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7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七章 第一发展力


    重新回到巫师界,与马尔福分道扬镳后,里德尔又把注意转移回了生命炼金上。


    科研拯救生命啊——每每来到熟悉的昏暗的地下室,里德尔就难以抑制得,自心底由衷地赞同起了第一发展力这句话。


    要是他能像麻瓜界一样,招聘来一支团队帮助他攻关难题,那该多好。


    可惜里德尔深知,巫师们历来奉行敝帚自珍,独来独往,知识传承松散至极。而英国内唯一一支上得了规模的研究团队就坐落在霍格沃兹。但是,再怎么听人吹捧“无所不能无所不知”,里德尔心里也很清楚,校长的位置是万万轮不到自己的。


    跟何况,里德尔也没有一丝把自己最大的“底牌”——“魂器”这样的黑魔法禁忌秘术,暴露给第二个人的一丁点念头。


    回到庄园的里德尔一头扎进了地下室。几天之后,刚从一个实验中结束的里德尔,盯着手中的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鹰头雕塑,脸色带着点思索与阴沉。


    这是他从库房里翻出来的一个诅咒炼金产物,只是栩栩如生雕刻的双头鹰之上原来曾经附着的一层流转的细微光芒,早已消失不见,此刻,这个炼金残品变成了无比普通,甚至锈迹斑斑的模样。


    里德尔叹了口气,把这个小雕像放回桌上。“失败了啊……”


    他原本是想把这个从收藏室里翻出来的雕像上附加的诅咒逆转,却仍然不幸地遭遇了失败。在那道诅咒被破坏的同时,也毁掉了这个魔法雕像本身。


    陆陆续续地,他这一周已经尝试了不下十余次了,其结果也不过是从彻底散架、四分五裂,勉强地保留下物理形态,变为毫无魔力的普通物品。这绝对不是里德尔想要的结果。


    魂器,顾名思义是把一片灵魂放置在了承载的器皿中,而里德尔可不是想毁灭魂器,那是哈利波特该操心的事,毕竟他的职业不是救世主而是黑魔王——他想把那片灵魂完整地取出来。


    而如果不能保证炼金对象(那片灵魂碎片)的完好无损,即使完成了炼金逆阵,去除了附在魂器之上的黑魔法,也没有半分用处。


    在笔记本上完成新的记录之后,里德尔心里用美国佬爱迪生的故事鼓励自己。这些小小挫折算什么?


    “咄,咄,咄”的声音蓦然打断了他的思绪,里德尔抬起头,只看到一个家养小精灵推开了门。它枯瘦矮小的身子闪了进来,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银色纹路的巨大包裹,看上去有些滑稽。等他的主人侧头示意了下,家养小精灵毕恭毕敬地放下了它,紧接着就快速消失了。


    里德尔一上来就下了死命令,让家养小精灵们在地下室的范围内不得发出任何声音。他自认并不是什么自大狂,没有听“太伟大了”“太仁慈了”“高贵的主人”等等尖锐声音不断重复的癖好。


    手指一挥,无仗魔法下的银色包裹就腾飞起来,悬浮在了里德尔眼前。


    望见火漆上熟悉的马尔福家徽,里德尔嘴角隐约抽搐了一下,为这华丽的包装而暗暗感到牙疼。


    无论是原版还是现在,黑魔王都是极简主义者,连衣柜里的十几套衣服都是一身黑色,偶尔在角落绣一两个银色的花纹。更别提里德尔自己早就过了中二的年纪,对于华丽胡哨的贵族爱好,除了看新鲜的好奇之外,别无半分沾染的念头。


    马尔福送来的是好几本黑魔法的典籍,因为不能使用缩小咒语,整个包裹可不小。里德尔看这几卷古朴泛黄的羊皮纸张,施加了一道高级侦测魔法,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便粗粗翻了一下。


    这一看,他便有些止不住。其中有一本书是用希伯来语写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它还有附有详细的阵法图,令他爱不释卷。里德尔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发现这几本书加起来,约有一半左右的东西需要他细细思量。他苍白的手指合上了最后一本魔法典籍,覆盖在深色的书壳上,里德尔颇为满意地点点头,马尔福倒是及时雨了。


    他勾起嘴角,或者说,是前些日子的试探之后,开始真的用心了。


    里德尔一挥手收起了书本,它们在魔法的作用下自动归到了一边的书架上。里德尔正预备站起来,却发现桌面上还留下了一封放在最底下的文档。


    盯着眼前桌面上的薄薄文件,里德尔抬起手来敲了敲魔杖,只见一道白色的光华闪过,上面的魔法印记被解开后,露出了一个古里古怪的合同,敲着“机密”印章,露出夹在里面照片的一角。


    里德尔一愣,捡起这张会动的黑白魔法照片,上面不是别的,而是一个曾经在电影中看到的熟悉的车载反坦克导弹发射的爆炸场景。


    难道,马尔福……


    里德尔飞快地打开了边上白纸装订的合同,心中隐隐有些迫不及待。扫过前面的内容后,里德尔只把目光留在了最后的几行字上。


    抬起头来的里德尔露出古怪的神色。


    “……长期雇主关系,并服从任务要求……获得酬劳……”这几个字眼本来没有什么,但是期间还夹杂着,美金,枪支,弹药之类的,就变得分外诡异惊悚了。


    没想到马尔福老爷这浓眉大眼的竟然叛变纯血革命了。


    从马尔福竟然不动声色地暗中联系麻瓜的军火商与雇佣兵的冲击里回过神来,里德尔略一思索,就反应了过来,前两天马尔福谈话里,围绕麻瓜问题试探在他眼前露出的不满,恐怕大半是装出来的。


    里德尔露出微妙的冷笑,这些人精尖子,一个个的打得是面不由心的算盘。恐怕那些表露在外的那些心思,一丁点儿也不能相信。


    只是——欺骗黑魔王,哼哼……


    里德尔情不自禁回想起原本谈话之后,为马尔福那“冥顽不灵”的深感头痛,顿时觉得自己浪费的感情和那些死亡的脑细胞很有必要收回点本利来。


    “今夜速来。LV”


    里德尔随手再写下小纸条,让庄园的鹰隼送了出去。


    站起来转头,里德尔伸了一个懒腰,伸手摸了摸纳吉尼凑过来的白色蛇头,鳞片在昏暗的烛光下隐隐发光。出口之时,嘶嘶的蛇语已经变得分外温和:“饿了嘛?我们上去吧。”


    习惯真是可怕的力量,连那条初来乍到时觉得惊悚骇人的大蟒蛇,也因为一直以来的陪伴变得稀松平常,甚至真实地就像一头宠物家猫起来。


    夜里马尔福如约而至,在与他就如何与麻瓜雇佣兵合作,达成了一场并不怎么愉快,但卓有成效的指导型交谈时,里德尔却不可避免得注意到老马尔福身上的穿着。


    依然是华丽绣银的常服,而且似乎更加随意了。


    里德尔忍住心里一丝刨根问底的念头,冲动是魔鬼啊。


    固然,他确实颇为走运地在那场“夺舍”或“穿越”里,融合了原版灵魂的大半记忆。但是,坏就坏在伏地魔把自己切片的同时,似乎还对这具身体的CPU做了一点手脚,删删减减,篡改丢弃了一番。而那些随着魂片们一起被分离出去的记忆,在里德尔能把自己粘回来之前,恐怕是要不回来的了。


    而且,似乎还有那么一小部分原本伏地魔准备转移到回魂石上的记忆碎片,随着他的到来硬生生打断了黑魔法,其结果,就和本尊一样化作一缕尖叫,烟消云散了。


    里德尔摸着右手上深色的宝石,不起眼的玛瑙色戒指表面闪过一道幽光。


    至于马尔福与自己的关系……


    里德尔打了个冷战,直觉本能地拒绝在此事上浪费黑魔王宝贵的脑细胞。


    当然,为黑魔王老爷白白浪费在他身上的感情,马尔福付出了应得代价:继续寻找更多典籍,颜色最好是要再深一些的。


    “阿布,像你这次送来的,很不错。”里德尔最后按常规理解夸赞了一句他的下属。


    阿布拉克萨斯面色恭敬地行礼,暗中满意地勾了勾嘴角。这次试探,几乎让他隐约摸清楚了最近里德尔的底线。黑魔王最近的变化,许多贵族都隐约察觉了。而作为下属,如果不能琢磨到所追随的主人的心思,并紧跟而上,自然就危险了。


    而里德尔现在往麻瓜威胁论的快速转变,全巫师界恐怕也只有马尔福一个人最清楚。


    至于小代价,马尔福摸了摸鼻子,根本不值一提,反正还是要为里德尔找黑魔法书籍的,不是吗?


    只是……黑魔王……似乎心软了。


    马尔福灰蓝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想起里德尔不经意露出的神色。在最近的几次纯血集会里,黑魔王甚至都没有极其明显地大发雷霆——当然,钻心剜骨还是没有少的,而且更熟练了。但是,终究是没有了阿瓦达索命的绿光。或许是黑魔王的养气功夫变好了,要么,是他原本掩藏地更深。


    阿布拉克萨斯并不喜欢事态脱离掌控。但是,或许这种转变并不是坏事,只是令人好奇。


    “对了,阿布,”里德尔在结束谈话前,似乎偶然想到了什么,漫不经心地说:“之前我们所寻找的那个最后的普林斯,你不妨交给这些新的合作伙伴,试一试他们的能力。”


    “是这次的药剂出了什么问题吗?”马尔福反应地很快,却问地相当惊人。但立刻他就单膝跪倒在地,露出请罪的冷汗姿态:“请原谅我的僭越,Lord.”


    里德尔相当锐利看着他,微微眯起眼睛,毫不掩饰其中的寒意。


    紫衫木魔杖无声无息滑落到右手中,里德尔缓缓地敲着自己的手心,在一片几乎危险的,令人屏息的停顿后,警告道:“做好你的事情,马尔福。”


    马尔福挂起招牌敬畏和顺从的表情,匆匆离去。留下书房之中,里德尔缓缓闭上了眼睛。


    阿布拉克萨斯是故意的,里德尔凭着强烈的直觉可以确认。他本该只需低头执行。无疑,他故意提起禁忌的“灵魂稳定剂”的话题,作为试探的行动一定另有原因,他的目的是什么?


    艾琳·普林斯在麻瓜界,这一点,早在几年前,他们不断拓展势力的触角,却从未在巫师界发现过关于她的丁点踪迹,就已然基本确证。而一个主动抛弃巫师骄傲的家族除名者,一个纯血耻辱,即使她魔药天分瞩目,也不该值得获得任何注意。


    里德尔沉思,带着一点点的不安,或许自己仍然操之过急了。


    但是,他还很清醒地记得那位电影之中担任双面间谍的混血王子。是他成为救世主暗中的隐形保护伞,让他取得最后的胜利——顺带一提,aka(也就是)黑魔王的死亡。而如果能先一步下手,将混血王子本人从那一场与哈利·波特的母亲,他的青梅竹马百合花之间的孽缘中提前摘走,或许,能够让他保住小命的可能性再度提升。


    毕竟,斯莱特林向来有个原则,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

昨天遇到些三次元的事情,忘记更了。。。

评论(6)
热度(16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