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6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六章  博览会奇妙日


  上午十一二点这个时刻,魔法部正忙的不可开交,霍格沃兹的学生们在课堂上昏昏欲睡,对角巷的男女巫们脚步匆匆、勤恳工作,而谈生意的大佬正准备把话题引入正题——以便一两个小时后的午餐上,开上瓶法国货的陈酿庆祝一下合作成立,把酒言欢。


  如果一个麻瓜能走进巫师界四处看看,就会发现这些都是最平常不过的情景了。


  时间,是每个巫师都最为重视的,恪守的事物。


  不过今天,对某两位巫师来说,却是绝不平常的。


  整个去商业博览会的路上,马尔福都紧紧地抿着唇,一言不发,但神色里的恼怒却已经几乎要刺破空气。


  里德尔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抬着下巴,带着马尔福幻影移形到了伦敦的城区。


  他已经提前来探过底,所以这次幻影移形很谨慎地落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工地边,没有被任何其他人注意到。


  当然,最初驱动里德尔去麻瓜伦敦城市的目的是来找一家餐馆或者唐人街改善伙食。虽然家养小精灵的手艺不错,而里德尔本人也并不是多么重口腹之欲,但是英国菜到底还是有些令人不怎么满意的。


  “跟我来,”里德尔仔细看了看四周,转头和马尔福嘱咐了一声。


  马尔福灰蓝色的眼睛冰冷地看了他一眼,不满的抱怨几乎下一秒要从那张薄唇里倾泻出来。


  原本一大早被双面镜召唤的马尔福,听到里德尔让他换一身低调的外出衣服的时候,还有些惊讶和好奇。结果,在发现地点居然是麻瓜界之后,他差点没尖叫起来。


  “Lord!你怎么能……”


  “阿布,去了你就知道了。”


  里德尔很清楚,再多的言语也比不上直观真实的场面来的说服力大。这个商业博览会就在伦敦的市中心,持续展览时间会长达半年。而他就准备用现实告诉马尔福,麻瓜的力量并不容巫师小觑。


  这是改造贵族思想态度的第一步,推翻了麻瓜弱小论,他才能有可能让那群开了眼的巫师意识到他们那些传统念头的可笑。


  马尔福转头带着施舍的嫌弃打量着四周的环境,鼻腔里发出“哼”地一声。


  里德尔辨认出了路,带着马尔福走过两条短小的巷子,转过弯就来到一条车水马龙的繁华大街上。


  穿着各异的行人匆匆行走着,有轨电车与汽车在平整的大道上来往络绎不绝,里德尔故意不去注意马尔福脸上的表情,拦下了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把两人送到了他抄下来的展览会地址。


  古董车啊,里德尔打量着这辆奥斯汀FX4的内部,这可一度是英国出租车最坚实耐用、最经典的代名词。一路上司机和里德尔搭了会儿话,而马尔福在两人的对话里始终保持着缄默金口。


  “先生们,你们是不是商人?”


  “哦,您觉得呢?”


  “我做这行没有十年也有八年了,眼神也挺准的。要我说,那位安静的先生瞧上去倒有几分像是生意人。啊哈,恐怕是一位尊贵的老爷吧。而您——”里德尔给自己和马尔福的脸都施了混淆咒,“让我猜猜,您是位教授?”


  里德尔笑了笑,可猜错了,他是黑魔王,搞恐怖主义的。


  等下车的时候,里德尔不忘了给出租车司机一个一忘皆空,保证自己以及车上另一位看上去不太好搭理的乘客,都从这个麻瓜的脑子里消失地干干净净。


  来到博览会门口的时候,马尔福长长吐了口气,挑起眉毛轻蔑说:“Lord,恕我直言,麻瓜的审美……确实配得上他们的身份。”


  望着眼前灰扑扑毫无美感的工业建筑大门,以及空中扬起的灰尘和弥漫的雾霾,里德尔对于来自巫师贵族老爷的嘲讽只好耸了耸肩膀。


  他也是第一次真的到这儿来,之前只是在中餐馆外的泰晤士报上看到了这则报道而已。


  对于无法反驳的事实,他决定不予置评。


  “似乎是在这儿,”里德尔又对照了一遍地址。


  马尔福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说您一定会后悔的,就摇了摇蛇头手杖,准备施施然地大步走进去。


  “等一下,阿布,”里德尔无语地叫住了他,门票还没买呢。


  等走进大门的时候,里德尔分明看到马尔福往自己身上施加了一个无声的清理一新。


  里德尔忍住翻白眼的欲望,要不是因为今年的世博会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隔了一个大西洋出国不太方便,他也不会带马尔福来这个小型的英格兰商业交流博览会。


  一进门,两人仿佛走进了跳蚤市场,就被嘈杂的人声鼎沸包围了。


  一处宽敞到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场地内,布置着形形色|色的展位,标牌和大声的介绍充斥着整个展览馆,从农业、林业到服装和机械,凡是企业的产品都应有尽有地呈现出来,种类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里德尔肯定马尔福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他脚步停在了原地,似乎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头。


  阿布拉克萨斯端详着四周的环境,现在他倒是看出了展览会的意思。那些站在各自摊位前,朝来往游客介绍的麻瓜就是在展览,其中不少手里还拿着一些“产品”。


  “走吧,”里德尔倒背起左手,朝门票附赠的一张平面图上标着“机械”的区域走去。“应该会有实物展览。”


  路过能源区的时候,里德尔留心了一眼,却没有看到BP公司的招牌,不知道是因为庙太小,还是英国石油公司处于别的缘故缺席了这次活动。


  一辆崭新的汽车旁边围着不少人,里德尔立刻领着马尔福走了过去。


  “上面装配着我们公司最新研发的发动机型号,就在这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介绍着,里德尔注意到了旁边的一个裸|露发动机,看来这个锰铜汽车生产公司下了血本和功夫。


  马尔福似乎被吸引了目光,过了一会儿却又说:“这并不是值得过分重视的事情,我们有幻影移形。”


  “最起码,它足够的舒适,不是吗?”里德尔轻声说,他知道马尔福听得见。


  他们又到了一处灯具的展览前。


  “魔咒更加方便。”马尔福如是评论。


  “麻瓜只用摁一下按钮,美观而且足够明亮。”


  里德尔希望能把电搬回庄园里,他受够了蜡烛的微弱光芒了。


  走到彩色电视机前的时候,里德尔发誓马尔福的脚步停留地超过了平均时长。


  “这是电视剧《星际迷航》,”里德尔突然说,他认出了锅盖头尖耳朵史波克和舰长詹姆斯·寇克,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个人的脸庞特写在彩色银幕上。“最早流行的科幻剧……”


  觉察到马尔福的眼光,里德尔及时刹住了车,险些出了一身冷汗,他可不想和马尔福解释他怎么知道星际迷航的。


  就让“黑魔王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来解释一切吧。


  “电视剧?”马尔福看了一会儿询问,眼睛粘在自带金光闪闪效果的夏大雷(舰长的演员)身上。


  黄衣舰长举起的激光枪发出一道红光,特效汗颜,但是演的很逼真。


  里德尔赶在贵族老爷被电视最新流行荼毒之前,把话题转移到了此次目的之上:“一种麻瓜有趣的娱乐活动。”


  言下之意是并不比巫师的差。


  马尔福撇了撇嘴角:“虽然印象深刻,但是,也比巫师的活动差远了。”


  “有商业价值吗?”里德尔转而问到,他也清楚金加隆才是最可能打动贵族的。


  马尔福话锋一转:“或许勉强有一些考虑的余地。”


  两人走到另一个展览位前时,里德尔突然发现这里的黑白电视机上正在播放战争纪录片。


  蘑菇云在空中爆炸的样子,似乎给马尔福留下了不少的冲击。本来还在心底想着可惜没有军火展览的里德尔,也静静地站在了旁边。


  “去吃饭吧。”里德尔最后说。


  原本还默默盯着片尾字幕的阿布拉克萨斯转过头,有些锐利盯了他一眼,刺人地仿佛针扎似的。但里德尔还是从那愤怒、困惑的神色里,看到了一丝慌乱茫然、不知所措。


  看在这个份上,里德尔想,他可以原谅被一条毒蛇突如其来咬上一口。


  阿布的眼神从某种角度来说过于锋芒毕露了,甚至可以说是大为不敬。当然,里德尔也不是说这些贵族们真的对他尊敬了多少。


  等坐到餐厅里的时候,马尔福似乎已经回过了神来。慢慢举起女招待刚放下的咖啡抿了一口,一直紧锁的眉头也稍微舒展开来一些。


  里德尔一直在等着他的发问。


  “Lord,恕我直言,这些奇巧之技……对我们有什么用呢?”


  现在,他终于等到了。


  里德尔对马尔福的提问水平还是有些佩服的——先给事件定个性,再直奔关键。言下之意便是,巫师真的需要这些吗?巫师已经有了一切!而且,往深里说,巫师真的合适这些嘛?


  “它们会造成恐慌。”里德尔点头。


  马尔福紧紧地看着他:“那么,您为什么想要我知道呢?”


  并不是要我做什么,也不是我们该怎么办……既不谦卑让步,也不傻傻地主动踏入局中,而是跳出来去看问题——里德尔确实想要让阿布知道,他想改变阿布的想法,改变贵族的想法——他想跳开剧情的惯性,避免白纸黑字的死亡。


  活下去。


  “因为我们接下来的这个决定,会影响整个巫师界。阿布,我很少有感到这样的时刻,但我觉得我会需要第二双眼睛。”不语带双关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斯莱特林。


  里德尔说的是政治口号的问题,是宣扬“麻瓜威胁论”,或者,是彻底把巫师界瞒在鼓里。


  “这就是您对麻瓜事物的看法?”它们是一种威胁?


  “你怎么看?”里德尔决定转守为攻。


  “我?”马尔福精明的一面又再度浮现出来,看来他完全恢复冷静了,“我不过是一个普通而不平凡的巫师,如果您说的是商业上的价值……”


  “不,我是说你自己,阿布,”里德尔用指尖摩挲着滚烫的红茶茶杯,没让他转移话题。


  “这是个很困难的问题,”马尔福慢悠悠地往后一靠,苍白修长的指尖抚|摸着蛇杖,狡猾地说,“我并非是说,Lord您的问题我不愿回答。而是回答不了,我此刻找不到合适的词句。”


  里德尔心里轻嗤了一声,要问出贵族们的想法,或许比登天还难。


  “那我赐予你大胆提问的权利。”


  马尔福遥远地审视着他,过了一会儿说:“您是如何知道的?”


  里德尔其实没想到马尔福会直接说出他的怀疑——是对里德尔本人的质疑。他还以为黑魔王的坏脾气早就让这群贵族摸了透。毕竟没有一个当领导的喜欢被属下质疑,哪怕他脾气再好。噢,邓布利多或许除外。他是不一样的。(作者:我忍你很久了,粉丝滤镜够了喂)


  这是分分钟雷霆大怒,得一把钻心咒赏赐的行为。不过,或许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有他自己的地位来质疑黑魔王。


  “如你所知,我出生在麻瓜界,”里德尔懒懒地说,注意到马尔福浑身紧绷了起来,“那次战争,格林德沃波及了麻瓜界。”


  格林德沃还真是万灵药,哪里缺了哪里倒。


  “从这一点上寻找过来并不困难,”里德尔说,“又或者,你愿意听听我拜访某一个老宅的故事?”


  有时候里德尔不得不承认,阴冷的笑容实在是黑魔王最不费神,拿来就好用的表情。


  马尔福显然没有任何和他探讨“他的出生”这类高危词语的想法,避凶趋吉,蛇类本能。


  里德尔是混血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说起来,邓布利多他肯定也是清楚的,究竟为什么在斗争最激烈的时刻,他没有去告诉报纸某位提倡纯血主义的领导人是个混血——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新闻呢?


  这个念头只是迅速飘了过去,或许理由有很多。比如,邓布利多不想激怒里德尔。


  显然,现在马尔福也不想。他转移了话题:“那些武器,麻瓜的武器,是否常见?”


  “如果你说的是产生巨大蘑菇云的原|子|弹,那只掌握在少数麻瓜手里,”里德尔说,“在他们的战争中,至今也只动用过两次。”


  “少数麻瓜?多少?”


  里德尔算了算:“大概也就五六个国家,数量上加起来一万多枚左右吧。”美苏军备斗争现在可是白热化,还是把数字往虚里报吧。


  马尔福眼睛瞪地滚圆,重复着:“一万?”


  “一万多一些,”里德尔纠正他,“这是麻瓜的绝密资料,很难得到具体的数字。如果它们全部发射的话大概可以把地球炸平好几次,所以是威慑而非常用的。不过,那些枪支的手持武器,倒是常用的。”


  里德尔露出恐吓小孩的表情阴森森一笑:“街头巷尾,普通麻瓜都有。”


  不知为何,这一次非但没吓到马尔福,反到让他恢复正常了。


  “Lord……”


  “嗯?”难道我脸上沾了点东西吗,阿布可从没用这种勇士就义的眼神看过我啊。


  “下午继续?”


  “继续。”


  (分割线里让我们回忆一下阿布的眼神:冰冷的/高傲的/不满的/冷酷的/锐利的……所以,汤姆,你M了……)


  下午的事情变得糟糕起来。马尔福见到有趣的东西,但又并不肯对麻瓜委身下问,于是他就一言不发傲慢地盯着人家。直到里德尔看不下去帮他问了,或者对方热情地开始推销。


  “有这么难吗?”里德尔觉得很蛋疼。


  “我不如Lord,”马尔福干脆利落地承认。


  ……是贬义吧?里德尔突然觉得右手袖套里的紫杉木魔杖有些痒。


  不过,他注意到马尔福停下脚步的那一些展位,往往都提供了一些思路——主要是指向金加隆的。算了,里德尔想,经济建设是一切的基础,他也没指望马尔福一天之内就能改造成功。


  思想建设难于天啊。


  等傍晚两人离开场馆时,才刚走到门口的大路上,就被一阵阵越来越近、震天动地的喧闹声吓了一跳。


  只见自左侧几米远处开动的警笛,混杂着号角、喊叫和标语,震天动地,朝他们开过来。两人竟然好巧不巧地遇到了一场大游|行。


  里德尔眼角瞄到“罢工”,“医院”什么的字眼,再转头,发现马尔福和自己一样,完全被场面所慑,愣在了原地。


  就这几秒,像潮水一样涌过来的人潮险些把两人冲散,里德尔不得不伸手紧紧的抓住了马尔福的手臂,而对方干脆利落地抓住了他的手。


  两人跑到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立刻“幻影移形!”


  ……看来马尔福和自己以前的关系真的很好,里德尔收回手的时候默默想。敢触碰黑魔王的身体,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啊。


评论(13)
热度(184)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