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3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三章 老古董和烂摊子



  原本的黑魔王心里知不知道被利用的这个事实?


  这种戏码历来是你情我愿,互惠互利的。毕竟,现在的他还需要借势与这些贵族虚以委蛇,等他越来越强大的时候,时过境迁,一切就由不得一开始还有二心的某些贵族了。


  枪杆子里出政权——拳头硬的是老大。


  黑魔王一开始是食死徒的主人的说法还是别开玩笑了,当大家都是傻子,信了这种纳粹调调的恐怖主义啊。要知道,无论是奥赖恩布莱克夫妇,还是马尔福家主,从来就没有被打上黑魔标记吗。这些老滑头!


  一边自嘲着原版心里一统天下的美梦,一边里德尔则在故意留出的安静作用的压迫里,慢慢地朝前坐正。


  他微微抬起下巴,十指在胸前交叉着,用记忆里最决断的语调,得说出伏地魔最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语:“纯血的至上不容玷污!”


  看到一众人在他散发的魔压下屏息地低下头去,里德尔表面上露出很满意的表情,在心里却鞠了一把泪。


  现在的食死徒还是一个秘密行动的社团,而且各怀鬼胎——没有唯命是从,黑魔王明明就是一个倒霉非法传销头头。


  里德尔突然想到,不知道他职业的前任,德国的格林德沃,是否也面临过同样的境地?


  “是!一切听从Lord的指挥!”,年轻的巫师狂热崇拜的喊声把里德尔拉回现实中。


  你要是真的一切听我倒好了。


  看着底下人已经开始在一边高声凯歌,一边倒自说自话地发展到讨论如何残忍地折腾那个无辜人,里德尔面无表情地听着,心里却有些不太舒服。


  他毕竟做不到对无辜生命的死去袖手旁观,如果能够阻止流血事件,他不介意曲折地尝试一下。


  眼睛微微一凝,里德尔让手中的魔杖一晃就流出袖口,缓缓地敲击着左手手心:“此事还要慎重,据我所知,最近来自某个白色的方向,盯地有点紧。”


  铂金贵族倒是忽然侧过头,灰蓝色的眼睛像剑一样刺人:“Lord,即使如此,挑战纯血贵族的尊严也无可容忍的。”


  话里话外看似狂热和尊敬,到底还是透出一分细微的威胁的意思。


  里德尔心里叹了口气,明白恐怕现在自己没法对这些贵族动手。他看了马尔福一会儿,勾起嘴角,退让了一步说:“阿不拉克萨斯说的对。如果不给我们的敌人深刻的教训,就不能得到他们的敬畏!”


  他抬起头,被冷酷目光所看到的贵族有低下头以表尊敬的,有狂热地站直了身子的,有爱慕的也有崇拜的……里德尔冷冷地补充道:“让他们敬畏之后,如果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别忘了恩威并施!”


  一个贵族不服气地说:“可是主人,那些愚蠢的混血留着有什么用?他们根本不值得我们手下留情。”此言引发了不少附和的声音。


  唯独只有布莱克和马尔福带着微妙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隐约的不赞同。


  里德尔心里一阵警惕,表面上却只是带点讽刺地勾起嘴角。他依旧先是温和夸赞了属下一番:“你们的想法很好,但是他们天生——”他换了个容易被接受的词,语调也话锋一转,冷酷下来,“便就应该是我们的仆人,如果将仆人都赶尽杀绝,将来谁来供我们差遣?”


  最起码要胡萝卜加大棒嘛。


  纳吉尼适时地又游到了他的脚边。苍白的手掌轻轻抚摸了一下蛇冰冷的身躯。里德尔心里很明白,食死徒中,真正被“纯血至上”不顾一切蛊惑的,只有那群最好骗的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赚金加隆,分配利益,说到底都是切蛋糕的事情,里德尔暗中古怪地笑了笑,他不相信马尔福和布莱克这些纯血家庭看不透。说到底,纯血论和自己的出现一样,不过都是他们“师出有名”的旗帜而已。


  “主人圣明!是我考虑不周,请您责罚!”一群叫嚷的最响亮的小贵族,包括曼克斯等老牌食死徒纷纷露出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里德尔按照记忆里,只是扔了几个黑魔法的惩罚咒语过去,看着他们在地面上打滚尖叫。他默默地转过眼,尽管在心里对体罚的管理政策极不赞同,他一时间也不能改变太多。


  里德尔自然察觉到,方才几个附近的贵族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看着他的目光也稍微有了些变化。


  一群黑衣人和来时候一样飞快地消失了。


  绷紧神经,等所有人都走了,里德尔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了椅子上。冷汗几乎浸湿了他的脊背,方才那副高深莫测的魔王样子,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


  持续了不到短短一个小时的聚会,对于切身感受的他来说,却仿佛是度过了一整天似地。


  当魔王不仅是心理活,还是体力活啊!


  “Voldy!”一阵撒娇般地声音从纳吉尼恐怖的巨大蛇头传出来。在里德尔的掌心下,蛇类冰冷的驱体竟然有种温暖的依靠感。


  里德尔抚摸着他的宠物,心里却回忆着刚才发生的所有细节,直到确定他没有留下任何破绽为止。


  这群贵族都是吃人的野狼。但如果里德尔想要避免未来悲催的下场,不沦落为一片片被宰的命运,就必须要面临彻底把他们收服的问题。


  他不是没想过干脆釜底抽薪,彻底撂挑子不干走人,但是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彻底远离这群贵族的影响力范围内——或许至少得逃到东亚去。但在解决魂器这另一个大麻烦前,他不可能离开魔法界。


  但是,今天新鲜的经历明明白白告诉了他,要改变贵族们的想法简直是无比困难的。


  里德尔是绝对不赞同纯血论的,在他看来,任何用血统作为藉口的信仰不仅无知可笑,而且非常原始。说到原始,里德尔又叹气着摸了摸下巴,恐怕用固步自封形容现在糟糕的巫师界政治环境都算好的了——他实在不明白,每个人都在讨论分蛋糕,为什么没有人讨论把蛋糕做大点?


  为什么不谈一谈发展呢?


  第一次,里德尔认识到了原版残留在记忆里的那一个统治天下的目的是多么肤浅虚无,只是统治天下有什么用?杀光了麻瓜,杀光了混血,难道贵族们自己会种地生产?


  唉,他的念头忽然又转了回来,不知道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是不是也这样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里德尔若有所思地眯起眼睛,一个曾经打败过黑魔王的最伟大白巫师,这是多么大的政治资本!邓布利多却偏偏只冠上一堆名号之后,被扔到学校当校长,余下了英国界内的政治“影响力”。


  当然,一个国际魔法师联合会副主席、最高巫师法庭威森加摩威森加摩魔法师的身份不可谓之不重。但是到底,邓布利多还是被阻拦在了魔法部之外。


  无论是不是清高的品德,要是说这一切背后完全没有这群玩弄把戏成精的贵族们在背后做手脚,里德尔可不信。


  而想起那些似乎还在耳边尖叫的言论,里德尔隐隐地头痛起来。看来,他必须得找到让贵族愿意付出的代价,才可能有所改变现状了。


  不过,要说动这群老滑头与吸血鬼,除非得有足够的好处。


  思考了半天,身上冰冷下来的衣服有些不舒服,里德尔决定先把这个大大的头痛问题放到一边,给自己舒舒服服地泡一个热水澡。


  不得不说,伏地魔还是很会享受生活的。


  坐在热气腾腾,可以塞下好几个人的巨大浴缸里,里德尔享受着一个魔咒就带来的舒适水流按摩,花瓣的芬芳洒落在水池上,只感到自己从灵魂深处都舒坦了起来。


  一挥手,巴赫古钢琴的音乐声流淌在房间里。


  里德尔只觉得自己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只想一动不动地泡在水中好好睡一觉。


  不过,无意中看到对面的镜子里即使有热水泡着也仍然苍白如鬼,可以说印堂发黑的脸庞,里德尔又忍不住郁卒了一把,想到了自己的魂器问题。


  其实如果单看现在他的脸,也就只是吓人一跳的地步。但是偏偏电影里那张噩梦级别的蛇脸印象太深刻,里德尔一忍不住,就把两个不少相似之处的脸庞重合了起来。


  要是长成那个样子……他宁愿哈利波特把自己阿瓦达了。


  里德尔现在并不太清楚,毁容的效果究竟是黑魔法魂器的缘故,还是里德尔脑海里那一系列的重大黑魔法实验。


  根据记忆的线索,为了提升他的魔力,寻找血统的力量——以及寻找斯莱特林的财富宝藏——里德尔在学生时代起就没有中断过黑魔法研究。


  众所周知,这些邪恶的咒语与炼金术,或多或少会对施法者留下不可逆转的伤害,不少黑巫师长得面目可憎,并不是说天生如此,他们少年在霍格沃兹的时候也有过英俊潇洒的模样。


  但是,对于自己原本脸庞的厌恶,里德尔可以肯定,是在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和得知“老里德尔”的存在之后了。


  他对于自己麻瓜血统的恨之入骨,和对另一半斯莱特林巫师血统的偏执追求,导致了他开始动手毁灭那张遗传自麻瓜一模一样的英俊脸庞。


  一系列的血统提纯、魔力激发,以及最邪恶的魂器实验里,黑魔王成功地得到了令人震颤臣服,无法反抗的强大力量,也把自己从一个顶尖帅哥变成了可止小儿夜啼的怪物。


  黑魔王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啊。


  当然,毫无疑问但从力量上来讲,伏地魔如果一对一的话可以把那些老爷们捏的死死的。但是政治并不完全是靠残暴的野蛮力量就能解决的,更重要的是,头脑还算清醒的伏地魔需要一些肯为之卖命的属下。


  而且,伏地魔忌讳的另一点,就是贵族的那些悠久传承。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如果真的对一个巫师家族动手,不用邓布利多,其他的人就会立刻联合起来阴了他。一个强大的领导是好事,前提是你确定跟着他有肉吃,而不是还得割下自己的肉送上去。


  这也是原版继续制作魂器的原因,为了在意外出现时随时可以复活,几乎等价于永生的诱惑。不过,随着他知识积累的增长,魂器的制作过程也增加了许多改进,越来越复杂和精密,可以说,和他六年级半吊子弄出来的日记本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但伏地魔的这个备胎方案,到了里德尔这里,就变成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高地悬挂在他的脑门上。


  他可没兴趣做一回被人消灭的“对象”,赶紧地把自己的灵魂圆回来才是。


  只是,俗话说得好,泼出去的水收回来难。当初伏地魔把自己切成一片片的时候,可没想到要融合回来的那一天——其结果就是,里德尔光从吸收的记忆碎片里沉思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郁闷地吹了吹水面上的泡泡。


  一个日记本,一个挂坠盒,一个冠冕,分别承载了自己的1/2,1/4,以及1/8。


  ……好吧,魂片不是这么分的。里德尔懒懒地自我否认,心里仍然是有些发愁。如果连原版这几十年来的知识积累还没有融合魂器的办法,他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又该怎么办呢?


评论(3)
热度(242)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