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嘉宾【AMTR】(短1)

另一个宇宙的AMTR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汤姆·里德尔。现实向


《嘉宾》

“如果你爱我,就别这么做。人们都这么说,你是否会对我说,爱我,就不要这样——?”伏地魔看着他。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抬起头:“永远不会。”


---1----


婚礼在威尔特郡的中庭花园中举行,纯白的桔梗和鲜红的玫瑰漫山遍野,织成仲夏的梦。距离那场战争结束已经有三年了,幸免于战火的人们渐渐走出了阴影,连报纸也仿佛自沉重里起死回生,一则则年轻男女新婚的消息,像春雨后的绿芽一下子统统冒了出来,冲刷走了阴云。浅金色的家族纹徽布满了各处装饰,足以看出主人对新人的喜悦——与尚在阁楼中化妆的新娘不同,年轻的新郎被簇拥于人群中。他有一头长长的金发,傲慢而英俊,陪伴着他的父亲与客人交谈。他们的话题从最近的对角巷,转至欧洲的生意,再到火龙的暴走新闻。每一个客人的身影突然出现时,他都能游刃有余叫出他们的名字,兰斯特兰奇,罗齐尔,布莱克,诺特,再说上一两句俏皮话。让人人都面带笑意。这是威尔特郡的马尔福生来则具的本领。

当一个黑发男子闲庭信步走近时,新郎仿佛有所感应,转过头去,看见他穿着一身严严实实扣到领子的黑色巫袍,面容苍白,仪态高贵。

他抬起头的笑容只愣了一瞬,忽然连双目都熠熠生辉,急匆匆地走去:“真是太惊喜了!我的朋友。“直到站在跟前,他才放低了声音:“里德尔大人。”

“我本不该过度涉入私事,”里德尔的视线划过四周,不少人认出他,老一辈人对他友善点点头,年轻人则面露崇拜,“但我想,你是我的朋友。阿布拉克萨斯。”

“你是我的朋友,”马尔福说,拉住他的手,“来吧。我来给你介绍。”走过一处照相机时,巨大的闪光突然闪起。里德尔瞥了一眼,却被马尔福拉走了。


这是唯一一张照片。马尔福端着红酒杯,关掉那本记录册。里德尔转过头来皱眉一瞥的动作在相册上反复轮回着。

他的惊喜在当日战胜了缜密的逻辑,里德尔曾明确拒绝了他的邀请,因为他要朝伟大的道路上走去,而不能为私情牵绊。但婚礼上,坐在前排的他显得安静而平淡,仿佛只是无数嘉宾中的一员。随着钟声响起,在阿米达拉和马尔福互换戒指时,他也抬起手微微鼓掌。但等马尔福再朝那角落看去,他却早早退场了,那一瞬间,马尔福的笑容有些僵在脸庞上。

后来清点礼物时,管家说得到了一份斯莱特林家徽章的酒器。

“他会有所成就的,每个人都这么相信。”马尔福的父亲在夜里说,“他是个很特殊的年轻人。我仿佛无法看穿他。”他的目光落到年轻挺拔的儿子身上,“我真高兴,你和他是朋友。”


而今他归来了,在婚礼结束的七年后,在从众人视野中消失了整整六年后。再见到他,目光却变得陌生,就好像他不过是隔着冰冷的玻璃,无法触碰,尽管那口吻还是那样熟悉:“马尔福,来到我的面前。”

马尔福抬起头,听见他说:“我已经继承了斯莱特林的血统,高贵伟大的家族,我也继承了他们的头衔,从今日起,我将称为Lord Voldemort。”

那个名字和蛇一样缠绕在口中,回忆的马尔福唇边的笑容浅了点,盯着那画册里的男巫,忽然伸手抚摸了下相片上的脸庞。忽然,入门的脚步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合上册子,抬起头,浅金色长发的女巫高瘦的身影走近了。

“你去看他了?”

她的目光落在那本婚礼相片集上,封面上的新娘笑得如此灿烂单纯。

马尔福点点头,想去握着她的手。

她避开了:“你们说了什么?”

“他在寻求追随者,他已经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马尔福说,“我们还在观望,但是或许,我们需要一个人,魔法部太不规矩了。”

“他看上去怎么样?”

“高贵,强大,难以估摸,”马尔福回忆着,那双眼睛会变成红色,“几乎令人发自内心敬畏。”

“不,我是说,他看上去怎么样。”阿米达拉说。她抓过他的红酒杯,喝了一大口。

马尔福皱起眉头:“你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吵过架,我不想再和你争吵了。就这样吧。你选择了他,马尔福。我不喜欢他,”阿米达拉摇摇头,“他没有把任何人当朋友,你也不是例外。”

“他和我们都是同学。”马尔福说。

“最后两年你不在,你不知道,”阿米达拉深吸口气,“发生了很危险的事。”

“那难道该责怪我么?”马尔福轻声问,但他分明很明白妻子的怀疑,“阿米达拉,我的忠诚献给了你。”

“你的忠诚属于另一个男人。”阿米达拉抱起手冷冷地说。

我将以死效忠你,让我成为你的人——

马尔福咬了咬牙齿。

“我太了解你了。马尔福。自从我和你结婚,你的一切缺点都瞒不过我,说谎也好,狡辩也好。”阿米达拉说,她看了眼那本结婚纪念册。忽然露出冷笑:“你又在看哪一张照片?是他的那一张吗?”她忽然拔出魔杖,对它施展着:“火焰熊熊!”

“阿米达拉!”马尔福惊叫了声,他立刻扑灭了火。但是册子已经烧的焦黑,他有些恼怒,但却忍下来说:“你这又是为了什么?”

“我和你之间都明白——”阿米达拉尖锐地说。

“你就没有想过——”马尔福只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了。

“幻想。”阿米达拉说。她抹了一下手背,擦掉脸庞上的泪滴。自从马尔福问她哪一个问题起:“你觉得有没有可能,阿米达拉小姐,一个男人在看到了一个女人的一瞬间,就爱上了她。”她以为她弄对了答案,心跳砰砰,“或许。”

那么那个女人呢?她会觉察也爱上他吗?——

或许。

阿米达拉后来才明白,她完全弄错了。她冷漠看着马尔福使劲而又几分狼狈地对那焦黑的册子施展“恢复如初”,心底划过一阵快意。酒精绕过口舌,居然变成一种泪水。她跳下桌子,往门外走去。

“他不需要我的爱。”阿布拉克萨斯忽然从背后叫住她,声音轻微。他的眼中有一种恳切——一种悲伤。

阿米达拉转过头去,直直瞪着他,过了好片刻,她爆发出大叫:“噢!马尔福!”她脸上露出痛苦的恨意,整个人像是崩溃了,只摊开双手,“我真是恨你。爱——你怎么敢,爱,这是能轻易出口的话吗?”

她知道言语就像利刃,除了同时刺穿彼此,没有用处。

阿布拉克萨斯走到跟前,她后退了半步,他却抬起手,拉住了她。那忧郁的音乐还在缓慢放着,他扶起她的手,接着是慢慢揽住她的腰。

“阿米达拉,我无法说我没有犯过错。”

阿米达拉靠在他的肩膀上哭着。她的手攀住肩膀,像两株花朵依偎。

“但你是我的妻子。”马尔福说,“你拥有我的全部,从七年前结合开始。你也拥有我的未来。”他慢慢拉着她跳舞,“我的心,我的灵魂。”

“你是否会发誓,哪怕死也保护我们的儿子?”阿米达拉看着他。

“我会。”

“保护马尔福家族——”

“我会。”

阿米达拉的额头抵靠着他,深深望进他的眼睛里,你要发誓,你要记住誓言,马尔福,你永远永远不会秘密地把一个人置于一切之上。

阿米达拉走进了:“那好,假如有朝一日。你要背叛他……”

“我会,毫不犹豫。”




---


鬼知道有没有2,jkr几乎不给线索,我只好胡编乱造。

写得完就当番外整合发。

或者若干天后,觉得太雷就删掉(

评论(2)
热度(2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