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28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二十八章 好汉两个半


  

  “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现任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校长,国际巫师联合会常务委员,威森加摩首席,”里德尔读着手中的一张巫师卡,越过茶几看向对面沙发中的黑发小蛇,“我会建议你,绝对不要招惹他。”

  

  斯内普正听地聚精会神,苍白的小脸上明显露出好奇的神色。

  

  “一个巫师的姓名越长,代表他继承的力量越多。一切巫师的姓名都是有魔力的。”

  

  巫师卡上的银发男巫胸前佩戴着一级梅林勋章,正朝着他们望来,眨眨眼。

  

  就仿佛不久前魔法部的对峙,又闪现在里德尔的眼前。

  

  “就比如我,Lord Voldemort,其实,我的全名应该叫做伏地魔·斯莱特林公爵。我继承了斯莱特林的唯一血脉,他们曾在历史上为英国国王授予过公爵爵位。”

  

  里德尔回忆起伏地魔改名的经历。每一个巫师的姓名绝不是想改就改的,因为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命名”的魔力——又叫言咒。

  

  既要遵从实际,并且,广为承认。

  

  “它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也是霍格沃兹创始人之一。”

  

  “马尔福也一样吗,Lord?”斯内普轻声问。

  

  “诚然,马尔福家族的历史可以追述到百年战争时期。战争也促使马尔福家族在13世纪,从法国迁来了英国,并自此成为拥有莫大财富和地位的纯血家族。”

  

  里德尔说着微微一笑,忽然想到,某种意义上,眼下的阿布拉克萨斯可以说是巫师界炙手可热的单身汉啊。

  

  马尔福夫人约在卢修斯出生一两年后就不幸染病去世了。那段时间,黑魔王还在美洲森林进行危险的黑魔法研究,并没有出席葬礼。待他第一次王者归来后,阿布拉克萨斯已经接手了家族的族长蛇杖,也从未提起过那些私事……

  

  斯内普小脸上露出几分思索,他虽然并不喜欢那个金发闪闪的高傲男巫,但最近,他阅读的很多书籍,扉页上都有着“马尔福家族藏书”的字样,和绕着花体字的一圈淡金色草叶纹章。显然,都是那人送来的。

  

  这一堆花花绿绿的通俗启蒙课本,最终的结局,还是被黑魔王塞进了属于斯内普的阅读室里,以保证书房的书架上纯黑的和谐——不会被常常拜访的铂金大贵族一眼看穿。

  

  但也感谢马尔福家的育儿经,自从这几日,他开始和斯内普维持着餐后一小时的“闲谈”后,他明显觉察到小巫师稍微活泼开朗了些,也更敢和他搭话了。

  

  “Lord,那么普林斯呢?”他轻轻地吸了口气,稚嫩的声音有些急促,“我妈妈是个普林斯,您曾说过——”

  

  “西弗勒斯,倘若有朝一日你要继承普林斯的姓氏,那你还有许多挑战和考验要度过。”里德尔平静地道,看见小巫师的黑眸微微缩起,话锋又一转,“当然,如果你想,也可以保留麻瓜的姓氏。实际上,现在巫师界完全纯血统的巫师,已经几乎不存在了。近亲通婚会引发疾病——”

  

  “皇族病,”斯内普说,“欧洲皇室的血友病。我曾在书上读到过。”

  

  里德尔挑起眉毛,都会抢答了。

  

  但是这句话听上去实在是太有万事通小姐的范儿了。

  

  或许真是有些历史轮回,他下次该问问,不知道卢修斯会不会说“我要告诉我爸爸”。

  

  “正是如此,西弗勒斯,所以,眼下纯血家族也会和曾经他们眼中的混血通婚,而混血的定义则渐渐演变成了指父母一方为麻瓜、一方为巫师的后代。”

  

  斯内普抿了下唇,比如他。

  

  里德尔也轻轻喝了口红茶,比如他。

  

  “那,麻种是什么意思?还有,泥巴种呢?”

  

  里德尔忍不住再度挑了下眉毛,看来真的该好好调查下马尔福送来的书里都写了些什么了。他快速地说:“泥巴种是一个侮辱性的词汇,一个有良好教养的绅士永远不会用这种词。西弗勒斯,你必须牢牢记住,禁止说它。”

  

  他盯着斯内普,确保他点了点头。

  

  黑魔王远见卓识的忠告啊,早晚斯内普会明白的,除非他想还痛失百合花。

  

  “——至于麻种,指巫师的父母双方都是无魔力的麻瓜。”斯内普听着,情不自禁想到了离家隔壁一条街道上的那个红发白裙的小女孩。或许她也是个巫师。但是,他没有把这告诉任何人。他瞟了一眼茶几之上邓布利多校长的巫师卡,按照里德尔的说法,十一岁的小巫师都会去霍格沃兹读书,迟早,他会遇到她的。

  

  “自明日起,会有一位年轻的小姐来到庄园,”里德尔的话语拉回了他的思绪,斯内普下意识抬起头,“……她将担任你的文法课启蒙老师。我会让她先教你拉丁语和希伯来语,还有基础如尼文字……”

  

  里德尔顿了顿:“正如我们方才所说,姓名是有魔力的。为了你的安全,西弗勒斯,永远不要告诉她你的姓氏,仅仅透露你的名字。”

  

  他递出了一个漂亮的墨绿色的胸针。

  

  “巫师界中有许多未知危险。合格的斯莱特林从不轻易地交付信任。”

  

  斯内普举起那枚宝石胸针,小心翼翼隔着光芒,打量着它。墨绿色的宝石上雕刻着一条收尾相衔大蛇的图案——很像纳吉尼。

  

  “如果发生任何危险,你就输入魔力,激活这枚炼金物。它会直接在你身上释放一个盔甲护身的护盾。与此同时,我会立刻根据它的坐标,幻影移形来到你身边。”里德尔指着它解释道。

  

  “如果有更大的危险,你就按它的尾巴,大喊:斯莱特林!这也个门钥匙,它会立刻把你传送走,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小巫师郑重点了点头,接着珍重地把它捏在了手中。里德尔缓缓一勾嘴角,庄园的最后一个安全漏洞也堵上了,万事俱备。起码这样斯内普也有了基本的自保能力。

  

  他没有说的是,这其实是个替换型的门钥匙——它和地下室里的黑鹰脚腕上的蛇首束缚环,是一对相同的炼金器。灵感来自于之前,他和邓布利多之间的远程同步魔法实验。一旦启动,就会同时激活两个门钥匙的空间坐标,然后把两个人直接对调。

  

  他很期待,当暴徒发现自己手中的斯内普变成了某位臭名昭著的黑巫师,会是怎样精彩的画面……

  

  “斯莱特林……”斯内普在心底复述了一遍口令。

  

  他悄悄看了一眼神态怡然的里德尔,强大、智慧又神秘,几乎魅力难以抵挡,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钦慕。

  

  在他面前,仿佛任何的不信任或者对他还有些怀疑的判断,几乎都烟消云散。

  

  在心底,小斯内普的戒备不知不觉放下了,幼崽的觅巢本能和潜意识的模仿倾向,让他行为举止,都下意识地朝大人贴近起来。

  

  里德尔却挥了挥魔杖,招来了两本新的书籍,他似乎犹豫了片刻,又摇了下手腕,抓住最后姗姗来迟的一本软装棕皮书,递到斯内普跟前:“西弗勒斯,知识与智慧离不开强健的体魄,我虽然很高兴你汲取知识的热情,但你也该考虑经常的运动。”

  

  《你不知道的魁地奇》……

  

  他打量着小巫师依旧有些苍白的脸蛋和瘦削的身子……这可行不通。

  

  也不知道斯内普喜不喜欢魁地奇,里德尔实在记不得电影里斯莱特林院长骑扫帚的场景,但是起码,作为英国人,他怎么能不爱看球赛呢。

  

  说不定从小培养,到七年级他就可以和波特在找球手对决上一决高下——

  

  “魁地奇?”斯内普瞪着那本书,接着又抬起头来看向里德尔。他突然想到一个月前,那个扫帚店铺门口遇到的两个毫无礼貌的小巫师,撇了撇嘴,“人怎么能骑着扫帚飞?”

  

  里德尔抽搐了下嘴角。黑魔王确实不喜欢扫帚飞,所以他干脆让自己能飞行。据里德尔所知,他是天下唯一一个会飞的巫师,不算阿尼玛格斯的话。

  

  “它就是能飞,”在小巫师介于困惑和好奇的眼神里,里德尔耸了耸肩,他可没涉足过这一块的炼金学研究。

  

  也不知道为什么巫师不研究一些稍微正常些的飞行工具——阿拉丁的飞毯、赫尔墨斯的飞靴、中国的飞剑、亚瑟韦斯莱的飞车之类的。

  

  “或者,你也可以尝试一些其他的运动。”他思索了一下,看了眼盘旋在壁炉边烤火的纳吉尼,转头问斯内普:“你愿意学蛇语吗?”

  

  那样就可以和纳吉尼在花园捉捉迷藏,走走迷宫了。不得不说,庄园里运动器材和锻炼伙伴的选择,十分贫瘠匮乏啊。但大蛇总比地下室的那只危险老鹰要好些。而他也不能指望家养小精灵,能和斯内普有效互动。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运动的定义有几分可怖。

  

  斯内普打了个寒噤,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畏惧。顷刻,他又有几分犹豫:“蛇语?”

  

  “它不难,”里德尔微微扬起下巴,“世界上也有其他巫师会。”

  

  就他和邓布利多两个人。

  

  ——还有未出生的魂器男孩哈利波特。

  

  “如果你愿意再学一门语言,我可以亲自为你启蒙。”里德尔算了一下时间。

  

  斯内普咬了下唇角,不知怎么,他似乎认定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轻轻点了下头:“是,Lord。”

  

  眼睁睁瞧着小巫师又恢复了低眉顺眼,好像蜗牛缩进了壳中,里德尔无声叹了口气。儿童心理学看来真是门大学问。

  

  但相信他吧,斯内普绝对会想和纳吉尼搞好关系的。

  

  *****

  

  伏地魔庄园的地下室里,完全没有了客厅中典雅温馨的气氛。尽管厅内也纷纷置换成了最新的炼金照明设备,雪白的灯光却只显得四周更加空旷而阴冷——无数仪器和法阵之间,一个乱糟糟头发花白的男巫猛然抬起头来,看向打开的大门。

  

  里德尔收起魔杖——他又更新了一下安保系统,现在需要蛇语和他的魔力,才能解开门钥。

  

  “瞧瞧,是谁来了?”黑鹰懒洋洋拖长了语调说,丢下手中的炼金器物,“我打赌你又去推涛作浪、四处为恶了。”

  

  里德尔在堪堪触碰到地上那个隐秘的阵法陷阱边缘之前,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转而避开原地,绕了个道,一边冷冰冰地抬起眼,挥手丢去一道恶咒:


  “我真不明白,每次这样的欢迎仪式,究竟乐在何方?”

  

  粉碎咒导致的五脏六腑搅乱剧痛,让黑鹰蜷缩起身子,咳出一些鲜血。

  

  他的身上又增添了不少伤口,哪怕有魔药,一些黑魔法的伤害依旧无法轻易愈合。

  

  他沙哑地嗓音顽固地笑着:“运气总会轮转。”

  

  望着这不断反抗挣扎的一幕,里德尔敲了下魔杖,忽然发觉,自己的行为和熬鹰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今天,我是为了完全不同的事来的。”

  

  里德尔懒得和他计较,快速地切入了正题。他脚步微动,鬼魅般飘到了黑巫师的眼前,冷漠地望着那双橘黄色的邪恶眼睛:“有一批美国奥罗在追查黑巫师,我可以提供一些庇护——

  

  “但作为交换,我要求知晓一些原因,你为什么会和默默然有关系?”

  

  “噢,噢,那种黑暗的生物,”黑鹰咧开了嘴,喉咙口里发出桀桀嗓音,听上去就像指甲刮过黑板,“那邪恶的力量。年轻人,真是可怜,你居然一无所知!”


         他咧嘴露出了黑色的牙齿,神色轻蔑嘲弄。

  

  里德尔猛然沉下脸。

  

  黑鹰却自以为隐蔽地贪婪看了眼里德尔手上的戒指,又抬起眼珠瘆人地望向他:“自握宝箱而不自知,这样的人,在历史上都死的极为凄惨。”

  

  里德尔猛地甩了一道红光射去。

  

  “死亡圣器和默默然有关?”他敏锐地逼问道,“如果,你不愿意合作,我相信魔法部的吐真剂,和阿兹卡班的摄魂怪,会很乐意与你亲密接触!”

  

  “无知,”黑鹰从喉咙口的破碎疼痛里,勉强卷出两个字,一双望着里德尔的鹰隼似的眼眸更加邪恶而寒冷。他那天当然不是正好出现在纽约的昏暗巷。实际上,在里德尔出现的前半分钟,他正一路追踪着猎物——如果不是被这个杂种英国佬横插一脚,他现在就已经捉住了那个东躲西藏的女人!

  

  “很好,”里德尔冰冷地说,竖起了紫杉木魔杖,“看来你是决意不合作了。”

  

  “我在找的是一个圣徒的后代。”黑鹰下意识后撤了半步,又扶着桌子,慢慢站稳了身影。他抬起头来,咬着牙齿,嘶哑地说:“她握着一个格林德沃的秘密!”

  

  “格林德沃——”里德尔眯起眼睛,心底泛起丛生疑窦。据他所知,默默然是极少数罕见的异变,小巫师或哑炮在魔力失控后偶然成为的一种黑暗存在。它本身不该属于这个世界,如果在魔法网格里看,它是一团破坏的黑洞。

  

  “——他可以控制默默然?”

  

  怎么可能?

  

  “控制?不,是培养。”黑鹰一嗤,好似主动权突然握在了手中,他歪着头,恶意的目光毫不掩饰在里德尔身上划来划去:“——你没有想过为什么格林德沃会那么强大吗?他只不过拥有一个死亡圣器,就缔造了席卷欧洲的伟大事业,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因为,他寻找到了制造圣器仿制品的炼金术——最高深的生命魔法。而你口中的黑暗物质,是那道珍贵的养料。”

  

  因为,它就是死亡。

  

  炼金第一法则。

  

  等价交换。得到死亡的力量,就要付出死亡本身。

  

  里德尔却在心底冷笑起来,这些话里有多少是重重谎言,和居心叵测的密布陷阱?

  

  他从不相信旁人口述的答案。

  

  “那个巫师——”

  

  “是格里戈维奇的孙辈,”黑鹰干脆给出了答案,德国最著名的魔杖的制作者,也是传说中长老魔杖的拥有者,声音有些高亢,“格林德沃一直让圣徒为他秘密服务。”

  

  他看向里德尔的回魂石戒指,忽然若有所思地咧开嘴:“你知道,年轻人,死亡圣器有一个魔法特征,那就是它们倾向于聚合。”

  

  任何追逐或掌握死亡圣器的人,命运的浪潮会把他们统统联系在一起——自相残杀。直到,只留下一个。

  

  ——真正的主人。

  

  (注:原著中是哈利波特,这一段是作者私设,千万别当真。如果和JKR还没出的电影撞了,我自挂)

  

  ---------

  

  一根细长小巧、约一寸长、小指宽的玻璃罐圆柱,它的两端由黄金密封,正被挂在一串金色坠链上。密封处的黄金之上刻满了细如牛毛、密密麻麻的如尼文字。玻璃管中央的油状透明液体里,偶尔会闪过一缕危险至极云雾般的黑色物质。在其中一端的黄金圆面上,正刻着一个危险又伟大的符号——

  

  一个三角,一个圆圈,还有贯穿它们的一条竖线。

  

  埃伯斯塔小姐拇指抚摸了下这个符号,把它戴在自己的脖子上,藏进衣襟中。她看了眼镜子中的人,碧绿眸子闪亮,棕发打理的整整齐齐,似乎精神良好,不禁深吸一口气。她又瞥了眼空中漂浮的时间,抓起准备好的课本,对着门钥匙念了一句上面刻着的字符:真理。

  

  肚脐勾住的感觉传递来,她消失在了戈德里克山谷的木屋之中。

  

  ------

  

  “这是瑞士的那个山谷?”里德尔和马尔福正站在一个冥想盆之前,他们在观赏一段麻瓜雇佣兵的亲身记忆,仿佛漂浮在云端。正是由马尔福老爷亲自动手攫取的,又于午后彬彬有礼地敬献给了他的主人。

  

  没有问他是如何不惊动魔法部的,毕竟,特权就是游走在法律之外。

  

  二月底的少女峰雪山,山峰上云层厚重。一望无垠的碧绿草原在半山腰处,换做了郁郁葱葱的森林。麻瓜的火车于期间曲折绕行,把人缓慢送到了山谷之中,停留在一座站台上。一切都栩栩如生,就仿佛二人身临其境。里德尔则盯着月台上,那个车站标志的木牌——

  

  白底黑粗字,格林德沃镇。

  

  “我相信,这就是那个小镇了,”马尔福握着蛇杖,点了点头。二人随着不断发展的记忆,一同观察着这段探险之旅。


  “但这个镇子似乎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起码,他们什么都没找到。只问出了传说中,大雾天里,在小镇的边缘会隐约见到一座灰色石砖的城堡,还有些神秘的影子。麻瓜们把它解释为——海市蜃楼。”

  

  里德尔不置可否,在心底,他想起了一个大型镜像魔法。只要魔力足够强大,就能做到和纽约与伦敦的魔法部一样,把大型建筑,藏在麻瓜城市的地底。

  

  而麻瓜们却完全无法发现。

  

  眼前的记忆里,那个假装成游客的雇佣兵,还在盘问小镇的居民。里德尔却移开了眼睛:“足够了,阿布拉克萨斯,十分感谢你一如既往的忠诚和能力。”

  

  “我是否可以大胆提问——”阿布拉克萨斯一边和他一起走出冥想盆畔的记忆区域,灰色的双眼却紧紧望来,“您是否打算进行一次小小的冒险?”

  

  里德尔瞥了他一眼,这几乎是明摆着。

  

  “关于此事——”他边在椅子上边坐下,朝后一靠,示意马尔福落座。

  

  他正想着庄园里的斯内普,如今,他可不再是曾经的单身男巫,能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经过前些日子的考虑,他正准备试探着,能否把小巫师暂时交给马尔福“托管”。毕竟他们也算“熟人”。

  

  却听马尔福说:“倘若如此,我请求与您同行——格林德沃是世界上最危险的黑巫师。”

  

  里德尔一怔,扬起眉毛。

  

  “我的父亲曾经被法国的分支家族传召相助,那时候,欧洲大地的土壤都变成了灰烬。”阿布拉克萨斯轻声说,陷入回忆让他脸色有几分苍白,“如果您真的要涉险,请让我以生命陪伴。”

  

  里德尔有些犹豫——黑魔王一直是独行侠。但是马尔福的担忧不无道理。

  

  只是他唯一不太明白的是,为何马尔福突然想要参合进他的事里了。

  

  “它可能会很危险,阿布。”里德尔交叉起手指警告道,深深望着他。他可能会无法顾及身边的人。

  

  这就是同意了。

  

  阿布拉克萨斯在那锐利的视线里,只微笑了下说:“斯莱特林不会孤身犯险。”


  “纯血亦须三思而后行。”里德尔微微扬起下巴,仍有几分犹豫,这一理由似乎还不够说服他……


  阿布拉克萨斯却凝视着他,轻轻地说:


  “我曾起誓将永远追随您的脚步。”他灰色眸子似是真诚,英俊的面庞划过一丝傲然,“我将以血捍卫贵族尊严。”


  如果不是他足够了解他,他几乎要说,老马尔福这是动真格的了。


  里德尔在他那微微睁大的灰色的眼眸凝视中,沉默了片刻。任何谈话涉及贵族的尊严,倘若拒绝便很可能引发一次决斗,而他诚然没有接过一只黑皮质手套的想法。


  而又或许,马尔福只是试图……追随他……


  单纯的,没有其他。


  “你得到了我的允诺。”他回答说。无论是什么,他相信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而阿布拉克萨斯最近的表现,或许值得一次他的信任。


  斯莱特林也会偶尔地冒险,只要回报足够。


  马尔福暗中出了口气,放在桌子下握住蛇杖的手松了几分。有那么一瞬间,他认为黑魔王会直接拒绝,但试探的结果令他惊异。


  他慢慢勾了下唇角,几分轻松地说:“您的意志是不容玷污的存在。”


  里德尔一挑眉毛。

  

  某种意义上,一个好汉两个帮。马尔福、他,再加上斯内普,似乎能算作好汉两个半。但若把小巫师一个人丢在家里,两个大人却前往瑞士短途旅游,实再是不负责任了些。可要是把斯内普送去其他的家庭,比如,一直在狡猾打探的奥赖恩·布莱克家……他还不想送羊入狼口。

  

  里德尔的目光落到花园草坪中的纳吉尼身上。

  

  蛇语教学的进展缓慢,半个月来,斯内普目前好像只学会了一句话:


       ……停下,纳吉尼!

  

-----


朋友们!圣诞节快乐!!

这两天和朋友聚餐三次元忙地很快乐  


评论(32)
热度(227)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