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7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七章 黄金的指尖


  马尔福走进了书房之时,敏锐的目光顿时看向燃烧的壁炉边。一只崭新的唱片机正沙沙作响,放着一首动听的麻瓜女歌手巴塞的音乐。黑魔王高高的背影正站在窗边,俯瞰着新年白雪皑皑的花园,似乎在沉思。

  

  “……他金色的话语流淌进耳,谎言连连却直指你的恐惧……”

  

  马尔福脱掉皮手套,抑扬顿挫地问候道:“Lord,午安。请宽恕我偶尔的好奇,我从不知晓您尚有此种爱好品味,”他的语调耐人寻味打了个转儿,目光却毫不掩饰好奇地瞥了眼那台唱片机,仿佛从口中吐出一行轻蔑的泡沫,“爵士乐,我假设。”

  

  里德尔转过头来,肩上披着一件黑色外袍,他正端着一个玻璃酒杯,只扬起手道:“欢迎,马尔福。这是首漂亮的歌曲,它有一种来自本能的力量,一种威尔士的力量,不是吗?”

  

  马尔福一撇嘴角:“如果你是说铜管乐器的话,或许我更欣赏维也纳音乐厅的歌剧。”新年似乎让马尔福也容光焕发了些,里德尔想,还是他来之前特意去做了个保养?

  

  他回答说:“意大利语虽好,偶尔换个乐调,或许也能有所感悟。”

  

  谎言连连,马尔福笑了。

  

  这首歌是64年时髦电影007系列《黄金手指》的主题曲,但里德尔尚无意让好莱坞荼毒巫师界。

  

  不过话说回来,电影确实是最赚钱的黑色行业之一。里德尔想起香港的电影界,不禁盘算着,把这行字挪进了未来计划中。

  

  “至于回答你的问题,阿布,这台留声机是个礼物,或者是个宣言。”里德尔说着,和马尔福走到壁炉边,“拉文克劳的希拉德先生,有意在下午的聚会上演示一些他的研究。是的,它不是音乐魔法推动的,而是——电。你要点雪莉酒吗?”他的手指上戴着一颗硕大的回魂石宝石,正握着玻璃低脚酒杯。马尔福感到下颚绷紧,为里德尔掌握话语权而眯起眼睛。

  

  自圣诞夜的交易那日后,马尔福依约送来了十本珍贵的孤本后,事件依旧在发酵。起码,里德尔自手下拉文克劳处得知,他和他的妻子得到了布莱克家族的下午茶邀请,以及兰斯特兰奇家族的新年舞会邀请函——仅仅是因为“偶尔”得知黑魔王与他似乎见过几面。

  

  要知道,之前这些人可从来不会正眼看待外来新纯血家族哪怕是一瞥的。

  

  但随着英国巫师界顶流社交圈的暗潮涌动,马尔福却彬彬有礼地置身斗争风暴之外。他显得矜持而从容,好似已经预先摘得了胜利的果实。而里德尔则纵容着他的频繁密切来访。就像是一张喀纳斯塔牌桌上缓慢对决的两个人,慢悠悠地编织陷阱,送出小分,直到血盆大口般吞下全部的注码。

  

  此刻,端着雪莉酒,马尔福看着窗外的风光道:“真是个美丽的花园,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Lord,据说中世纪的贵族养护花园的办法,是在冬天的雪下埋下敌人和猎物的血肉,第二年的玫瑰花海会开的分外动人。”

  

  黑魔王的庄园当然不缺土壤下埋的东西。

  

  里德尔一嗤,对这种恭维和讽刺之间的典型英国人社交语调适应良好,若非纳吉尼在懒洋洋地冬眠午睡,他也要让大蛇好好吓吓大贵族一番。

  

  “想不到你对园艺也有涉猎,阿布。”

  

  “希拉德究竟要做什么?”

  

  马尔福语气似乎又轻又快。

  

  “你很快就知道了,阿布。”里德尔顿了顿。见他仍是绕圈遮掩,马尔福眼睛有几分冷,却听里德尔反问:“今天你提前来此,不知是有何事?”

  

  “噢,Lord,我正欲有所汇报。您还记得那只小小的麻瓜雇佣兵吗?在他们帮忙清理了美洲事件的善后之后,一则德国与瑞士的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马尔福抑扬顿挫的声音拖长了尾调。里德尔转过头,目光犹如蜘蛛的触手一般触碰到马尔福的脸庞,又爬走了。

  

  “他们似乎发现了在一座苏黎世铁力士山坡的小镇中,有一处近十几年来忽然出现的神秘力量所在。那个小镇车站名字极为特殊,叫做——格林德沃*。”

  

  这个单词好似有些魔力,房间中刹那酝酿着股危险即将爆发的气息,只有音乐依旧流淌着。此刻,里德尔也承认,它确实有些刺耳了。

  

  “或许是个巧合。”沉默片刻后,里德尔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

  

  “或许,是的,很可能只是巧合,”马尔福好似重新拿起了蛇杖,手中坚定,彬彬有礼,“一切都需要求证。Lord,您说是吗?”

  

  里德尔一嗤,表面说是黑魔王掌控一切。实则,他们分明也就是一颗猎|枪中的子弹,和邦德没有什么区别。当马尔福这群纯血贵族想要瞄准何处,便让他射向何处。

  

  马尔福坦然和他对视着,里德尔把眼睛从他身上挪回花园的景致,忽然笑了,缓和般主动后退一步:“一个非常好的新年礼物,阿布拉科萨斯·马尔福,我很满意。”

  

  阿布拉科萨斯站到了他的身畔,并肩欣赏窗外,假装不知道这位大人的生日就在新年钟声敲响的前一天,又或者是死亡圣器与圣徒所追寻的那些秘密——

  

  永生,灵魂,还是生命?

  

  他瞥了眼黑魔王,直觉正接近真相。而他打出了牌桌上的第一个陷阱小分。

  

  下午的某一时刻,又是一次惯例食死徒聚会,唯独的几处不同,大约是今天是1968年的第一天。

  

  还有,便是与黑魔王一同早早出现的马尔福。淡金长发大贵族正坐在桌边闭目养神,无人得知他是第一个抵达的,又或者是早就出现在了里德尔庄园。若是后者——奥赖恩·布莱克与科沃斯·兰斯特兰奇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在膝盖上交叉拱起了双手。

  

  “非常好,”时间一到,里德尔说话了,熟练地摆出轻柔而令人毛发悚立的音调,他缓缓环视了一圈,让自己和每个人对视,“看到每一位老朋友都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放心。”

  

  “Lord,”众人微微点头行礼,还有一些狂热地鞠躬,“您的召唤是我们的意志所向。”

  

  恐怕说反了,里德尔面不改色想,毕竟政治的精髓就在于正话反说。

  

  十几分种后,经过一番以恐怖主义纯血论为基础的寒暄,和必要的不可饶恕咒开场之后,气氛变得活跃了些许。里德尔盯着地上哀嚎着却又拿狂热、感激眼神看着自己的一些年轻食死徒,由衷对这些斯德哥尔摩症的病人表达同情。

  

  不过,他忽然又想到自己如今已经熟练了瞬发钻心咒,还要装作乐在其中,同样病态的职业生涯,忽地不知怎么,这份同情变得滋味复杂起来。

  

  人人都有些精神病啊。

  

  “布莱克,罗齐尔……”开场结束后,里德尔环视四周,慢慢点了在座的几人的名字,只见他们谨慎地前倾身子,眯起眼睛,恭顺的外表下实则藏着一头野狼。里德尔问,“我听闻对角巷中有些管理魔法物品的店铺属于几位的家族打理。”

  

  “正是,Lord,”沃尔布加·布莱克回答了,她高亢的声音有几分尖利,宛如她的指甲,“维泽埃克魔法用品店,默默然魔法用品药剂店,还有惠滋哈德魔法处,和恐怖之旅,这是我所知的四家。”

  

  说着,她又圆又大的深色的眼睛挑衅地绕向被点名的其他人一圈,妩媚咯咯一笑,“或者还有布莱克家遗漏的所在?”

  

  除了金发的罗齐尔对她咧嘴一笑,所有人都皱眉避开了她的目光。

  

  “非常好,沃尔布加,”里德尔称赞道,看见她抿唇一勾,安然坐回远处,“与我了解的一样。”

  

  里德尔想,如果让哈利波特知道,猫头鹰店其实兰斯特兰奇家有着过半的股份,而巫师袍店其实是布莱克家的代理人店铺;而魁地奇扫帚……不用说了,马尔福家的产业之一,否则卢修斯也不可能给德拉科提前搞到新产品,不知道救世主会不会目瞪口呆?

  

  在三十余人目光的注视里,里德尔抬起了手指,道:“最近,我们来自拉文克劳的朋友希拉德有一些小小炼金发现,他的忠诚让他决定将这个重要的发现,无私地展现给大家。罗伯特?给我们的大师们看一眼你的初步成果——顺带,我将它命名为新炼金。”

  

  或许是巧合,里德尔的目光压住了阿布拉科萨斯,这个唯一表里不一地深入去过麻瓜界,并可能提出一些想法的人。而这个命名让巫师们几乎齐齐眯起了眼。

  

  黑魔王是意味着什么?

  

  只见马尔福面容如大理石般不动声色,睫毛微垂。任由希拉德从不远处站起,躬身道:“是,Lord。”看得出,他今日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金发一丝不苟,双眼狂热。将一个巨大的仿佛屋内模型事物用天鹅绒布承着,飘荡在了桌子中央上方。

  

  “这是电,”希拉德说,他打开了一个开关,任由一道炫目的光芒闪耀起来,如果马尔福来形容,他会说这很像个迷你的嘉年华世博会模型,“或者,也叫光。我发现中级炼金符文的雷电与荧光闪烁没有什么两样——”

  

  “你逆推了荧光闪烁的符文?”科沃斯·兰斯特兰奇忽然打断道。他灰色的细小卷发与深棕色的眼眸让他看上去有种疲倦的从容,很像里德尔见过的高级文官。作为厅内唯一一个炼金大师,他抓住了关键。

  

  众所周知,越基础的魔咒越难推导本质符文。恰如一加一等于二的哥德巴赫猜想,难倒了三百年来的所有数学家。历史文献和遗留的远古炼金物品都表明,古代的巫师的魔法,其实是无杖无声的。而目前所使用的一切有声魔法,本质上是利用声音和魔力震荡,在空中叠加出符文的简化版。

  

  像荧光闪烁,正是小孩都会使用的魔法——这也意味着它的逆推符文十分稳定,几乎无法破解。

  

  “是的,”希拉德看了里德尔一眼,断然道,“在伏地魔大人的指导之下,我发现了这个秘密:先生们,光和电是一样的,我们完全可以用雷电符文代替光,只要调整一丁点。”

  

  兰斯特兰奇的呼吸粗重了些许,他擦了擦单片眼镜,好更清楚地看清这个年轻人,卷曲的唇齿里吐出两个字道:“继续。”

  

  “——换而言之,我们也可以用荧光闪烁,代替一切雷电符文!”希拉德说。兰斯特兰奇又问了几个问题。“成本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却能彻底代替原来的许多中级炼金物品,甚至功能远胜!各位大人们,这是一场炼金界的革命!”

  

  希拉德说着激动起来,他说:“我相信不止是雷电和光,还有其他的东西,空气和火,水和土,是不是也能转换?而这就是大人所说的新炼金。”他转头狂热地看向里德尔,几乎是崇拜地躬了下身。

  

  “或者说,是一场魔法革命!”

  

  里德尔看见布莱克和罗齐尔情不自禁摸着唇上的胡子。他知道他们心动了,但是,二人却又在脸上故意露出几分嗤之以鼻的神色,好勾得这个拉文克劳主动说出更多的秘密来。可他们的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的新炼金物品:荧光灯泡、电磁显微镜、电动齿轮,好似再给他们片刻,就能看懂了一切奥秘。

  

  “Lord——这很伟大,是一条很伟大的道路。”兰斯特兰奇由衷赞叹着,敬畏地望向端坐的黑魔王。

  

  “不,科沃斯,这些小小的玩意算是什么?”

  

  却听见里德尔慢吞吞道。

  

  昏暗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凝聚过来,就仿佛这张圆桌和桌边的他们变得渺小,而里德尔的身影变得高大莫测。

  

  在一片寂静里,里德尔轻柔地道:“这只是最基础的东西。希拉德,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你今天的表现颇为失望。”

  

  他目光扫向周围,马尔福忽然意识到,就这片刻,他已经把所有人都玩弄在了手中,抓住了他们的心脏:“我让你了解到电的本质,炼金的本质,你却只做出了这么一个……霍格沃兹学生的成就水平。”

  

  “魔法炼金的根本是什么?列位我忠实的追随者们。我相信你们或许有许多的回答。符文?转换?魔力?规则?……不,不是的,是计算!”

  

  妖精符文,炼金阵法,魔药配方,魔咒和复合咒语……这些本质都是计算而已,符文的叠加计算。光是这一点颠覆性的论述,就宛如振聋发聩,一语点醒梦中人,无愧于黑魔王“当今最伟大的巫师”的称谓了!

  

  巫师们并非不能自己想到这一点,只是,他们的眼光恰如他们的体制,偏偏被时代所桎梏,无可避免地落后。

  

  这是时代视野的优越性。正如一些普通麻瓜们,看到电只能想到灯光,想到手机。里德尔想到的却是光电效应,全息投影,以及电磁炮!乃至超级AI!

  

  里德尔看到的是巫师革命。

  

  “Lord,”希拉德几乎是虔诚地跪在了地上,“恭请您指明前进的道路与方向。”

  

  里德尔只用一个短暂的钻心咒打发了他,接着说:“我亲爱的学生,罗伯特。世界很少给予个人第二次机会,把今日看作一次新年的恩赐吧——我希望你的目标是一台超级计算设备,让它可以自我解析符文,完成叠加推演。”

  

  “遵照您的旨意,”金发碧眼的希拉德狂热地道。他似乎还想问什么,却又立刻压了下去。因为他发现他完全可以私下请求黑魔王的指点,尽管会有钻心剜骨的风险,但却能获得私人交谊和心腹位置的回报。

  

  至于,计算设备是什么,希拉德悄悄地快速皱了下眉头,那张麻瓜愚蠢静态照片上的庞然大物吗?

  

  “好好使用电磁魔法,只需要一个手掌大小,就可以处理复杂的三维炼金结构,它的本质只是反复地运算,麻瓜都能做到的运算——而到那时候,我们将堪破妖精的秘密!无数世纪以来,密不透风的古隆阁大门和地库,任君采拮。龙岛的秘密将公之于众,该隐的城堡无所遁形——“

  

  所有人在他的描述中目瞪口呆,这才有种口干舌燥,热血沸腾的感觉。

  

  “你们好好想想吧,布莱克,罗齐尔。现在,就用这些新的技术,去更新换代你们对角巷的店铺,把那些陈旧的、腐朽的、落后的麻瓜仿制品,全部扫出去。”里德尔轻轻挥了下手,就好似抹去空中的尘埃,又合拢双手,“那么最终,一切就是我们的。”

  

  我们将统治世界!

  

  这是黑魔王的允诺和蓝图。

  

  但正因太过诱人,又已经将第一阶段的实物摆放到了大家面前,就好比一桌珍馐放在饥饿贪婪的野兽前,没有人会禁得住诱惑而不拿起叉子。

  

  这一刻,马尔福忽然想起了白日在黑魔王书房中听到的那首麻瓜爵士乐,那双带来黄金的指尖,也是死亡的指尖。

 

  


-------

注解:苏黎世雪山真的有个小镇叫格林德沃,我当年坐小火车爬山都惊呆了。此处是致敬()

打滚求评论!


评论(11)
热度(149)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