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2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二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灰色的天空盘旋着瑟瑟的秋风,自海洋向半岛吹入凉意,英国的气温又开始骤降。


  霍格沃兹终于到了临近开学的时间,如果有人能做一个魔力监控的话,就会发现无数巫师从英国的各个角落,推着行李箱,带着古怪笼子和笼子里的宠物的巫师们都陆陆续续朝伦敦赶赴而来。如同蛛网汇聚在繁忙的首都伦敦。


  而里德尔似乎也碰巧赶了一波热闹,他正坐在伦敦市中心的一个咖啡馆中,一首抚着手上的书脊,静静陷入沉思。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里德尔正苦苦思索着,整个秋天的时间里,他除了偶尔参加贵族吐槽大会外,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那个偏僻的爱尔兰小岛上。经过融会贯通,里德尔把之前翻到巷中勉强找到的几本黑魔法炼金手札全都翻了一遍。虽然有不小的进步,但仍然无法突破难关,解决同时保证物品的生命力又能成功解咒的办法。


  他的实验室已经有一个柜子上都摆满了各类小巧的炼金饰品,从项链、到石雕,再到匕首,贴上了各种详细的魔法标签。其中,既有黑魔法的炼金产品,也有原本是守护类的生命炼金,几乎包含了如今常见的几大炼金种类。但他们无一例外,却都是失败品。


  或许等他解决这个问题,他就能拿到梅林勋章了,里德尔无奈之余苦中作乐得想。


  按照他的实验计划,本来在年底之前,是要突破基础的生命炼金阵法逆转的原理。而后他才能更进一步朝魂器这一层次的黑魔法进展。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令里德尔颇感失望的是,翻倒巷的炼金书籍不仅没有令他满意,甚至这些由一些之前黑巫师亲笔记下的手札,在里德尔试验之后,还发现了不少错误。让他不得不一一纠正过来。


  “要是霍格沃兹的图书馆能任我翻阅就好了……”里德尔在心里叹息。


  他抬起头,望向不远处的街角对面,视线越过露天的繁华街道,正是伦敦十字街火车站的入口。


  自这个角度肯定是不可能看见火车站建筑之中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只能看到呼啸拥挤的车流,和窗外匆匆走过的行人。当然,在麻瓜地界里德尔也不太会遇到熟面孔。毕竟,巫师们一般选择门钥匙直接来到车站内部。而那些从麻瓜界赶去的巫师,大半也不会认识他本尊。


  不过里德尔选在这个地方,自然不是闲着没事干,跑来缅怀过去的学生时代的。


  他想起记忆中黑湖畔的那座美丽的城堡,不由地有些怅然。想当年,他在六年级的时候制作魂器的大部分资料,都来自于禁|书区的古老魔法书籍。而如果能有霍格沃茨图书馆的雄厚家底在身边,里德尔觉得自己一定能有信心攻破难关,融合魂器。但是……偏偏此刻,里德尔是绝对不敢去霍格沃兹的。


  他并不想遇到邓布利多。或者说,里德尔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他。


  到不是说,里德尔和原版一样地讨厌邓布利多校长,他只是肯定,这么多年的互相刺探了解之下,邓布利多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说辞,更别提施以援手,支持他去做如此危险的魔法研究。而且,作为一个校长,邓布利多也肯定不会把一个或许会炸掉霍格沃滋的危险分子和他的生命炼金实验放进学校。


  不过,不知为何,在原版黑魔王为数不多残余的念头里,也有不想遇到邓布利多的意思。


  不知道是忌惮白巫师阁下,还是纯粹厌恶他的敌人,或是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或许确实有点奇怪,里德尔念起记忆中在霍格沃兹无忧无虑的课堂时光,怎么到头来一个两个魔王都避开邓布利多?


  他迅速地摇摇头,阻止了自己继续想下去的念头。


  烟草的气味在咖啡馆的空气中缭绕着,隔壁桌两个麻瓜男人似乎在争执着金融和股票。而独自坐在窗边一角的里德尔低头细细阅读着摊在眼前的古旧书籍。如果让一个麻瓜来看,只会以为那是一本晦涩的文学书籍,甚至连书本纸张的边角都泛黄。再加上里德尔的穿着,或许又会把他猜测成一位教授。


  一把黑色的雨伞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桌边,敲了敲地。


  “请问这里有人吗,先生?”


  里德尔眯起眼睛,打量起来者。只见这是一个笑容可掬的男人,约四十岁上下,中等身材,唇上蓄着短短的胡子,看上去活像个阿加莎小说里的大侦探波洛。属于扔进人群不会被注意的那类。身上唯一的不普通之处,就是和他自己一样,加了强力混淆咒。


  “请坐。”里德尔慢吞吞得说,啪地合上书本。


  先前里德尔收到了一个来自黑巫师地下暗网的猫头鹰联络,对方胆子很大,竟然提出在麻瓜界会面。


  就和麻瓜界一样,有光明就有黑暗。巫师界除了明面上的几个大陆魔法部之外,也有不少地下颇见不得人的组织。比如几乎跨越各大陆活跃的黑市等,其实严格意义上,里德尔的食死徒也算一个地下黑巫师社团。当然,既然是黑色|网络,那么,交易之中与之后的人生安全和产品风险,全都是自承自负了。


  不过对此提议,里德尔也欣然接受,毕竟麻瓜界更不容易被人料想到和追踪。


  而安全问题……里德尔冷冷一笑,不是他自负,如今的巫师界,哪怕是一对多的群战,要出其不意让他受创或许可以,但即使是邓布利多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做到真正伤到他的性命。而且,还很可能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这是他敢号称黑魔王安身立命的实力根本。


  不然,黑巫师们谁愿意把这种高大上的头衔随便拱手相让。而里德尔用的伪装身份也是真实存在的一个纯血黑巫师……对方的尸体现在正躺在黑魔王宅邸的泥土里,也是他来到这里之前的故事了。


  中年男人锐利的眼睛快速在他掌心下的书本封面上打了个转,微笑说道:“我倒没想到先生您会是这个样子的。”


  里德尔一哂:“彼此彼此,帕西瓦先生。”


  这个神秘人物是里德尔通过翻倒巷的某些熟人渠道接触到的,他能提供一些地下黑色市场的交易。比如英国许多违禁物品,就像活的魔法生物比如年幼人鱼、魔鬼蜥蜴,甚至还有早就违禁的各类魔药材料,帕西瓦都能搞到。这着实帮了最近的里德尔不少忙。换句话说,他是个掮客。


  甚至,他还提供情报服务。只不过前几次里德尔只是经由其他方式,直到今天,他才见到了这位本人。


  帕西瓦递给了他一个文件袋:“您是我的客人,也算是老相识了。不过嘛,您也得容忍我的好奇。很少有人来问我要这些东西了。”


  “好奇或许会害死你,帕西瓦——或许,我该叫你古登博格先生?”里德尔不咸不淡地说。


  帕西瓦的眉毛微微抖了一下,脸上却面不改色地哈哈一笑:“还是叫我帕西瓦吧,熟悉后面一个名字的人,都死了。这名字让我觉得太孤单啦。不过,您确实不简单呐,我一直这么觉得。就好像您在看的大约也不会是《法国东部风土人情》吧?”


  “彼此,彼此。”里德尔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递出了一个瑞士古灵阁里不记名账户开出的环形钥匙圈。帕西瓦尔没有接,而是抬手熟练地施展魔法测试了一下。


  就在他用侦查咒语检验真伪的时刻里,里德尔翻了翻那份资料夹。入目就是几张移动的照片,第一张的上面是一个站在一个像建筑荒地中央的高台之上,头发花白,瘦骨嶙峋的阴沉老头。他正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魔杖,释放出一道解咒的咒语,躲避四周美国魔法部奥罗们的追逐。而照片后面,则夹杂着几页羊皮纸。


  “这就是那位黑巫师黑鹰?”


  里德尔感兴趣曲起手指,看着下一张照片上的老鹰。


  所谓黑鹰指的其实是这个黑巫师阿尼玛格斯的形态。作为是一位以诅咒和生命变形闻名的残忍黑巫师,黑鹰可以说是臭名昭著,高高列在国际魔法协作司的悬赏通缉名单上。和他的阿尼玛格斯一样闻名的,就是他善于生命诅咒以及精通隐匿的能力,据说他甚至发明了转嫁生命力的法术。而黑鹰的来历亦是不明,大约也属于那些几百年老不死中的一位。


  对于里德尔来说,阿尼玛格斯倒在其次,但对于生命力和生命炼金的研究,他是很有兴趣和这位同类进行一番交流的。


  至于这交流是学术的还是武力的,又要在哪里进行,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在寻找格林德沃未果的情况下,里德尔不得不打起了其他黑巫师的主意。只不过,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是行踪诡秘莫测,并不比格林德沃的囚塔好找。不然的话,他们早就被各个国家的奥罗抄了老巢。然而话说回来,他先前问帕西瓦要情报的名单里,可不止要这找一个人,只不过,最近从美国奥罗那边走漏出的风声,先有消息的,恰好是这么一个。


  “没错,他就是黑鹰。就在大洋对面。”帕西瓦收齐了那个环形钥匙圈,往后靠在椅子上,“不是大陆,是另一边。”


  里德尔抬起手轻微地敲了敲桌子,不由微微沉吟起来。这个阿尼玛格斯的黑巫师既然在广阔的新大陆,这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因为这样的话,他要前往寻找到黑鹰,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其实如果依靠食死徒的情报网,或许他也能收到关于黑鹰的消息。但这件事情里德尔并不打算使用食死徒……毕竟,这关系到了他的底牌魂器。


  合上资料,里德尔把他们压在了那本书下。而帕西瓦和他的目光对视的时候,似乎微微闪躲了一下。“很高兴和您做生意,先生。”他注意到里德尔的神色,干脆利落地站起来,鞠了一躬。“祝您一天愉快。”


  里德尔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为他那一套过分夸张的戏剧告别动作。帕西瓦拿起他的雨伞,很快和来时一样小时在了人群中。


  帕西瓦没有问里德尔会怎么做,以及他又为什么要这些资料。


  而里德尔也没有提起过,他是否能战胜一位臭名昭著的黑巫师。


  实际上,如果有可能的话,里德尔还是觉得尽量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为好。


  但是他心里也是知道,这件事情不怎么可能……


  这些时间下,日夜勤奋,从不间断的魔咒训练让里德尔充分意识到,他点亮的百分之八百全是黑魔王的属性点。换而言之,这些黑漆漆的魔法,对他来说,统统都异常好上手。甚至他的战斗本能就会在不同情况下,迅速作出最有效的反应。


  那天请阿布拉克萨斯喝茶的时候,里德尔刚刚测试完阿瓦达索命,整个人还处于这道黑魔法禁咒的负面影响下,没有从憎恶惨刻的负面情感调整过来。所以,马尔福就悲剧了……一想到那天阿布拉克萨斯瞬间苍白,面无表情的神色,里德尔在心里还是稍稍有点觉得,对不起老马尔福的。


  毕竟他确实是为数不多自己的熟人……甚至勉强可以称之为朋友了。


  而意识到黑魔法确实会导致一个人朝变态发展后,里德尔就决定,在尽可能的范围内还是不要放绿光了。


  如果要战斗,那也一定要速战速决。


  绝对不能让自己朝变态精神病的不归路走去。


  比如,钻心咒……瞬发好用……



---

继续求评论求抽打。

插播个题外话,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去LJJ加个收藏吗?努力凑收藏ing


评论(13)
热度(147)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