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26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二十六章 幼崽的教育理念

  落日的余晖散漫地洒落在戈德里克山谷郁郁葱葱的树林间,几座木屋就像贝壳镶嵌在宁静的谷地中。这里,麻瓜、巫师还有哑炮混居着,就和英格兰其他静谧的田园一般。

  

  随着时钟敲过了五点,淡蓝的夜幕渐渐深垂,星星像钻石一样慢慢升起在深色天鹅绒上,璀璨闪烁着。一个棕发的女巫出现在了一座小木屋门口,她挥了挥魔杖,推开门,从口袋里倒出一大堆东西,接着它们整整齐齐地在魔咒声中,有序跳进了一个个柜子里,恢复原样——不少是鱼腥草、蟾蜍眼珠之类的魔药。

  

  “简!”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欣喜的叫声,简转过头去。一个矮矮的红发女巫微笑着抱着一个白瓷锅敲了敲门框,“我就说刚刚看到你回来了,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噢,莫丽!我最爱你了,快请进来,”简·埃伯斯塔愉快地说,她在玄关处打开了瓷锅的盖子,使劲闻了一下,那股香甜可口的气味顿时盈满了鼻尖,“南瓜派!天啊!——我好久没有霍格沃兹之外的地方见到了!真是记忆里一模一样的味道。莫丽,你从哪里得到配方的?”

  

  莫丽·普威特狡黠一笑:“只要你挠一挠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墙上一副梨的画像,轻轻敲响木门,再开口问家养小精灵,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她们是霍格沃兹草药社团里成为好朋友的,尽管一个在格莱芬多、一个在拉文克劳,学院高塔间的距离却没有阻碍友谊之链。

  

  普威特家族是个源远流长的纯血家族,就和埃伯斯塔在瑞士一样古老。不久前毕业的莫丽·普威特刚刚在对角巷找了个工作,碰巧又和回到英国的好朋友恢复了联系,便说服她搬来了戈德里克山谷做邻居。

  

  “说说,你的面试怎么样?”莫丽捧着手,喜滋滋地看着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尝一口自己烤的南瓜派。

  

  “噢,亲爱的,抱歉我不能说,”简眨眨眼睛,用魔法操纵着小刀,把南瓜派整整齐齐地切成十二瓣,接着抓起一块,塞进口中,露出享受美食的放松表情。

  

  “啊?”莫丽立刻就猜到了,“——是赤胆忠心咒?……他还真是个纯血呀。话说回来,他是不是很英俊?你知道的,和罗切斯特先生一样……”

  

  “莫丽!”咬着南瓜派的简恼羞得喊了一声,她最好的朋友就爱读麻瓜小说,然后拿来打趣她。亚瑟·韦斯莱总是孜孜不倦地给她四处搜罗这些,他们就像对麻瓜文化着了迷。

  

  只见莫丽笑嘻嘻地躲过了她伸来拍打的手,撒娇道:“说说嘛。”

  

  “他……他大概是个鳏夫,”简拿起餐巾擦了擦手,猜测道,否则,没道理没看到孩子的母亲。魔法的契约让她避开了不能提及的家庭教师部分,“但他是个很注意保护他和他孩子的人。我怀疑就连他来见我,脸上还带着面具。”

  

  “神秘的人,”莫丽撑起下巴好奇地说。

  

  简摸了摸怀中那枚蛇形地门钥匙,而且还是个斯莱特林。

  

  “对啦,你和亚瑟怎么样了?他今年五月快毕业了吧?”

  

  “没错。不过别告诉别人,他在偷偷准备求婚,还以为我不知道。”莫丽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他准备一毕业就和我结婚。韦斯莱先生和太太也都暗中知道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假装瞒着他。到时候,你可得来当我的伴娘。”

  

  “你要是找别人我才生气呢!”简嗔道,啜了下手指,“费比安和吉迪翁就这么接受他了?我记得他们可一直在赫奇帕奇对格莱芬多的学院魁地奇比赛上打架,从二年级到七年级——”

  

  莫丽咯咯笑起来,“我的傻姑娘,哥哥是不敢违逆妹妹的。费比安昨天还告诉我,有两个美国奥罗找到了他们部门。”莫丽没有注意到提到美国后,简微微变化的脸色,“说是一个黑巫师跑来了英国,还带来了一些麻烦。你知道的——新部长还没出现,现在奥罗司可有些乱成了一锅粥。”

  

  “美国——”简重复了一遍,努力眨着眼睛不让自己泄露情绪:“你有没有听到是什么麻烦?”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通缉犯。”莫丽浑然没有察觉地说。

  

  二人窃窃私语着,谁也没有注意到,天空上方有一片阴云正在快速接近。

  

  -----------

  

  晨曦朗照,时钟滴答地跳过八点,落到了「工作」的时刻。

  

  里德尔盯着书桌上那只刚刚闯进来的马尔福家的金雕,它琢了啄雪白的羽毛,又高傲仰起头,活脱脱肖似主人模样。地面上,盘旋游来的纳吉尼正吐着蛇信,蛇瞳竖起直直盯着它,看上去很想突然将猛禽一口吃了。

  

  “纳吉尼!”里德尔嘶嘶叫住了竖起了上半蛇身的小姑娘。

  

  他挥了挥魔杖,金雕松开爪子,它带来的淡金色暗纹包裹漂浮在木桌上方,显得不同寻常得厚。里德尔念了句:“速速放大!”包裹顿时鼓胀起来,里头的书籍们变回了原样大小,竟然噼里啪啦堆满了他面前的书桌——

  

  《小巫师培养指南》,《拉丁语入门》,《有趣的炼金术士》、《十万个魔法生物》……他的眉毛越抬越高,还有一本马尔福家族手册,里德尔挑出那本淡金叶纹章的硬壳书本,和《你不知道的魁地奇》一起统统丢到一边。

  

  卢修斯看上去是长的像个小天使,但性格也足够恶劣了——参考娇生惯养的德拉科小坏蛋。要是把斯内普往那方向培养,那绝对会是个灾难。

  

  哪怕他直白警告过马尔福不要来干涉斯内普的事,阿布拉克萨斯依然在一次次例行“献上孤本”的时候,孜孜不倦地附送来了一大堆育儿知识书籍。

  

  就仿佛吃准了黑魔王不会把他们清理一空。

  

  真是走温水煮青蛙,步步蚕食路线啊,里德尔心底叹了口气。昨日恐吓布莱克的坏心情,一夜之后,已经无影无踪。不把情绪带进新一天的工作,是黑魔王的优秀素养。反倒是他忍不住觉得,相较之下马尔福果然要可靠得多、好上不少。

  

  某种意义上来说,某人的蚕食路线还是成功了。

  

  里德尔盯着手中的《成长之路:儿童心理》,下意识想到早晨安静如小猫似的斯内普,还有前几日招聘的那位家庭女教师。说实话,把八岁的小巫师和他这个工作狂人,整天关在一起不是个办法。整个庄园除了他们两个活人,就只剩下地下实验室那个极度危险的阿尼玛格斯。照这样下去,斯内普的性格只会越来越孤僻——

  

  或者,他学会蛇语。里德尔想,他记得邓布利多就会蛇语。

  

  想到邓布利多,里德尔无声地哀叹了一下。他已经学会面无表情地接受了郁卒的现实,残酷的就是,在目前和未来很长一段年份之内,他和邓布利多都会处于黑暗森林的猜疑链状态。

  

  直到「技术爆炸」——他期待的魔法炼金革命,来终结这个僵局。

  

  纠结昨日是阴谋还是意外已经毫无意义。倘若是阴谋,足以瞒过他眼睛的暗中操盘手们,也非是如今的他可以应对的。何况,他还投鼠忌器地有着「魂器」这个最大的麻烦。

  

  但是,瞥了眼追着金雕满屋子乱游的大蛇,里德尔对纳吉尼能否成为一个很好的童年陪伴,深感怀疑。

  

  虽然整个童年,汤姆唯一的最好的朋友就是小蛇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巫师界没有启蒙教育、学前班之类的呢?……里德尔情不自禁得想。多多少少黑巫师的形成,和儿童心理创伤离不开联系。进入霍格沃兹前,十一岁的他们就是反社会人格了,而不是在城堡里被某位教授的额外关注吓出来的。

  

  当然,答案或许是因为人口稀少。

  

  制止了自己开办新东方启蒙的念头,赚钱的主意还是丢给马尔福去试试吧。巫师界俞敏洪,也绝对是个错误的魔王方向。

  

  里德尔挥挥魔杖,“去吧。”让它们飘入填充起黑魔王原本纯黑色研究方向的书架,显得花花绿绿起来。

  

  老马尔福还是个合格尽职的老父亲啊。

  

  待下午四点,阿布拉克萨斯一如既往乘着下午茶时间出现,提及了韦斯莱家意外事件的些许收尾,主要包括私下拜访某些魔法部高官家中等等的琐碎善后。望见他惬意举起红茶茶杯,里德尔不禁转头看向花园,说:“那么,让我们换个轻松些的话题。你的教育理念是什么,阿布?我相信卢修斯在霍格沃兹表现优异。”

  

  “两年的拉丁语教育,两年希伯来语,还有一年的魔咒训练。这就是卢克接收到的学前教育。”

  

  马尔福眼睛也不眨上一下,极为熟练地说,“此外,还包括礼仪、棋类运动等等训练……Lord,您知道的,马尔福家族几百年来都是这么教育的——Hinc lucem et pocula sacra,孕育启蒙之光与神圣真理。我相信,这句话还被用去了麻瓜的某处大学*。”

  

  “真理在于纯正,纯正永胜。”里德尔微微一笑,忽而状似无意地提起说,“我听说,二月底是霍格沃兹的年度校董会?”

  

  马尔福拿着青花瓷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黑魔王试图涉足那一处了吗?他抿了口茶,灰蓝的眼睛虚虚隐藏在雾气后,又或者,这只是遮掩其他的烟|雾|弹。

  

  “正是如此,Lord,此次我们决意向霍格沃兹施压,我听说,学生中有一些十分危险的麻瓜引入论的宣传。”他小心地说。

  

  “危险的自由派。”里德尔交叉起手指。

  

  麻瓜引入论,或者说拥抱麻瓜派的问题,在于他们罔顾了巫师社会生态的脆弱性。洪流般的现代文明如果不加筛择,足以冲垮整个巫师界,撕裂地粉碎。

  

  马尔福扯了一下嘴角,似乎露出一个轻柔的笑容:“更有意思的是,过几日魔法部要举行一场民事指控的公开审判,恰好日期就在左近。会是一个彻底的巧合,您觉得呢?……毕竟,亚瑟·韦斯莱在学校散发违禁麻瓜书籍,和塞普蒂默斯·韦斯莱指控布莱克与罗齐尔家族,完全是无关的两件事。”

  

  对贵族一再刷新的下限,也就是毫无下限的肮脏手段并不意外,里德尔冷淡道:“这是校董会和魔法部的事情,我只希望霍格沃兹该是传播真理之光的地方。”

  

  马尔福笑了,神采奕奕道:“当然,Lord。这也是我们每位董事会成员的教育期望。”

  

  他忽然试探邀请道:“或许您有兴趣,去旁听那次审判吗,Lord?我听说可能会有一些大人物出现。”

  

  需要人对抗白巫师阁下时,就想起他来了?

  

  “时机该显时,将会自明。”里德尔挑了下眉毛,心底微嗤,模糊地回绝了他的试探。

  

  ------

  

  “……之后,我立刻来到魔法部,碰巧邓布利多校长也在。他作为威森加摩的代表和第三方见证人,同意和我还有普威特一起去捉拿罪犯。但是,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有同伙把人救走了!”

  

  塞普蒂默斯·韦斯莱站在魔法部第十层的一间审判室中央,圆形的场地为蜡烛和火把环绕,显得昏暗而肃穆。他环视一圈四周云聚端坐在阶梯听众席位上的巫师们,忽然高声说:

  

  “在这里,我指控埃文·罗齐尔,还有奥赖恩·布莱克非法入侵我的家中!伙同狼人一起谋害我的家人!”

  

  场中刹那一片哗然。一排排密密的长凳听证席上,身着各异的巫师们开始窃窃私语,就像田间甲虫、蟾蜍发出的嘈杂鸣叫。

  

  戴着着隐身怀表,又靠着复方药剂乔装成一个纯血小贵族的里德尔正混在其中,听见他们都在惊异地说“布莱克,罗齐尔?”,“简直无法想象!”

  

  “对两名纯血,这是非常严肃的指控。”

  

  审判席主位上高座的巴蒂·克劳奇敲了下木槌,平静干冷地说。他的脸庞严肃瘦长,长得像一匹马,后退的发际线掩盖了他年轻时候的英俊,只给人留下一种不好接触的印象。

  

  “你有什么证据?韦斯莱先生。”

  

  一个人也没有抓住,里德尔听见边上有人轻声嘟哝,他不禁瞥了眼隔了几排不远处,裹着黑色巫师袍,静静坐在最后的马尔福。他记得,马尔福他们连狼人的尸体都没给他们留下。

  

  韦斯莱恶狠狠瞪着眼前,端坐在第一排,一言不发的黑发布莱克和他身边金发的罗齐尔,就仿佛下一刻要扑上去,咬下他们的脸。他冷笑道:“有!我有证据,我缴获了他们的魔杖!而且三个奥罗都愿意用记忆为证。”

  

  “克劳奇大人,我申请让第三方来直接读取这两根魔杖上发出过的咒语,里面一定有不可饶恕咒。”他转过头,逼向二人,“你承认这根桦木是你的魔杖吧,布莱克?”

  

  “我们经历了夺魂咒,”罗齐尔开口懒洋洋地说,他的面容恢复了红润,但借口近乎于可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胡说八道!”韦斯莱的脸庞刹那涨得和他头发一样通红,“他在撒谎!”

  

  “我建议你在指控一位享誉盛名的纯血家族族长之前,好好想清楚。”奥赖恩·布莱克的声音冷静而优雅,他说起话来斯文了许多,但内容却更叫人难以忍受,“诋毁侮辱一个巫师的名声,这才是不可饶恕的,韦斯莱。我们也是受害者。”

  

  “骗子!”

  

  布莱克仿佛叹了口气,提高了些声音:“想想吧,诸位,我们怎么可能主动,和魔法部通缉的狼人,那种最低贱的生物,混在一起?我们也有家人和孩子,我的儿子和受害的小卢平一样大——”

  

  打感情牌,里德尔想着,微微眯眼看着这群狡猾的欺诈犯在法庭上精心表演,把控人心,然后翻云覆雨、扭转局面。

  

  韦斯莱打断他,逼问道:“那你们如何解释这两只魔杖?——”

  

  “有人对我们施展了夺魂咒,夺走了魔杖。”奥赖恩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摆脱咒语时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里。这是个阴谋!克劳奇阁下,还有你,韦斯莱,你们找错了人!不信的话,问问你的妻子,我可曾主动攻击过她——”

  

  “你胆敢提起我的妻子!”韦斯莱被激怒了,“那头狼人差点咬了我的女儿!”

  

  “那他在哪里呢?”布莱克轻蔑一勾嘴角,“那头狼人呢?”

  

  “逃了!谁知道呢?”韦斯莱说,听见场中的窃窃私语越发明显。

  

  “所以,你什么实实在在的尸体和证据都没有。“布莱克总结道说,“只有记忆,还是被不可饶恕咒,伪造给你们的。照这下去,每个人都能污蔑别的巫师了,只要他们用夺魂咒,窃走魔杖,伪造现场——先生们,你应该去抓捕真正的杀人犯,而不是让他在外面逍遥法外!……却来指控我们几个受害者,当作替罪羔羊。”

  

  明知他每个字眼都是谎言,韦斯莱只觉得心中怒意沸腾,他猛然转回头去,却从巴蒂克劳奇和旁听审判人员的脸上,看出一丝不妙,不禁心底一沉。他心知肚明,或许这次没法把布莱克和罗齐尔送去阿兹卡班了!

  

  ……就和邓布利多所料的那样。

  

  哪怕那支魔杖布满了二人的指纹,你也没法把他们定罪。

  

  “好了,”巴蒂克劳奇终止了这论对辩。他挥挥手,让人递交上那两只作为证物的魔杖,仔仔细细检查了起来。其中一支是桦木,六英寸长,一支是橡木,约八英寸长。确实是魔法部登记中,属于布莱克和罗齐尔。

  

  “我会要求奥利凡德——”

  

  “阁下,我申请让威森加摩首席邓布利多校长来看看,”韦斯莱忽然打断,讽刺地看了布莱克和罗齐尔一眼,“总没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做手脚!”

  

  巴蒂盯着他片刻,良久下了判断:“好吧。”但是,在心底他有几分不快,他快速瞥了眼最后一排坐着的听众,宣布道:“那么,我会让人去找邓布利多校长。现在,暂时休庭!”

  

  里德尔心里一跳,有那么几秒,他几乎能听到自己轻微的呼吸声。

  

  


----

(注:某处大学是剑桥。另外,邓布利多会蛇语,是原著设定。万能的老邓,作者跪服)


万能的存稿君又和大家见面啦!

评论(9)
热度(159)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