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10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十章 信仰的危机


  从里德尔的书房离开之后,阿布拉克萨斯幻影移形回到了马尔福庄园,直到站在熟悉的大厅地板上,他紧绷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下来,顿时,他就觉察到背后已经湿透了。


  “果然,Lord决议要秉持麻瓜威胁论了……”


  阿布拉克萨斯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尽管,似乎在近期几次食死徒会议之上,里德尔表现的都非常配合,甚至异常宽容地聆听着激进纯血口号的高声呼喊。但今天,他的突然发作,无疑给了马尔福一个警告和真正的信号。


  他意识到,在这一个月里,里德尔表面上朝旧主义保守派的妥协,只不过是故作退让的暂时蛰伏。


  他们这十余年来推举上领导之座的那个人,已经不满于目前的现状,而要从自己人的队伍里离开。甚至,里德尔还想要绑着他们这些人走另一条路。


  这怎么行?


  ……尤其,这条道路……这条道路已经在二十余年前被证明为失败的……


  但哪怕不愿意,不乐意,他们能怎么办?


  阿布拉克萨斯苦笑,一直以来,里德尔伪装的太好了。让他们这群人几乎忘了魔法界素来弱肉强食的本质。


  只要谁有强大的力量,谁就能真正掌握话语权。在黑魔法铁拳的高举之下,一切的阴谋诡计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那一眼里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触动了马尔福内心深处的回忆,让他猛然想起了这位曾经的种种历史。


  在霍格沃兹时,毫无背景,还是学生的里德尔就能迅速地成为学校的领袖人物,而追随倾慕他的人,甚至遍布四大学院……毕业后,他神秘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好几年,直到第二次回归英国魔法界,却一并带来了黑巫师闻风丧胆的赫赫威名,迅速地交好并整顿起了几大纯血家族……而身为一个当下最顶尖强大的黑巫师,心肠冷酷、杀人如麻的里德尔又怎么可能干受摆布。


  马尔福阴沉意识到,诚如里德尔那日在对角巷暗示的那样,他们所有人都来到了一个关键的路口。


  里德尔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被忽悠地一心只想号令天下的黑巫师,他在试图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一条走在刀刃之上,甚至能赢来“对面”选票的道路。


  换而言之,他已经不再符合纯血老爷们对领导人的要求……


  本来从心底里,马尔福就并不愿意冒险一博,何况他深知,如果甩出底牌彼此撕破脸,逼急了里德尔,或许会把英国变成第二个大陆。


  现在的欧洲大陆上,旧纯血激进分子被贴上圣徒的帽子一扫而空,二十余年了,整个大陆却仍然是惊弓之鸟。甚至,欧罗巴中部地区,那片曾经滋养过许多源远流长的魔法家族的土地上,无数纯血家族不得不放弃他们的根基和产业,迁徙到了陌生的南方。


  但麻瓜威胁论——它实际上是个很危险的主张,也让贵族老爷们很不舒服。因为本质上,它承认了麻瓜们的强大。强大到能刺激故步自封的巫师界,甚至能迫使它改革。


  这条道路并非没有人走过。那段或许如今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隐秘过去,阿布拉克萨斯却是为数不多耳闻过历史的人之一。


  二十世纪,初巫师界曾迫切地迎来过一场思想上的改革。那时候,随着麻瓜界工业革命的剧变,许多理智的纯血家族都像婴儿一样第一次睁开了眼,意识到千年之后的麻瓜们,又有了一丝可能,再度拥有了足以对巫师界的存在产生威胁的力量。于是,整个巫师界吵成了一锅粥,为了避免千年前大屠杀时期的悲惨历史再度重演,许多人都把那段迫害的历史放到放大镜下研究,甚至,许多禁止与麻瓜通婚的法案就是在那个时期诞生的。


  而一开始,不仅是格林德沃,甚至连邓布利多也举起过这块牌子。他们呼吁,警告各个巫师,如果麻瓜强大起来会有多么可怕的结果……但是,格林德沃无疑只是把它用作初期招揽麾下的手段,作为一个光鲜亮丽的口号。而最终旷世大决斗之后,这一主张就迅速消灭在尘埃之中。


  这就是政治,失败者曾经做过的一切,无论之前的对错好坏统统都要抹杀。甚至,要碾入尘埃。


  是的,讽刺的是,最开始提出允许打破麻瓜和巫师隔阂的人,恰恰是这位宣称要让巫师统治世界的纯血主义的黑魔王。


  而后,巫师界鸽派抬头,绝口不提壮大自身力量,以保证巫师界永远凌驾于麻瓜之上。而是开始大幅度隔离两个世界,推广麻瓜愚昧的认知,实施所谓的麻瓜保护法——孰不知,这是自欺欺人,抑或是实际上在保护巫师?


  但偏偏,少部分纯血同情派,以及混血和麻瓜出生的巫师,却在此刻掌握了话语权。


  现在的巫师界,麻瓜保护论,就是政治正确。


  而所有激进的追求力量的号召,统统被打上黑魔王或纯血论的标签,打入尘埃。


  当然,马尔福并不知道历史全部的发展过程。在他的眼中,里德尔说出的这个危险想法,无疑是因为他在研究格林德沃的缘故。


  某种意义上,里德尔当时随手拉的这块前魔王的大旗还扯对了……


  可马尔福万万想不到,黑魔王居然开始认真地对待这个所谓的“麻瓜威胁论”。


  而追根寻底,无论是马尔福,还是许多其他的巫师,他们对麻瓜的厌恶来自于作为超能力者自然而然的优越。


  在战乱中相对保存平静的英国巫师界里,麻瓜家庭出生的巫师一直是外来者。因为缺少人情根基,在霍格沃兹毕业之后往往只能谋得基层小职。


  就好比去往新大陆的外来移民,除非天资卓越才能凭借一技之长,跃入中产阶级,否则,大多数也只是新社会中勤勤恳恳的一块基石。


  而有着千年传承的巫师世家,则凭借世代的积累,把持着金字塔的顶端。


  甚至和麻瓜世界的某些小国发展类似,组成了不出面的寡头体制,在暗中影响着魔法部的一举一动。


  单纯以当下英国魔法部来看,魔法部中各司的司长,几乎都是纯血出身,这就相当可怕了。


  但是,对纯血来说,勉强容忍或剥削这些麻瓜出生的巫师姑且也罢了。可偏偏他们并不满意于现有的状态,还要“得寸进尺”,屡屡提出“异议”。而且,更重要的是,伴随着二十世纪初麻瓜世界政治的发展,竟然有几个来自麻种世界的巫师,提出了要改革现有的体系,为麻种巫师争取权益的危险主张!


  动蛋糕这件事,触一发而动全身,旧阶层说什么也是不可能会同意的。


  于是,伴随越来越剧烈的摩擦,在利益驱动下,保守派们迅速汇集起来,达成结盟,才有了如今的鹰派抬头。而尽管,还有着欧洲的那位失败在先,纯血们还被迫带着帽子,被贴上了纯血等于血统歧视和黑巫师的标签。但格林德沃的事件到底留下了宝贵的政治遗产:那就是,纯血贵族们发现了,统一于同一个领导人下,他们本身的力量将是多么可怕。


  因此,才时隔十多年,英国的贵族又开始抱起了团,推出了新一任的黑魔王。


  想到里德尔在近期私下里,开始若有若无地朝几个纯血新贵示好,向来敏锐的危机感让马尔福明白,他们的黑魔王在今天,已经算是明着把这个抉择放到了他的眼前。


  是跟着他走,还是坚决打压?


        ……


  “父亲——”一阵声音突兀地将阿布拉克萨斯从恍惚中唤醒。


  阿布拉克萨斯猛地抬起头,他锐利的眼神落到对面的人的脸上,半晌才收敛起来,微微扬起头,缓和地问:“卢克?”


  卢修斯正站在走廊尽头的台阶上朝下看向他,白皙的小脸上有些紧绷的担忧,一双稚嫩的眼睛亮的出奇。


  阿布拉克萨斯缓缓呼了口气,他抬起手中的蛇杖,环顾四周,接着就走向壁炉边的椅子,又平静地呼唤卢修斯下来,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噼啪的火焰里,小精灵端来热气腾腾的茶水,放在两人中间,又噗地消失了。


  卢修斯急促的呼吸轻声从一边传来,浅浅的。


  “怎么样,今天在布莱克家的茶会还顺利吗?”阿布拉克萨斯调整了一下心态问向自己的儿子,他端起雅致的瓷杯,让温润的水汽拂过脸庞。


  “一切安好,”卢修斯乖巧地回答道,他微微皱了皱细小的眉头,“福吉家的女儿非常肤浅,我很难想象沃尔布加姑妈能容忍她的出现。”


  阿布拉克萨斯微微一笑:“你要做一个绅士,卢修斯。”


  卢修斯点了点头,阿布拉克萨斯又问了几句康奈利·福吉夫妇的表现,随意点拨了几句。卢修斯一一回答着,脸上的神情也渐渐放松下来。


  “父亲,恕我冒昧,您刚才——”卢修斯小声地问,抓住了阿布拉克萨斯结束一轮问答后,流露出的一丝满意。


  “哦?”


  “您方才是否自那位的地方回来?”


  到后面他说的又快又轻,带着急切和一丝好奇,却相当不掩饰的敏锐。


  阿布拉克萨斯转头看向他。


  “卢修斯,一些事情上,你还不适合。”


  不适合知道?或者不适合干预?


  卢修斯没敢问。


  阿布拉克萨斯却想起那道阴郁的眼神,仿佛他们还残留在他的身上。那种感觉令人极其不适,像是来自望不到底的深渊,像是野兽眼中幽深的绿光。不是死亡,而是停留在死亡边缘的猎物。如果有可能,阿布拉克萨斯绝不希望再面对那样的目光下停留第二遍。


  他很确定,里德尔有能力对他放出阿瓦达索命,在他来得及作出任何反抗之前。


  而里德尔没有这么做……


  马尔福闭上眼睛,在火光中的五官深邃如画。


  那或许只能是因为,他姑且还有用。


评论(20)
热度(175)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