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4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四章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化作一阵丝绸般烟雾消失在原地的二人,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昏暗巷入口处,那片吸血鬼式审美的荒芜墓地中央。


       不知何时,天气骤变得阴森起来,十二月末点点冰冷的雨丝打落在衣袍上。里德尔却丝毫没有停留,立刻再度变作一阵黑烟,又是一次幻影移形——同时,他也不忘对手中抓着的黑巫师贴心地补上一个钻心剜骨。


  几乎在二人消失的三分钟后,几个带着牛仔帽,穿着奥罗服饰的巫师凭空出现在入口。


  片刻前昏暗巷里,完全出乎意料的迎面相逢,彻底打乱了里德尔的一切准备。但捕猎者的天生本能让他抓住了那一刹那的机会,没有丝毫犹豫得暴起,全力一击。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一旦出手,即使自负继承了原版实力的里德尔也保证速战速决。何况,天知道这活了几百年的黑巫师有什么底牌。


  “你身上有奥罗的踪丝?”


       里德尔皱着眉头,黑雾里二人身影再度再度凭空出现,正停留在纽约城市中心外不远的一座小山坡上,这里似乎下过雪,到处都是泥泞的土壤。


         但是几乎没多久,里德尔就再度觉察到了空中的魔法波动,奥罗居然在追来。他不得不一挥魔杖,几道恶咒红光接连打在人质身上,仿佛艺术一般。二人再度化作烟雾,幻影移形,到了一处更远更荒凉的森林之中。


       冬季空中的冰凉雨丝,似乎要凝结成霜雪一般,四周的温度骤降了下来。


       幸好,他早做了三处位置备用,狡兔三窟,一样红眼睛的黑魔王看来也同样地信奉此道。


  被里德尔的恶咒击中,已经不得不恢复银发枯瘦原貌的黑鹰听了他的话,却桀桀笑了起来,这笑声衬着划过他面容上一道极长的伤疤极为狰狞,但他的笑声猛然怪异得被打断,化作一声惨嚎。


  里德尔熟练收起钻心咒,冷静得道:“阁下配合一点,我也好——救你出去。”


  黑鹰喘息着,捂住明显受伤的肩膀,深邃眼框中一双眼睛却如同鹰隼一般盯来,瞪的仿佛要掉出眼眶。这一刹那,里德尔忽然毛发悚立,猛知不妙,想也不想就甩出一道石化咒,又跳开一大步。却见他的石化咒仿佛打在了空气上,石沉大海!


        而那两只紧紧盯着他的眼珠,真的从黑巫师的眼眶掉了出来!


       接着,两只眼珠匪夷所思得化作了一片粘稠的血黑色的不规则物。黑巫师乱糟糟的银白发丝之间,只留下黑洞洞的眼框。这场景简直令人脊背发凉。这是什么黑魔法?但说是慢,实则不过是一刹那,一团又一团的黑液就从黑巫师的七窍中流淌出来,汇聚成一支支血到发紫的利箭,瞬间飞来。


        这是诅咒!里德尔迅速判断出来。他几乎是险之又险地和它们擦身而过。


        幸好的顶配战斗本能……里德尔踉跄了几步,来不及感激。这几道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生命诅咒黑魔法只是擦过袍角,便迅速溶解了他衣物上镌刻的防御魔法符文,发出呲啦啦的声音。


          黑鹰唇齿仿佛咀嚼着什么念着咒语,连一双牙齿都变成了血色。而就趁着这几秒,里德尔就看到那五官都黑洞洞的黑巫师桀桀大笑道:“偷袭者,死!”


        但他自己却是毫不犹豫,恢复了阿尼玛格斯形态,展起两米长的鹰隼翅膀,似乎就要迎空飞起。与此同时,那方才擦过的黑光诅咒在空中乍然打了个转,忽然凝聚在一起,又朝里德尔冲来。


       这一定是生命诅咒!而且是传说中和等价原则有关的献祭诅咒!


        里德尔来不及呐喊或惊喜,他身上长袍一大片都在方才被生命诅咒融化了,变形术也草草解除了,此刻望去,甚至略有些发型凌乱的狼狈。


        黑鹰正扬翅居高临下望向他,那一双黑洞般的眼眶里充满恶意。他似乎认定这个偷袭者一定会露出惊恐的神色,能让他好好欣赏一番。却见里德尔居然不避不闪,居然掏出了一块怀表,抬起头来,冲他诡异得一笑。


          “时间到了。”


        里德尔猛地扯下胸口的怀表,魔杖一挑,只见那银链仿佛活了起来,在魔力流淌中,急速朝黑鹰的爪子缠去。


        与此同时,地面上方的空气忽然荡漾起一片曲折的魔力墙,盔甲护身和障碍重重的组合魔咒高阶版,将那道黑光牢牢勉强挡在外面,伴随着里德尔的咒语,一个诡异的东西渐渐从土壤里破出来,露出了一片古怪铜光。


         他本来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一些炼金器物启用,如果不是黑鹰身上有踪丝,说不定有微弱可能,成了美洲某些奥罗用来钓鱼的陷阱,他早在抓住猎物的一瞬间就跑路了。


  “什么东西——”黑鹰化回人形,狰狞的脸色一变,魔杖中刹那放出无数光芒,接连朝那突然变得极长的银链打去,一道却瞄准里德尔。但那空中穿去的银链诡秘莫测得一闪,刹那出现在黑鹰的臂膀上。黑鹰苍老佝偻的身形一模糊,又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漆黑老鹰。


  边上的里德尔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仿佛好整以暇得诡异站在原地,只皱着眉朝着他身上甩出咒语:“踪丝显现!”


      只见一根银光闪闪,从黑鹰头顶连接着远方的丝线,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这只巨大鹰隼开翅膀,正不断挣扎着盘旋起飞,却一个龃趔,一条系在他鹰腿上的细细的银色长链,正泛起一道灰色的光芒,薄薄的雾气却像牢不可破一般,裹住它可怖的长爪,仿佛空气中无端定住的锚。


  正是被里德尔提前启动了,铭刻了黑魔王最新研究出的复合禁锢咒的隐身怀表。


        顶级功效,全球唯一定制版。


  黑魔王出品,必属精品。这块怀表可不止有隐匿一个效果,不然伏地魔这个赫赫有名的炼金大师,虽然是以黑色成分闻名的居多,也太失败了。按照里德尔的测试计算,这是足以禁锢暴走罗马尼亚龙的咒法强度。


        只是,这样一块又可以强力隐匿,又可以禁锢巨龙的怀表作用到底是什么,不免让人联想到某处校训叫“眠龙勿扰”为人觊觎已久的地方来。


  就是这为银色长链缠住的几秒,彻底注定了黑鹰的命运。在他的一阵惊怒尖利的叫声中,里德尔却又迅速地猛烈一挥魔杖:“速速变大”。


        地面上浮出的半截铜器猛然又拔高了一截。只见一个巫师眼中造型十分诡异,似是无数金属线圈密密麻麻缠绕的中空圆柱从地底埋下的地方长了出来,又为变形术蓦然放大,正好不巧,牢牢地将那只还在挣扎的阿尼玛格斯套在中央。


        但此刻,倘若有一个麻瓜恰好路过看来,再把这个铜丝圆柱缩小十倍,分明会变得十分眼熟。


  “这是什么炼金物品?”


        黑鹰尖叫着,下一秒,他就知道了。只见一道粗大白光突然从铜线圈上流淌过,这一刹那,好似连这片暗沉沉的荒野都被照得大亮。那道生命诅咒的黑光,无声无息得就被溶解地一干二净。随着铜圈上不断散发出火星,光芒又迅速寂灭下来。


  与此同时,那根空中的踪丝也“啪”得断了。


  “磁极逆转。”里德尔这才说出这个偏门魔法的名字,喃喃道:“磁生电,法拉第定律啊。电光可是传说中一切黑巫术的克星……”


  只见那只浑身被电得僵硬的阿尼玛格斯,已经如焦炭一般,漆黑地不能再黑了。


  里德尔看着同样被毁掉大半的炼金线圈,啧啧了一声,这正是之前,他让手下的那位拉文克劳食死徒,罗伯特希拉德研究的小玩意儿。


  效果喜人,可惜必须要有一分钟的时间做激发准备。而且还是一次性的,更必须先把对手禁锢在原地套上去。但是巫师灵活的对战中,谁会这么傻傻呆在原地啊。


  新贵族果然给他带来不小的惊喜。虽然他们没搞懂交流电,但是已经能生产强大的直流电流的炼金物了。里德尔在心中感慨着:赞美科学……不,赞美魔法科学。


        里德尔朝炼金产物的残骸丢了个消失咒,迅速打扫战场,就朝着被劈得浑浑噩噩的黑鹰走去。


  “暂时你就当一只真的老鹰吧,”里德尔魔杖一点,二人就浮在了空中,他说,“隐身鹿角可是好东西,它能帮你屏蔽一切踪迹。”


  话是这么说,里德尔却不敢再停留。毕竟荒郊野外,不可饶恕咒的使用是无法被屏蔽的,他丝毫没有“奥罗大战黑魔王”劲爆新闻出现在纽约吸血鬼日报上的想法。里德尔一手捞起浮在空中的银链,刹那包裹住那只混混沌沌的老鹰,化作一阵黑雾腾飞而起。


  尽管悄声匿迹混入新大陆,但返回时候,里德尔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话说回来,根据试验,要幻影移形直接回英国不是不行,只要你有足够的魔力横穿大洋上万里的距离。但里德尔丝毫没有试验自己会不会被抽成人干的冒险念头。


  出现在悬崖上,里德尔又掏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黑色方块,正是一把门钥匙。如此古朴极简的造型自然不是老孔雀马尔福的珍藏。只听里德尔念动咒语:“里德尔宅。”刹那,二人就觉得肚脐一阵勾起,四周传来一股让人极不舒服的挤压。门钥匙悬浮在空中,骤然放出旋涡般的黑雾包裹住二人,细细飘洒的雨丝都被拦截在外。


        隔着黑雾,里德尔的视野里只见到几个奥罗出现在了不远处山坡上。


  “在那儿!”有人远远大喊着。


  消失前,里德尔默默看了一眼和他一起倒飞起旋转缩小的黑焦炭版鹰隼,由衷希望接下来能展开和善的交谈,让他有机会尽到一番东道主之仪。毕竟,他要的只是对方生命炼金上的造诣,而不是国际魔法合作司的赏金。


  里德尔苦中作乐得自言自语:“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



  英国某处不为人知的隐秘空间中,昏暗的地下室中央,空气忽然泛出一道扭曲的光泽。里德尔缓缓睁开眼,勉强排除掉那股远距离门钥匙带来的眩晕,立刻看向左边被银链子绑住的猎物。


  说实话,他为此行做了种种准备。但没有料到,事情顺利得有些匪夷所思,几乎都要让里德尔怀疑自己是不是还顶着黑魔王的幸运E……话说回来,在哈利波特出生前,好像伏地魔确实有点位面之子的感觉。只不过是一路黑化的那种。


  余光捕捉到黑鹰黑洞洞的眼眶中似乎泛起光芒,里德尔连忙又补了一道夺魂咒,附赠钻心咒。黑魔王买一赠一,保质精品。


  果然从阿尼玛格斯的鹰嘴中发出一声惨叫,一团还未成形的红光芒顿时在他口边飘散开。


  里德尔暗自庆幸,这几个月来的高压职业经验,让他自己时时刻刻都习惯了不敢掉以轻心。不然恐怕那道粉碎恶咒就要落在他身上了。


  “阁下似乎不明白,”里德尔一笑,配合着不可饶恕咒后遗症,让那张本就僵尸的脸愈发狰狞可怖,“我并不是特别有耐心。”


  “你是谁?”黑鹰嘴里古怪得发出了人声。


  里德尔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高脚椅,施施然在他对面坐下,道:“你可以叫我伏地魔大人。”


  黑鹰一愣,瓮声瓮气古怪道:“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


  里德尔不由脸色一沉,但仅仅从年龄上来说,黑鹰说的也没错。何况里德尔还有点尊老爱幼的传统思想。他眯了眯眼睛,冷笑道:“不用再试图破咒了,这里是封闭式魔网的庄园,以阁下目前的状态,恐怕是白费时间和魔力。”


  这座地下室就是里德尔当年醒来的地方,连研究极度危险的重大精尖黑魔法——魂器的魔力波动,都能完全掩饰。可想而知,本尊曾在四周布置的炼金阵上下了番苦功,颇适合来做杀人灭口的事。(魂器也是杀人)


  里德尔敲了敲紫杉木魔杖,见到黑鹰此刻慢慢重新从眼眶里长出的一双黄色眼睛,渐渐阴沉下来,沉默半晌道:“你要我做什么?”


  相当得识时务,里德尔在内心啧了一声。但他和黑魔王记忆能力一并继承的,还有黑魔王的多疑。


  “我不相信轻易得到的答案。”里德尔说,他幽深的眼眸在昏暗烛火里,隐约划过一道红光,仿佛圆月时让人恐惧的夜枭。




----

下一章阿布来了,发糖~


继续求评论求抽打

评论(7)
热度(150)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