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6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六章 平等交换法则


  生命炼金的本质是什么?

  

  圣诞节日过去的第二天早晨六点,里德尔一如既往走进了地下室,就宛如一只精准的钟表。而这句话,正是自昨夜一番黑巫师之间的友好交流亲切会谈之后,他抛给了黑鹰的第一个问题。

  

  “你也早啊,”黑鹰蜷起唇角。他原本空洞的眼眶里已经诡异地重新长出了淡黄色的眼睛,瞳孔却宛如巨鸮一般大而骇人。此刻,面色惨白、显得元气大伤的苍老巫师扯了扯手腕上缠绕的银色链条,并不回答反倒凉凉地提醒说:“如果你再关押我下去,早晚有一天,你这个小玩意儿就不管用了。”

  

  里德尔一挥手,在二人中间变出一只茶几和两杯热气腾腾的饮料,一嗤道:“等到那一天到来,阁下再来尽情开口嘲笑我吧。”

  

  “年轻的后辈啊,”黑鹰的双手提着长袍袖,就好似两只鹰爪一般,似是感慨叹息着说,“自大害死了多少个我活至今日所见到过的巫师啊!”

  

  里德尔却只冷笑了声:“是吗?我只知道一点,那就是所有小视过我的前辈——都消失了。”

  

  他的声音嘶嘶地仿佛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又快速扯了一下嘴角,用一个可怖的标准假笑断然结束了这场恐怖分子之间的寒暄。

  

  毕竟每个月在食死徒面前扮演几次深井冰,已经是足够的职业体验了。

  

  “——现在,闲谈结束。在我还尊称你为阁下前,让我们早点切入正题:你知道的生命炼金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坐在对面的黑巫师顷刻就把面上的恐吓神色收敛地一干二净,他无视了那杯茶(哈!英国人),抓过茶几上的咖啡,不屑道:“最基础的炼金第一定律,生命炼金的第一堂课,年轻人,你不会不知道吧?平等交换法则: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

  

  “我问的不是定律,”里德尔叠起双手,转着无名指上的回魂石,注意到黑鹰的淡黄的瞳孔一缩,下意识抿紧了下巴,露出一丝贪婪和紧张。里德尔勾起嘴角,眼神变深:“我问的是本质——可以逆转的本质。”

  

  说着,他取出了一个约五英寸高,埃及狗头人模样的黑色雕塑,放在二人中央的台子上,正散发着强烈的生命诅咒波动。

  

  “一个测试,阁下。”里德尔敲了敲它,这个埃及小石雕能吸取任何触碰它人的生命力,转变为红色的不详诅咒,它的中央曾被嵌入了一枚古代符文。

  

  正是黑魔王的藏品之一。

  

  “三天之内,我要求你逆转这个生命炼金,而保存下中央的符文。”

  

  “逆转生命炼金?”黑鹰的表情就好像听到了最滑稽的笑话:“怎么可能!”

  

  “是我还是你在做梦吗?年轻人,你告诉我,你要把两杯已经混合成五十度的水,逆转回一杯一百度,和一杯零度的水……你是在幻想什么?当创世神?“

  

  “用不着你给我上物理课,”里德尔严厉打断道,“熵增定律不是不可以逆的。如果你连这都做不到。那你就没有用了!而对我来说,没用的东西,只有一个下场——”

  

  他漆黑的眼睛泛过一丝红色,唇角一撇:

  

  “不如我们干脆换个话题来聊聊。阁下是喜欢庄园的花园土壤?还是这个实验室的展示玻璃橱柜?”

  

  黑鹰沉下了脸,忽然变成阿尼玛格斯的老鹰,乍然扑起,狰狞得冲他吼叫了一声,却偏偏被那根魔法银链牢牢锁回了原地。凄厉的吼叫声只停留在里德尔面前十寸处,而他却自始至终泰然自若地坐着,待得黑巫师被拉扯回原地,才露出一个沉沉的微笑。

  

  “你要什么?”黑巫师咬牙切齿阴沉得道,声音变得沙哑而危险。

  

  “很好,”里德尔道,当野兽露出虚张声势的攻击姿态时,往往意味着他已经山穷水尽。而黑魔王最喜爱的事,就是将人逼上悬崖或墙角。“我一向喜欢和聪明人谈话。黑鹰,或者说你喜欢叫做古斯特法?你是奥地利人吧。这个名字在英国可不常见。”

  

  黑鹰冷笑着反击道:“另一个名字在巫师界也不常见,你说是吗?神秘人,还是——谜因?(The man of myth…or Riddle?)”

  

  里德尔毫不犹豫地甩了个钻心咒,接着在黑鹰的痛苦惨叫里反而突然笑了起来,仿佛十分开心,容光焕发地说道:“太好了,现在我们都认识彼此了,这一定会是我们合作的绝妙起始——你对魂器知道多少?”

  

  “魂器?”黑鹰几乎喘不过气来的佝偻身子一顿,接着费力笑了起来,就好像一只破旧的风箱,他甚至笑出了眼泪:“《尖端黑魔法揭秘》第一百五十二页,魂器,你不会是想要炼制这个东西吗?”

  

  “恰恰相反,”里德尔依旧微笑着,露出轻蔑的神色,“远比这要伟大地多。制作魂器算什么,我的伟大计划远超梅林勋章!它可比邓布利多和尼克勒梅正在研究的东西伟大的多——”他故意拉长了声音,让自己变得高高在上:“我要逆转一切生命炼金,包括一个魂器,是的,这关乎一个秘密。一个如今时代最伟大人物的秘密。”

  

  他盯着黑鹰的眼睛幽深了起来,诱惑般地说道:“想知道这个秘密吗?只要你提问,我不吝啬分享一二。但要深深记住,第一法则: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这一刻,他连声音也柔和了起来:“如果要得到的太多,你就要付出生命。”

  

  黑鹰迅速收起了一切表情,面容仿佛变做了一片惨白的岩石。

  

  里德尔笑了,他玩味地转了下回魂石戒指,好似和这枚不起眼的死亡圣器一般幽不见底:“逆转炼金——这是真正的伟大探索,是走在未知道路上。如果谁掌握了逆转魔法,你就是生命炼金之王,掌握生和死的秘密,掌握灵魂的拆分。你就能真正的——逃离死亡。”

  

  黑鹰黄色的瞳孔微微缩起,但是里德尔满意捕捉到了那一丝急促的鼻息。他自然知道如何诱惑一个黑巫师,玩弄人心在黑魔王的属性面板里,简直就和小孩玩三阶魔方一样简单。

  

  “所以回到我的问题,你认为生命炼金的本质是什么?”

  

  -------

  

  英国的冬日清晨一如既往得严寒,花卉上往往结着一层晨雾的薄薄白霜。可出现在书房中的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完全没有欣赏阳台外头晨雾中森林与花园的意思,他大步得走到正坐在窗边的里德尔跟前,优雅行礼的同时,一份报纸被扔到了两张高脚椅中间的茶几上。

  

  “啪!”

  

  里德尔瞄了一眼,施施然从手中端着的咖啡余香上抬起头。

  

  巨大的预言家日报是国际版头条:《纽约神秘黑袍客,奥罗无能绑架案》。

  

  在这丽塔斯基特风格的标题之下,飘动着一张黑雾般飘动消失的背影,报纸角落则是黑鹰头像的悬赏令。正是里德尔使用门钥匙传送走前的片刻。

  

  看来是某位奥罗贡献的记忆,受视角所限,这张魔法照片里看不到正脸,但无疑他身边的巨大老鹰,和边上不断从阿尼玛格斯形态变来变去的悬赏照一模一样。

  

  马尔福不紧不慢得摘下黑手套,他借机观察着里德尔的神色,却发觉对方的眼中露出饶有兴致的意味。但联想到之前黑魔王突然让他收集美国的情报,马尔福光用头发丝就能猜到,这位大人在不久前的圣诞夜又做了什么冒险的事。

  

  也难怪那晚他心情极好——竟然好到应允了自己的邀请,出席在了马尔福庄园,以及答应了一支意料之外的舞蹈。比起要付出的马尔福珍秘库藏的十本书的代价,这或许远超所值,或许是一文不值,仅取决于你的眼光和位置。只是如今看来,马尔福抿起唇,果然,得到多少就要失去多少。

  

  他或许一直以来只看透了黑魔王故意表现出的一小面。

  

  “英格兰清晨的低温总让人精神一振,”马尔福紧紧绷着下巴,看似寒暄,又耐人寻味,“由此我恭贺Lord您已然取得了相应的丰收。”

  

  但里德尔一眼就从他的表情里读到灰眸中的紧绷。他搁下咖啡,挑起眉毛:“说说出你对此事的想法。”

  

  某种意义上,这张蜡白面具一般的脸庞有时候可以完美掩藏住内心的波动,也算唯一的优点了。

  

  马尔福却微微俯身,看着预言家日报说:“对一位黑巫师来说,无论如何,出现在头版头条攫取大众目光,都是殊为不智的。”

  

  听见他拿当初自己“丝毫没有类似招惹瞩目的怪癖”的话来反讽自己,里德尔不由暗中抽搐了下嘴角,没想到马尔福的报复心还是这么强。

  

  但这种事,他自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里德尔没傻到想某组织一样高调宣布对一切负责。因为和在英国小打小闹不一样,他可没有一人单挑天下,惹起国际全面恐慌抵制的意图。当然如此的话英国奥罗们恐怕就要笑醒在魔法部了。

  

  既然马尔福必然只是猜测,那里德尔也不会主动戳破,他眯起眼睛:“阿布?请明确你的意图。”

  

  ——他丝毫不担心马尔福猜到是他劫走了黑鹰的真相,这恰恰有助于震慑这位并不规矩的下属。而在另一方面,帕西瓦只知道有人收集黑巫师的情报,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最多猜测是某个危险至极的老古董,下次交易中更加小心罢了。

  

  其实里德尔也很无奈,就他一贯秉持着先思而后动的观点,做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当然最好应该是在黑巷子里群殴打闷棍。但奈何命运难控,眼下他就被迫上了一回头版头条。只能说是风险与机遇并存……话说回来,目前这头版标题上的神秘人和“你知道是谁”的神秘人,还颇有点差距啊。

  

     职业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阿布拉克萨斯的下一句话骤然打断了里德尔的发散思绪,他颇为锐利说:“诚然美国的魔法部的效率令人吃惊得低下。”他的眼光不屑得在那群牛仔帽的奥罗上打了转,“但考虑到蠢物的偶尔好运,过多的注意力会引来不必要的波折。”

  

  言下之意,即使黑魔王自己要作死,也不该这么招摇出场,甚至一定风险牵扯到他们这些幕后坐的舒舒服服的贵族老爷们。

  

  “Lord,”马尔福那灰蓝的眼睛凝视着他,仿佛是诚恳之下口不择言的请求,责备道,“我以为我们是——”

  

  “朋友?”

  

  里德尔耐人寻味说,只是他轻蔑的嘴角让马尔福心中骤然一沉,“当然。坐吧,阿布。”几乎是一个朋友。但是只要你活得足够长,朋友也就会变成敌人。

  

  里德尔不由重新打量了一番对方,有那么片刻阿布拉克萨斯绷紧了身子。瞧见这一细节,里德尔心底微微一松,又摄去了魔压。

  

  是什么让马尔福认为可以大胆到这一程度?

  

  是上次的圣诞舞会吗?

  

  很明显,敏锐的马尔福在里德尔几乎明示的暗示下,猜出来那只捕捉道一角的黑袍人,就是在他眼前神色冷峻的黑魔王。而和美国那群乱的一锅粥,无头苍蝇般乱撞的奥罗们可不一样。为了验证自己猜测,精明的马尔福偶尔也会冒险,难得一见得用上单刀直入的招数。

  

  虽然看似莽撞老套,但往往有效。

  

  果然里德尔淡淡得指了指身边的凳子,道:“坐。”在马尔福坐下与他平视后,他才道:“一次提问。阿布,我欣赏的忠诚臂膀,这是你应有的机会。”

  

  “您……他有什么用处?”

  

  里德尔心里赞叹一声,不愧是狡猾的马尔福。但是这个问题里德尔不会回答,他干脆微微侧头,读了下预言家日报上列举出黑巫师令人震骇的行径,包括十几次对无论纯血还是混血家族的残忍屠杀,又弯起嘴角,慢悠悠说道:“一次偶尔的惩恶善行。即使是新大陆上,纯血的荣耀也不容许玷污。至于我个人的些许意图,与此相比倒微不足道了。”

  

  马尔福脸上可见得抽搐了一下,里德尔惋惜得想,看来自己扮演老蜜蜂的初次尝试失败了。

  

  于是他收起了让人发抖的幽默和假笑,冷冷道:“这似乎超出了你的关心。”

  

  马尔福避开了他的注视,微微低下头颅表示尊敬,但垂下的眼神却在变冷。他斟酌半晌,道:“纯血家族将始终以您的意志为权杖。”

  

  “阿布,”里德尔忽然侧过头来,他话语里甚至有些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笑意,半警告得说:“注意你的位置。”

  

  马尔福眼中不可避免闪过一道晦涩。

  

  他当然知道刚刚里德尔话里要反过来听,有没有损害纯血的利益,他里德尔才不在乎。但是一旦影响打断了黑魔王的谋划或意图,那绝对不行!黑魔王的意志不可违背。这是宣告,还是冷酷的杀鸡儆猴?

  

  但相应的,马尔福已经获得了他的试探吗?

  

  阿布拉克萨斯压抑住他心底的一丝悸动,行礼离开,注意到背后里德尔的目光如蛇阴冷刺背。

  

  如他所见,黑魔王果然变得意外宽容,甚至连他如此僭越,触碰那根禁忌底线,堪称质问的行为,都只不过换来一阵意味不明的警告。他本来做好钻心剜骨的准备。毕竟,这和圣诞舞会的玩笑完全不同,这是真正踩在了红线上。

  

  谁料到黑魔王今天的心情似乎相当不错——堪称愉悦。否则不能解释他方才仿佛是蛇类戏弄猎物一般的态度。

  

  但这宽容是针对他,抑或是……马尔福抿起薄薄的嘴唇。斯莱特林历来不做过好的猜测。

  

  想起先前那次灵魂稳定剂的试探,惹来的态度却截然不同,他下意识得微微蹙眉,快速在内心思考。普林斯和黑鹰?或者说,是灵魂药剂和一个臭名昭著的黑巫师有什么关系?马尔福自然不会相信里德尔日行一善的鬼话,这就和梅菲斯特迎向上帝怀抱一样可笑。究竟里德尔与那个黑巫师之间,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的事件?

  

  隐隐约约,马尔福一惊,觉得自己把握住了一些尚未清晰的线索。

  

  在离开走廊时,迎面走来的年轻人让他停下脚步,对方的金发梳得一丝不苟,碧绿的眼睛镶在瘦削的面孔上让人觉得严厉。阿布拉克萨望见他,不由眯起了眼睛。

  

  “马尔福!”

  

  对方显然也看见了他这位大贵族,微微躬身行了一礼。阿布甩了下蛇杖,勾起嘴角,吐出年轻人的名字:“罗伯特·希拉德。”

  

  两人眼神交汇片刻,接着擦肩而过。

  

  眼看要来到走廊尽头,阿布拉克萨斯的脚步却忽然停下,他转头来注视着那个年轻人正迈步进入书房,脸上带着隐隐的狂热激动。

  

  刹那有一股烦躁涌入马尔福的心中,似乎有什么脱离掌控,让他的表情在烛光里显得些许阴邃。黑魔王在玩一个游戏,马尔福几乎是顷刻就明白了,他的眼睛在光下几乎有几分透明。

  

  非常,非常危险的游戏。

  

  但是马尔福一直以来,都是个最顶级的玩家。

  


评论(6)
热度(182)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