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一事无成(刘盈同人)

注:散漫摸鱼一个短篇。



  “寡人聚兵百万,岂惧你这蟊贼,冒顿何在?教我入之!”


  “黄口竖子!”


  宣室殿上的年轻皇帝敞开着衣裳,刘盈哈哈大笑着,搂着倒酒的人津津有味看向殿中,戴着羽毛做的五彩头冠和珍珠镶嵌的腰带的两个侍中哇哇大叫,撞在在一起。高大的一个扮演唐王,穿着金色丝绸裁剪的甲胄,矮的一个扮演匈奴骨都,腰间围着雪白的狐皮。忽然,一阵脚步声冲进了殿中:“陛下!”


  “又有何事?”刘盈眯着眼,晃了晃醉醺醺的头看向那个宦者。


  “太后有请。”


  酒意一下散了,刘盈推开身边端着酒盏用贝壳装饰衣衫的侍中。


  走到椒房殿前,夕阳已经散尽,只有暮色苍茫,覆盖着黑色的汉瓦屋檐,苍穹大地间,连风都有几分冷意。刘盈怔怔站了半晌,又走进殿中。


  “母……”


  陈平已经离去了,吕后坐在塌边,替刘安擦着一脸泥泞,远远望了跪在殿门处的皇帝一眼。却对安说:“你阿父要回来了。”


  刘盈一颤,头更低了几分。


  殿内静悄悄的,这几个月来吕后已经许久不曾叫他来了。


  刘盈沉默坐到案边,看见被宫人抱来的祥和安坐在一起。


  吕后传了晚膳,不久端上肉来,安和祥两个小不点浑然不觉殿内的沉闷,兴奋吵嚷着:“大母!阿父!要吃肉。”


  “吃,吃。”刘盈温和得夹起肉放到两人碗里,一人一块。


  吕后冷冰冰说:“中大夫和三辅几人弹劾张苍,你说该怎么办。”


  刘盈一颤,筷子几乎要掉下去,他低头说:“治国如烹小鲜…”


  “治国如同分肉!”吕后猛然打断了他的话。忽然从祥的碗里夹了一块肉给安。安一愣,祥却立刻号啕大哭了起来。


  “如果要多给安一块,便要少给祥一块。”


  刘盈沉默片刻,把自己的肉都夹给儿子:“吃吧。”祥立刻不哭,又开心吃起肉来。


  “中大夫老迈,赐酒。”吕后却一拂袖说。


  她那样的目光却让刘瑟缩了,胃直往下沉去。他咬着牙说:“母后,不可因言去人。”


  吕后说:”你父不是靠仁义得天下的。“


  “仁义治国乃圣人的道理。”


  “那孔子、老子,这些圣人!他们做成皇帝了吗?”吕后猛然问。


  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祥和安又被抱了下去,看着不满两岁的稚子离去,刘盈眼中露出忧虑之色。


  吕后站了起来,老妇人消瘦的身影,那样巍峨高大,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的影子,淹没了低下头的跪在冰凉木地板上的刘盈。


  他低头:“母…”


  吕后没有回答。


  但这几月闭门思过,他想明白了:


  ”朕…无能,请禅此位于弟。“


  吕后勃然大怒,猛地推翻了几案:”你!“


  刘盈抬起头,泪水覆盖了他的脸庞。


  ”汝弟为你做了这般多!你便是如此报答的吗?“


  刘盈磕了下头:”大汉为重。朕不能辨明昏庸和贤良,让母费心操持朝政,嗣位至今一事无成……“他颤抖说着,他曾经可以口若悬河背诵的经典,而今只是徒劳的分辨,只让地上越发寒冷,距离愈发遥远。隐隐绰绰的甲胄声埋伏在殿外。


  他不是齐桓,也不是楚庄。


  出殿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刘盈漫步在夜色吞没如水一般冰冷的宫道中,宛如一只游离的鬼魂。最近夜里,刘盈常常梦见一座疾驰的马车。年少时候他也屡屡做这个梦。但如今他不必和年少时候一样惊醒后却还带上微笑,听课学经典,握着调皮捣蛋弟弟的手认真讲道理,他可以放纵浸于酒宴、滑稽戏和美人之中。


  唯一不变的还是那个梦,他不记得地点,只记得丢在砾石间划破的痛和恐惧。


  唐王刘长回来地很快。他换上了崭新的衣衫,刘盈抓过他的手,忽然一愣,接着扒开他的锦袍,看到一身还带着血痕的伤。他忽然号啕大哭,却把刘长吓了一跳。


  那一道道触目的伤口,遍布前胸后背,仿佛无数箭簇,无数口诛笔伐,无数青史中自命不凡者的不屑,扎在这尊大羆般身躯上。


  刘长却憨厚无奈笑着,他竟还以为他是为战伤而哭。


  “大兄,我不痛。”


  “傻长,”刘盈说,我是在哭你的未来,哭我的无能,哭我牵累弟弟成乱臣贼子,哭这千年后众口铄金的伤疤,书写的罪恶该多沉。


  ——汝弟为你做了这般多!你便是如此报答的吗?


  “大兄,你知道我此番出征,是如何杀得那犬入的冒顿屁滚尿流的嘛?……”


  椒房殿里,刘长披着衣袍一咧嘴,吹嘘着功绩,说得栩栩如生。


  刘盈微笑看着他,曾经的稚子长大了,面目全非。


  而千年后,长弟的纯澈眉眼又该模糊成什么样子。


  圣人之道不能治国!


  可终究是圣人之道,书写了国志。


  “阿母!我饿了——”刘长说,吕后拿来了满桌佳肴。刘长却摇摇头,把肉全部分到了刘盈碗中,他说:“寡人吃了几个月肉,都吃腻了。”说着眉开眼笑吃起蔬菜。


  吕后没有说话。刘盈张了张口,才慢慢拿起筷子。


  

  书本里的道理,刘安年纪小,所以读了记住了也懂了,刘长读了却没有记住,但懂了大概道理,只有刘盈读了懂了,也坚定按照这做法去做了。也因此,吕后说:“汝兄只做个好人,却不会做个好皇帝。”


  刘长扶着她的手臂,嘀咕说:“我以为阿母心底一直认为,他像仲父。”


  吕后摇了摇头,站在宫殿中,俯瞰向夜幕的长安城:“你的仲父,从没有嫌弃过你父亲那二十年里的一事无成。”

  

  

--

原作家父汉高祖,真的强推

评论(4)
热度(7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