力把我拽了起来,但我眨了下眼才发现是那个刚才拿枪指着我的德国士兵,他的脸上也冻得通红。我吸了下鼻子,顺从的由他搜了身。我垂头丧气地说,慢慢从震惊里理清思绪:“带我去见你们的司令官吧。”

 

他不屑地侧头看我说:“凭你?”

 

边上他警戒的同伴却不耐烦晃动了一下对着地面的枪口:“别和他废话。看来又抓到了一个,施米特长官刚刚命令,要把人带进去。”

 

我忍不住连连点头,刚才时间短暂我还没觉察,此刻让风一吹,我已经快被这可怕的俄国寒风刮的冻僵了。德国士兵松开我,怀疑的向身边的中士说:“他什么也没带。”二人窃窃私语了一阵,德国中士侧过身,让出道路,又示意地侧头,凶狠对我说:“还不快走?”

 

我这才发现,我似乎身在一个小广场中,铁丝网边堆满了沙包,不远处是一栋平层的民用住房,屋前高高耸立着天线。不消说,这就是指挥部了。我心里一阵激动,玩了这么多RPG游戏,什么上古卷轴,黑魂,看了这么多网络小说,我自然对这种离奇穿越的真实建模毫不陌生。一路走过灰色的战壕,冻得发僵的我到了室内才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系统造景真的很不赖,视觉特效上我没看到任何破绽,我甚至能看到走在我前面的德国小哥帽檐下冻红耳朵上的冻疮。

 

唯独让我生气的是,这系统居然不给我丝毫选择的机会!

 

尽管室内依然没有暖气,我感到起码不在颤抖了。身前的德国中士转过头来,虎着脸呵斥了一声:“蹲下!”我从善如流蹲在地上,不忘说:“带我去见你们的司令官——”

 

“闭嘴!转过去,对着墙壁。”

 

我盯着黑洞洞的枪口,暗骂了一声德棍,转过去对着灰色的土墙。接着我又发现身侧还蹲着一个人。我瞥了她一眼,那是个东亚的女性,低头一声不吭,只穿这件秋装,恐怕被寒风吹得够呛。我还没来得及搭讪,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

 

“长官!” 齐刷刷踢脚跟和敬礼声。

 

我在想那是不是他们口中的“施密特”时候,听见有道疲惫又十分好听的声音说:“施密特向我报告,你们发现了两个可疑人士?”

 

“是,长官,”这是刚刚吼我的那个德军中士,他说,“我们刚刚巡逻时突然在司令部外五十米处发现了他们。”

 

“在这可疑的时机,居然能穿过重重封锁出现在司令部附近,”一个尖锐的声音愤怒说,“我们都被渗透到什么样子了!前线在干什么?”

 

“好了,施密特,不过你说的对,整件事很奇怪。让他们转过身来吧,我难以相信是俄国人。”那声音说完末了又嘲笑了一下,“如果斯大林有这本事,早就来刺杀我们俩了。”

 

再度感到肩膀上一阵提溜,我从墙角边转过了身,抬头看去顿时大吃一惊。只见两个德国高级军官正站在室内的一张战地指挥桌后望过来。其中的一个人原野灰的军装肩膀上带着钻石,一头金发,消瘦坚毅的脸庞上是一对深邃的眼睛。和人物卡片上,不对,和历史照片上一模一样。他就是活生生的弗雷德里希·保卢斯!

 

“你们都是谁?有什么话是斯大林要你们带给我的吗?”他看清了我和身侧的人,显然露出好奇的神色,又半开玩笑半讽刺的问。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身边一阵大吼差点把我吓出魂来:

 

“保卢斯!”

 

我险些吓得从原地蹦了起来,转头一看,只见是那个女人不知被什么刺激到一般,忽然激动地举起双手朝他大叫,宛如行刺斐迪南大公的学生一般朝他扑过去:

 

“保卢斯!你快投降吧!苏联人会对你很好的!”

 

整个指挥部内嘈杂混乱的场地都被这道如此惊天动地的大吼声震住了,保卢斯身侧和身后哪群一脸憔悴疲惫的参谋们和卫兵们眼睛都直了。或许震惊之下,他们居然反应不过来,就和我一样,眼睁睁看着她一脸狂乱激动,宛如电视上播放失去理智的追星族一般朝保卢斯和张地图桌边奔去,一边仰头大叫着。我发誓我甚至看到了她脸上幸福的泪水:“快投降吧!快!我保证苏联人会饱加呵护你,待你如掌上明珠,豌豆公主!”

 

这下用不着我说话,两个反应机敏的愤怒卫兵先冲了过来拦在中间,又齐力把她狠狠按压在地上。保卢斯的那张英俊脸已经被气得铁青,紧紧绷着,额头冒出青筋。那可怕的女人在地上仍然挣扎着,不忘记喊:“保卢斯,相信我,快投降给苏联吧,让他们用*&好好呵护——”

 

最后的声音被德军士兵死死捂住了,所有人陷入了可怕的寂静。

 

“这一定是敌人派来的间谍!”施密特副官大声说,他那张灰色沾满尘埃的脸已经气得变形,愤怒的掏出了手枪,指着地上的人,“长官!让我把这个疯女人就地处决了!”

 

保卢斯的额头的青筋直跳,他咬牙一挥手:“带下去枪毙!”

 

“不!为什么——保卢斯!我是真心为你好!斯大林对你很好的——”即使隔着墙,我也能听到那女人魔性的喊叫,让所有人的脸皮都挤的变形皱在一起。德国国防军人们现在人人神色阴沉、愤怒——在他们眼里,这种来自苏联的可笑劝降的把戏,不仅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更实在践踏他们的骄傲,用这样一种令人恶心的方式来嘲讽敌人。很快,“砰”得一声子弹声之后,世界安静了。我蹲在地上不敢动弹,只敢悄悄看向保卢斯,他那锐利的眼神却立刻敏感地充满怀疑地望了过来。

 

心跳砰砰里,我忽然想到,那女人刚刚说的是中文,看起来她完全不懂德语,但是不知怎么,显然这里的每个人都听懂了。看来是系统自带的翻译……

 

“你也是她的同伙?”冷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了。

 

我感到死亡的子弹就离我头皮一公分远,只要我一个表情不对,施密特的手枪就要再次拔出来。我额头的冷汗都淌了下来,一边暗骂哪个不知哪里跑出来的疯女人,一边连忙说:“不不不!我不认识她!这绝对是个疯子,我都不知道她是在想些什么?我是为了来帮助您打赢斯大林格勒战役的!”

 

说着,我赶忙掏出了我的系统——钢铁雄心4。

 

 

 

 

--

未完

评论(11)
热度(79)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