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21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二十一章 庄园的小客人



  在庄园燃烧着熊熊壁炉的书房内等候了不过一分钟,马尔福果然也出现在了门口。

  

  丢下了斯内普站在原地后,里德尔在书房中来来回回地迈步,几乎无法控制内心的暴怒。

  

  他知道,这是魂器分裂的后遗症。

  

  见到蜘蛛尾巷的那幕家庭暴行,唤起的不是黑魔王的糟糕回忆——那些软弱的情绪早就被剥夺了。如果换做二十年前的那个里德尔,或许会因触痛伤疤而狂怒杀人。但他终究不是那个年轻扭曲的黑巫师。就像是隔着一层冷漠的毛玻璃,这纯粹,是因为里德尔本人对家庭暴力的厌恶反感。

  

  他本想用钻心咒对男人施以惩罚,却被小斯内普拦了个正着。

  

  里德尔停下脚步,烦躁又冰冷得抬起头。忽然,他好似才注意到房中噤若寒蝉的两个人。却不知道在这一刻,他的眼睛已经变得通红。

  

  “Lord——”

  

  马尔福不知来了多久,他并没有如往常那般主动出声,而是静静等待陷入震怒黑魔王的反应。他瞥了眼那个惹得黑魔王失态的男孩,见他套着一身不合身的脏兮兮旧衣裳,宛如一个肥大鲸鱼,下意识就朝他甩了一个检查咒和清理一新。但斯内普却仰起头,默默看了大贵族一眼,反而离开马尔福往远处挪开了一步。

  

  蛇类避凶的本能。

  

  里德尔正看到二人挪开距离的这一幕,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以老马尔福的禀性,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一个混血幼崽。

  

  “坐吧,”里德尔凭空变出了二大一小三把墨绿的高脚椅。斯内普畏惧得看了他们一眼,头顶的烛光里在他惨白秀气的小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光影。

  

  马尔福暂时顾不上他方才不识好歹的躲避,只是眯了下冰冷的灰色眼眸。坐下后,他微微前倾身子,对里德尔说:“我想,关于这位小普林斯,他的处置——”

  

  “任何一个小巫师都是珍贵的。”里德尔打断了他慢吞吞的话,避免话题划到危险的方向。

  

  马尔福的眼神有几分微妙,不知为何,有一瞬间,里德尔觉得是幸灾乐祸。

  

  “或许,我们可以找一个合适的监护人。但鉴于知道此事的人数需要控制地越少越好。我忍不住大胆得建议,该是由几位最少的知情者去担任此责——少到眼下就在此屋之内。”他又恢复那平日的盛气来,状似无害得说,“正如您所知,马尔福在法国南部也有一处庄园。”

  

  里德尔不明白,他怎么能把强盗话语,说的这般神气活现。

  

  但他能无比肯定,把小蛇交给马尔福,恐怕三年后他得到的就是一个铂金家族的狂热粉丝。

  

  他要的是一个魔药大师,而不是个只会绕在卢修斯前后的克拉布与高尔。

  

  把黑魔王的秘密统统都交给马尔福。

  

  “此事,我或许自有安排。”里德尔假笑着,“至于这个男孩的处置……“

  

  他抹去了脑海中忽然冒出的卢修斯那张红润健康的小脸蛋,老马尔福也是个合格奶爸啊,可惜双双剧毒,”——他会暂时呆在此处。“

  

  里德尔几分言不由衷地说。

  

  至于其他的食死徒夫妇——不是里德尔挑剔,或许他们能完成汤姆·克鲁斯都完成不了的危险死亡任务,但论家庭环境的健康程度,恐怕,里德尔庄园那关押了黑鹰的地下室都没那么扭曲,反倒胜过一筹。尤其,当他们获知斯内普混血身份……

  

  他还是不要挑战“哈利波特为什么没有变成黑魔头”,这种人性本恶还是本善的哲学问题了。

  

  “我明白了,Lord,”就在这片刻的迟疑间,对面的马尔福已经神色自如得切换到了下一个话题,“那么,我会处理好一切必要的法律文件。夜色已深,不知我是否有荣幸邀请您前往庄园,出席今夜一次盛大的晚宴聚餐?”

  

  里德尔心底一嗤,故意让目光专注在斯内普身上,瞥见马尔福握着蛇杖的手微微一顿了下,喉头轻轻一动。他缓缓摇头说:“下一次,阿布。”

  

  并不意外邀请被拒,阿布拉克萨斯站起身来,后退一步,躬身行礼。今日的收获已经远超预期,他也不介意黑魔王的回复没有一如既往得遵守礼仪。“阿布,”里德尔忽然在他退到门口时叫住了他,“感谢你今日的帮助,我相信你懂得秘密与分寸。”

  

  “当然,Lord,这是我的荣幸。”

  

  他挽了个漂亮的蛇杖杖花,主动而优雅得退出了书房。


  

  “西弗勒斯·斯内普。”

  

  马尔福离场后,里德尔终于把目光移回了小蛇身上,好好得打量着他。

  

  他黑色的眼睛深处似乎隐约泛着红光,像是巨蛇的瞳孔。仿佛一片巨大的阴影投射在斯内普的身上,让一切秘密无所遁形。

  

  斯内普紧紧合着腿,正经危坐。他的身上套着一件很不合身的粗糙长袍改作的衣衫,小脸带着些营养不良的蜡黄。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非常合格——几乎——心理素质优异。

  

  里德尔惊异地想,如果不是被他吓傻了,那么,这简直是个大脑封闭术的天然好苗子,难怪会成为日后的双面间谍。

  

  先前蜘蛛尾巷的那句杀人当然只是威胁。但马尔福的在场,限制了他除了恐怖主义外的其他发挥。

  

  不过,他也想着借此试探一下艾琳和小斯内普的性格。在死亡的绝望压力之下,观察他们的极限反应。虽然这种心理实验极不人道,足该被塞进阿兹卡班,但却足够高效。

  

  但是,斯内普比他想的更加勇敢。

  

  里德尔明白,和当年主动与邓布利多离开的汤姆不同,斯内普和他离开,不是为了去寻找伟大的魔法与力量,而是为了爱——他怕他们伤害他的父母——也因此,这个男孩在此刻尽管恐惧地发抖,却咬着牙一声不吭,直勾勾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盯着他。

  

  为了爱而牺牲。这是个伏地魔不能理解的命题。但是里德尔却知道,这个眼前脏兮兮的瘦弱男孩,已经用电影中经典的台词彻底诠释了这点——

  

  “永远。”

  

  他有一颗伟大的心灵。

  

  里德尔在心底叹了一声,偏过头收起了魔压。他控制着冰冷傲慢的声音说:“你可以叫我大人,伏地魔大人。我不会杀你。在你十七岁之前,我会遵守与你母亲的诺言,尽可能得培养你。但你在成年时,我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他把语速放得轻柔:“一件最伟大的事业。”

  

  征服世界,不,当然不是,而是——

  

  ——修改未来。

  

  他奇异得勾起嘴角:“在这之前,我们可以有许多的谈话。你有什么问题吗?”

  

  斯内普似乎在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发抖,他张开口,细小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有些尖利:”我能见到我妈妈么?“

  

  在发觉自己就戏弄小蛇这方面发展出不同寻常兴趣之前,里德尔迅速掐灭了这个萌芽。

  

  他不客气地评价说:”艾琳和你父亲不是一对合格的父母。如果未来你表现良好,当然,我会考虑让你见到她。还有什么吗?“

  

  斯内普低下头,在他的视线里抿唇不语。里德尔对这种沉默式对抗微微一眯眼睛,有几分不耐烦得敲敲魔杖。恰在此时,他听到斯内普的肚子发出一声轻微的咕咕声。

  

  里德尔一怔。

  

  他一打响指。顿时,一只矮小丑陋、围着茶兜的家养小精灵忽然出现在书房里。里德尔对它吩咐道:“准备晚餐,还有——”他指着斯内普:“诺特,让可可跟着他,照顾他。他叫西弗勒斯,暂时会在庄园里生活。”

  

  “是,主人!”家养小精灵高喊着,鞠躬行了个礼。

  

  它那巨大的黄色眼睛移向斯内普,仔细端详着正目瞪口呆、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的黑发黑眸小巫师,又高声叫道:“西弗勒斯主人。”接着,它又转回来看了眼里德尔的样貌,似乎有一些困惑和疑问。

  

  但在之前黑魔王设下的禁言魔法的冲突下,这只叫诺特的家养小精灵只能张大了嘴,欲言又止,最后只好在自我混乱中,“砰”得一声消失了。

  

  晚餐时显得异常沉默。幸好,纳吉尼最近喜欢地下室,没有来吵闹小羊羔的问题,也没能增添更多的惊吓。里德尔注意到斯内普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任何声响。

  

  他一放下刀叉。小男孩也吓得坐直来。

  

  实话说,里德尔对他的表现颇为满意——比他曾经吵翻天的侄子,和油腔滑调朝老马尔福发展的卢修斯,都要好上不少。

  

  “你住在二楼东边的客房,图书室也在二楼。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你必须要征求我的同意才能进入。需要任何东西,都可以问可可,它是家养小精灵,一种魔法生命,也是你的仆人,它会伺候你的起居。”

  

  “……不要试图逃跑,也不要乱走。”

  

  他的眼神很冷,确保自己此刻的表情可以吓哭小孩,让人刻骨铭心。

  

  “巫师的屋子充满了你不想发现的秘密。”

  

  他嘶嘶地说。

  

  斯内普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狼身蛇头的怪物。

  

  “明白了吗?”

  

  “Yes,my Lord.”

  

  ……几乎可以去拍政治喜剧了,里德尔抽了下嘴角,如果观众们不怕一些时常出现的,红红绿绿、少儿不宜的咒光的话。

  

  说实话,里德尔对于管小孩兴趣缺缺,尤其是斯内普这样的打小蛇王,他自己还有一堆麻烦缠身。

  

  让一个反社会蛇精病,去给另一个明显心理扭曲的问题男孩做心理辅导?别开玩笑,不做成心理灾难就算好的了。

  

  当然,他可以对斯内普放下外在的伪装,平静温和地对一个孩子。

  

  但是,小男孩的脆弱脑袋瓜,对马尔福这种会摄神取念的巫师可不设防。他不能留下任何破绽。

  

  只好委屈斯内普教授,体验一把被斯莱特林恶势力高压,压迫的哈利波特式生活了。

  

  这个世界可不只有鲜花和糖果啊。

  

  恐吓完小蛇,带人去往二楼后,里德尔看了一眼房中呆坐在宽敞的床边,一动不动的幼小身影,关上了木门。话说回来,庄园为什么会有客房?他以为黑魔王的“客人”们,都已经埋在土壤里,成为第二年蔷薇的有机肥料了。

  

  奇妙奇妙,里德尔忍不住念叨着,又一个未解之谜。心情却不可掩饰得变好。

  

  二十八圣徒又集齐了一个。

  

  虽然对格林德沃的旧道路没有兴趣,但是,里德尔不介意打着旧黑魔王幌子,做点新时代的建设。

  

  白猫黑猫,能为他所用的才是好猫啊。

  

  既然普林斯家的老古董都已堕落到封闭庄园,默默等死了。等西格纳斯·普林斯也去世后,他完全可以操纵魔法部,将斯内普改为唯一的继承人。

  

  而且,魔法血统提纯,黑魔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熟能生巧啊。

  

  里德尔走向地下炼金室的楼梯,缓缓深吸了口气,那里还有第二个麻烦生物在等着他。

  

  “一千次失败,只为了最后一次成功,年轻人,你知道这是谁的名言吗?”

  

  穿着黑色巫师袍,发丝苍白的黑鹰的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高脚杯,啪地丢到进入炼金室里德尔的面前。里德尔抬起魔杖,稳稳用漂浮咒接住了它。这只金杯变得光鲜亮丽,上面的魔法波动却已经消散地一干二净。

  

  “是爱迪生,”黑鹰扬着头,自问自答着,“一个麻瓜,他躺在我眼前的时候,还在呢喃着要做最后的实验。而这个,”他黑漆的长指甲远远指来,强调道,“这,是我们目前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

  

  尽管黑鹰的双脚上都带着铁链,看上去异常沉重,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走动。他指着那个解咒的波罗的海金色酒杯。过去,这个杯子能让一切倒在里面的东西成为毒酒——一种生命诅咒,据说,沙皇彼得三世就是被自己的妻子叶卡捷琳娜二世,用这个酒杯毒死的。

  

  “这是现在,炼金阵法逆向推演的极限,再高一丁点,用以叠加的符文就会自动崩溃。更高级的解咒,完全是世界上不可能做到的事!”

  

  里德尔却一挥魔杖,那个金杯凭空消失了:”很好。“他敏锐注意到黑鹰因为自己没有触碰酒杯,露出可惜的神色。顿时冷笑着丢去一个钻心咒。红光打在男巫的脚尖溅开,他警告道:“不要再玩别的花样。现在,看看这个——”

  

  他丢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像个铜盒般的炼金物品,它的上方空中迅速漂浮出许多基点,密密麻麻排列着,每一个都布满荧光闪耀的白色字符。但它们不是复杂的如尼文字,全都是最简单的0和1,串联成了一个古里古怪的巨大方阵。

  

  “新的体系,也是新的计算方式。我命名为矩阵*,”他快速说道,带着一丝自傲,“我不奢望你能理解其中的伟大奥秘,毕竟傻瓜的头脑见不到未来。但我只要你将来能使用它——毕竟,世界上没有无法解决的事,任何问题都有解决的办法。爱迪生的另一句名言,不是吗?”

  

  “爱迪生?”黑鹰却发出嘲弄的一阵嗤笑,像是夜鸮一般赫赫作响,恶意得暗示着,“我更惬意看他浑身粉碎、流着鲜血失败的样子。”

  

  里德尔冷笑着扬起魔杖,看来,又要进行一番黑巫师特色的友好外交活动了。

  

  离开地下室时,里德尔用蛇语对爬来眼前的白色宠物大蛇说:“纳吉尼,看好他。”

  

  “Voldy,我闻到了新的猎物的气息。”纳吉尼昂起头,嘶嘶着翘起尾巴,“就在楼上。”

  

  “你不能去二楼。”里德尔摸了摸它的头,“还有,他是客人。”

  

  “以前客人都能吃的。现在,这也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Voldy,你好久没给我吃的了。”

  

  里德尔面无表情得走过它,任由被宠坏的大蛇像小姑娘在地上打滚发脾气。为什么他对黑魔王庄园来客的结局方式,一点也不意外呢。

  

  (*矩阵,就是赫赫有名的电影《黑客帝国》)




----

求评论求抽打!!

评论(12)
热度(118)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