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4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四章  书房掉下个马尔福


  自睡梦中惊醒,里德尔眨了眨深色的眼睛,下意识地弹指划过空气,眼前出现一行翠绿的跳动数字,正是早上六点。


  里德尔仍然恍惚了一会儿,但强大的生物钟让他已经没有了睡意,他从松软的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踩在灰色柔软,仿佛是一层森林厚厚落叶的毯子上,几步就走到窗边,看向屋后连绵的森林与灰蒙蒙的天光。


  有谁会知道,英格兰的日出,黑魔王伏地魔是每天都在见证的呢?


  这几日来,里德尔也调整着自己,逐渐去习惯身体的本能作息。不过,从记忆里翻出黑魔王十几年来不变的时刻表时候,里德尔仍然感慨了一下,难怪他能成为这个世纪最可怕的黑巫师!天赋和勤奋永远是相伴相随的利剑与武器。


  等擦着半干的头发,端着咖啡坐到书房里的时候,他简单地扫了两眼面前的报告。


  握着扶手椅,里德尔又开始忍不住发呆了。


  究竟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让那群如狼似虎的贵族改变根深蒂固的念头,跳出血统论的思维怪圈,来一起建设魔法界呢?


  不知怎么地里德尔想到了记忆里的那些政治课本,他摸着下巴,一度有种把马恩原著找出来一股脑儿塞给他们的念头。


  那些已是十九世纪的经济观了,而现在都六十年代了,可巫师们居还不开窍!


  浅浅地抿了一口醇香的咖啡,苦涩从喉咙里蔓延到心底,里德尔一想到昨天火|药味十足的食死徒会议,在心里想要吐槽。


  不过,这个传播“平等主义”极度不切实际的想法很快从他的脑子里被排除了,里德尔瞟了眼空白的羊皮纸,脑海里灵光一闪,微微勾起嘴角。他决定先抛开纯血论的问题,从一个他比较熟悉的角度入手——


  麻瓜。


  他在纸上写下这个单词。


  不知怎么,里德尔脑海中浮现了昨天聚会时候,在一片喧闹中唯独冷静不做声的马尔福,他不由地就觉得,或许应该找表现地如此与众不同的贵族前来试探一番。


  向来精明称号的马尔福,应该是最有可能会接受最新的观念的人选吧。如果能把他的思想成功改造一下,别再那么闭关锁国,或许……一切会变的容易很多。


  在心里打定了主意,跃跃欲试的里德尔有些激动地眨了眨眼睛。


  似乎在潜意识里,马尔福的信任度还是颇高的。对于伏地魔来说,他是他颇为依仗的“下属”,甚至如果勉强要说黑魔王的朋友的话,马尔福是最接近那个状态的人。


  虽然记忆仍然有些混乱和残缺,但在适度好感的作用下,里德尔决定私下里接见一下。


  他可没傻到当着全部的面在聚会上谈论“麻瓜”这个颇为忌讳惹麻烦的问题,而且,他自己也很清楚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愚蠢而低贱的生物,应该被巫师老爷们动动魔杖彻底消灭。


  ……


  一周听一遍种族屠杀的言论已经是极限了。


  从瓶子里蘸了点墨水,双目微闭思考了一会儿,睁开的时候里德尔在纸上又增添了几条可以帮助的论点——他也没指望能一口气吃成胖子。


  想要用一次谈话就让马尔福一介堂堂巫师贵族老爷,彻底改变他原本鄙视麻瓜的心态,这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


  但他至少要得更正“麻瓜是弱小的”这个概念。


  阿波罗都快登月了,算算就在这两年了。原|子|弹都多少当量了,美苏争霸弄出了多少军事怪兽,巫师还停留在乱七八糟的小农经济,垄断市场状态……


  修修改改到中午,里德尔自觉能够应付一个狡猾的大贵族的初期试探,便按照记忆里从书桌的抽屉中翻找出一个炼金产品。


  这个银色的双面镜价值不菲,华美的装饰下掩藏着复杂魔法阵的波动,是只有巫师界贵族才用得起的联络品。


  里德尔还记得,电影里,哈利波特和他的教父小天狼星曾经有过一对。虽然他在炼金术的造诣也不低,但主攻方向还是带点黑魔法的那部分以及和灵魂有关的生命炼金。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像这种日常用途的炼金物品,他反倒是不太清楚其中的门道了。


  他用左手拿起有些沉重的镜子,依稀记得似乎是马尔福送给自己的。


  里德尔用另一只手举起魔杖,轻轻戳了戳镜面,一阵波纹像水面一样地荡了开来。只是双面镜的另一头毫无反应。


  里德尔愣了一下,狐疑地想,莫非自己搞错了方法?


  又摆弄了一刻钟,仍然没有回音的里德尔只好放弃了通过双面镜呼唤对方的尝试,或许马尔福有事恰好不在。


  经过一番思前想后,里德尔决定用最保险的做法,他拿出一张花哨的高级羊皮纸,琢磨着词句开始写信。



  阿布拉克萨斯:


  请于今天尽快来此一趟,有事面谈。


  LV



  决定遵守简洁为要的某人,注视着一只庄园里专用的黑鹰带着他模糊的遣词造句弄出来的简短email远去。至于那个签名,他还是不愿意写下Voldemort这个法语单词,总之用大写字母就够了。


  里德尔放下羽毛笔,摸了摸肚子,施施然起身去用餐了。



  就在当晚,一头长长的铂金色发的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突然出现在了书房,把正沉浸在一本书里,奋笔疾书的里德尔吓了一跳。


  “对不起,Lord,我来晚了,请您责罚。”华丽的声音紧接着传入了耳朵。


  马尔福二话不说就单膝跪地行礼,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充满魅力。夜光下银色的及腰长发仿佛在空中闪着光,散落在他深色的衣袍上。


  只是尽管他身上的衣服非常华丽,仍然让人轻易认出了它属于家中的便装。


  里德尔高举着羽毛笔,被突然打断思路的他有些纠结地骂也不是,问也不是,只好叫他先站起来。


  原来马尔福关系和自己这么好,见面的时候都不需要穿正装了,里德尔细心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从记忆里又翻出一些零星的两人平时相处的画面。


  “阿布拉克萨斯啊,不必多礼,你这两天很忙吧。”


  里德尔和善地问候了一句,双手十指交叉,放在了台子上,总算有机会在书房的亮光下细细端详着大贵族俊美的脸庞。


  啊,怎么保养地那么好,明明比自己还大几岁,看上去只有三十岁都有人信。


  里德尔不免有些嫉妒起来,心里发酸。


  不过那一身的成熟气度韵味,怎么也是年轻人不可能具有的。想到这里他对比了一下自己,里德尔顿时更不是滋味了。


  马尔福闻言又优雅地鞠躬行礼:“感谢Lord的挂念,您的意愿即我剑锋所指向。”


  里德尔闻言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笑笑,示意他坐下来。


  不知怎么,在客套的寒暄里,里德尔一细想就顿时觉察到一丝不同寻常。马尔福这幅半夜熟门熟路地出现在书房的样子,恐怕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还是幻影移形,天知道伏地魔这么疑心重的家伙竟然允许别人在这种比较重要的幻影移形,还随时进出他隐私的书房。


  不知怎么地,他的心中又浮现一个惊悚的猜测。


  莫非……不,只能说,马尔福和自己的关系,真的,非常好啊!里德尔摇摇头,极其迅速地扔掉了那些古里古怪的对阿布拉克萨斯和自己交情的揣度。


  “阿布拉克萨斯,我希望你去做一件事情。”里德尔尽量控制着不动声色的语调开口了,仿佛非常随意地样子,对面的马尔福坐在椅子里,闻言微微侧耳,露出倾听的神色。


  “我想知道今天那个混血的家族背景,以及他和林奇——那位叫嚣地最欢的年轻人——之间是否有什么矛盾。不,别误会,我并非是想干涉其中的矛盾,只是优秀的年轻人仍然值得我们必要的引导点拨,以免阅历的不足引来一些侧目与损失,是不是?”


  里德尔仔细观察着马尔福的神色变化,只可惜对方除了恭恭敬敬和与生俱来的高傲,依然是一派滴水不漏。


  “请您放心,我尽快解决。”马尔福挥了挥象征家主的蛇头手杖,“只是,我想有一句话或许不当讲——Lord需要知道,任何牵扯到——”马尔福慢条斯理地拉长了后面的这三个字,“白巫师阁下的谈话都需要慎重。”


  里德尔心头一哂,看来昨天某一些人确实对他突然阻止的发言有些不满。


  “即使明知我们的小朋友或许会带我们一脚踏进进陷阱?”


  “必要的教训才铸就成长的丰富经验,而且,那些混血和麻瓜保护论的主张无疑是格莱芬多式的愚蠢。”


  “那么,你对麻瓜的看法是什么?”里德尔脸上装出了为他的咄咄逼人有些震怒的样子,朝外微微散发出魔压。在心里他还是非常紧张的,前面扯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这个问题。


  他想知道马尔福对麻瓜的看法到了怎么样的一个状态,才能对症下药。


  简单来说,此刻里德尔和马尔福都心知肚明地知道,这看似不经意的问题,其实才是谈话的最终目的,一个迂回的试探。


  马尔福轻蔑地呲了一声,“这个卑贱的字眼连说出来都令我觉得可耻。”


  他快速地扫了一眼里德尔,灰蓝色的眼睛像是冷漠又像是严峻,“Lord,您应当知道贵族的尊严不容玷污!因此,这个骄傲让我们哪怕面临着眼前的陷阱,也会毅然地跳下去。”


  愚蠢!或者是偏激!


  里德尔面无表情,手指紧紧地握住了,或者,是试探?


  “说的好,”面对着马尔福的锐利的眼神,里德尔最终缓缓吐出一口气,退让了一步,“说的好,阿布。”他压抑住心里的挫败和烦躁情绪。方才马尔福坚决的抵制告诉他,眼前不是一路荆棘,而是连路都没有的一堵墙!


  尽管如此,在阵阵的失望里,里德尔还是打起精神来,尽力缓和了谈话:


  “一切为了斯莱特林的荣耀与伟大的纯血精神。”


  “Lord圣明,为了最伟大的纯血荣耀,”注意到马尔福一板一眼的行礼,连眼睛里恰到好处的崇拜,也像是敷衍的演戏。


  里德尔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马尔福仅仅只是贵族中的一个代表,而如果他连马尔福也不能说服,更别提改变整个发展轨迹了。


  但尽管,事先在心里里德尔做好了类似被拒绝的准备,出师就不利仍然让人非常不爽。


  话说回来,邓布利多到底是怎么和这群人沟通的,太强了,他几乎看到了一群人冲上来朝他脸上拍着他们摇旗呐喊的一杆杆旗子的画面了。


  而且,被认为曾经是二等公民……甚至不算人的地位……当面里德尔还是被狠狠地呛了一口气。


  而就在里德尔为调整心态而片刻的停顿里,马尔福却不依不饶地继续发言:“原谅我的冒昧,尊贵的Lord,我是否可以据此认为,有人向您谗进了一些心怀叵测的内容。”


  “嗯?”里德尔心中一凛,收起了魔压,用单音节示意马尔福继续。


  难道马尔福觉察到了什么破绽?


  只是阿布拉克萨斯忽然就闭口不言了,里德尔在警惕的冷汗里转念一想,顿时就气笑了一下。因为说出来都觉得可耻,所以就干脆不开口以沉默来抗议吗?


  没想到马尔福一副仪表堂堂,俊秀高贵的样子,却是这么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


  不得不说,在拿捏上司这方面,马尔福也可以说非常到位了。毕竟只有里德尔自己知道,这个所谓的莫须有“谄媚小人”其实是自己。如果话题就此继续下去,里德尔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忍不住火冒三丈。


  他头疼地按了按眉间,安慰自己毕竟还是要原谅一下古人的孤陋寡闻,便出言警告了一下对方:“注意你的位置。”


  “为Lord分忧是我的荣幸。”马尔福蓝灰色的眼睛闪了闪,顺水推舟地开始唱歌功颂德的样板戏。


  这可是在暗示“点到为止,皆大欢喜”呢。


  里德尔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的“表演”,神色阴晴不定。他可不打算遂愿跳过这个话题,不尝试一下还是不死心:“我确实是收到了有了一些有趣的消息。”


  下一秒,马尔福就变脸似的显露出一副被冒犯而恼怒又焦急的样子:“Lord!”


  “听着,阿布,”里德尔觉得还是阿布说起来方便,阿布拉克萨斯太绕口令了,“近期对于格林德沃——”他注意到马尔福因为这个名字无可避免地颤抖了一下,“所做的一些研究,让我看到了之前没有注意到的一面。”



--------

评论(11)
热度(186)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