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22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二十二章 姓氏的荣光



  寂静的深夜里,一只夜枭划过半空。

  

  里德尔回到二楼,经过客房外时,下意识停住了脚步。细微的声响正从木门里传来,他神色一顿,不禁叹了口气,边诅咒着自己,推开了门——是幼崽在哭泣。

  

  “荧光闪烁。”

  

  房间一下子亮堂起来,斯内普慌张地从蜷缩的床角落翻过身,一双通红哭肿的眼睛,带着几分恐惧望来。

  

  房中几颗发着淡淡荧光的圆球,在离地几英尺的地方悬浮着,代替蜡烛,柔和得照耀出宽阔室内深色的实木装饰,以及伊丽莎白二世风格的床幔。这些都是拉文克劳食死徒的最新实验品,最近,这位金发碧眼希拉德先生口中念叨着“磁生电”就像疯魔了一般。

  

  但此刻,屋内这些精致古典的装饰品,却突然狂暴漂动了起来,仿佛有一阵飓风卷起。

  

  里德尔猛地挥舞了下魔杖,迅速抚平空中的魔力暴动,他转回头低声说:“你不必畏惧我。”

  

  小巫师一声不吭,反而缩得更小——像是想把自己变成一只深海海底的洛巴虫埋进凌乱的黑发里,连看也不敢看了。他身上让家养小精灵换成了一件白色真丝睡袍,尽管如此,却依旧显得和四周格格不入。

  

  越描越黑,适得其反啊。

  

  里德尔抿了下唇:“西弗勒斯,抬起头来——”他走到床前,挥了挥魔杖,在几个无声的复原咒之下,那些凌乱的杯盏桌架又一个个又跳动回了原地。但几乎是立刻,他就意识到,小巫师眼下抱头蜷缩在膝盖上、一动也不敢动的应激反应,明显是以为自己要挨打了。

  

  ——哈,那对多么合格的父母。

  

  “你是一个巫师,”里德尔努力控制住情绪,慢慢地陈述道,“我假设你已经知道了这点。”

  

  或许是因为他语调平静,斯内普终于悄悄从发丝里抬头看他。

  

  “这一切是你潜力的象征,”里德尔一挥手,“这论证了你的强大,而不是什么怪物。没什么好害怕的,这就是魔法,终有一天你将掌握它。”

  

  无需猜测,他就能获知麻瓜小孩们的通常形容词。里德尔苦中作乐想,反正比恶魔之子、小撒旦要好些。

  

  “Lord,”小斯内普用浓重鼻音嗫嚅了一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你不需要为任何事情道歉,也没有任何的损失。可可,”里德尔断然道,忽然叫了一声家养小精灵,又朝着“啪”一声出现的灰色瘦小魔法生物,指着床头柜上那一杯丝毫没有动过还差点被打翻的牛奶,命令道,“换一杯热的端上来。”

  

  斯内普看上松了口气,绞起膝盖上的手指,情绪溢于言表。小蛇的心思可比那些大蛇要好猜地多——至少是他们进入青春期前。

  

  话说回来,里德尔发现自己在小巫师中的人缘,似乎比在大巫师们中好上不少。一个个都规规矩矩地,而不是对着他恐慌地大喊“黑魔头来了”!甚至,有时候还称得上饱受喜爱。

  

  “我不喝牛——”斯内普瞟了他一眼,迅速改口说,“谢谢您,Lord。”

  

  望着靠着床板,小口啜热牛奶的黑发小巫师,里德尔一瞬间仿佛幻视了自己的侄子。其实,巫师界的各大纯血家庭都通过婚,若是按此来算,他是艾琳的爷爷的弟媳的堂姐夫的表侄……也就是表兄——虽然一表三千里了。

  

  “严格来说,我是你的一个远亲。”他扬起眉毛,惊奇般发现了一张暗藏的编织网。

  

  当然,这样算来,哈利波特还是德拉科的表舅——主要是詹姆斯的辈分太大。而韦斯莱则是马尔福的连襟。

  

  奇妙奇妙,里德尔情不自禁地暗自推算起了一个问题:他和邓布利多也是沾亲带故的吗?(作者:我忍你太久了!里德尔:钻心——)

  

  “你来自于一个伟大家族——传说中,很久很久以前,死神和三个兄弟做了交易。守护死亡圣器的家族共有二十八支,构成了巫师届最古老的传承,被称为圣徒。”

  

  小混血王子听着这个故事,明显地入了迷。

  

  “他们中有斯莱特林,有马尔福,普林斯也是其中的一支。你的母亲为了爱情盲目嫁给了你的父亲,叛出了家族。而老普林斯,她的父亲,你的祖父死后,她就是最后的血脉,连姓氏都消失殆尽了。所以记住,男孩,你生来属于这里,你要继承姓氏的荣光。”

  

  里德尔挥了挥魔杖,用飞来咒招来了《诗翁彼豆故事集》,在床头放下了这本绿色封面的硬壳书:“一本值得推荐的睡前读物,倘若你难以入眠的话。”

  

  或许是最近见面频繁,马尔福在此事上表现出惊人的高效——又或者是因为年轻力强的巴蒂·克劳奇正忙于人生第一次参加魔法部长的候选,而无暇太仔细地过问手中的法律执行司的庶务。

  

  不过是第二日的下午,马尔福就带来了一份协议,姗姗而至。

  

  他换上了一身崭新的银色绣纹巫师袍,边摘下了黑色皮质手套,将一只雕刻着繁复金花和如尼文字的玻璃小罐,放至里德尔的眼前。里头流敞着银色的非烟非雾的液体,像云彩一样飘动着——正是一段被抽取的记忆。

  

  很显然来自昨日的某位当事人。

  

  果然,交给马尔福的结果就是让事情往黑色恐怖袭击方向发展。

  

  里德尔忍住吐槽,接过那只记忆罐子。只听见马尔福微微扬起头,说:

  

  “我已经抹除了麻瓜昨日和之前所有关于小客人的记忆。”

  

  当然,并没有劳驾魔法部的记忆注销员,这是马尔福颇为得意的一点,操纵人的大脑记忆,需要最精微的控制力。但他看上去又有几分可惜,像是为没能用强力一忘皆空把那麻瓜弄成白痴。

  

  “并且,我和艾琳·普林斯达成了协议。”他收了收下颚,灰色的眼睛闪过优游自得,“一张伪造的彩票,和一笔可观的二十万英镑债券。足以让他们去新的地方,过上新的生活。当然,按照您的嘱托,十七岁之前,每个暑假也就是六月份,在有人陪伴的前提下,西弗勒斯可以秘密的拜访她。”

  

  他稍稍停顿,声情并茂地感叹道:

  

  “我真想不明白,她为何忽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地配合了!”

  

  ——因为你和黑魔王正绑架了她的儿子。

  

  里德尔懒得戳穿他的惺惺作态,翻开那卷羊皮纸。马尔福见状,眼睛一弯插话道:“至于此,则是监护权转移的契约。如果您能允许我介绍的话,请您在最后的地方签一个名。”里德尔的目光一路滑过三英尺长的羊皮纸卷,看见密密麻麻的契约条款,最下方监护人转移同意书上,正有着“艾琳·斯内普”的签名。

  

  懒得问大贵族是怎么弄到卖身契的,无非是千年来纯熟的奴隶主技巧。

  

  大大小小的条款描述了各类责任权益,还包括一小段斯内普出生证明,而在转移权委托者那栏,魔法部的工作人员却写了两个缩写字母:LV。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路易斯威登。

  

  “这份具有法律效应的魔法见证契约,哪怕是最挑剔的邓布利多也挑不出一个刺儿来。”

  

  里德尔头疼地盯着那两个字母,一念成佛一念成仁啊,怪他昨日一时犹豫,没和马尔福说清楚。这下倒好,他竟成了小巫师的保父。魔法见证的那种。

  

  该庆幸马尔福对着魔法部工作人员时,“善解人意”地没有使用另两个全名,造成大众恐慌吗?

  

  拿起桌上的羽毛笔,里德尔在他的注视里签下了缩写,只见笔迹落下的那一刻,两个字母泛了下金光,就又恢复了黑色的墨迹原样。

  

  黑魔王的被监护人,里德尔忽然对斯内普未来的霍格沃兹生涯抱上一丝稀疏的同情,愿来自邓布利多的谈心和糖果,温暖斯莱特林地窖寒冷的灵魂。

  

  “此外,Lord,需要我推荐家庭教师吗?卢克收到过十分完整的学前教育。”马尔福收起羊皮纸,状似不经意地问。

  

  好更好地刺探黑魔王庄园吗?

  

  里德尔面上浮现出一缕假笑:“十分感谢你的好意,阿布。但我在此事上已有安排。今日我便不再多占用你的时间了,让这里的一切事宜,都留在这扇门内。”

  

  “您的意志即指明我前进的方向。”马尔福垂下眼,微微躬身。

  

  马尔福走出书房,转头看向走廊另一侧的图书室。一个黑发黑袍的幼小身影正背对着门,坐在窗户下,默默捧着本黑色封皮的厚书。小男孩如此专注地阅读着,丝毫没有发现一双冰冷的灰色眼眸的注视。良久,那目光才缓缓地移开,连同马尔福本人消失在了原地。

  

  黑魔王在他面前似乎透露了太多,就好似那个小巫师分量很重。但阿布拉克萨斯心中却一哂,扯下嘴角。

  

  斯莱特林真正爱护的东西,会保存起来藏的好好的。

  

  他已经过了相信善良和冲动的年纪,那么,回到了马尔福庄园的他敲了敲蛇杖,黑魔王想用那个男孩做到什么?他又会是针对谁的伪装?

  

  ——邓布利多?

  

  又或者是……他?

  

  里德尔一直忙碌到午后,确定了一些关乎生命炼金的方向性问题,才搁下笔,饶有兴致地拿起那张马尔福留下的,作为备份的羊皮纸契约,摩挲了下英国魔法部的印花图案。他已经在人面前露出足够的破绽了。

  

  那么,马尔福满意所看到的吗?一个有“弱点”的黑魔王。

  

  “齿轮已经开始转动,”里德尔自言自语着,正要把羊皮纸放至一侧,忽然,余光注意到一行细节。他微微一怔,下意识用出“时光显踪”,空中飘出了绿色的花体数字——1968年1月9日。

  

  他快速抬起头,望向书房对门的图书室。思索片刻,又站起身来,走至对门处,曲起手指敲了敲门框。

  

  斯内普转过头来,带着点从书中被惊醒的茫然。

  

  “看起来,我们需要出去一趟。”里德尔打量了下他,“和我来,西弗勒斯。”

  

  斯内普穿着一身家养小精灵新裁剪的衣服,显出他的人更瘦了,就像一根竹竿。苍白稚嫩的面容十足秀气,嘴唇有些营养不良的苍白。

  

  “是,Lord。”

  

  他没有反抗,握住了里德尔的手,只听见大人转了转魔杖:“幻影移形。”

  

  这一次,里德尔注意到了昨夜没觉察的细节,斯内普的小脸因为恶心不舒服地皱起,但却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他转回视线,同时对自己和他甩上好几个防御咒法,当然,还有混淆咒,接着一把拉着小巫师,走出了幻影移形区,防止人落在他们的身上。

  

  “这是对角巷。”里德尔漫不经心地说。

  

  斯内普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五光十色、眼花缭乱的魔法店铺,还有人潮拥挤的街道,好似恨不能再多长八只眼睛。但里德尔,可不是个合格的霍格沃兹引路教授。他丝毫没有介绍的意思,直接抓着小蛇的手,走向对角巷北侧,那座最高的雪白大理石建筑。

  

  “我们先去古灵阁巫师银行。”里德尔说,带着他迈步走上白色石阶。两扇亮闪青铜大门畔,一个身着猩红镶金制服的妖精冷眼看着他们,斯内普下意识朝里德尔身后躲了下,抓住了他的袖子。

  

  里德尔忍住了差点抽出的魔杖,假装没注意到小蛇的本能反应。

  

  “给他开一个金库。就在这个账户之下。”

  

  他递过去一把墨绿色的钥匙,淡淡吩咐柜台边的妖精。那肤色灰黄、又矮又胖的妖精撑在柜台上,用怀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细细看了眼小巫师,就像刀锋刮过脸庞。里德尔眼神微微一冷,看见妖精接过钥匙。片刻后,他在一个复杂的炼金器上指指画画,又伸回那硕大的脑袋来,从丑陋的嘴中吐露说:“901号金库,他的编号。”

  

  它长长的泛黄指甲,捏起两把钥匙,递了过来。

  

  里德尔随手用变形咒语捏了一个金色的链条,将其中崭新的那把钥匙串了起来,挂在了斯内普的胸前。

  

  “这是你的,好好保管。需要购买任何东西,你可以让可可来取钱。”里德尔轻描淡写地弯下嘴角:“我认为魔药是个实践科学。”

  

  这种数字金库是典型的匿名金库——只有钥匙和本人的魔法波动可以打开它。而妖精能通过他们的魔法,根据气息确认巫师身份真假。当然,你也可以试试复方药剂,勇闯古灵阁——假如你有胆量复制成黑魔王的话。

  

  小巫师低头说:“是。”手中却紧紧地攥着那个钥匙,在出大门前又把它藏进了袍子里。

  

  里德尔把他带到一家长袍店,当然,不是鼎鼎大名制作校服的那家,摩金夫人太热情于聊天八卦了。而家养小精灵虽然缝补手艺灵巧,但终归不能一夜间作出一年四季的衣服来。长袍店帮小巫师量完尺寸后,里德尔嘱咐只做春夏的衣服,又走回北侧对角巷主街道上。


  在店门外一侧就是一条狭窄的巷子,黑洞洞地不知通往何处。他低头对小巫师叮嘱道:“下面我要去的地方有些危险,你留在这里等候,哪里也别去。诺特,”他一打响指,叫出了自己的家养小精灵,“隐身,保护他。”

  

  “是,主人!我会好好保护西弗勒斯主人的。”

  

  斯内普眼睁睁看着它高叫了一声,就像被人擦掉一样,从空中消失了。

  

  “我几分钟后就回来。”里德尔叮嘱着还有些发呆的小巫师,戴上了兜帽。

  

  对角巷人潮拥挤,只是不知为何,仿佛谁也没有看到斯内普,从他离着几尺处擦肩而过了。他回过神来后,小声叫了句:“诺特。”正有几分不知所措,直到那个丑陋的家养小精灵又突然从空中浮出在眼前。斯内普却仿佛像是看见了救星似的,大大得松了口气。

  

  恰在此时,一个男孩趴在隔壁几英尺外的店铺橱窗上,叫道:“哇!最新款的魁地奇扫帚年轮68款。”

  

  斯内普下意识转头望去,只见他有一头乱糟糟的黑色头发,带着圆圆的眼镜,十分羡慕向往得贴着玻璃,好似脸也恨不能埋进去。斯内普看见橱窗里正摆放着一套猩红色的队服,还有一只长相古怪的飞天扫帚,悬浮的蜡烛照耀得它们光彩四射。

  

  “你也懂魁地奇?”一道稚嫩的声音却从边上插了进来,他那张俊秀小脸上,灰色眼眸正闪着光。

  

  “哼。那当然!我收集了卢多·巴格曼的签名。”

  

  “我也有一份。”那男孩顿时起了较量之心。

  

  斯内普忍不住羡慕地看了他们一眼。两人瞧上去年纪相仿,穿着不同颜色的巫师袍,性格活泼,没几句话就聊了起来。他们正好听见家养小精灵诺特在边上叫了声:“小主人,叫我有什么事?”顿时齐齐望了过来。

  

  像是才看到了斯内普,其中那戴眼镜的发问道:“嘿,你也是来看扫帚的吗?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詹姆斯·波特。”

  

  “波特?”另一个男孩却叫道,“我知道了,你是高锥克山谷的波特家。”他露出几分恍然大悟的神色,“我听我爸爸说起过你。我是布莱克。”

  

  “永远纯粹的布莱克?”

  

  “天下只有一个布莱克,”西里斯·布莱克骄傲地说:“我是小天狼星布莱克。”他们望向最后的人:“你呢?”

  

  “斯内普。”

  

  斯内普沉默片刻说。

  

  “斯内普?没有听过这个姓氏。”西里斯皱起眉头,“嘿,我是说,你和我们是一类吧?你的家养小精灵,对吧。你现在住在哪里?”

  

  斯内普敏锐觉察出他语调里的高高在上,方才的一丁点钦慕,忽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忍不住生出一丝厌恶。他乍然想起那座不可标绘的庄园,还有里德尔告诉过他,要恢复普林斯的荣光。但是……他握紧了手,想起妈妈艾琳抱着他护在怀里的样子。他看着这个灰色眼睛的男孩:“我住在……”

  

  “西弗勒斯,”里德尔的声音忽然从街角传来,打断了斯内普的话。与此同时,街口巷子另一侧的主街上,几乎传来同样的一声“西里斯!”里德尔抬起头去,只见到大布莱克夫妇带着小雷古勒斯,转过弯迎面走来。

  

  “Lord!”二人齐齐吃了一惊。忽然又打量着乖乖回到里德尔身畔,抓着他长袍,黑发黑眼的斯内普。

  

  “我和我监护人住在一起。”斯内普正好小声对两个男孩说了一声。里德尔皱了皱眉头,看了眼对面的小天狼星布莱克一家,点点头道:“奥赖恩,沃尔布加。今日并非佳时,我便不打扰了。”

  

  “当然,若Lord愿意,欢迎随时来格里莫广场12号的下午茶会坐坐。”奥赖恩布莱克连忙微微躬身。

  

  里德尔点点头,牵起斯内普的手,消失在了人群中。只留下两个刚刚认识的小男孩面面相觑,瞪大眼睛。大人们则皱着眉头,沃尔布加轻声地吸了口气,道:“那孩子和Lord,一模一样的发色……”

  

  奥赖恩却转头看向小天狼星二人:“你们方才都说了什么?全部都告诉我。”

  

  回到庄园后,里德尔在晚餐结束时,忽然用勺子敲了敲酒杯。斯内普顿时正襟危坐,却见他递过来一个竖长约四寸的长盒:“这是给你的。”斯内普拆了开来,只见里面是一支小小的橡木魔杖。

  

  ——仅限翻倒巷售卖的不记名二手版。

  

  通常来自于某些不正当的来源。

  

  “我已经做了些许修改,让它理顺你如今尚在发育的魔力,”里德尔喝了口红酒,“魔法和魔药一样,都是实践出真知。很快你会被教导如何运用它。”

  

  魔药大师要从小抓起啊。

  

  西弗勒斯却摸了摸那十分朴素、也没有缎带装饰的盒子,紧紧闭上了嘴。假装没有注意到今日桌上多出来的一份甜点:这是最糟糕的生日,也是最意外的。人的命运总是无常,谁又知道呢?

  

  

-----


求评论!!

评论(9)
热度(161)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