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8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八章 挑魔杖的灾难事件


    坐落于英格兰威尔特郡,马尔福庄园的盛夏是宁静的,花园里的蝉鸣和鸟叫轻柔歌唱,为笔直的林荫大道增添一份生气。魔法喷泉在白日里会随着音乐吟唱,而在夜晚,端庄的宅邸笼罩在一片轻莹的浓雾里。只有烛火的光芒闪烁照亮宅邸的最高一层领主居处。


    幻影移形回到自己的庄园,阿布拉克萨斯在书桌后坐下,扬起下巴仔仔细细地回忆了一遍谈话与细节。


    或许,里德尔身上的转变并不是坏事,但对一条蛇类,尤其是掌控欲极强的蛇类来说,这就相当充满神秘了。


    马尔福想起那根紫衫木魔杖上隐而未发的危险红光,他暗暗提醒自己,试探一条戒备心极强的蛇类必须极度小心。


    步步谨慎,而他今日终于确认了一点,里德尔对他总有一种古怪的宽容。


    就像那一个最终还是忍住了的不可饶恕咒。阿布拉克萨斯觉得兴味盎然,勾心斗角、追逐揭秘的这一过程,总令他兴奋,而且,对手还是黑魔王。因为事实就是,看起来在过去,他还没有真正地完全摸透这位他们选择的斯莱特林后裔。


    蓦然,一阵轻轻敲响的房门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扬起眉毛,对走进来的是一个瘦瘦的铂金发色男孩颔首:“卢修斯。”


    “父亲,”小卢修斯·马尔福扬起头朝他行礼,他留到肩膀的长发梳了起来,显得更精神些。“很抱歉打扰了您的工作。不过,我想向您询问,下周我们将何时前往对角巷去取得魔杖?”


    “耐心些,”阿布拉克萨斯说,严肃里带着丝温和与宠溺,对他的爱子说,“下周的——周一吧,做好准备。”


    七月三十一日,阿布拉克萨斯看了一眼漂浮在空气中的银色日期,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日子。


    一件事情毫无疑问,他的心情正佳。


    许是天公作美,这一天晴空万里,阳光从堆积的阴云里探出头来,久违地吹散对角巷空气里的潮湿。但仅仅在对角巷一墙之隔的地方,却充满幽暗阴森的气息。阳光诡异地止步不前,似乎永远无法照到这条充斥着黑魔法的巷子的深处。


    一个高大的人影从一阵黑雾里浮现出来,从身上深色斗篷隐隐散发一股危险的气息。


    “博金·博克魔法店”的斑驳招牌在他身后隐约可见,里德尔裹了裹斗篷,深色的眸子在兜帽里一闪而过,随即很好地掩藏入黑暗。


    他眉头紧皱着,走过几个街边的黑魔法店铺,里面摆着萎缩人头、巨大的黑蜘蛛,里德尔侧身从枯萎的人手和毒蜡烛里穿过,走向翻倒巷的巷口。


    但几乎与此同时,一阵熟悉的属于门钥匙的空间波动在他前方的不远处出现。里德尔猛然止住脚步,警惕地停在原地,紫衫木魔杖悄无声息地从袖口划入掌心。


    熟悉的铂金发色和华丽的长袍出现在半空中,几乎是狼狈地坠落到地上。里德尔一怔,为这两位突兀出现、格格不入的熟人。


    但也在马尔福落地的刹那,一股股不怀好意的视线,就像饿狼盯住猎物一样,从黑暗里的各个角落投向两位混乱的,显然未做准备的误入之客。


    阿布拉克萨斯反应极快,一把拉过卢修斯,抬起的蛇头家族手杖,警惕的看向四周。但是,他们的出现就仿佛一颗丢入水面的石子,瞬间掀起一阵此起彼伏、隐约兴奋的尖利声,在黑雾里回荡着,令人捉摸不透方向。而倚靠在一家最近的商店门口的老女巫抬起独眼,朝不速之客露出充满恶意的笑容。


    里德尔从斗篷里露出脸庞:“你在这里干什么,阿布——卢修斯?”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似乎让黑暗的翻倒巷都在闪闪发光的父子二人,一边迅速地大步走向他们。里德尔一边高抬手臂,看似随意地挥动魔杖,朝几个鬼祟靠近他们的黑影猛地丢了两道深红的魔法,接着就只听见黑雾里传来一阵接连惨叫。


    卢修斯的眼睛瞪大了。


    钻心咒,瞬发好用,就是得面临阿兹卡班审判的危险。一开始,里德尔是因为不愿意使用阿瓦达索命——他不是杀人狂,但后来,就发现这道音节极短的不可饶恕咒越来越顺手。


    果然自己拥有的是黑魔王的属性点。里德尔悲伤地想——如果是哈利波特,最顺手的魔咒一定会是“除你武器”。


    “我以为你还保留部分理智,”等捉着大小马尔福老爷回到对角巷,里德尔用手指重重敲了敲桌子,“足以知晓带领一个十一岁的未成年人前往翻倒巷的危险。”


    他们坐在一家意大利餐馆里,浅金色的家徽在桌角闪烁着。这里是马尔福的财产之一,就开在繁华的街道边上。


    “那个门钥匙——”阿布拉克萨斯脸色尽管相当阴沉暴怒,但仍保留一份思索,“他们应该庆幸,卢克没有——”


    “我相信你能解决小小的问题。”里德尔打断了他,瞟了一眼小马尔福,暗示阿布拉克萨斯还有未成年在场。


    小卢修斯长得和电影里的小坏蛋德拉科有些相似,一双海蓝色的眼睛,白皙的脸蛋写着养尊处优。而此刻,他的视线还带着隐约好奇,缠绕在他的身上。似乎,隐隐有些崇拜——


    黑魔王抽搐了一下嘴角,隐约想起来那个出现在后期所有食死徒手臂上的丑陋标记。


    个人崇拜要不得啊,里德尔很想语重心长地教育一番小蛇。


    阿布拉克萨斯转过头看了一眼卢修斯,即使是铁石心肠,里德尔也不得不承认那片刻的温和变化。马尔福父子俩还是有那么点哄骗小女孩的本钱的,尽管双双都有剧毒,但大小铂金齐齐出现的场面确实养眼。里德尔继续发问:“阿布,我是否可相信,今日你们另有目的地?”


    他慢条斯理地举起热茶,微微抬起下巴,示意他们身上那套奢侈定制的出行正装。没有哪一个正常人会穿成这样去翻倒巷——那无异于招摇过市,向天下宣告自己是个傻瓜。他刚刚进门时候脱去的那件宽大的伪装斗篷,才是正确的保护措施。


    阿布拉克萨斯片刻就收敛好了情绪,他的目光转向里德尔,变得恭谨和感激:“确实如此,Lord,我与卢克本意前往魔杖店。”


    卢修斯的眼睛又悄悄瞪大了一圈。


    现在里德尔肯定,刚才这个小巫师一直在猜自己的身份。说来好笑——里德尔想,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有了止小儿夜啼的本领了。没想到在贵族小孩里还是有点亲和力,奇妙,奇妙。


    “他仍然未获取自己的魔杖?”里德尔隐约记得小卢修斯在几个月前就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奥利凡德直至最近才得到了一批龙心腱。”阿布拉克萨斯回答,一如既往彬彬有礼。


    里德尔有些恍然,他曾听说过纯血保留的一些传承里,能够提前获知合适的魔杖属性材料。无论如何,他和麻瓜界长大的孤儿哈利·波特一样都没有这个机会一窥究竟就是了。


    午餐被端了上来,谈话暂时中断片刻。


    “或许显得冒昧,请原谅我询问,Lord,您今日的收获如何?”阿布拉克萨斯在甜点端上来的时候问。


    里德尔对甜食的兴趣不大,他闻言轻轻摇了摇头,只是模糊透露:“并不令人满意。”事实上,翻倒巷已经很难有对他有用的书籍。因为很少有人会去研究如此禁忌的黑魔法的解咒,一般情况,遇到这类危险炼金品的巫师如果大难不死,肯定也会选择直接施咒把它毁灭。不过,里德尔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向光明正大地试探自己的马尔福:“或许,你能提供些帮助,阿布?”


    阿布拉克萨斯优雅微笑:“我的荣幸,Lord。”


    卢修斯小口吃自己的糕点,只字不言,仅此而言他安静得像个小天使——里德尔想起了自己那吵翻天的侄子。或许是注意到里德尔看向儿子的视线,阿布拉克萨斯几乎不被察觉地轻轻靠近了些:“我或许有这个荣幸,一起邀请您前行观礼?”


    里德尔回过神来,暗中不动声色地为贵族老爷护牍本能咧咧嘴,颇感惊异地侧过下巴:“你应该知晓,阿布,我并不习惯出现在大众眼里。”


    会引起恐慌的。


    “一个充满诚意的邀请,”马尔福说,耸耸肩,“您的答应是我的荣幸。”


    里德尔在心底叹了口气,现世报来的快啊,他“邀请”马尔福去一趟麻瓜展览,现在马尔福就“邀请”他一起逛街。不过,他一向认为选取魔杖是一个比较私人的场合,或许阿布拉克萨斯在不动声色地把卢修斯推向自己。


    在心底快速思索利弊,里德尔和马尔福父子离开大门时,随手往自己身上加了一个强力混淆咒。


    “我对出现在预言家日报头条毫无兴趣,”他冲马尔福假笑。


    马尔福父子齐齐挑眉,十足地像。


    从电影里看到,与亲自走进对角巷毕竟是不同的体验。里德尔虽不能说是喜形于色,心情也难掩愉悦了几分。先前几次拜访翻倒巷,他都是全副武装匆匆来往,还没有正大光明地逛过人山人海的繁荣魔法商业街。奥利凡德魔杖店就在尽头,门口展览窗里放了一支躺在紫色垫子上的魔杖。


    就和当年里德尔记忆之中一模一样。


    突然翻滚在脑海里二十多年前的回忆,让里德尔有片刻的沉默。那时候带他前来这里取得那根命定魔杖的人,此刻已经成为了宿敌。


    阿布拉克萨斯走在最前面,慢条斯理地推开店门,这个拥挤狭窄的小店上的招牌摇摇欲坠。而在内部,直达天花板的柜子里塞满了成千上万装在长形窄盒子中的魔杖。里德尔很清楚地瞧见卢修斯对灰尘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啧,看来小蛇的功夫还不到家。


    “啊,是的,小马尔福先生,”奥利凡德鬼魅的声音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我正在猜你什么时候会来呢。”


    里德尔饶有兴致得看着他,暗自猜测他的台词是否完全一致——当年在招待邓布利多和自己的时候,他也是一眼叫出自己的名字。


    想到邓布利多,里德尔的心情又变化了几分。翻倒巷是没用了。霍格沃兹的宝藏就在白巫师的保护之下,而格林德沃的踪迹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单纯靠马尔福的江湖救急,完全无法满足里德尔对知识的消耗。但里德尔更肯定,如果此刻让邓布利多知道了这事——他非但不会替他排难解忧,只会怀疑,是不是自己又在研究什么邪恶的黑魔法了!


    悲愤的里德尔再次诅咒起了梅林破小孩安排的身份。


    那边奥利凡德已经开始了他的试试魔杖小把戏。或许是趋吉避凶的本能,谁也没来打扰陷入沉思的黑魔王。


    等卢修斯举起一根魔杖,紫色的烟花刹那间爆发在房间里,差点让所有人的眼睛都短暂瞎了片刻。


    “奇妙,奇妙,”奥利凡德说,“榆木与龙心腱的组合,充满风度与魔法天赋,适合有与生俱来的高贵的主人。”


    小马尔福的脸色并不好看,里德尔猜测是因为刚刚的焰火差点烧掉了他铂金头发的缘故。


    在离开的时候,里德尔隐约听见卢修斯嘀咕说,将来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来这里遭罪的。


    ——原来马尔福家儿控是基因遗传啊。


评论(7)
热度(190)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