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圈开荒者,标准混乱邪恶|代表作《东楼艳史》(bu
万年美攻强强爱好者
属性:太岳粉,申时行粉,大猫粉,獾粉,李德裕粉,墙头史弥远、沈一贯、晁错。

sy:prophet|JJ:prophet
扩列 Q 1162692031
微博 明叶煌煌润瑶泉

【HP】成为黑魔王 2

《HP之成为黑魔王》by prophet

CXTV纪实频道:汤姆·里德尔的倒霉生存之路


---------


第二章 书里都是骗人的


  里德尔坐在了铺上精致餐巾的桌边,趁着招呼完了家养小精灵的短暂等待时间里,准备继续方才的思路,梳理清楚现在的一系列社会背景。


  没办法,如果不搞清楚什么情况,在这个吃人的巫师界,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1967年,“那场”战争已经结束的二十年后,巫师界已经无硝烟地开始酝酿另一场新的战争。


  不安分的暗潮涌动,非但没有伴随德国圣徒的倒台而销声匿迹,只是在战争后蛰伏了起来,随时地悄然等待着时代的变化。


  里德尔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以他来自新世纪的眼光,立刻就意识到,这一系列发生的“白巫师”与“黑魔王”间的摩擦,与其说是正义和邪恶的战斗,不如说是现在巫师社会里难以调和的矛盾。


  什么矛盾?很简单,就是纯血统贵族,和包括混血和麻种在内的其他巫师们,关于巫师界资源争夺的矛盾。


  邓布利多那次旷世决斗,只是解决了暴露在表面尖锐的斗争,让一切暂时地偃旗息鼓,却没有真正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就像现在,他这个所谓的黑魔王,又成了新一轮政治战斗的标志。


  所以,如果不解决掉这个阶级矛盾,他就还得继续在黑魔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为这个职业分明是不能随便退休只能一路干到死的!


  里德尔叹了口气,盯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酥嫩小羊排,不知怎么失去了胃口。家养小精灵进行制备的鲜嫩的美食,正散发出阵阵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至于旁边地上的纳吉尼已经开始在地上快乐地打滚,无忧无虑地为食物开心着。


  说说看,穿越成什么不好,非得变成一个大反派呢?!





  魔法界的某处,地点隐秘的一个宽高几十英尺的大厅里,一张庞大的圆桌占据了房间的中央。厅内四周的墙上挂满了奇异的装饰,从魔法生物的头颅犄角,到散发着恐怖波动的炼金物品,都是年代久远的黑魔法产物。无一不泄露着令人神经紧绷的压迫感。


  整个大厅中唯独有一个黑发黑袍的男子,正神色漠然地坐在房间中央一张椭圆长桌的一端。长桌边摆着一圈十余把空着的椅子,显然是在等候着什么人的到来。


  从墙到地面,整处空间都被布置成了阴郁的暗色调,给所有走进来的人都刻意营造出一种邪恶神秘的感觉。


  而那张通体玄黑的石桌头顶上方,则孤零零地凌空悬挂着一个插着几只蜡烛的彩色琉璃吊灯,昏暗的蜡烛光芒根本照不到多远的地方。


  里德尔微微闭着眼睛,他根据记忆里的惯例,在差不多的时候就坐上了这张最里面,象征着主人的椅子上。


  从袖子里露出的苍白手指轻轻扣着手掌下的银制扶手,里德尔脸上的神色一如既往令人琢磨不透,不过,他没有等待多久。就在片刻后,只见一个个穿着同样黑色袍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哗”,“哗”地一阵幻影移形里,纷纷出现在了大厅中。


  从微微发烫的魔力感知里,里德尔识别出来了不少人身上黑魔标记的感应,这些都是他的“追随者”。


  周末,又到了惯例中食死徒聚会的时间。


  里德尔发现,一楼这个坐落在庄园防御重点之处的会客室,宽敞却搞得极其幽暗,几乎没有什么亮堂透彻的光,在某种角度上,非常符合他们这群打算推翻当局的政治,有着颇为见不得人的秘密集会者们的需求。


  头顶微弱的烛光洒在每个人脸上,衬得从漆黑袍子里露出半张脸的在座者都人不人,鬼不鬼的,颇为阴森可怖。


  此处可以算得上是整个英国最安全——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了。


  “Lord!”


  等着对方上前恭敬地行完礼,里德尔不需要回应,只要按着记忆中,坐在座位上垂着眼睛淡淡地瞥一眼,偶尔微微点个头,然后对方就会迅速地该坐下的坐下,该站立的贴墙站立。


  只短短五分钟,一群号称是英国巫师界代表的贵族,几乎就都出现在了这个黑色的房中里。


  准时是个好习惯,里德尔在心里为这些英国人的优良作风表扬了一番。他缓慢抬起了头,飞快地环视了一圈。只是一眼扫过去,他暗自数了数,颇有些惊讶地发现到场的居然还不到三十人。


  只是其中任一张的面孔如果不慎出现在预言家日报上,无论是在三版还是头版,恐怕都会惹起不小的麻烦。


  里德尔微微挑眉,暗自思忖,这么一点人,或许是因为巫师界的人口本身便稀少,而有着极度“纯血倾向”的政治主张的狂热分子就更少了?


  里德尔的记忆里还有电影最终决战时候几百人的庞大场面,没想到现在这个组织里只有这么几位。


  或者,食死徒大概还正在发展壮大中,如果只有二十几个人攻下巫师界……一人一口唾沫就把你淹死了。


  怪不得原版总是要求招募人手,确实迫在眉睫啊。


  勉强给自己找了个理由,里德尔注意到,在他愣神的一段时间里,大厅陷入安静的时间已经有些长了。他张开口,随便点了个人开始提问。


  按照记忆中最保险的做法,里德尔叫了正优雅地坐在他左手边的铂金贵族:“阿布拉克萨斯,最近有什么新的动向?”


  大贵族侧头行礼以示荣幸,没有对此露出丝毫意外之色,接着一脸平静地开始例行回报,语调缓慢而高傲。


  里德尔面无表情地一边听着,一边则抓紧机会,细细观察着坐在他左右手边最靠近的几个人。


  铂金色头发浅灰色眼睛,仪表堂堂,比他大上四岁,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是英国巫师界风头十足的翘楚。


  黑色头发黑色眼睛,比他高一届,旁边则是样貌相似,衣着不凡的一对贵族夫妇,奥赖恩·布莱克以及沃尔布加·布莱克,来自极其有名的黑魔法家族的家主夫妇。


  兰斯特兰奇,罗奇尔……里德尔一心二用,在马尔福的冷峻声音里,一个个把这些心腹贵族仔细地瞧了一遍。


  他们都是比较老资格的食死徒,是组织的中坚力量,如果他想要改变整个未来的发展方向,不通过他们的合作,几本是痴心妄想。


  里德尔在心里努力地把这些人的姓名和记忆的面孔对上号。


  “这些泥巴种就应该从魔法界彻底剔除出去!”马尔福的话音刚落,一阵高声愤怒的尖叫从沃尔布加·布莱克的口中流出来。


  她的这一句喊叫,仿佛是开启了一个开关,一个信号。紧接着,无数类似的呼喊咒骂顿时倾泻出来。


  嘈杂的高叫声此起彼伏,一下子充满了整个大厅,连气氛都紧张了起来。


  “要我说,不仅泥巴种,连保护他们的混血也应该遭到报复!”


  “就是!这些低贱的巫师!”


  真是……一点也不贵族啊。里德尔暗中抽了抽嘴角,顿时觉得他臆想中和电视上的,所谓的优雅含蓄高贵的形象,迅速地从大脑里被眼前乱哄哄的场面一扫而空。


  里德尔当然不知道,所谓真正的贵族恰恰是胆大妄为,有着绝对任性任情资本的一群人。而只有在对着平民的时候,他们才会摆起架子,露出不屑轻蔑又气派的那一面,以显露出自己不同的高贵身份。


  当然,在对着上位者的时候——他们才会把尾巴收的紧紧的。


  吵闹声有些过分地久了。里德尔皱起眉头,露出不悦的神色。


  方才他在倾刻间,就暗中把所有人对沃尔布加那句话的反应尽收眼底。而与他一样,始终没有开口,维持沉默的,还有坐在他旁边的马尔福。


  只是那张挂着讽刺的矜持脸庞,也显露出主人对这番言论激起认同的心思。


  难不成这个聚会就是用来让人骂街发牢骚的?里德尔抿起嘴角,快速打压下自己古怪的念头。


  大家伙嘴上纷纷发泄了一通后,也冷静了几分,紧接着就转过头,视线热切地盯向仍然敲着扶手的里德尔,看着他一阵发毛。


  这群包含炽热的恶意眼神,让里德尔一时间觉得仿佛自己变成了一个众目睽睽待宰的猪羊。


  里德尔在心里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


  一个来自小家族的狂热人士首先站了出来,里德尔认出来他是跟着他有些时日的食死徒曼克斯,他原本苍白的脸庞在刚刚那阵热烈的痛快辱骂里,变的快要和他的胡子一样红了:“伟大的主人!请您允许我们的提议,今天就去给那个泥巴种一点教训!”


  整个房间的气氛又被这句话带得热烈了起来。


  里德尔眼睛微微一眯,多看了曼克斯一眼。似乎在记忆里这个人一向以黑魔王最忠诚的追随者自居,不过,很明显他自说自话的想法远远超过了他察言观色的能力。


  里德尔清醒地意识到,很显然,现在还没到黑魔王真正“说一不二”的年代。原版似乎还远没有真正地收服这群人。


  在第二次被环绕的人热切注视的时候,里德尔已经有些适应了。但他非但没有直接回答,却似乎暂时忽视了一众喧闹的模样,自顾自地转过头,嘶嘶地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房间的纳吉尼说道:“纳吉尼,你快出去玩,乖~”


  “我不出去,Voldy,这些人怎么这么吵,是不是在欺负你?”


  “没有,你还是出去吧,我还在开会。”


  安抚好自己的宠物,紧接着里德尔转回头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众贵族纷纷闭着嘴沉寂下来,一脸又敬畏,又复杂的表情。


  里德尔对终于安静下来的房间很满意,他神色冰冷,在众人的屏息里微微抬高了眉毛。


  果然,对付这帮吃人不吐骨头,又不太|安分的家伙,还是武力的震慑警告最管用。


  不管怎么样,里德尔丝毫没有兴趣成为一个傀儡——那群贵族对他的态度非常鲜明地表示了这一点。


  电影里太胡说八道了,里德尔暗中翻着白眼。为自己现在这份糟糕职业,福利差,还带来如履薄冰高压生活的状态深深感到心碎。


  用脑子想想,他作为一个出身斯莱特林的混血,怎么会变成一群纯血论者的领袖?即使新加入的年轻贵族食死徒不知道,那些老贵族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底细!所以在一开始,这群贵族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将自己推上舞台,简直是心思昭然若揭。


  里德尔花了些时间,冷静思考了一番,伏地魔之所以能把那些贵族聚集在自己身边,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强大,以及他斯莱特林继承人的血统,更关键的是这些贵族需要一个“冲前炮”,一个“出头鸟”去替他们达成这个阶层的政治目的。


  而且,不仅要足够有分量帮他们挡灾,还要有把柄控制在他们的手上——谨防和德国那位一样“殉道”(作者:差点打成殉情OTZ)了的时候,能够见风使舵,抽身而退。


  里德尔发现自己正是这个倒霉蛋。


评论(5)
热度(298)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 prophet | Powered by LOFTER