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3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三章 捕猎者的本能


  澄静如碧空般一望无际的洋面上,一艘巨大的游轮破开了仿佛深蓝丝绸般的大海,朝西飞速航行,剪起一道雪白的涟漪。

  

  烈烈海风带起丝丝凉凉的咸意,正吹拂着一位眼眸深邃男子的黑发,他静悄悄得站在船舷边,倚靠着木质花纹的栏杆。

  

  不断有旅客穿越过他的身侧,却仿佛都没有见到倚在栏杆边的他,都视若无睹得从一旁走过。

  

  但倘若有精通黑魔法的巫师来探测,就会发现他看似英俊的脸庞模糊不清,细望之下,仿佛被一层黑雾笼罩。这个人正是乔装打扮的里德尔,他站在甲板上吹了会儿海风,又低下头,从身上的巫师袍胸口的暗袋中掏出一个浮雕着鹿角交融,造型颇为诡异的怀表。只看见表面上的时针仍然跳在“行驶中”。

  

  里德尔微微一笑,啪得一声合上表盘。

  

  这个鹿角怀表是他几个月来接连不断的炼金试验中一个小小副产品。它乍看上去,只是一块造型奇异的魔法钟表,但却偏偏可以让人不由自主得忽视佩戴者。因为它的核心材料,正来自于一种叫做隐身鬼鹿的神奇生物。

  

  顺带,必须补充强调一点,当初制作的时候,绝没有里德尔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潜入霍格沃兹图书馆的意图。

  

  虽然他对生命炼金的研究仍然在艰难进行,但里德尔也没有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一个篮子里的想法。十月份拿到那位生命黑巫师的情报后,他又通过马尔福快速了解了不少美国巫师界的现状,便迅速决定要趁着机会,开展一次捕猎计划。

  

  仿佛毒蛇沉眠良久,再度伸出了獠牙。在下定决心的这一瞬间,里德尔恍然觉查到有几分血脉里的兴奋燃烧起来。

  

  他苦笑一声,果然是黑魔王的捕猎者本能。作为刚从霍格沃滋毕业,就独自游历过全球几大危险魔法区域的黑巫师,伏地魔从来是杀伐果决之辈。而且还极其善于抓住捕猎的机遇。当然,他也有这个自信——反正他是迄今为止最可怕的黑巫师。

  

  马尔福大约猜到了他想做什么,隐晦得在文件里附上了前往新大陆的几种途径。包括:私人远距离门钥匙,官方的巫师通道,以及麻瓜。

  

  远距离门钥匙里德尔倒不是不知道在哪里有,但一经使用无疑会向掌握着门钥匙的某些贵族们暴露他的踪迹。而里德尔也做不到为了一把门钥匙,就滥用阿瓦达去毁尸灭迹这样的重大道德牺牲。他坚定得拒绝,在成为一个反社会精神病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至于骑着神奇生物闯关……相同的,里德尔不想上预言家日报头条。低调,做事必须低调,是他最近反复在食死徒聚会上强调的行动原则。

  

  经过谨慎的思考后,里德尔最终选择了传统的魔法界远洋航轮,从利物浦港口出发,渡过大西洋前往新大陆。

  

  倒不是他不想坐飞机,办理一套麻瓜的证件在手续上也不是特别麻烦,甚至,一支复方药剂就可以了。但是,一来里德尔并不愿意成为麻瓜界偷|渡的一份子;二来他并也不想和麻瓜界的地下市场太过紧密,以免引起大英政|府相关机构的注意。尤其是他现在被巫师界密切注视的情况下……毕竟魔法部往MI6里也埋了钉子。

  

  对外,里德尔宣布自己要进行一些黑魔法研究,因此暂时封闭了宅邸。唯独大约知道真相的马尔福,听到时也只是若有所思,并未揭穿他主人的真正意图。

  

  “恭候Lord的佳音。”在最后一次黑魔王聚会时,马尔福离开前语带双关,耐人寻味得笑了笑。

  

  想起老马尔福,里德尔就有些头疼,几乎一年来接连不断的磨合与试探,他大致上能把握到手下贵族之间错综复杂的纠葛。也因此,让他能够具备职业精神,尽职尽责,爱岗敬业得干好属于他自己的黑魔王工作。


  但是,马尔福在和他相处的这些老奸巨猾之辈中,有那么些小小的不同。


  从里德尔在刚来还陌生的情况下,就下意识得选择了他去麻瓜世界参观,还差点颠覆震碎了老马尔福三观来看,似乎他的躯体里,仍潜藏着一股遗留的信任。是朋友,但更近一些,是左膀右臂,但又有些戒备。

  

  里德尔叹了口气,摩挲右手上戴着的回魂石戒指,或许直到融合魂片,才能找回过去的真相。

  

  但不知为何,里德尔心中总有种不愿深思的直觉预感。

  

  果断抛掉那个记忆里闪闪发光的铂金大贵族,里德尔把思绪拉回现实。几个强力混淆咒的作用下,再加上这块忽略怀表,里德尔成功装成了一位不引人注目的普通乘客登上了船。现在他有些懒散地靠在甲板的栏杆上,凝望着西方尽头的美丽落日里。


  从天光尽头云层深处洒落的圣光,犹如点燃的流火,落入一望无顷的碧波中。

  

  离开英国压抑潮湿的天空,某种意义上让人狠狠得松了口气。里德尔感觉这几天连阴沉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起来。

  

  果然旅游让人身心愉悦……要是他可以当一个游历四方的巫师就好了。哎,原版究竟犯了什么抽,非要统治全世界呢?

  

  里德尔摇摇头——某位精神病的想法是无法理解的。

  

  次日清晨,船头笔直破开海浪,在平静如镜子的海面上飞速航行,里德尔又走向船舷边,脚下是不断卷起白色的浪花,在后留下一道长长的曳尾。忽然,纽约港的轮廓渐渐在地平线上出现,逐渐变大。

  

  自从五月花号抵达后,这篇新发现的大陆上,各类新抵达的种族开始繁衍生息,而今则渐渐繁荣昌盛,成为了世界的中心之一。

  

  这三百年间,不断有欧洲大陆难以生存下去的巫师和各类魔法生命逃难而来,在这一片广袤的新大陆上寻找落脚点,安家落户。就和过去欧洲大陆一样,随着麻瓜世界中西班牙殖|民地和英国殖|民地间独立战争,巫师世界里原本混沌的秩序也渐渐稳定,到如今建立了坐落于纽约的魔法部。

  

  鉴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尚且不远,麻瓜界大动作背后往往有着魔法界的影子,里德尔自然不难猜到是怎么回事。

  

  其实到了这里之后,里德尔就发现,麻瓜界与巫师界就好比镜子里的两面,看似分割,又互相融合映照,巫师们躲藏在其中,又高高悬挂在天顶。

  

  从马尔福那里收集的资料来看,美国魔法部是当下比较开明的魔法部——换句话说,自由却也意味着危险。比如,在美国的吸血鬼和狼人甚至具有一份投票权,这在英国是无法想象的事。

  

  也因此,这里变成了黑巫师的天堂。

  

  鱼龙混杂的大熔炉环境,让保守的巫师们也情不自禁觉得新大陆的空气总让人的血管中流淌的狂野自由。

  

  里德尔看着远处渐渐出现的自由女神像,不由微微松了口气。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皮箱。随着船靠岸后,人流渐渐涌动起来,有推着大箱子猫头鹰的一家人,也有阴沉沉看上去让人害怕的男巫,而混在其中里德尔踏上这片土地,和那些人一样,迅速融入了边上的麻瓜人群之中。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船来到新大陆。

  

  里德尔没有对纽约港多做探查,而是立刻根据照片上的一处纽约市郊区墓场幻影移形。

  

  一道模糊的黑烟里,穿着黑色巫师袍的高大身影忽然出现在一片绿茵茵的坟地间,他的脚边是几块简单标着名字的石头墓碑,甚至有些连名字都没有,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十字架。

  

  里德尔不慌不忙踩着脚下的绿草,沿着一列列整齐排放的石碑行走,烈阳下不知何时泛起了一些乌云,笼盖住原本晴朗的天空。走到第十二块墓碑边上,里德尔突然停下脚步,面向它:“就是这里了。”

  

  魔杖无声无息得滑落到手心,里德尔仔细看了眼这块右角残缺,刻着“科尔达,1899—1944”的石碑,微微在第三个9上面一划一点。

  

  刹那间,他的眼前地面忽然一抖,露出了一片空间,仿佛凭空出现了一个通向地下的黑暗入口。

  

  里德尔无语得看着朝下的阶梯:“美国翻倒巷果然是吸血鬼造的,真是异想天开,竟然把巷口弄成棺材的样子。”

  

  在心底嘲讽完吸血鬼的品味后,里德尔朝下走去,一面微微裹紧了身上的黑色长袍。

  

  那位情报家表示,黑鹰在奥罗的追捕中受了重伤,潜逃到纽约州附近,必然会来这里寻找一位魔药大师。因为东海岸的魔药大师只有那么一两位,而其中一位就开店在这片危险至极的昏暗巷中。

  

  一走进地底,里德尔就觉得,自己仿佛陡然穿越到一片截然相反的猩红世界。


  和英国翻倒巷里乱七八糟、又捉摸不透的风格完全不同,这片昏暗巷的区域更像是连体修建的哥特建筑。沿街也有不少奇怪的魔法物品与巫师,比如不远出店门口半张脸残缺不全的巫婆,桌上水晶球上露出的一只眼睛,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里德尔一出现于入口,他们就不约而同得朝他看来。

  

  于是,有那么一瞬间,里德尔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非常危险。

  

  这些从四面八方阴暗角落里注视纷纷挪开,在畏恶欺善的本能下,让里德尔继续朝巷子深处没有打扰得走去。

  

  他嘴角微微一勾,果然地下世界的生存直觉就是灵敏,随即又感到一阵默哀。到底黑魔王杀了多少人,才会积淀出这样程度的煞气,让人无形之中退避三舍。

  

  里德尔不由微微抽搐了下嘴角,顿感没趣,加快脚步朝着巷尾走去。他敏锐得注意到那些视线仍不断隐晦得落在他左手的皮箱上,似乎在猜测里面的秘密。

  

  其实里德尔很想告诉他们,里面什么都没有。

  

  “百货店……食灵店……魔药店!”里德尔的脚步停留在一架黑漆漆门牌下,眯起眼睛,又打量了一遍那猩红色的招牌。“克里夫魔药店。没错,就是这里。”他在心底道。

  

  里德尔准备走进去,向帕西瓦情报里所说的那位坐镇在此的魔药大师打探一番,问问是否有最近一位“好朋友”黑鹰的踪迹。当然,如果必要的话里德尔也不介意使用一些不那么友好的手段,来增加谈话的效率。

  

  正当他抬起脚步,准备推门而入时,突然眼前黑漆漆的木门自内打开,从中走出来一个戴着棕色兜帽,裹得严严实实的巫师。

  

  里德尔瞳孔急剧收缩。

  

  对方正准备绕开他,擦肩而过的瞬间。里德尔手中的魔杖闪电般得一转,几乎不经犹豫得从杖尖闪出一道“钻心剜骨”,在那道红光打出的刹那,他脑海里还停留着些许不可思议: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那个粽袍里的身影在魔法击中前千钧一发之际,刹那缩小,矮成一团,险之又险得避开了这道红光魔咒。紧接着,地面上只留下一团被魔法割裂的棕色长袍,却闪出一头黑色的鹰隼,正是黑鹰。

  

  里德尔顾不上其他,不等刚刚变形的阿尼玛格斯从避开的突袭中恢复来,又是一道“钻心剜骨”朝他打去。

  

  黑鹰大约没料到,有人敢在昏暗巷动手埋伏,但多年出色的战斗本能让他瞬间改变移动的轨迹,在空中一倒盘旋,紧接着张开鹰爪,从中朝里德尔甩来一道盛满着邪恶绿光的魔咒。

  

  “阿瓦达索命!”

  

  仿佛早有预料似得,里德尔跳跃间避开了他的恶咒,却发现黑鹰正趁着自己躲避恶咒的刹那,当机立断,往巷口逃去。

  

  方才不过兔起鹘落的几分钟,顿时就吸引来了巷子里无数不怀好意目光的注视。黑鹰显然知道自己受伤,面对不明来历黑巫师的出手,宁可逃走也不愿纠缠。

  

  但里德尔早就知道他凭借阿尼玛格斯飞行的逃生便利,哪里肯让他轻松离开。当即化作一道黑烟,却幻影移行截在他身前。只见黑鹰正要飞过,里德尔却接二连三、毫不犹豫发出某道最熟练的红光。

  

  “钻心腕骨!”

  

  如同艺术般,在这一刹那,四散的不可饶恕咒照亮了幽暗昏沉的巷角,交错出美丽又残酷的光影,掠过空气。

  

  被里德尔丢弃在店门口的皮箱,早就不知被哪一双黑暗中伸出的手拿走。

  

  一道红光擦过了那只巨大老鹰的尾翼,只听见一声惨叫,接着又是一道红光。几乎同时,里德尔化作一阵丝绸般的雾气,包裹着黑鹰的阿尼玛格斯。紧接着,他连同他的猎物一同消失不见。


  能肆意使用不可饶恕咒,又毫不顾忌魔法部名义禁令的巫师。以及那份狠辣和莫名其妙的诡谲,看在眼里的四周的黑巫师自然都不愚蠢,都知道不该惹事。

  

  于是昏暗巷又静悄悄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

  

-----

谢谢大家的喜欢!!

继续求JJ加个收藏,努力凑收藏ing

评论(4)
热度(144)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