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5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五章  穿新衣不要走老路


  拿格林德沃当挡箭牌,是里德尔想出的一个比较好的办法。他们这一代都是在那段最恐怖的时候成长起来的,黑魔王余威赫赫啊。


  “请您慎言!”马尔福的急促语气里严肃多过警告,不赞成地说:“您应当充分了解了这样做法的危险,我想,不需要我再多余的提醒了。”


  里德尔知道他在说什么,这是在警告如果自己有什么超出容忍的异动,这群贵族到头来就会立刻翻脸不认人。


  说真的,里德尔也有点觉得好笑了。他头一次尝到了一言不合无话可说的滋味,这群老古板——一点也不冒犯——他觉得贵族确实已经思想僵化了,完全看不到一个问题还有两个解决办法。


  “这个想法确实存在着危险,”转了一圈后,里德尔还是退让了一步,他决定把话题圆回来,说到底这类事情还是靠潜移默化、来日方长,“但是前人为我们指点的路,也是我们宝贵的历史财富。一切都为了我们最崇高的目标,为了伟大的纯血服务,好了,你下去吧。”


  里德尔闭着眼睛,任由马尔福行礼告别。他怕再晚一秒就要真的“拉着”马尔福和他好好地理论一番了。


  黑魔王残留的暴躁脾气不好啊,在心里重复着喘气呼吸平心静气的里德尔,没注意到马尔福离开时眼中的若有所思。


  凭心而论,这一回马尔福完美地扮演了一个洗脑式叫嚣纯血论的贵族。而一想到队伍里其他人恐怕更为狂热,坐在椅子上的里德尔就像是泄了气一样的皮球,整个人都萎靡了几分。


  马尔福或许还只会口头劝阻他“危险”,其他人指不定就一个尖叫或魔咒上来了。毕竟,自己虽然是斯莱特林的后裔,也是一个混血……


  算了,失败是成功之母。里德尔安慰自己,爱迪生还失败过九十九回呢。


  不知道是几十年的交情还是什么作祟,起码马尔福没有一点就着,立刻翻脸走人。


  还是容他想想办法,毕竟,水滴石穿嘛。


  想穿了此事急不得的里德尔,也就看开了几分。因为初到这个世界,心中本来对贵族的新奇与好感,在这次马尔福的一番不欢而散的谈话里,也淡漠了几分。


  里德尔清醒地意识到,他不是在打游戏副本,或者臆想YY,现实中他不可能轻易的改变任何人的想法。


  决定从这堆麻烦纠结里退出来的里德尔带着一肚子闷气,转头先着手解决另一个问题去了。


  手里把玩着他的第一个魂器日记本,里德尔朝里面扔了几个探测魔法,却仿佛石沉大海,这本麻瓜的老旧廉价笔记本连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


  说来也奇怪,从密室里取出日记本的时候,它就安静地不像话。


  记忆里掌握的现有炼金阵给了他一点思路,里德尔知道炼金术基本的原则是置换。如果他可以将整个魂器分裂的炼金阵反向逆阵,或许就能给出融合魂器的解决办法。


  但是说来简单,实践起来却完全是另一回事了。连地下室里那个炸了一半留下来的残余法阵,也复杂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里德尔坐在了法阵边上,几日过去了,他依然在没日没夜地试图彻底解读网络与节点的互相关系。


  生命炼金,确实是最深奥的一个魔法领域。作为初学者的里德尔,尽管有伏地魔的记忆,仍然在这样艰深的领域前赶到束手无策起来。


  而理解阵法的作用,还只是解咒前的第一步。伏地魔本人并没有在研究逆阵上花过多大功夫,他毕竟是把黑魔王当成职业规划目标的,而不是一个小小的解咒师。


  当然,伏地魔留下的良好扎实的知识功底,尽管偏科严重而且是朝黑色的偏去,依然是为里德尔如今把“融合魂器”当作最首要的实验题目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在原来黑暗的密室中,里德尔小心谨慎地在地面上勾画着一个渐渐成形的法阵,而他全身的魔力微微激荡着,宽大的黑袍无风自动,借助于炼金物品的容器,流入阵法之中。


  一个巴掌大小的火团突然在凭空出现在了眼前刚刚完成的法阵里,里德尔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它,火团闪耀了几秒钟就又消失了。


  他长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泪水,自言自语着:“看来基础炼金阵的逆阵还是比较简单的。”


  但是,要作出魂器这样本身极其复杂危险逆阵的难度,更是远远不可比的。就好比从万有引力推导出行星运动的轨迹只需要一张纸,但从椭圆形行星运动的轨道推导出万有引力,花了牛顿整整一本书。


  里德尔意识到,他前方的路途仍然是遥遥而无期。


  更别提炼金术本身的复杂危险,更增添了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在他把自己关在密室的时间里,纳吉尼没少来打扰他,只是里德尔每次都随口打发了小姑娘出去玩。


  反正宅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住,里德尔也就没有把研究室的门锁上。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和警惕,和求生的热切本能,战胜了他曾经的安逸心态。


  等里德尔把伏地魔四十多年来全部的笔记以及参考书都翻了一遍后,才由衷地意识到自己当初的“穿越”是多么惊险,不由得为梅林那个臭小子捏了把冷汗。


  杀死一个人基础上分裂制作的魂器,如果在中途被打断,那么,从献祭得到的生命形式一旦没有被转移到魂器上,来自这个祭品的生命力量极有可能引起大规模的反噬,甚至导致彻底的魔力暴|乱湮灭。


  简单来说,原版伏地魔就是被这个反噬给弄的烟消云散的。


  而梅林就挑准了这个时候把他塞了进来。


  里德尔盯着原理图,习惯性地摸了摸下巴,那如果要融合魂器,本质上就相当于……再次杀人了。


  在接下来的又一次食死徒会议上,里德尔本着沉默是金的原则,扮演着他高深莫测的形象。而离他最近的马尔福也一副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仿佛之前两人的敏感问题的谈话,只是一个错觉。


  “阿布,你留一下。”里德尔叫住了散会时有意无意慢了半拍的马尔福。


  阿布拉克萨斯转过身来,即使在暗沉沉的房间里,他的头发仿佛也发着光,真正字面意义上的蓬荜生辉。


  里德尔抽了下嘴角,脑子里顿时就想起那个电影中仿佛和这位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德拉克他爹,卢修斯·马尔福。


  似乎后者今年要进入霍格沃兹了。


  一前一后的两人走进书房,里德尔这会没有坐在书桌后面,而是把人带到了花园的窗户边。


  今日午后的阳光正好,窗外是一片美丽的花园。而在窗边一转头就能看到绿意盎然的植被里,偶尔有几株鲜花怒放着。


  伏地魔本人不喜欢除了蛇类以外的动物,因此花园里并没有什么孔雀和鹦鹉的嬉戏,只有一片安静的植物。


  不急不缓地喝了口下午茶,里德尔等对面的马尔福放松了下来,才问到:“关于炼金术你知道多少?”


  马尔福挑起眉毛:“Lord,以您的博学,应当知道这并非我擅长的领域。”


  “我是说,你所知道的,关于这方面知识来源的消息……”里德尔斜睨了他一眼,他还记得在霍格沃兹里,眼前这位的成绩也都是翘楚的,当然比不上他自己的全优,但也绝非平庸之辈。


  因为多疑的缘故,伏地魔确实更喜欢亲自收集卷轴与书本,但在之前非常忙碌的时候,作为少数几个他勉强信任的人,他也差遣过马尔福帮忙留意一下。


  “之前那些孤本……”马尔福脸上的惊讶也是有些真实,这才过去没有几天吧。


  “我想,它们并不足以满足我实验的要求,”里德尔有些模糊地透露了一些消息,伏地魔的研究癖好有些影响了他,甚至包括强烈的防备心。


  其实这次,里德尔是盯上了马尔福家的孤本。


  用手指想想也知道,记忆中曾经参观过一两次的贵族传承了千年的书库里,肯定会有他现在迫切需要的那部分知识。


  但是,如果直接要求马尔福向他开启关系到家族隐秘的书库,恐怕只会导致一个结果,那就是被拒绝后,两人彻底地撕破脸。


  随着研究的深入进展,里德尔越发认识到他根本不可能离开魔法界。因此,这个结果,现在的里德尔绝对没能力承担起来。


  “我会尽力替您寻找的,”马尔福知趣地说,敏锐地注意到里德尔因为沉迷某些黑色的实验而显露出的青黑眼圈。


  “对了,卢修斯是否要于九月份前往霍格沃兹了?”


  突然想起来了刚刚飘过去思路的里德尔随口问了问。


  一提到卢修斯,马尔福就变了个人似的,一向高贵冷酷的脸庞上忽然露出一丝堪称柔和的微笑:“是的,卢克他一个月前收到了录取通知书,马上就要去霍格沃兹了。”


  里德尔似乎隐约记得,在对方妻子怀孕的时候,马尔福还曾经隐晦地暗示过关于他未来儿子的教父的问题。只是两人之后却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而自己也飞快地投奔到黑魔法深不可测的怀抱中了。


  尽管如此,对于卢修斯,在理智上他依然是有几分好感的。


  “时光飞逝啊,阿布,他们长大地真快,”里德尔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阿布拉克萨斯眼中飞快地闪了闪,若有所思地带上了一丝探究的目光。看来他之前隐约的感觉没有错,似乎眼前的里德尔身上,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下午茶在两个人互相虚伪试探的追忆学校生活里过去了,等马尔福离开后,里德尔倒是忽然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虽然贵族私藏一时间只好望洋兴叹,但霍格沃兹的图书馆,也是另一大宝藏啊。


  六年级制作第一个魂器的时候,他就曾经翻到过大部分的参考书。在做之后的几个魂器的时候,他也动过霍格沃兹图书馆的主意,或许这一次要融合魂片,也应该在这点上想想办法。


  可惜,和贵族书库一样,霍格沃兹的宝藏上也坐镇了另一个“守护兽”——阿不思·邓布利多。


  虽然里德尔本人很欣赏邓布利多,但架不住两人现在的职业是对立的——作为一个白巫师,邓布利多肯定不会喜欢他这个黑魔王!


  唉,里德尔郁闷地pass掉了这个选项。


  原版的伏地魔好像就一直想当霍格沃兹教授,但也被坚决地阻挡在了学校的大门外,几十年不得而入。而他当然也不会指望,现在邓布利多这个爱学生如命的校长,能把他这样的危险分子放进校园里去。


  或许,里德尔摸了摸下巴,应该把目光放得远一点……


  里德尔站起来,看了一眼书桌,注意到桌面上摆放着他授意调查的一些前任巫师的资料——格林德沃这个字跳进了他的眼睛里。


  里德尔眼前一亮,请教前辈这个崭新的选项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里德尔不是原版唯我独尊狂妄至极的伏地魔,他不觉得找个师父有什么问题——小命要紧啊!


  里德尔为这个想法高兴地露出笑容,只是冷静下来,他却发现想法虽好,自己却面临着一系列实际操作的问题。


  首先,这个巫师界在这个领域里,能有可能从学识上超越他,给他指导的,恐怕也就那几位老不死。而又敢真的教他——毕竟里德尔的黑巫师名号都挂出去了——这些知识,这称得上是黑魔法炼金术的巫师,恐怕,就更寥寥无几了。


  尼克·勒梅作为魔法石的发明者是他第一个想到的炼金大师,但是,对方和邓布利多的紧密关系,让里德尔不得不含泪放弃了这个选择。


  而且,那是一个从十四世纪到现在,活了六百岁的老巫师,要是自己敢来硬的去强迫他,恐怕下场会惨的连个全尸都找不到。


  以此类推,里德尔现在也就只能从黑巫师这边下手了。


  但强大的黑巫师哪个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透露出自己的方位,不是等着一群人喊着“消灭黑巫师”的口号冲上来吗。


  这么排除下来,也就只剩下唯一一个他既知道在哪儿,并且肯定在这方面的造诣不低的人选了。


  里德尔又重复了一遍眼前的这个名字:“格林德沃。”


  毕竟,这位老魔王曾经是研究死亡圣器的——那可是最顶尖的生命炼金物品了。


  巫师界没有人不知道格林德沃在那次决斗失败后,就关在了纽蒙迦德最高的塔里。至于二十年后的今天,对方还是否如传说那般还呆在哪儿,里德尔到是没有什么把握。


  雪上加霜的是,这个传说中的纽蒙迦德到底在哪儿,他也不知道。


  指尖轻轻敲着桌面,里德尔沉思着,难道应该抽空去一趟欧洲?


  他至今仍然还记得校园生活里风声鹤唳的日子,格林德沃被所有称为“那位大人”,他的名字从一开始预言家日报通缉榜上的头条上消失,而变成粉饰太平的无聊版面。一直到他毕业那年,被推举到英国巫师界领袖人物的邓布利多去欧洲迎战,才结束了一切。


  唉,想到邓布利多,里德尔无力地叹了口气。


  要是有办法混进霍格沃兹就好了……里德尔甚至可以当着戈德里克·格莱芬多本人的面,拍着胸口的良心说,即使披着魔王的皮,他也绝对不会走老路的。


评论(4)
热度(180)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