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5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五章 巫师界的纸牌屋


  夜色下的蔷薇花在寒霜中怒放着,魔法作用让它们显得娇嫩欲滴。几只闲庭信步的白孔雀擦过其中,在月光下的鹅卵石上留下长长的影子。中庭花园仅一墙之隔,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大理石建筑正厅。宽敞的厅中一片雪亮,宾客云集。而其中,最亮眼的,莫过于老马尔福的一头浅金色的长发。


  威尔特郡是通往英格兰西南的门户,赫赫有名的马尔福庄园就坐落于此。


  传说中,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巨石阵,其实是古巫师文明的璀璨残余。只是,相关的记载都被像被一双未知的手,从隐秘的历史长河之中抹灭了。


       马尔福家族便在这片沉浸于神秘力量的土壤上,扎根了十个世纪。


      “今夜的你依旧光彩照人,马尔福爵士,”埃文·罗齐尔端着高脚酒杯,发红的面庞上油光闪闪,眯起的眼睛却在发亮,“听闻你最近有意开展一些大陆的业务,是否又找到了关于金加隆的可爱秘密?”


       荣光满面的阿布拉科萨斯笑了笑,灰色的眼睛像是冰块:“老埃文,这是哪里的小道流言。何况,倘若是真,我怎么会抛下老友呢?”他听见埃文·罗齐尔咀嚼道:“老朋友,老朋友……马尔福,我可喜欢这个词。一个罗齐尔就不会忘记朋友。”


       马尔福顿时和他双双大笑起来,二人不约而同地都没有提起家训的下半句,是“也不会忘记一个敌人”。


       注视着罗齐尔夫妇交谈之后,心满意足远去的脚步,马尔福扬着蛇杖眯起眼睛。自然,从黑魔王手中探知到了麻瓜界军火商的机遇后,属于马尔福的敏锐嗅觉再度开启,就像一台机器。而金加隆可不分国界。


       正如当年,威廉一世给他们家的封爵可不分麻瓜与否,都能通用。


       阿布拉科萨斯身上定制银色魔纹长袍微微泛光,一头长发让黑色的束带松松扎在背后。此刻,他就仿佛是大厅之中高大冰冷的无冕之王。


       忽地,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抬起蛇杖,趁着无人的间隙,转头对身边的卢修斯道:“卢修斯,由你来陪两位小兰斯特兰奇先生说说话。”


        “父亲?”卢修斯一怔,转头看向正朝他们角落,走来的兰斯特兰奇家的二个少年,罗道夫斯还有他的弟弟拉巴斯坦。他顿时快速又轻声地猜测道:“是有什么急事……那一位?”


        阿布拉克萨斯面上微笑不变,朝他一瞥,又微微一点头。卢修斯情不自禁吸了口气,又听见他说:“卢修斯,这将视作对你今年的最后一次考验。”


        卢修斯下意识环顾了一圈,只见无数面容,正注视着他们这个方向,大厅中最醒目的主人位置,就宛如一朵朵苍白的花瓣,又像鳄鱼闪烁的它们冰冷的眼睛。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卢修斯挺直了身子,转头朝着莱斯特兰奇兄弟迎去。只见他微微扬起下巴,拿捏矜持地道:“噢,罗道夫斯,冬假以来许久未见。这位年轻的男孩想必是你的兄弟了,不介绍一下吗?”


       阿布拉科萨斯假笑着离场前,回头环视了片刻,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拖着他的脚,让他无法离开。只见由拉斐尔十六世纪画的壁画穹顶下,无数支蜡烛熠熠生辉,空中漂浮的水晶灯,闪耀着璀璨夺目的光芒。下方,女巫都穿着光艳夺目的长裙,男巫则着着崭新的礼袍。众人或在池中翩翩起舞,或在一张张圆桌畔亲切寒暄,一切都无比光鲜亮丽。只是双目所看不见的地方,在黑暗之中,是一片暗潮的涌动。


       阿布拉科萨斯很明白,这是属于他的主场。


       廊中一片安静,他不露声色到了书房,接着立刻幻影移形,消失在了原地。


  里德尔正从地下室上来,默默在书房中等候了没有五分钟,握着双面镜的他突然转头,就看到正伸出手,缓缓敲门的马尔福。


  “Lord,恭应您的召唤。”


  这是上次的食死徒聚会以来,二人第一次私下相见。里德尔一哂,看来马尔福最近是吸取了第一次的教训,将那联络的双面镜牢牢地带在身边了。


  只是看着这一身银黑华丽的装扮,宛如孔雀开屏,一眼便知,是从某处大场合刚刚转场下来的。


  “阿布,你这是……?”里德尔挑起眉毛。“或许,我选择的时间并不好?”


  “不过是一些家族圣诞夜的庆典活动,Lord,马尔福的时间永远为您敞开。”阿布拉科萨斯摊开双手,矜持微笑道。他快速打量了里德尔一番,好似殷勤的汇报又好似故意的试探,侧头说:“最近,我的几位手下在威尔特郡的神秘之地,又寻找到了一些新的古老的炼金记载。不知何时,我能将它们能进献给您,我的主人?”


  离一上回他奉命替黑魔王寻找禁忌炼金,还有美洲资料已经过去将近两周了。马尔福无从得知,黑魔王是否已派人去了新大陆,但他的情报网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哦是的,一些炼金。”里德尔停顿了下,心中的一股多疑乍然泛上来。方才在地下室的几个小时里,从某只阿尼玛格斯上有所收获的好心情,忽然莫名地变坏了些。他宛如一条毒蛇般慢吞吞道:“阿布,上次的资料十分有帮助,我是否可以期待更多的收获——”


  他的一双眼睛变得幽深,直勾勾盯着马尔福:“来自于我最忠诚的追随者。”


  马尔福是否猜测到了什么?


       这一刻,阿布拉科萨斯敏锐觉察到了他身上残留的不可饶恕咒的痕迹,瞳孔微缩,快速低下头道:


  “Lord的命令既是我剑锋所指。”


  “一切为了纯血的荣耀。”里德尔微微扬起下巴。尽管,他确实是来找马尔福帮忙的收集资料的,同黑鹰的“友好交流”为他点亮了一道崭新的方向。而里德尔的身家性命就悬挂在这根“魂器”的丝线上。但是被属下看破,终究是一种极为糟糕的体验。


       或许是他最近太放松了,又或许是太放纵了……


  却见马尔福在这句委婉的逐客令下,脚步丝毫不动。里德尔顿时眯起眼,轻柔的语调落在空中:“阿布,你还有别的事吗?”


  “是的,”马尔福似乎思索一番才下定了决心,沉吟道:“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说。”里德尔面上不变,背后却紧绷起来,下意识地拉响了最高警报。


  从看到了马尔福寄来的“雇佣兵”合同后,里德尔就对这个铂金贵族产生了极大的警惕。他从来不吝用最大的怀疑和恶意,去揣测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们的一举一动。


  而这次,马尔福又要什么?


  却见阿布拉科萨斯忽然伸手摘下了背后的发带,浅金的长发披散下来,衬得他越发优雅,几乎有几分雌雄莫辨的魅力,有些像是里德尔记忆中魔戒系列电影《霍比特人》之中的精灵王。马尔福则抿了下唇,前倾身子,蓝灰色的眼睛盯着里德尔,流出几分恳切:“Lord。”他的面容在暖光下几分柔和了冰冷,“我是否能够邀请您,在今晚来到威尔特郡的庄园?”


  说着,那根被他解下的门钥匙发带慢慢飘起,轻轻落在了二人中间的书桌上。


  里德尔盯着他,压制住内心乍然冒出的几分古怪,问道:“今晚?”


       他记得圣诞节是西方与家人共度的节日?当然,也是奥罗们最为松散、纷纷回家团聚的时候,里德尔因此才特意挑选这一时机,偷偷前往美洲。而他可不记得马尔福与他的关系有这般好了,还是说……里德尔硬着头皮甩开那些可怕的猜测。


  “正是,今晚于鄙处正有一场全英国巫师最为盛大的圣诞舞会。”马尔福说,骄傲地昂起头。里德尔心中忽然松了口气,又听他继续道:“此夜,二十八圣族的名流皆受邀出席。而您的莅临将成为马尔福家族的至高荣光。”


  是圣诞舞会啊。里德尔敲了敲紫杉魔杖,下意识回忆起记忆之中的霍格沃兹。原本,里德尔是不准备出席任何英国圣诞节日的贵族社交的。他和原版一样对这类庆典活动没有丁点兴趣——除了破坏的兴趣之外。


  而自霍格沃兹之后,一心踏入黑魔法怀抱的里德尔,就失去了对凡人怀抱和跳舞的兴致。


  反正,在他的记忆里,黑魔王度过之前的十年圣诞节的方式都是……地下室的黑魔法研究。


       人的成功永远来自于勤奋啊。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特意挑选了节假日前往新大陆,本是以为至少要花费一两个月,乃至更久的一场艰苦作战。谁料,居然人刚落地,便抓住了猎物。回来之后,又进行了一番有效的魔法交流,再加上美国与英国的时差,此刻正是——里德尔随手划过“时间显现”,空中绿莹莹的数字正显示着——晚上九点零五。


  马尔福见他没有拒绝,干脆再度对他发起正式的邀请:“自上次见面后,卢修斯就对您的十分崇拜。未知我们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您来庄园做客,并请您指点一下卢修斯以及几个优秀的年轻人?”


  里德尔握着魔杖犹豫片刻,面上却不置可否,眯着眼道:


      “回去吧,阿布。”


       马尔福颔首起身,彬彬有礼告退了。出门前,他微微侧头,瞥了一眼桌上留下的那根门钥匙发带,嘴角却慢慢勾起一分几乎不可辨认的冰冷浅笑。


-------


       马尔福的去去就回似乎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当然,只是“似乎”。场上最为敏锐的几人,如奥赖恩·布莱克和兰斯特兰奇见到他重新返场,不由隐晦交换了视线。


       世上还有什么能让一个马尔福放弃一年中最为重要的社交场合,秘密去见的存在?有谁有这样的资格?但这个疑问并没有在宾客们心中盘旋多久,夜里钟声敲响十一点,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庄园的中央。


       “Lord Voldemort,欢迎来到马尔福庄园。”马尔福当代家主,阿布拉科萨斯主动迎接着来客,走进了金碧辉煌的会客厅的大门。


       角落,正自动演奏的魔法炼金的交响乐器们,纷纷激动地换上了马勒的《巨人D大调第一交响曲》。里德尔忍不住在心里想道,幸好不是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不然他就要怀疑马尔福是不是在用中道崩殂的拿破仑讽刺他了。


       而在他这道身影出现的一瞬间,舞池中所有人的舞蹈,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大家齐齐望去,宛如鹅一般伸长了脖子。一路或紧张地躬身,或开口行礼,避让在畔,任由里德尔与马尔福自中穿过。而里德尔目光所触,几乎人人脸上都泛上红晕,仿佛为蛇盯了一般,只能慌张地低下头颅。


       啧,看看黑魔王的影响力,里德尔情不自禁对这份职业有了一丝微妙的幻想。


       是恐惧、忌惮,也是渴望——渴望能掌控他,把他变做他们手中的一张牌,好搭建他们的巫师界纸牌屋。


       但里德尔想要成为的是坐在桌上的人,而不是一张纸牌。


       裹着那件只在袍角泛着些暗色银光,但实则绣满了防御炼金阵,堪称低调有内涵最佳典范的黑袍,里德尔一路畅通,让马尔福毫不停留得引到了大厅东侧,也是视野最好的区域——属于主人的地方。


       一个身着银色巫师袍的小绅士已经等候在了那里,见到他,无比激动喊道:“Lord。”


       “卢修斯,”里德尔对小蛇类总是宽容些,微微一点头,只见卢修斯面上泛起潮红,更兴奋了些。他随意问道:“霍格沃兹感觉如何?”


       “多谢Lord关心,霍格沃兹是一个伟大魔法天堂,我对斯莱特林学院的生活十分满意。”


       “她有太多秘密等候去发掘了,”里德尔微笑,慢条斯理道,“她是英国的骄傲明珠。”


       却没有掌控在他的手中。


       耐人寻味得留下一片空白,里德尔听见音乐又迅速恢复了舞曲,在轻松的康塔塔里,场上的一对对舞伴,再度翩翩起舞。只是,数不清的目光都情不自禁汇聚到了这个角落。里德尔则静静站着,如黑色的巨压。他丝毫没有入场的打算。


       马尔福在替他拿来一杯饮料后,只恭敬随他谈笑了片刻,便又像水一般流淌去了厅池中。只留下了自己的儿子,马尔福庄园的小主人卢修斯陪着他。


       里德尔当然明白,马尔福让他来,只是为了论证某种影响力。这是一场放在谈判桌之下的战争。


       而小蛇也终究是要长大的。


       看得出卢修斯对他很好奇。但里德尔回应的态度却很平淡,就仿佛是个置身剧外的看客。但恰恰正这种淡漠,让小蛇益发狂热。大约是天生剧毒,里德尔听见他的话题拐弯抹角到了试探他和他父亲之间的事情上。


       里德尔唇角一勾,随意打发道:“斯莱特林的生涯,是我与你父亲以及学院所有人的宝贵回忆。”


        忽然,一个十六岁的黑发少女直直朝他们走来。她穿着一身黑红相间的舞裙,裙上飘动的魔法蔷薇,让面目姣好的她看上去宛如一支红艳艳的黑夜玫瑰。


       “尊敬的Lord,我是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请问我能否邀请您一支舞蹈?”


       里德尔转过眼看向她,第一个敢于破冰的人出现了。


       屈膝行礼的贝拉特里克斯几乎在颤抖,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激动地双眼发红。她的眼睛是布莱克家典型的灰色,此刻,显得如此胆大,一眨不眨坦然盯着里德尔。里德尔几乎转瞬之间想起来那个电影中的疯女人,最狂热的食死徒。她的眼中是毫不掩饰得崇拜和爱意。


       但里德尔也明白,正是如此,那些总是躲在幕后的贵族老爷,才敢于让她来到这处禁地。毕竟,年少无知可以是一切错误的借口。


       里德尔却低声道:“布莱克家的玫瑰,为什么不邀请此次聚会的威尔特郡庄园小主人呢?”


       贝拉特里克斯得到回应,却迅速得转过头,看向顺势向前的卢修斯,扬起下巴,对他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看地卢修斯心底皱起眉头。但他面容上却没有露出分毫,顿时背手躬身,彬彬有礼地微笑道:“布莱克家族最璀璨的明珠,贝拉特里克斯小姐,我是否有荣幸邀请您共舞?”


       贝拉矜持得把戴着黑色手套的左手放在了他的掌心,眼睛却看着里德尔。见他微微一颔首,顿时露出了灿烂的娇笑。


       里德尔不再注意这一对划入舞池的年轻人,转头看向边上盯着这里的布莱克家族夫妇,见他们恭敬举杯致意,目光又不由转移到他们身边坐着的两位女孩身上。


       “布莱克家的三颗明珠,”马尔福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畔,里德尔握着酒杯转头,只见马尔福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畔。


       他继续说道:“西格纳斯布莱克的女儿们,大小姐贝拉特里克斯,张扬魅力十足。二小姐安多米亚,在拉文克劳,文静喜欢捧着书本的那位便是。三小姐纳西莎,虽然年幼,却是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谁与他们联姻,便是与布莱克家族的结盟。”


       里德尔顺势端详着,穿着白裙的安多米亚,和一身红裙的纳西莎,正依偎在母亲德鲁埃拉身畔。她们的不远处,还有两个年纪更小看上去大约七八岁的小男孩坐在一起,兄弟二人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小天狼星布莱克,还有雷古勒斯布莱克。


       里德尔在心底念着名字,微微点头,看来偶尔来一次庆典也不是全无益处。起码,将几个重要剧情人物都认了面。


       “不过,Lord,从我内心来说,三姐妹中,我最欣赏的是纳西莎。”


       “哦?”里德尔转过头去看向马尔福。


        只见他眼中还是笑意,深处却有几分冰冷和戒备。


       是因为触及了底线儿子卢修斯,所以蛇类才发出地盘被挑衅后的嘶嘶警告吗?里德尔兴味盎然,心底却一嗤。


       “不过是一支纯粹的舞蹈。”他轻描淡写得说,仿佛真的如此纯洁,没有任家族联姻、派系制衡之类的牵线算计。马尔福也展颜一笑,退让了一步般柔和得说:“他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也是该到彼此认识的年龄了。”


       “但在场外枯坐,却不能享受这生命美好的时刻,终是我这个主人的失职。Lord,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您跳一支舞?”


       里德尔偏过头来盯着他,微微眯起眼,却见马尔福眨了眨灰色的眼睛:“只是一支纯粹的舞蹈。”


       反将一军,里德尔心底忽然好笑,果然是睚眦必报的蛇类。他眯起眼睛,突然觉察到马尔福的浅金长发仍然披散着,宛如金色瀑布般,仪容堪称赏心悦目。这一刻,他转了转高脚酒杯,道:“十本书。”


       他搁下酒杯:“出自马尔福家的秘藏。”


       马尔福眼睛一颤,却在里德尔微微躬身行礼后,一并躬身,行了回礼。里德尔深邃的眼睛对上他,近乎于戴上蜡白的面具,凉凉地道:“如你所愿,阿布拉科萨斯。”


       英国的双人舞,社交目的除外,不少男男女女之间的舞蹈,确实是“纯粹的”,是一种生活放松享受。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牵扯到黑魔王会是纯粹的呢?


  谁也没有提步伐的问题,马尔福自然流畅转换到了女步。


  入场时,厅中的全部目光几乎聚焦了过来。里德尔无需风语窃听咒,就知晓大半食死徒的面容上,在震惊之余,还有几分失态的嫉妒,对马尔福的嫉妒,就像尖锐的利刃,毫不掩饰得落在他们身上。而食死徒之外的贵族则露出惊异、钦慕等等复杂的神色,彼此窃窃私语。


  “听闻,我们的魔法部部长诺比·利奇,又在圣诞夜演说中,发表了些离经叛道的言论?”


  “我听到他身体不太好。”随他变换步伐的马尔福笑了下,眨了眨眼,“或许是个笑话。我听说这位部长有些精神疾病,总喜欢一丝|不挂地将自己吊在灯上倒立。真害怕他有一天会在魔法部做这样的事,那就不好收场啦。”


  好笑吗?一点也不好笑。


  一支舞曲中,两人又隐晦的交谈了片刻。


  里德尔几乎肯定这是马尔福的又一次阴谋,但是不会有人有任何的证据。而堂堂魔法部部长,光荣病退——还是被精神病?但里德尔更明白,这大可看作一种威胁。


  马尔福凑得很近,里德尔几乎能闻到他身上的一股清香,不像是甜腻的花香,而是一种悠冷的气味。


  一言一行乃至气味,让人无比想要亲近。


  不愧是游走花丛的老手,里德尔想着。当一个贵族想要讨好你的时候,几乎没有一刻不是享受的。在这一方面,他要朝人学的还有很多。


  跳完了一支舞,与随着卢修斯一并凑来的贝拉微笑说了些话后。里德尔便又离去了。


  整个出场也不过半小时,但是黑魔王留下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


  大厅中央,马尔福湛蓝的眼睛露出无法掩饰的张扬得意。不断有来客握着酒杯前来,隐晦或急切地交换些许对话。而黑魔王离开后,他再不遮掩,身为庄园主人的气度几乎充斥言表。一旦他确认可以掌控所有人,就立刻变得指点江山居高临下,灼灼逼人。


  沃尔布加紧紧抓着裙摆,几乎有几分嫉妒:“他不过是仗着Lord的宠爱。”


  奥加纳·布莱克却道:“或许,应该去和他谈一谈几个小辈之间的事了。”


  夫妻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清楚里德尔今晚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官方的站台。而天平暂时朝着马尔福倾斜了。


  但是,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不是吗?


  回到庄园中的里德尔解开长袍,一边回忆起方才和马尔福的交锋对话,一边露出丝古怪的笑容,只是在苍白脸上显得极为可怖,让人心头一跳。


  “这下,你们大概谁也坐不住了吧。”他用蛇语呢喃着,抚摸了下游进书房的巨蛇的头颅。


  “Voldy,你身上有什么香味。还有我饿了,地下室的那只老鹰可以吃吗,是猎物吗?”白色大蛇纳吉尼嘶嘶道。


  “是猎物,但是我的,你不能碰。”


  里德尔嘶嘶说完,笑了笑,挥挥手,只见袍子自动跳跃着挂进书房的衣架上,好似上面还有马尔福的香水味。



-----

发个糖。另外:卢修斯的年龄和纳西莎的年龄,都被我人为缩减了一岁,作者傻乎乎地发现bug但已经晚了


继续求评论(和LJJ的收藏)

评论(17)
热度(189)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